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15997200000210

第210章 你这是赶我走吗2

连代樾有些无奈,站了起来,略微沉吟道。

“觉得度日如年的话,我打电话让她过来。”

果然,叔骅闭着的眼睁开,带着一种桀骜和坚持。

“不用!我死不了。”

沙哑的声音,疲惫的神态,死撑的语气,像极了沙漠里濒临死亡的旅人,目光钉在天花板上一样,唇角抿着,最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确定除了沈融,不想见其他的人?”

连代樾的话成功让叔骅微微睁开了眼。

“不是我通知他们过来的,应该是想孩子了,你准备瞒他们一辈子吗?”

“你为沈融做任何事,我都没有意见,但那毕竟是。”

叔骅闭上了眼睛道。

“出去吧,太吵。”

连代樾见状,显然是了解他的脾气的,不再说多余的话,走出了病房。

叔骅一脸落寞的睁着眼睛,不知道等了多久,渐渐的闭上。

沈融接回来连鸣已经是八点钟,粥已经煮好,装了起来,连鸣却要跟着一起,沈融想了想,答应了这个要求。

母子两个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九点钟,刚到了病房门口,就看到穿着粉色制服的护士和医生正一脸无奈的站在那里,医生正冷着脸下定决心进去。

“怎么回事?病人情况好点了吗?”

护士看到她,想到了主任的特别叮嘱,立刻两眼放光的看着她道。

“您来了,太好了,现在病人情绪不太稳定,血压降低,脉搏比率不稳定,还不允许我们治疗,刚把我们轰了出来。”

沈融没有听完已经拉着连鸣进去,房门被打开又关上,而躺在床上的人似乎都没有反应一样,但眉心紧蹙,脸色苍白,额头冒着冷汗,说明了他现在身体状况相当糟糕,居然不允许医生治疗。

沈融放下了保温桶,示意医生和护士赶紧进来。

“先给病人量一下体温!”

小护士拿了温度计,看着叔骅,有点儿不敢下手,沈融伸手接了过来,还没有抬起叔骅的手,就被一股力道拨开。

“滚出去!”

沈融的手被拨的很疼,但依旧没有扔掉温度计,旁边的连鸣看见了忍不住开口道。

“叔叔对妈妈真凶。”

连鸣的声音像是一道天籁惊醒了抿紧了唇瓣的男人,只见他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拿着温度计的沈融,明明虚弱至极的身体,却浑身上下都绷紧了一样。

“你这是赶我走吗?”

沈融迎上叔骅那如同燃烧了火焰的目光,唇角抿着,口吻严厉,丝毫没有退避。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们都需要一个机会,来保护自己最深爱的人。

沈融,我们重新开始吧?

沈融,我只需要一个公平的机会!

就在沈融的唇角慢慢的露出一抹浅笑时,下一秒变色,因为那个眼神炽热的男人显然忘记了自己还带着伤的身体,猛然间坐了起来,在他还没有来得及伸出手的时候,双眼一闭,昏迷晕倒了过去。

“连意。”

沈融一下子慌了心神,医生和护士也被这一情景吓倒,旁边的连鸣忍不住哭了出来喊叔叔。

病房里一片兵荒马乱,医生忙着急救,沈融担心的握紧了他的手,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昏迷休克的人,唇角挂着一丝笑。

叔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午夜十二点。

目光正在安静的房间里扫视一遍,最后落在了病床的人身上。

眼前的人脸越来越清晰,清晰到让叔骅本来带着淡淡笑容和期待的脸,慢慢凝固。

“醒了?看到我就这种表情?”

连代樾俯视着叔骅,责备的口吻很是明显,眼看叔骅瞬间变化的脸,又要坐起来的样子,连代樾连忙开口。

“如果还想留点力气谈恋爱的话,还是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叔骅却没有多少心思,脸上臭臭的,整个人都显得没有精神。

“我刚到家就被沈融的电话招了回来,你以为鬼门关是观光区吗?”

“你可以闭嘴了。”

叔骅闭上眼睛,皱起了眉,显然不想听连代樾再多说一句话。

“耐心这么差,怎么和别人相处?”

“沈融送孩子回家了,一会儿回来,如果不想让她担心的话,最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想要追求人家,以后多的是时间。”

连代樾说完就拿起自己的外套准备离开,沈融一开门就看到了病床上的人脸色不太好看。

“怎么了你们?”

连代樾略微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身看了一眼病床,又对沈融道。

“闹情绪,看我不顺眼。”

沈融尴尬的笑了笑,和连代樾点头再见,看向床上的伤员,皱眉道。

“一定要让人担心来找存在感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

被这样批评挖苦,叔骅却是丝毫不生气,目光一直留在沈融的身上,最后闭上眼睛哼了一声。

“我以为刚才只是做了个梦!”

醒来一切都是空,你再也不在我身边。

沈融的脸上不由柔和了下来,走过去抓住了他的手,后者睁开了眼睛,两个人再次相对,久久无语,却一切尽在不言中。

“叔骅,机会只有一次,所以,赶紧好起来。”

四天后,连鸣和恋恋不舍的爷爷奶奶告别,连峥提醒道。

“我们还会再来看他的,如果那个男的不接受孩子,麻烦告诉我们。”

沈融笑着回答道。

“他很喜欢鸣鸣,当亲生的一样对待。”

连峥郁闷的转身而去,沈融却是揉了揉连鸣的头,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

医院VIP病房内。

连鸣趴在床边,看着半靠在病床上的人,安装遥控飞机零件,安装完后又开始试飞,等到沈融进来后,险些撞到了脸上,不由皱眉。

“这飞机哪里来的?”

沈融没有追问病号,而是低头看着连鸣,连鸣瞄了病号一眼,小声回答。

“叔叔从网上买的!”

沈融把视线调到了某个脸上丝毫没有愧疚感的人身上。

“身体好到可以上网购物了?”

某人立刻半死不活状的靠在了那里,一脸无辜的道。

“护士看我们爷俩大眼瞪小眼的怪可怜,所以就帮我们完成了一个愿望。”

连鸣立刻举手表示赞同。

“叔叔说的是真的。”

沈融听了不由笑道。

“看来叔叔的魅力很高呢,不需要我们照顾了。”

沈融说完拉着连鸣就要走,本来半死不活的某人突然间就来了精神。

“我这是为了和连鸣促进感情,也为了早日康复,早点出院,就不用你们每天这样跑来跑去了。”

沈融转脸看着叔骅皱眉的样子,后者的眼底里写满了真诚。

“我想早点儿健健康康的和你们在一起。”

见沈融不吭声了,某人抬眸看了一眼墙上的闹钟。

“才八点半呢,你们走了,我现在也睡不着,还要面对护士的骚扰。”

沈融看了一眼时间,约莫感觉哪里有点儿不对,但是听了他的话,还是放弃立刻就走的打算,平时也会陪到九点钟的,再加上连鸣也喜欢和他在一起,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做一些铺垫的。

“我让你买的书,带来了吗?”

见沈融已经回转心思,某人立刻转移注意力,沈融听了,从包里拿出来买的书,《整容时代解密》,《儿童心理学案例》。

关于儿童方面的,沈融还可以理解,毕竟这是某人现在的职业,但是关于整容方面的,沈融则有些不解了。

不过,不一会儿沈融就理解了,因为某人开始给四岁的孩子讲述整容是什么东西了。

回去的路上连鸣就开始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问了起来。

“妈妈,幼儿园的小猪爸爸是不是也整容了?”

小猪?沈融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某个电视台节目女主持人的儿子,听其他的家长讲过,主持人刚刚和老公办了离婚官司,现任经常帮助她接送孩子。

“你怎么会觉得小猪爸爸整容了呢?”

沈融疑惑孩子的思维能力,却听得连鸣有些期待的道。

“因为叔叔说他就是爸爸变的。为了让妈妈更喜欢,变更帅了!小猪爸爸也变帅了。”

沈融回想着刚才父子两个嘀嘀咕咕的情景,不由瞠目,某人就这么着急的想要恢复自己的身份吗?而孩子的发散思维,让她有些担心被领到歧路上去。

“你觉得他像爸爸吗?”

心急归心急,但是能够给连鸣更多的幸福,也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

“不像!”

沈融停住步伐,连鸣有些小心翼翼的补充道。

“好像比爸爸话多!”

沈融不由笑了出来,这小子居然如此区别某人,不知道把这个评价告诉他,会不会更令人期待。

回到家,还没有换鞋,就听得墙壁上的钟摆咚咚的敲了十下。

“怎么这么快就十点钟了吗?”沈融疑惑的看了一眼时间。

“你们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妈妈显然已经困了,坐在轮椅上就睡着了。

“和平时一样的时间回来的啊!”

沈融不解的回答着。

“不会啊,晚了一个小时呢,是不是连鸣和叔叔玩的开心,不想回来了?”

基于沈融养成的习惯,十点钟,连鸣就要睡觉了,果然沈融刚给他脱了衣服,给他洗着澡,小家伙站着就睡着了。

医院病房内,被赶走的护士有些询问病号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把那个闹钟的时间调整正常时间。”

护士看着闭目养神的男人,默默的把时间调整了回来。

“先生,您可以让家属留下来陪您过夜的。”

既然这么想一家人团聚,连时间都调整了,护士索性好心提醒,但某人睁开眼,看着旁边那窄小的陪护床位,不置一词。

第二天,沈融看着时间,晚去了一个小时,对了一下时间,一切正常,不由怀疑自己的多疑。

既然如此,沈融决定多留一个小时陪某人。

但是没有料到的是,某人有些不耐烦的催她早点回去照顾孩子,沈融也不勉强,便提着包包离开,某人因为贪吃了一个半个水果,比平时早点儿想去洗手间,又不喜欢护士照顾,索性一个人皱眉下了床。

沈融刚进了电梯又想到钥匙好像钥匙随手放在了病房内,检查了一下包包,果然没有,沈融原路返回,进了病房却不见某人的影子。

“叔骅。”

沈融刚喊了一声,只听得洗手间噗通一声,吓了一跳,没有多想就冲了进去。

某人很厚的脸上顿时间出现了羞恼的颜色,扶着盥洗台的手用力撑着,一只手赶紧去把裤子扯上来,却是越忙越乱。

“你怎么又回来了?”

沈融看着某人转身着急的样子,一时间忘了尴尬,更没有着急关门离开,而是走了进去,一把扶住了他。

“这么着急把我赶走就是想去洗手间吗?你之前也是一个人去洗手间的吗?”

话说做手术时,可是除了病号服,里面可是什么都没有穿的。沈融询问的淡定,目光也很淡定,倒令某人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当然不是,有护士。”

“见到护士也这么紧张吗?”

看着沈融眼眸里一丝揶揄的味道,某人终于有些黑脸了。

“沈融,你这个女人好像比以前变坏了。”

某人咬牙切齿起来。

“我们以前认识吗?”

沈融反问的轻描淡写,但目光似乎可以穿透灵魂,某人微微一怔,嘴角有些抽搐。

“我在梦里见过你。”

沈融怔住,某人眉心微蹙,目光却是明亮的很,完美的身高差让他就势低头,落在了她的唇上。

两个月后,某人成功的获得了到隔壁蹭饭的权利。

四个月后,某人成功的获得了孩子的认可,只是认可之后,连鸣忍不住有些期待。

“爸爸,你什么时候变回来啊?”

同类推荐
  • 天价萌妻:总裁请立正

    天价萌妻:总裁请立正

    她是寄养在他家无父无母的孤儿,初见,他怒喝她“小乞丐!”他是家族企业的富家公子,再见,她尊敬他“三少!”她为心中以为的真爱从军拼至少将,三年后归来,他拥她入怀,千言万语只到嘴边变成了心疼的呢喃。她幼年阴影,她生性凉薄,她果断利落,都只是她的自卑而已。如果能重回初见,她会选择再也不见。如果能重回初见,他会选择温柔轻呵。只是人生中永远没有如果,他是妖娆霸道养尊处优的富家少爷,她是自卑冷漠容易感动的寄养孤女。他步步紧逼,她步步后退。人生若只如初见,他会说:“雅雅,爱我。”
  • 余生可否有个我

    余生可否有个我

    笑倾城从小到大都一直追着轩逸跑,直有一天对方被她追没了。一脸蒙蔽,怎么办,自己老公被她追丢了。
  • 春城阳光

    春城阳光

    是一次不忠百次不容还是放纵自己的心原谅呢
  • 致命男神:宠妻请自觉

    致命男神:宠妻请自觉

    洛雪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偏生他是个花花心肠的渣男,一次次被他利用后,她终于崩溃。伤心欲绝之际,她狼狈逃出会所,却被一个神秘男人壁咚了!传说洛城有一窝狼,最狠辣的就是顾安森,而这个神秘男人第一眼看见她就上了瘾……情蛊是一种戒不掉的瘾,深入骨髓,寸寸入肌。传说沾染上它的人,无一全身而退……
  • 总裁驾到:夫人别想逃

    总裁驾到:夫人别想逃

    他眼角带着邪魅的笑,轻柔的勾住她的下巴,“你,命中注定就是我的女人!”她踮起脚尖,怒气冲冲的瞪着他,“大坏蛋,明明就是你霸王硬上弓。”
热门推荐
  • 墨玉倾君心

    墨玉倾君心

    悲催人生路漫漫……好好的穿越就穿越吧,为什么会穿越成一块黑漆漆的玉佩!!!而且,别人还看不到自己!好吧,等到自己又可以被看到……嗯,于是某女展开了和主人旅游睡觉吃狗粮的快乐生活……
  • 永恒的亚当
  • 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疏

    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疏

    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离沉

    离沉

    十年,暧昧正好。柳东楠将难以启齿的时光,折成了信笺,寄给远在从前的时光。她以为,他从不知。流年过境,柳东楠在异国他乡的街头,两次和秦天朗相遇,看见他的身边,已然有了归属。不想最爱到最后,成为让人难以接受的路人。傲然如秦天朗,她是第一个敢指使他的人。那年,她十七,他二十。那年,他对她说,即使你要走,也要先学会好好地道别,不然,别想离开。其实爱情,就是彼此给各自找的陷阱,心存善良的人,总会陷进去。只是执着与否,其中滋味,各自知晓。
  • 堕落之恶魔重生

    堕落之恶魔重生

    生活欺骗了我,我欺骗不了生活,那我就要改变生活,欺骗全世界。我要创造世界,创造规则!独属于自己的黑暗法则!
  • 比空白还空白的是回忆

    比空白还空白的是回忆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可我却不曾想过他突然的离开。重逢时,他变了许多,而且——他竟然不认识我了。这样的悲剧我该怎么挽救?
  • 七号死侍

    七号死侍

    死侍,一具没有思想与灵魂的躯体,其所存在的意义就是成为制造者的工具,如果有一天,一位本应在任务中毁掉的死侍,突然有了意识…………
  • 有个魔女很倾城

    有个魔女很倾城

    三世倾城第一世,她为博士,才情倾城。第二世为后宫嫔妃,手段倾城。第三世为特工,打诨偷懒,也是……倾城。时光磨去了她的争强好胜,却磨不平她的傲骨!重新回归属于她的世界,她只想好好呆在爹娘身边,可哪里跑出一个老头对她说:你要变强!变强!变强!(重要的事说三遍)不然你的爹娘……嘎嘎嘎嘎。于是,倾城只好嗨嗨嗨地走上王者之路。
  • 封神元年

    封神元年

    三界当道,神说太平,鬼泣平庸,人类夹缝求生。先者升仙称世界大同,惩恶扬善。妖鬼在人类眼里是毒,万事求于仙。鬼视人间不正义,神说鬼怪乱清福。东奔西走的人们乱如神鬼棋子,或将沉默,或爆发,终有君子道苍穹。
  • 杀宰

    杀宰

    没有所谓的命运,一切不过只是考验、奖赏以惩罚!人其实是可以被驯养的,只要你学会正确的方法!简单来说:这是一名在新世界SSS级罪犯手里幸存青年在杀戮空间的故事……本文是雪碧兴趣使然,所以更新什么的……不给力……《新人新作,想喷请轻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