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总裁前夫别过分

作者:柳晨枫
人气(3)评论(0)字数(4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ps: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鉴于之前的简介不够清晰,很多朋友们表示看不明白,柳特修改了一版,大家看看明白了吗?六年前,他救她于水火,她心生了贪念,在他与心爱的女友负气时,嫁给了这个一点儿都不爱自己的男人,夹在他与女友之间,像是一个多余的存在。六年间,她在这场无爱的婚姻里,像是一个小丑,拼搏,奋斗,付出,讨好,牺牲,贡献,而他和女友分道扬镳后,从她的世界毫无预兆的消失了三年,若不是她那时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她或许早被婆家扫地出门。六年后,她将孩子抚养成漂亮健康的小宝宝,她一如既往的照顾着突然间出现的他,直到有一日,他为她准备了一场隆重的婚礼上,她和另外一个男人的绯闻,登上了娱乐头条,刹那间,满座哗然。“这么精心策划了一场,一定很辛苦吧。”他唇角那抹弧度,犹如刀枪,伤人于无形。“或许,你从来没爱过我。”他依然俊美邪魅,却早已敛去了当年的意气,当年的暴烈,但却字字如刃,别样嘲讽。面对这样一个男人,她开口道:“你就是女人们心目中那双华丽的水晶鞋,这场削足适履的婚姻,该结束了。”多么爱,多么懵懂的开始,多么傻,多么倔犟的坚持,他怎么能明白呢。她以为离婚后,他和她再也井水不犯河水,却没有料到,剪不断,理还乱,当她面对着他布下的柔情陷阱后,她再次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连意,如果我知道爱上你,只会万劫不复,那么,我下辈子,一定不会对你一见钟情,也不会为爱你奋不顾身,更不会对你流连不舍,去而复返。看着他携着别样的女人,抱着那个本来属于他们的孩子一起时,心头慢慢的滋生出来的痛,一如六年前,渐渐清晰。

最新章节

第210章 你这是赶我走吗2(2020-02-23 22:19:17)

同类热门
  • 跟上明星的脚步跟上明星的脚步露莎.CS|现言一个有音乐天赋的女孩,与她的好朋友组成了一支音乐队,与学校的男生音乐队,产生了缘分,开始了又喜又悲的事情。
  • TFBOYS之爱我你后悔吗TFBOYS之爱我你后悔吗冷千梦|现言分分合合,我们经过一切磨难,能在一起吗?
  • 恋爱警报:东京特勤部恋爱警报:东京特勤部年华流逝|现言原本是一位平凡的跨国企业OL,在一次聚会中,为营救好友意外卷入了正在执行人物的秘密组织,人生从此有了意想不到的转变。为了避免被囚禁,她只能选择加入特务组织,和五名美男特务共同执行任务。透过每天的朝夕相处,又将会和他们谱出怎样的恋曲呢?
  • 娇妻难宠,亲亲老公娇妻难宠,亲亲老公张宸楠|现言“哈哈,我的厨艺又进步了!”姐姐林倾柔端菜在桌子上,两手插腰说。随即又说,“沫沫,吃早饭了!”林倾柔淑女的样子,生怕破坏了她淑女的形象。连载小说《腹黑校草宠坏小甜心》希望大家加入永久阅读哦!
  • 蕙质兰心之兰花簪传奇蕙质兰心之兰花簪传奇索飞|现言母亲给了她一支象征爱情的兰花簪,她郑重地交给女儿,以祝福她青梅竹马的婚姻。她说:我只是他花了钱买的女人。他说:你等我,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她却对她说:此生,我要爱护你!有时候,爱意总是让人捉摸不透。三代人的爱,能否摆脱命运的纠缠?
  • 今生你是我最美的遗憾今生你是我最美的遗憾景色怡人|现言随着网络的普及,网恋已成了必然现象。男男女女们在网上恣意的说着不能对熟人说的心里话,发泄着心里的不满。也有的人在网上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另一半。中年人也没有幸免,抱着对网络的新奇,心底的期盼,他们迈出了不该迈的那一步。有的妻离子散,更有的家破人亡。但也有人付出了真情,怀着心中的道义,肩上的责任,最终他们放下了心底的那份爱,那份真情,回归到了各自的家庭。相约许下:如果有来生,她要第一个遇见他,嫁他为妻,永生相伴。如果有来生,他愿等她,等她长大,娶她为妻,再续前缘。.......
  • 筱然幽梦筱然幽梦柒落月|现言冥冥之中,天意一决,注定虐心,注定虐恋,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因为有着一颗善良的童真的心,被卷入了一场三角恋!
  • 含恨重生:霸道总裁不要脸含恨重生:霸道总裁不要脸琉璃珞枫|现言一朝重生,虐渣男,渣女都不在话下在Z国好像没人不认识她有人说她没文化?呵呵。。。琴棋书画她哪样不会?五国语言她张口就来他白手起家,在两年内让一件不起眼的小公司瞬间成全世界的焦点有人说他脸上的面具是为了遮盖他丑陋的样貌?可谁知那面具下长得多么的妖孽又有人说他是个gay?搞笑。。。那宠妻狂魔的名称又从何得来
  • 七次逃离:吸血鬼老公的甜宠七次逃离:吸血鬼老公的甜宠狐卡尔斯|现言她失忆了,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关键是这里居然有一位莫名其妙的吸血鬼帅哥总是把她压在身下并且用霸道的口吻向她宣告:“小糖果,你是我的,哪都别想去!”天哪!大哥咱俩熟吗?算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先跑再说!
  • 桑榆重东隅桑榆重东隅宁帆|现言对莫东隅来说,遇到那个坏东西时,他的一生才像是刚刚开始,他对她,半生纠缠,半生悔恨。最后,一世沧桑。直到他满脸皱纹,一身疲惫的时候,直到他能为她做的所有事都做完了。他才能在她走后那么多年,真真正正的痛哭流涕一回,不枉活一回,不枉爱一人。是谁以卑微姿态拥着墓碑,轻喃心酸:“坏东西,老公想你了知道吗?再抱一下好不好。”“没有你,我睡不着怎么办。”“有没有想我?”两行清泪,无声划过。“坏东西。”林桑榆是莫东隅一辈子的魔障,是他没有她那些时光里每夜的梦魇,更是他的坏东西。宠的无法无天,横行霸道。谁不想念过去,重来一次当初就好了。今生,想要东隅已逝,桑榆未晚却早已来不及了。那桑榆已逝,东隅未晚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