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美人出浴

“嗯。”她勉力睁开眼,秦迩走过来抱起了她,将她放在屏风之后的软榻上,盖好了被子,淡然道:“睡吧。”

她嘟哝一声:“你老是这样该多好啊。”说完一翻身,头向里睡了过去。

秦迩神色淡然,又唤了她一声,见没什么反应,便步了出来,走到太后身边坐下。

慕凝夏黑甜一觉,醒来时外边的天色已经昏暗了,寿安宫已经掌灯。翻了个身,打个呵欠,再长长地伸个懒腰,外面的人已经听到动静,走进一个宫女,见她正要起身下床,忙上前来捧上温热的毛巾:“公主醒了,太后和王爷都在前殿等着公主用晚膳呢。”

她用毛巾擦了一把脸,穿上鞋便要这宫女扶她往前殿去,宫女忙拦住她:“公主,你的头发乱了,让奴婢帮你重新梳一下吧。”

“嗯。”她点点头,坐下来催促道,“快点儿啊。”

到前殿的时候,只见灯火通明,太后和秦迩都已经坐好了,底下站满了伺候的宫女,。慕凝夏被两个宫女架着缓步而来,秦迩见她进来,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应向她,将她抱到椅子上坐下。太后这才温言道:“睡醒了吧,你这一觉竟生生地把午膳给耽误了,哀家见你一直沉睡,便也未忍心叫醒你。很累吗,怎么会这般贪睡?”说着,目光探询地落在了秦迩身上,“要不要让太医过来看看,是不是有消息了?”

秦迩优雅地啜饮着手中的一杯香茗,不为所动,也不答言。慕凝夏不解地问道:“什么消息啊,谁的消息?”

冷静自持如秦迩,嘴角也禁不住抽了一下,只能以饮茶来掩饰。太后责备的目光从他身上掠过,停在了她的身上,忍着笑意。

慕凝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意思,脸涨得通红,抓起手边的茶杯灌了一口,却烫得龇牙咧嘴地伸长了舌头,拿手不住地扇,脸更红了。眼角的余光瞥见秦迩眼角眉梢都挂着揶揄的笑意,还没有缓过神来,秦迩又云淡风轻地吐出一句快要使她崩溃的话:“这杯茶是我的。”

她快吐血了!

可是还没完,秦迩淡然地向太后道:“此事要慢慢来,急不得。”

慕凝夏的头都要低到桌子下面去了。

太后面色不善:“什么急不得,你都已经不小了,其他的王公子弟在你这个年龄孩子都不小了。”

慕凝夏忍不住低声嗫嚅道:“可是我还小啊。“

“你也不小了,”太后看了她一眼,“身为公主,又是王府的当家主母,长子自然要是你所出,哀家可不想让庶出的争了先。”

“庶出?”慕凝夏眸光一闪,“王爷现在只有我一个啊,并没有妾室,哪来的庶出?”

太后面色一缓,可是说出来的话却令她呼吸一滞:“倘若你老是没有子嗣的话,致远难道还不会纳妾吗?”

******************************************************************************************

夜风已经见寒,秦迩抱着她从寿安宫缓步走出,风拂过她颊边的发丝,痒痒的,呼吸间都是他身上温暖的男性气息,她不禁又想起了太后所说的话,脸颊微微地发烫,微微地抬起眼,他坚毅的下巴离她好近。秦迩觉察到她注视他的目光,淡然地看向她,眸光清冷,唇角也紧紧地抿着,到了宫门口,没有上马车,反而牵过一匹马,将她放到马背上。慕凝夏有一丝紧张,慌乱中只能抓住他的手,眼中在一瞬间流露出来的一点依赖让他冷漠的眼神松缓下来,他翻身上马,见她揽在怀中,一言不发地一抖缰绳,马扬蹄嘶鸣一声,飞奔而去。

沁着凉气的夜风丝丝割在脸上,又痒又痛,颠颠簸簸,风灌进口鼻,她不由自主地将脸埋进了他的怀中,心中有一瞬间的恍然,似乎两人一直都是这么和谐地相处,从来没有什么勾心斗角,从来没有什么政治的、身份的羁绊。气氛如此凝重,他似乎心情不好,只是一个劲地策马奔驰,空旷寂静的街道上回响着清脆的马蹄声,似乎一声声都敲击在她的心上一般。她紧紧地揪住他的衣服,仿佛能够感受到他的寂寥一般。

她默默地陪着他,直到他渐渐地拉紧了缰绳,马慢慢地停了下来,她才从他的怀中仰起脸,轻声地问道:“你怎么了?”

他没应声,翻身下马,将她抱了下来,她才发觉已经到了王府门口,守门的见到两人急忙上前接应,秦迩一言不发,大步回了出岫苑,将慕凝夏送回房间,随即便同嘉赐离开。

慕凝夏还沉浸在受到他感染的情绪当中,神情恍惚,一只白皙的小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才回过身来,纳闷地问道:“你干什么啊?”

珑儿一脸的贼笑,问道:“仙儿,你要不要沐浴?”

“干什么?”她不觉地提高了警惕,这丫头一脸的贼相,“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想干什么?”

珑儿委屈地扁了扁嘴:“就是热水烧多了嘛……”两只手指对对碰,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慕凝夏懒得理她,于是道:“那还不去准备,我也好几天没洗澡了,泡一泡也好。”话音未落,珑儿已经仿佛兔子一样的蹦了出去,慕凝夏皱了皱眉,始终觉得这丫头存心不良。

不过泡泡热水澡的确挺舒服的,打发走了珑儿,让热水洗去自己一身的疲惫,这段时间除了躺着就是坐着,肌肉都要揪到一块儿了,她伸了个大懒腰,心情一点点地好起来,不自禁地哼起了歌:“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啊啊啊啊……”

秦迩进门的时候,首先听到了她这荒腔走板的不知道唱的什么东西,然后便是哗啦啦的水声,英眉微微地蹙起屏风上映着一道纤细的手臂的影子,那只小巧的手仿佛一只灵脱的鸟,眉头渐渐地舒展开,回身合上了门。

“不是说不用你的吗,我洗完了再叫你啊!”慕凝夏清脆的声音在屏风后响起,秦迩心突地一跳,脑海里猛然跃出她浑身湿淋淋的被颜飞抱在怀里的画面,不自觉地握紧了拳。

其时,珑儿正缩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叽叽怪笑,放肆地意淫:美人出浴,血气方刚,孤男寡女,干柴烈火……

同类热门
  • 错嫁王妃不为妃错嫁王妃不为妃凉初觞|古言大晚上的,被人追杀也就不说了,毒发也可暂且忽略不顾,可是尼玛,说她是他老婆,囚禁?还能更过分点吗?某女怒不可遏,逮着机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可是,革命还未成功,她竟然又遭劫持。而某男却伫立一边,冷眼旁观,“你下的毒最好能毒死她,不然你就不要在这跟本王多费唇舌了。”某女怒了,“离君羽,你要是拿我当替死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一纸契约,三月为期,她嫁他为妃。表面他们是恩爱夫妻,鹣鲽情深。暗里他们却是上辈子的仇人,下辈子的冤家。可是她坠崖时,他却生死相随?他身陷囹圄,她却拼死相救?而在她决定违背师命,愿以一死来堵他的一份柔情时,亲耳听到的却又是他对另一个女人诉说的无限思念……
  • 井上行井上行红瓶子|古言虞美人叹江山(仿李煜)都道江山多娇,美人在侧,不如江山一妖娆。江山如画,固然妖娆,终难抵,似水红颜,回眸浅笑。红颜祸水亦如何?平生愿,倾尽江山如雪,换回红颜一笑。
  • 终使花开终使花开楠奇君|古言因为身份的悬殊和自身的残缺,她将这份爱意深深压抑,原想这辈子静静地守护站在高处的他和他所爱的人,却被卷入一连串的妻妾纠纷,宫廷斗争,三国战乱。她用自己高超的医术救他于水火之中,用纤弱的身体为他挡下所有恶意,只为了拥有与他站在一起的资格!
  • 东宫错东宫错故事将|古言大泽罪将之女闵旭从嫁入东宫未遂(被毁容貌),经历种种政治阴谋,功勋罪过,外交风波和爱恨纠结,最终成为亡国太后,退守镰岛卷土重来,统一半个博大陆,为侄女闵焌建立大睿帝国打下坚实基础的女帝传奇。此生唯爱一人,却终不能如愿,从将门虎女黑化为开国女帝。
  • 忆曦殇忆曦殇苡梓曦|古言她,是仙界神女;他,是魔界魔帝。那一年她被罚到人间;而他被追杀无意间躲到人间。她无意间救了他,却未曾想缘分竟就此开始。
  • 明珠泪倾天下明珠泪倾天下北栀寒|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杀手,他是古代能掌握一个国家生死人上人,她糟陷害而穿越。他为了报仇而隐忍。当她见到他,杀气腾腾,当他见到她,惊叹不已。“你若敢背叛于我,我定让你所爱的为我陪葬。”她的强势!她的冷血!她的霸道!无一不吸引着他!“你若敢离弃于我,我定将你所恨的为你陪葬。”他的爱意!他的温暖!他的无私!无一不宠溺着她!
  • 绝世寒王妃绝世寒王妃冷家小九|古言她,是华夏名震全国的特工,任务没有一次失败过,却在战场上偷情报被组织抛弃,一颗炸弹同归于尽。一朝穿越,俯身在了轩辕皇朝人尽皆知将军府的傻子身上。她腹黑无比,有着倾城的容颜,万般宠爱集于一身。想毁她清白?那先把你送进迎春楼逛一圈。想害她?先让你去阴曹地府走一趟。想欺她?老虎不发威你当她是hellokitty啊。当她锋芒毕露,一朵朵桃花在她身边绽放,却被某妖孽一株一株的掐掉。‘我认识你吗?’某女假装失忆。‘爱妃,要不我们重新深度认识一下?’某男邪魅一笑,扛起大喊大叫的某女转身离去。
  • 竹马相公:青梅娘子太腹黑竹马相公:青梅娘子太腹黑询意|古言从小青梅竹马,分别五年又再次相遇,谢婉与他五年前定下的誓言,将再次履行。“阿陌,你爱我吗?”“爱。”某男伏案在灯光前,处理着朝廷政务。“有多爱?”“你有多爱我,我就会多爱你一万倍!”“我才不信,你其实是在敷衍我吧,你每天都在弄疼我!”某女委屈。某男终于抬起了头,站起身,打横抱起她,某女大惊:“你干嘛?”“我自然是要好、好、疼、你!”“……”(声明,本书绝对宠文,无小三,无虐,亲们可放心看,男女主绝壁身心干净,1v1)
  • 绝代轻狂:妖孽四小姐绝代轻狂:妖孽四小姐笙不懂|古言一个意外,她落入时光怪圈穿越异世草包?废物?天煞孤星?呵呵,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天才。
  • 花开缭乱,爱上你花开缭乱,爱上你宛若丫|古言【原创作者社团未央宫出品】此文曾经发过,但是,如今想删了重发。简介:一个人带着两个灵魂活在这世上,是祸是福?曾经想着,可以很好的过着生活。却因为一个预言师的介入,让她的生活一团糟。不停地穿越,不停地爱恋。最终,换来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