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5章 玄清斗酒(二)

钟、颜二人不好酒道,听这年青和尚说要喝这整整一缸酒,自然是惊愕万分。

就连江帮主和二虎朱闯也面露惊异之色。

“喝这缸酒?那自然可以。”江帮主问道:“你分几次喝完?”

玄清微微一笑:“既是斗酒,自然是一口喝干。”说着托起酒缸,仰头便饮,诺大的酒缸被他举过头顶,竟似毫不费力。见这小和尚的力气着实不小,钟蕴朗心中暗赞了声,已生比较之意。

一道酒柱从缸内涌出,倾泻而下,但见玄清喉结上下跳动,这一缸清酒已逐渐流入他肚中了。这模样还真全然不似少林弟子,倒是颇有几分英雄气概。

缸内酒量渐少,斜举酒缸已不能将酒水倾倒而出。只见玄清双手使力,在酒缸边缘轻轻带了一下。酒缸即刻被抛掷空中,旋转起来,酒水借着这一旋之力,落入玄清口中,竟是一滴不剩。

酒缸在空中停留了片刻,这才坠下,玄清伸手接住,缓缓放下地来。

“谢过江帮主美酒。”玄清双手合十,微微一拜,适才饮酒时姿态尽去。此时僧袍微摆,眉目庄严,竟又是个得道小僧形象。

江帮主和朱闯齐声赞道:“小师父好酒量。”

钟蕴朗和颜如羽却是被他这一手掷缸的功夫震撼,叫了声:“小师父好武功。”两人均想,少林派贵为中原第一大派,比望城观、正阳盟历时更久,果真名副其实。门下一个小弟子都有此功夫,少林寺定是人才济济。

朱闯哈哈一笑:“江帮主,小师父,咱们可说是同道中人了,这饮酒嘛我倒是有一绝佳的去处,咱三人同去正好!”他说的这绝佳去处自然就是杯窖酒窖了,钟蕴朗之前见过的。

玄清和江帮主闻言均是大喜,有绝佳之处饮酒,自然是求之不得。

朱闯甚是开怀,正要领着二人去酒窖。忽地天边传来一声清唳,似是猛禽所发。

玄清一敲额角,面色怅然:“江帮主,朱二哥,今日可真不巧,师兄在叫我回去了。”清厉的鸟鸣越来越近,显然这飞禽速度极快。等众人抬眼看去时,这猛禽已飞到近前。

众人先前听它叫声,只道它是只猛禽。谁知一见之下,尽皆愕然,这‘猛禽’体态精巧,一身柔顺的羽毛黑白相间,俊美异常。落在玄清肩上,相得益彰,十分合适。分明就是一只家禽的模样。

颜如羽仔细看了几眼,发觉不对:“利爪锋锐,鹰目有神,毛羽有光华色泽,长于辽东,绝世猛禽。这是一只海东青啊!”

玄清见他识货,朝他一笑:“颜公子说得不错,这只海东青从小便与我在一起,不曾分开。”说着向那海东青说道:“阿清,师哥在哪?”

那只海东青‘咕咕’叫了几声,一声清唳,扬了扬左翅。玄清‘呀’了一声,说道:“阿清,你是说师兄已经到了?给他看到我这般喝酒可不好。”

众人见他喊这海东青为‘阿清’与他自己法号‘玄清’几乎重名,均觉有趣。待见他和这海东青说上了话,更觉新奇。正在猜想这海东青是否真的如此有灵性,能与人交流,忽听得有人叫道:“玄清师弟,原来你在这里!怎么一个人跑到这来了?”

钟蕴朗‘嘿’地一声,赞道,这海东青可真有灵性。这说话之人只怕就是玄清的师兄了。

朝说话这人看去,只见一青年僧侣身着砖黄僧袍,立掌于胸前,眉目低垂,瞧来年纪不大,但却显得十分老成,给人一种稳重之感。

玄清面色尴尬,回头望去:“师兄……我见此处临江风景极佳,故而坐下观赏。”钟蕴朗不禁莞尔,这玄清不敢在师兄面前直言饮酒之事,自然是违背戒律而为了。钟蕴朗历来掌刑赏执法,最重规矩,但今日见玄清违背戒律肆意妄为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反倒觉得这小和尚随性而为,颇有意思。

那青年僧侣微微摇头,显是知道玄清的所做所为,但却也不加指责。径自走到江匡身前,双掌合十行礼:“小僧少林玄悲,见过江帮主。”少林虽不甚遵循俗世礼法,但作为武林第一大派,这江湖见面的规矩,却也不能少了。

“原来是少林大弟子玄悲,少年英才啊。”江帮主点头回礼:“尊师近来可好?此次可有随方丈大师前来?”

玄悲仍是双掌合十,答道:“有劳江帮主挂念,家师一切安好,此次武林大会将与方丈大师同来,再有一两日便到。”

这少林诸位弟子均是武僧院首座了凡的弟子,方丈了尘从不收徒,众弟子只以方丈大师相称。了尘、了凡二人均是有道高僧,于佛学自有极高造诣,武艺在江湖上更是享誉已久。两人早年间便已是宗师境界巅峰,如今不知是否再有突破。

“少林寺这两个后辈弟子都到了,怎地了尘大师和了凡大师竟没有与他两同来。”钟蕴朗心中想着,颇觉奇怪,但这是少林家事,却也不便过问。

玄悲与众人一一行过礼,交谈起来。钟蕴朗见他谈吐举止颇为得体老道,均是心中暗赞,这位少林大弟子果真是青年才俊,大有掌门之风。一旁玄清不发一言,只微笑瞧着那只海东青。那只海东青在玄清肩上跳来跳去,不时在玄清脸上蹭一蹭,一人一禽,甚是亲昵。

玄悲与众人小叙片刻,便即告辞:“小僧与众师弟来此,尚有他事,不便在此多耽,这便告辞了。”别过众人,领着玄清缓步远去。

少林两弟子走远,少了玄清作陪,江帮主仍是酒兴不减,拉着朱闯进客栈去了。朱闯自带着江帮主去酒窖饮酒,喝多喝少,那不必说,反正路掌柜这许多珍藏美酒,怕是的消耗大半了。

钟蕴朗与颜如羽不善酒道,自去青川城中游逛。钟蕴朗见青川县衙仍是冷冷清清,县令和齐捕头仍是未归,不禁微觉奇怪,但想着两人说不定路上四处游玩耽搁了,倒也并未放在心上。与颜如羽闲逛了一日,直到黄昏时分这才返身回山。

进了望城观大门,只见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摩肩擦踵,人山人海。

这后辈弟子的比试竟这么早就开始了,姑且称他为‘英雄小宴’吧。来参与这‘英雄小宴’的后辈弟子,不分大帮小派,皆有推举的几人上场,场面自然盛大。

望城观,正阳盟,丐帮,崆峒,五岳,金蛇崖,青龙帮……就差少林了,这么多人可怎么比。颜如羽望着这许多人,不禁替掌教真人操心起来,这比试到半夜也比不完啊。

正想询问比试的规矩,钟蕴朗把他肩膀一拍:“颜兄,你看那!”

颜如羽顺着钟蕴朗手指往角落看去,只见五名年青僧侣正立在一旁,凝目注视台上。

为首的一名较为老成,正是今日遇见的少林大弟子玄悲。

身旁一人面容清秀,肩上落着一只猛禽,神态放松,僧袍破旧,正是玄清。

看样子,他们也是来参加这‘英雄小宴’的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孤傲的鷹孤傲的鷹一支箫|武侠烈日孤鹰。昔日江湖百名内的杀手。谜团、迷案。牵引出背后总有无尽曲折。路难行。一壶酒、壮士的酒。一柄剑、剑客行。嗜酒如命的人。杀手。北国风光。也会有许许多多的故事。
  • 逆血无双逆血无双秦小小逸|武侠绍兴年间,天下动荡,硝烟四起,江湖也纷争不断,不论是为了抗击外敌,亦或是强者逐鹿,各门各派明争暗斗。正所谓说不尽的江湖人,流不尽的英雄血!周丙丙、龙少秋、陆子衿以及沐怀柔,这是几个志同道合的年轻人,也是江湖少有的纯真纯净的新鲜血液,他们的融入,使江湖更像江湖。阴差阳错的相遇,经历苦难后相知,他们提刀举剑,捍卫中原,惩处阴邪。虽然有人倒下,但他们不会认输,就像周丙丙说的那样:“你爷爷我倒下之前,肯定会宰了你!”
  • 碧侍承影碧侍承影月上清明|武侠江湖传闻,强秦一统六国,收天下之财,藏于关中骊山山腹之中,世人若无骊山图,纵有千军万马,亦不能寻得宝藏踪迹。如若得到骊山图,便可以天下之财,驱天下之力,以登至尊之位!江湖风云再起。一回首,已是万事休。江湖儿女,谁能鹤翔九天,笑道最后?有道是:仗剑轻生死,情义记心间谈笑付往事,伊人伴红尘
  • 乱世荣瑞乱世荣瑞十六飘|武侠练就绝世武学,登顶武道宗师。引领千军万马,驰骋乱世荣瑞。
  • 羽仙歌羽仙歌鸦法修|武侠噔噔噔噔!看这里看这里!这是一本风格诡异的小说,它是武侠中的奇幻小说,是奇幻中的科幻小说,科幻中的灵异小说(并不),是灵异中的……反正就是本套路奇葩的小说啦——云京时说到底还是本武侠嘛!话说不要抢我台词好吗,我才是主角啊喂——岳明大概就是这样。请多多点击和收藏吧——陆夏
  • 一剑流星一剑流星尉迟央|武侠有比烟花更璀璨的剑只在出剑刹那是流星更是死亡
  • 残刀传残刀传冘三水|武侠三百年前,有个老头,带着一把六尺长刀,把江湖闹了个天翻地覆。两百年前,有个大叔,带着一把四尺大刀,把朝廷捅了个通透。一百年前,有个青年,带着一把双刃刀,把天下弄成了一锅粥。现在,一个少年,带着一把残缺的刀,被一个雪衣丫头拉着,一个没牙老头撵着,顺带扯上一个冰山少女,出发了。
  • 阴阳傲世战神阴阳傲世战神敌法渡|武侠在一个奇异的轩辕大陆,有一个流传了千古的轩辕家族,家族中有一个罕见的奇才——轩辕袁冈!轩辕袁冈偶遇机遇,在十六岁就达到了武徒境界!在另一个神秘莫测的领域里,他更是发展出了自己的势力!惊天地泣鬼神,跟着傲世战神一起遨游轩辕大陆!
  • 仗剑天涯渊行天下仗剑天涯渊行天下浮生脱尘|武侠儿时的记忆给太渊带来了许多不好的回忆,待他长大成人之日,便暗暗发誓要为父亲报仇血恨,便踏上了寻找杀害父亲的幕后黑手.
  • 天字一号天字一号凌北阔|武侠细数天下武林,首推东莲塔,西虎楼,南天峰,北草堂,中客栈五大堂口。其中,东莲塔乃是佛门高僧无妄法师精修坐禅之地,西虎楼乃是高丽黑虎堂总堂所在,南天峰和北草堂均是丐帮南北教众的汇聚之所。可是这中客栈......作为五大堂口之首的中客栈,仅仅只是一座木质的二层小楼而已。它是一座真真正正的客栈,无论你是喝酒吃肉还是跟小妞开房,价格绝对公道,童叟无欺!一间客栈,一位老板娘,一位无良少爷,一位猥琐大叔,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傻小子,一个酿酒的女汉子,还有一对儿娇滴滴美貌可人的打杂小妹儿,这就是一间普通的客栈,真没什么不同嘛~但是,它真的,仅仅只是一间客栈么(本书可能用词方面有点现代希望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