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皇上召见

秦迩俯下身子,突然将她从轮椅上打横抱起来。她吓得花容失色:“你干什么?”

他没说话,而是将她放在梳妆台前坐下,回头吩咐已经处于隐身状态的珑儿道:“过来帮公主梳妆。”

珑儿摇摇头:“我不会啊。”话音刚落便见秦迩的目光一沉,怯怯地往一边缩了缩。

慕凝夏不解地看着他:“难道你是想要去?”

“自然是要去。”他淡淡地说,“你还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到时候一切听我的……你能做到吗?”

她低声道:“你相信我?”

他但笑不语,只是吩咐人过来给她梳妆。

秦迩将她抱上马车,一路无话,到了宫里便立即有人来接引,慕凝夏靠着秦迩扶在她腰间的手臂的支撑缓缓地移动着脚步,外人看来,只以为两人分外亲密。慕凝夏脚下无力,全身都倚在秦迩的身上,秦迩温暖厚实的手掌扶着她的腰,突然一松,她脚下一软,身子便差点歪倒,一声惊呼还没来得及出口,身子已经被打横抱了起来。

她瞥了一眼身边忙低下头的太监宫女们,面红耳赤,低声道:“你唱的是哪一出啊。”

秦迩垂眸看了怀中的女子一眼,唇角一扬,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道:“不是说过一切听我的吗?”

她胸口堵得慌,闷声道:“又要演戏吗?”挣扎起来,“本公主不想配合你了,放我下来!”

他抱得更紧,轻嗤一声:“由得了你吗?”

“我要喊了。”

“想我当众吻你吗?”

她面红耳赤,咬牙切齿地说:“你好无耻。”

“公主过奖了。”他听了竟然面不改色,慕凝夏懊恼地闭上了嘴,感叹不知什么样的人才会把“无耻”当做是夸奖之词,厚颜到何种地步!

直到见了皇上,他才将她轻手轻脚地放下来,扶着她给皇上行了礼。

皇上脸色平淡,给两人赐了座,便向慕凝夏道:“凝儿,你这是怎么了,这样一路行来,成何体统。”

慕凝夏看了秦迩一眼,低下了头,秦迩忙道:“皇上,此事另有隐情。”

“哦?”皇上将目光落在秦迩身上,“说。”

秦迩恭谨道:“皇上,公主的腿是受了伤的。一天晚上有贼人闯入王府,掳走了公主,微臣护驾不周,才令公主受伤。”

“什么!”皇上脸色大变,起身走到慕凝夏身前道,“果真有此事,堂堂临安城,天子脚下,竟然有如此大胆的贼人!凝儿你没事吧,宣太医!”

慕凝夏不知秦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见皇上神色紧张,只得轻笑着摇了摇头:“父皇不必担心,没有什么大碍,再过几日便能行动自如了。”

皇上似是松了口气,接着面色一沉,向秦迩道:“你当真是护驾不周了,几个贼人,进安乐王府竟然如履平地,你如此治下要朕如何放心。”

秦迩立即诚惶诚恐地认错:“微臣知罪,也许是多年的养尊处优,臣懈怠了,这几年天下太平,臣只知享乐,不想竟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措手不及。”

慕凝夏听到这里,才算是听出了一些端倪。看看皇上,的确是脸色稍霁,又问道:“那是否已查出贼人的身份了?”

秦迩道:“看样子好像是江湖中人。”

好,将责任推了个一干二净。慕凝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此时刚好太医已经到了,皇上便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守在一旁看太医诊治。

良久,太医终于蹙眉道:“依脉象看来,是有外物伤了经脉,虽然经过及时救治,但是倘若要行走自如的话,恐怕还要得些时日,这期间一定要注意调理,老臣开几副舒经活血的汤药,一定要定时服用。”

秦迩在一旁很认真地听,一边连连称是,慕凝夏却在心中暗笑。皇上道:“既然如此,凝儿就留在宫里吧,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回去。还有,着令禁军对京城严加防守,全力追查潜入王府的这伙贼人,一旦查清身份,格杀勿论。”

慕凝夏见秦迩没有表现,只好道:“父皇,我还是回王府吧,可以让太医跟我回去啊。”

皇上闻言,眸中闪过一丝说不出的情绪,终于点了点头:“也好,致远,回去之后一定要好生照料凝儿,别再让她受伤了。”

“臣遵旨。”秦迩答应着,目光从慕凝夏身上一掠而过。

两人往太后的寿安宫去的路上,慕凝夏看着走在步辇边上的秦迩,歪斜着身子低声道:“其实我想要回王府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不想在宫里待罢了。”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并未答言。她觉得无趣,便也不再说话。

太后照例嘘寒问暖一番,两人也将对皇上所讲的话重复了一遍,太后便道:“此时既然是江湖中人所为,必定涉及着江湖恩怨,其实朝廷是不便插手的。凝儿,你什么时候跟丐帮的那些个长老们见一面,让他们去解决也许更好一些。”

慕凝夏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不解地道:“太后,丐帮已经重选帮主了,我跟丐帮没有什么瓜葛了。我想这次的事情也是因我是丐帮的前任帮主而起,倘若我再与江湖纠缠不清,只怕是会永无宁日了。”

太后闻言,尚未说话,一个宫女端着一盘点心都了进来,慕凝夏瞥了一眼,只见这些点心做得分外精致,做成了各色花朵的形状,一个个鲜活欲滴,让人垂涎三尺。

太后见状笑道:“是不是饿了?来吃块点心吧。”

慕凝夏从盘子中拈了一块荷花形状的,一边嘻嘻笑道:“这点心做得精致,还是御膳房的厨子懂得花心思,便是不饿,看见这样的点心也不免食指大动啊。”咬了一口,果然软糯香滑,三两口便将点心吃光,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

太后见了斥道:“看你这孩子,成何体统。以后要学点规矩,这样如何在王府中立威,如何成为当家主母?”

当家主母?她从来没有想过啊,她只想管好自己就行了,哪里有心思打理好整个王府,管那么多的下人?

“太后,公主的性情很好,府里的事自有陈伯处理,不用凝儿费心。”秦迩看着慕凝夏,笑得一脸温柔。

慕凝夏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怎么会这么温柔地替她说话,可是脑子却有一种钝钝的锈住的感觉,眼皮也是越来越沉重。

太后见她不住地点着头,便温言道:“算了,困了就去后面的软榻睡一会儿吧。”

“嗯。”她勉力睁开眼,秦迩走过来抱起了她,将她放在屏风之后的软榻上,盖好了被子,淡然道:“睡吧。”

同类热门
  • 嫡女娇妃:王爷来战嫡女娇妃:王爷来战贺兰清婉|古言被庶妹,渣男毁容至死,她发誓如若重来,她必杀尽天下负心人。锦绣重生,恶女归来!继母狠毒,巧计送你上西天,庶妹伪善,狠狠撕掉你的面具。今生的她妖娆妩媚,只一眼便让痴迷入神:愿为她上刀山火海,闯人间地狱。高冷王爷,本小姐可没兴趣,魂兮归来,害死她的人,我要你百倍奉还。
  • 步虚辞步虚辞公子弋落|古言如果你能自由穿梭在别人回忆里,如何?我们的女主鱼裳就是一个如此高能的姑娘。跟着她,你能看到天真无邪的萌妹纸,史上帅到浪费的美男子,这里有基,有爱,更有腐……我们看她如何一步步笑傲两国宫廷?如何一步步揭开身世之谜?如何一步步不露声色复仇?如何至死不渝诠释鱼箫之恋……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飞扬跋扈的嚣张王族、放达旷逸的吟游诗人,追敌千里的不败战神、淫乱后宫的美貌太后、腥风血雨的宫廷争斗全都是你纸上的玩物。谁让本公子写的是一出奢华狗血的历史大剧!她揭开纸醉金迷的假面,又找到怎样令人泪流满面的结局。结尾要高格调!鱼在裳中舞,箫作别离声。原来,你我都自欺欺人地存活在那个虚妄无度的回忆幻境。
  • 异世情缘之传奇奇陌异世情缘之传奇奇陌倾梦夕|古言异世风波,看女主如何惊呆众人,倾世容颜,不及灵魂深处的气场
  • 重生之勇武格格重生之勇武格格红笺小字|古言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穿越到了女神的身上也难以毁灭她女汉的真面目。既然是汉子,那就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什么敌国阴谋,什么后宫争斗都不是阻碍她的理由!就连谈恋爱这样高难度任务也......正文
  • 和男神一起穿越邪王抢亲和男神一起穿越邪王抢亲简艺珂|古言她堂堂一个驱魔世家千金,表白惨遭拒绝,运气还瞬间掉,拉着男神一起下水加穿越.神兽血脉集一身.魔尊也为她倾心,某男弱弱求扑倒!“滚,我只要我的千司言大大!!”
  • 邪王妖娆:专宠霸王妃邪王妖娆:专宠霸王妃玉官人|古言重活一世,苏怀瑾还是那个京城小霸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只是这一次,她是携着复仇的心思而来。偏偏她身后有个宠她入骨的邪肆王爷,这下子小霸王之名更是远近闻名了。“王爷,苏小姐打了宰相夫人。”“嗯。”懒洋洋。“王爷,苏小姐把太子给打脱臼了。”“嗯。”依旧懒洋洋。“王爷,苏小姐闯金銮殿,被皇上扣押天牢了。”“抄家伙!敢动本王的女人!”某王,怒了。
  • 帝宠皇夫:温柔皇叔请上榻帝宠皇夫:温柔皇叔请上榻殷九卿|古言当你知道我对你的爱变得畸形的时候,你是否还会允许我在你心里生根发芽?“沧澜离兮!我是你皇叔!”沧澜云墨对眼前的男人吼道。“朕知道,不用墨儿提醒。”男人死皮赖脸地搂着沧澜云墨的腰,去往榻上。“皇叔,请上榻吧!”……
  • 奴不为妃奴不为妃顾家豆苗|古言一个莫名的盒子,将两个身份背景毫不搭边的人紧紧拴在一起,最后的最后,一个架空王朝,失了心的两人,又该何去何从?
  • 萌狐天降,仙君求抱抱萌狐天降,仙君求抱抱沫溪|古言她林青青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只因旅行中被一只蓝色的小狐妖撞了,一不留神穿越了。更离奇的是穿越后的她,变成了一只手无缚鸡之力,还没有成精的狐狸?机缘巧合,她被竹九冬收养,倾慕之心渐渐生根发芽……闯祸时:“竹先生,那丫的对我意图不轨!快收拾他!”没钱时:“老鸨,我家竹先生美貌如花,正可攻,背可受,给个好价钱吧?”遇到美男时:“竹先生,我要嫁人了!快帮我把那美男绑来!”竹九冬忍无可忍,拍桌而起:“死丫头,老子养你这么大,是留给自己吃的!”她冷酷无情?蠢猪!快点擦亮你的眼睛,人家明明萌萌哒。她福利爆表?智障!被人整天叫“村姑”还福利爆表?她是白莲花?喂亲!拜托你点进来看看,看我怎么把你弄休克!
  • 梦回故乡梦回故乡释苦心|古言序言我的童年正是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亲身体会到日本鬼子扫荡时条男的惶恐和艰难,所见所闻这的人们不分白天黑夜和日本鬼子斗争,巧妙打击日本人的方法,多少人多少年如一日抗击日本鬼子,最后英勇战死杀场。旧中国门第观念迷信思想,重男轻女的意识害人不浅,我仅用一对青年男女的经历证明为人父母的种种思想的错误。以及如何看人、选人、做事的方法。我的故乡解放前是拉锯地主,国民党占领的时候,人民日子过得很艰难,国民党地方逛横行乡里,巧立明目欺压百姓,强娶强嫁、人们日夜盼望八路军共产党早日到来。解放前人民吃尽了苦,解放后人民喜气洋洋、高高兴兴发展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