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易龙图

作者:赵木白
人气(11)评论(0)字数(2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先天功谱绝寰宇,易龙全图定乾坤。一本《先天谱》,一卷《易龙图》,多少义士为之耗尽心血,岂可任由为人君者拱手让人?

本书标签

赵木白易龙图

最新章节

第75章 玄清斗酒(二)(2020-02-23 22:18:21)

同类热门
  • 我不是主角海贼王我不是主角海贼王Heath爱|武侠逃过狱,上过罗杰的船,成为过白胡子的女儿,与凯多喝过酒,和大妈分享过甜点,在罗杰行刑后夺走尸体。白发的女子是谁?(本人第一次写作品,如有不妥请留言~∩_∩)
  • 乱世无神乱世无神恶魔绝尘|武侠叶天抬头看着天空,而天空却是没有了往日那般明亮,灰暗暗的天空,死气沉沉的,似乎这里的天也死了般。一个他从没见过的生物手拿铁链把,铁链尾部拴住一个人,说是人,却也不像,因为那个人只有人形,而面目却是没有。只见那个生物抬手一轮,“嗖”的一声,将那个人类摔进前面的岩浆中,就像是钓鱼般那么自在,而紧接着,却是从岩浆中传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那道声音似乎起了连锁反应,一道道的叫喊声越来越多,似乎成千上万个不止。吓的叶天这群新人们一个个身子不停的颤动,似乎感觉下一个就是自己般。
  • 伤之剑伤之剑变成了疯子|武侠这是一个纯粹的武侠世界,主角冬田出生在一个小部族里面。武力天赋平庸再加上部族突然遭遇横祸,爹娘生死不知。在逃跑的过程中被师父相救而努力练习武功。最后在师父的介绍下,“艺门”在招收徒弟时,冬田进入了这个有着‘大陆第一门派’称呼的地方。接着大陆的格局再度发生变化,冬田该如何选择呢?疯子的疯言风语语:“在江湖上混不下去了,节操什么的就由它而去了吧~”话说,在这片大陆上茫茫人海中遇到几个‘奇葩’好友,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疯子曰:用心写好本书,节日爆更。请各位读者大大多支持,多收藏。)
  • 蚀日剑诀蚀日剑诀叶小蜉|武侠剑,分许多种,铁剑、木剑、石剑,每一位剑客都有一柄属于自己的剑!拔剑的方式亦有千万种,冲霄一怒为红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亦或是为财?为权?或许只是为了生存。。。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虫酒虫酒单子铃铛|武侠变态杀人狂监狱长,暴力少女狱卒,冷静派书吏,圣母心狱医,四人被困在罪犯集体暴动外逃的监狱里。如何在囚犯全部越狱的状况下活到援军到来?暴动究竟又是如何发生的?而隐藏在这一切背后,窥私监狱长首级的又是什么人
  • 天地儒侠:东方害丑天地儒侠:东方害丑武笑|武侠一个是千年俗秽,一个是万年的念想,分别化身为人;她们一阴一阳,亦文亦武,以武会文,以文喻侠,二人最后走到一起,各自成就了一段不朽的传奇。与《太平湖侠传》第一部天道篇相比,本部作品将会展现出更多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同时增添不少悲情色调,但主导和激扬的依然是东方色系,作品整体上格调积极。
  • 风刀掳明月风刀掳明月李一丁|武侠倭人德康家族盘踞千牛岛侵扰沿海,欲吞中原,遭戚家军抗阻而屡不如愿,恰逢金刀山庄得刀人人梦寐以求的“寒沙落影刀”。中原人庞煊,为报私仇献计消灭戚家军。金家被灭,金家后人幸得性命。庞煊等人暗助通司命作了盟主。四年后,白虎门被灭人心惶惶,通司命借机铲除异己。王少雄助金为开脱险,二人结为金兰。一时间,江湖暗潮汹涌,恩怨情仇,深思离别……
  • 沧山决沧山决疯子小新jx|武侠本是山野郎,可怜侠之后。命途逆道行,敢教天地收。狂,他就是这么狂。狂到无边无际,狂到敢为敢当,狂到眼红血热,狂到苦笑随心。对,他就是这么狂,是命运让他不得不这么狂。腥风血雨,江湖恩怨,本不属于他。他有男儿的傲骨,也有男儿的痴心。是命运让他寂寞,也是命运让他疯狂。“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也许,挽救他的只能是久旱逢甘露的一袭柔情。恩怨之后,江湖归寂,只留下一段关于狂血侠客的传说。“强字之曰道,忽忽如狂。”铮铮男儿立于世,厚黑之下应教狂心。拯救我们的只有自己,只有自己才懂得抉择与坚持,固执得疯狂。谁又能说得清一定是错的?还不信吗?一起来看主角是如何逆天行狂,傲骨成侠的……
  • 大道宗大道宗我是干柴|武侠在三百里外有龙阳两国的军队,他们骑兵的铁蹄在我们黎国的土地上肆虐,他们拉出来的粪便是我们春天种下的粮食,他们将污秽种子撒进黎国妇女的肚子里,他们明晃晃的刀剑上沾染着鲜血。那鲜血可能来自你的父母兄弟,朋友亲戚;那怀了野种的妇女有可能是你的姐妹,或许是你远方的情人;那化为粪便的粮食是我们黎国人民过冬的口粮,而下一个挨饿的人可能就是你;那肆虐的铁蹄声已经在耳边回响,而在我们身后是我们的国都黎城。黎国人们六十九年的荣耀与汗水都在这里面,黎国的将士们啊!”李鈊像一只咆哮的狮子,他握剑的手像是在空中定格了,那把象征着“权力”的剑似乎闪耀着比太阳还明亮的光照耀了十万将士的眼睛……
  • 盘古与七龙珠盘古与七龙珠七夜尘风.CS|武侠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宇宙还是一个巨大的球体,一日盘古从混沌中醒来,四周漆黑,手边只有一个锤和一个凿。于是盘古大惊失色的叫道:“爸爸!爸爸!你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