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玄清斗酒(二) 第75章

,立掌于胸前。眉目低垂,瞧来年纪不大,只见一青年僧侣身着砖黄僧袍,但却显得十分老成,朝说话这人看去,给人一种稳重之感

,“谢过江帮主美酒。适才饮酒时姿态尽去。”玄清双手合十。此时僧袍微摆,眉目庄严,微微一拜,竟又是个得道小僧形象

”,正想询问比试的规矩:钟蕴朗把他肩膀一拍!“颜兄,你看那

忽地天边传来一声清唳,似是猛禽所发。,朱闯甚是开怀。正要领着二人去酒窖

见这小和尚的力气着实不小,自然是一口喝干。“既是斗酒,已生比较之意。”说着托起酒缸,钟蕴朗心中暗赞了声,玄清微微一笑。,仰头便饮:诺大的酒缸被他举过头顶,竟似毫不费力

门下一个小弟子都有此功夫,少林派贵为中原第一大派,少林寺定是人才济济。“小师父好武功。,叫了声。”两人均想:比望城观、正阳盟历时更久,钟蕴朗和颜如羽却是被他这一手掷缸的功夫震撼,果真名副其实

,在酒缸边缘轻轻带了一下。旋转起来,酒水借着这一旋之力,斜举酒缸已不能将酒水倾倒而出。酒缸即刻被抛掷空中。只见玄清双手使力,落入玄清口中,缸内酒量渐少,竟是一滴不剩

”钟蕴朗心中想着,却也不便过问。,“少林寺这两个后辈弟子都到了。颇觉奇怪,但这是少林家事,怎地了尘大师和了凡大师竟没有与他两同来

与颜如羽闲逛了一日,钟蕴朗与颜如羽不善酒道,直到黄昏时分这才返身回山。不禁微觉奇怪,但想着两人说不定路上四处游玩耽搁了,自去青川城中游逛。,县令和齐捕头仍是未归。钟蕴朗见青川县衙仍是冷冷清清,倒也并未放在心上

,朱二哥:今日可真不巧,师兄在叫我回去了。“江帮主,显然这飞禽速度极快。”清厉的鸟鸣越来越近,面色怅然。等众人抬眼看去时,玄清一敲额角,这猛禽已飞到近前

,身旁一人面容清秀。神态放松,僧袍破旧,肩上落着一只猛禽,正是玄清

,进了望城观大门。热闹非凡,摩肩擦踵,只见灯火通明,人山人海

谁知一见之下,十分合适。分明就是一只家禽的模样。落在玄清肩上,尽皆愕然,相得益彰,只道它是只猛禽。,这‘猛禽’体态精巧。一身柔顺的羽毛黑白相间,众人先前听它叫声,俊美异常

,玄清和江帮主闻言均是大喜。有绝佳之处饮酒,自然是求之不得

,拉着朱闯进客栈去了。朱闯自带着江帮主去酒窖饮酒。喝多喝少,少林两弟子走远,那不必说,江帮主仍是酒兴不减,反正路掌柜这许多珍藏美酒,少了玄清作陪,怕是的消耗大半了

待见他和这海东青说上了话:能与人交流,众人见他喊这海东青为‘阿清’与他自己法号‘玄清’几乎重名,忽听得有人叫道?“玄清师弟,更觉新奇。正在猜想这海东青是否真的如此有灵性,原来你在这里。怎么一个人跑到这来了!”,均觉有趣

这模样还真全然不似少林弟子,倾泻而下,倒是颇有几分英雄气概。,一道酒柱从缸内涌出。但见玄清喉结上下跳动,这一缸清酒已逐渐流入他肚中了

这说话之人只怕就是玄清的师兄了。,钟蕴朗‘嘿’地一声。赞道,这海东青可真有灵性

”,那只海东青‘咕咕’叫了几声:扬了扬左翅。玄清‘呀’了一声,说道?“阿清,一声清唳,你是说师兄已经到了。给他看到我这般喝酒可不好

,小师父:这饮酒嘛我倒是有一绝佳的去处,朱闯哈哈一笑!“江帮主,咱三人同去正好。”他说的这绝佳去处自然就是杯窖酒窖了,咱们可说是同道中人了,钟蕴朗之前见过的

,这才坠下。玄清伸手接住,酒缸在空中停留了片刻,缓缓放下地来

,钟、颜二人不好酒道。听这年青和尚说要喝这整整一缸酒,自然是惊愕万分

”江帮主问道?“你分几次喝完。”:“喝这缸酒?那自然可以

”:江帮主和朱闯齐声赞道。“小师父好酒量

颜如羽望着这许多人,五岳,不禁替掌教真人操心起来,崆峒,这比试到半夜也比不完啊。,正阳盟。金蛇崖,望城观,青龙帮……就差少林了,丐帮,这么多人可怎么比

来参与这‘英雄小宴’的后辈弟子,场面自然盛大。,这后辈弟子的比试竟这么早就开始了。不分大帮小派,皆有推举的几人上场,姑且称他为‘英雄小宴’吧

,颜如羽顺着钟蕴朗手指往角落看去。只见五名年青僧侣正立在一旁,凝目注视台上

”别过众人,尚有他事,领着玄清缓步远去。,便即告辞。“小僧与众师弟来此:不便在此多耽,玄悲与众人小叙片刻,这便告辞了

”江帮主点头回礼?“尊师近来可好。此次可有随方丈大师前来?”,“原来是少林大弟子玄悲:少年英才啊

,看样子。他们也是来参加这‘英雄小宴’的了

这是一只海东青啊。”,发觉不对!“利爪锋锐:毛羽有光华色泽,颜如羽仔细看了几眼,长于辽东,鹰目有神,绝世猛禽

”,玄悲仍是双掌合十:家师一切安好,此次武林大会将与方丈大师同来,答道。“有劳江帮主挂念,再有一两日便到

了尘、了凡二人均是有道高僧,如今不知是否再有突破。于佛学自有极高造诣,这少林诸位弟子均是武僧院首座了凡的弟子,武艺在江湖上更是享誉已久。,方丈了尘从不收徒。两人早年间便已是宗师境界巅峰,众弟子只以方丈大师相称

,为首的一名较为老成。正是今日遇见的少林大弟子玄悲

径自走到江匡身前,这江湖见面的规矩,显是知道玄清的所做所为,却也不能少了。“小僧少林玄悲:见过江帮主。,双掌合十行礼。”少林虽不甚遵循俗世礼法,那青年僧侣微微摇头,但作为武林第一大派,但却也不加指责

那只海东青在玄清肩上跳来跳去,交谈起来。钟蕴朗见他谈吐举止颇为得体老道,不时在玄清脸上蹭一蹭,这位少林大弟子果真是青年才俊,一人一禽,均是心中暗赞,甚是亲昵。一旁玄清不发一言,只微笑瞧着那只海东青。,玄悲与众人一一行过礼。大有掌门之风

。就连江帮主和二虎朱闯也面露惊异之色

,玄清面色尴尬:自然是违背戒律而为了。“师兄……我见此处临江风景极佳,但今日见玄清违背戒律肆意妄为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这玄清不敢在师兄面前直言饮酒之事,反倒觉得这小和尚随性而为,故而坐下观赏。钟蕴朗历来掌刑赏执法,最重规矩,回头望去。”钟蕴朗不禁莞尔,颇有意思

”说着向那海东青说道?“阿清,朝他一笑:“颜公子说得不错,师哥在哪。”,玄清见他识货:这只海东青从小便与我在一起,不曾分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江湖神拳江湖神拳江湖神拳|武侠唐末,名动江湖的破天魔拳张无争受人陷害,死于非命。他的遗腹子张出尘被高人所救,逃过死劫。十年后,张出尘为报前仇,踏入江湖,适逢天下大乱,群雄并起,更兼北方神秘宗派肆虐江湖,他一边历练一边查访十年前的江湖秘事,凭自身修为在江湖中锋芒渐露……江湖仇杀,民族大义,红粉知己,群雄并起,我欲遮天!
  •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三观犹在|武侠六扇门开展江湖严打活动,导致盗圣门业务陷入寒冬。为解决这一难题,门主西门吹灯决定派闭门弟子苏犹在潜入六扇门,卷入了一场惊天阴谋之中。
  • 伤之剑伤之剑变成了疯子|武侠这是一个纯粹的武侠世界,主角冬田出生在一个小部族里面。武力天赋平庸再加上部族突然遭遇横祸,爹娘生死不知。在逃跑的过程中被师父相救而努力练习武功。最后在师父的介绍下,“艺门”在招收徒弟时,冬田进入了这个有着‘大陆第一门派’称呼的地方。接着大陆的格局再度发生变化,冬田该如何选择呢?疯子的疯言风语语:“在江湖上混不下去了,节操什么的就由它而去了吧~”话说,在这片大陆上茫茫人海中遇到几个‘奇葩’好友,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疯子曰:用心写好本书,节日爆更。请各位读者大大多支持,多收藏。)
  • 无双刀无双刀绝望的卡夫卡|武侠刀、枪、剑,命运赋予了每个人不一样的角色,命运也牵动着所有人的羁绊。围绕着三个孤儿的情感、成长、纠葛,甚至是阴谋。未来将会怎样,现在又有谁能知晓!
  • 金陵客金陵客十月望楚|武侠剑匣尘埃满,龙行日月长。有些剑拔出来是为了救人,有些是为了杀人。“人岂不是也一样?”。“我曾经以为手中有剑就不会惧怕任何人,心中有剑就不会畏惧任何人,最后才发现,所有的锋芒所指不过笑话罢了,原来剑尖最应该指向的,是自己。”
  • 夜雨萧萧夜雨萧萧墓式|武侠魇邪刀伤人,伤口终生不愈。十五年前魇邪刀主一家遇袭,叶雨死于“幽寒十狱"之手,遗孤三子不知去向,转眼回到今日,随着千年血参的出世,武林各派驱马相争,强大的高手陆续登场……
  • 剑底扬尘剑底扬尘剑底扬尘|武侠希望这本不一样的武侠,能带给您当年那一样的武侠梦……左小吉本是个平凡的马车夫,却因为偶遇被人追杀的邹渐遥等人,不小心被卷入一场空前的阴谋之中,而看似平静的江湖,也因为这场暗杀开始转动……
  • 龙血旗兵龙血旗兵九尾老猫|武侠话说盘古开天,天下分为四大部洲:东胜神洲,南赡部洲,西牛贺洲,北俱卢洲。四洲分别由赤帝,青帝,白帝和玄帝统治。龙血旗兵,是玄帝身边的特种兵,天下最厉害的旗兵,由玄帝直接掌管,忽一日,玄帝被害,龙血旗兵落入奸人之手,从此腥风血雨,天下大乱
  • 流霜鸿影流霜鸿影易道书生|武侠正者,邪之源也;固守正道,必为正道所不容。江湖恩怨是非,孰可言明?人在江湖,固作流霜,为孤鸿,来去一瞬,千古不流踪
  • 剑客行剑客行春风来了又去|武侠“人常言,‘孤行剑客,天下第一。’”“为什么你不愿意?””......“”唉,你走吧。人,我来杀。罪,我来背。“只要你们过的好就行。——他如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