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章 烧烤

“好香啊!”一进花园就闻到一股肉香,嘉赐不禁大赞出口。

嘉荣点点头,循着香气加快了脚步,边走边说道:“王爷,觉不觉得好像是一股烤肉的香味,记不记得咱们当年在沙场上烤肉的情景。”

秦迩含笑点了点头,几人边说边笑,走过掩映的绿树便见到慕凝夏和珑儿两人正坐在亭子里言笑晏晏,珑儿拨着炭火,慕凝夏翻动着架上的烤肉,不是往上面抹着酱汁,两人不知在说着什么,慕凝夏唇边挂着一抹恬静娇俏的笑容,颊边的酒窝时隐时现。秋日明亮的阳光从绿树间漏下来,在她的脸上落下斑驳的树影,使他整张脸仿佛笼在一层迷人的朦胧光晕中,整个人看起来都不太真实,仿佛置身画中一样。

几人一下子看得呆住,竟然有些不忍打扰她的这份宁静。直到慕凝夏发现了几人,唇边的笑意迅速地敛起,看向秦迩身边的嘉赐,翻了个白眼,也不打招呼,便低头继续翻动烤肉。

肉香扑鼻,直引得几人食指大动,秦迩看着慕凝夏的神色,不怀好意地一笑,回头向容采依道:“采依,你大概还没有试过,吃烤肉,那是别有一番风味,今天就一块儿尝尝吧。”说着径自走到亭中坐下,不客气地问道,“好了吗?咦,你这样的烤法本王还真没有见过,为何要穿上竹签呢?”

慕凝夏没应声,接过珑儿递过来的盘子,拣了几串烤好的肉串道:“给王爷。”

嘉荣笑嘻嘻地自己过来挑选自己爱吃的,帮忙翻动,慕凝夏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满意地道:“嗯,不错,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又拣了一盘递给容采依,容采依忙起身来接过道谢,然后将盘子递给嘉赐道:“还是你吃吧,我帮公主来烤肉。”

“不用了,你坐着吃吧,”慕凝夏手上忙活着,也没看她,“他们是在战场上待过的,这些东西都不陌生,而你又不会,便不用帮忙了。”说完一指嘉赐,“你,这么没规矩,清楚自己的身份吗,让我一个公主烤肉给你吃,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还有啊,你不是怕我药死你吗?”

嘉赐哼了一声,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动盘中的烤肉。秦迩看好戏一般吃得兴味盎然,慕凝夏看了他一眼,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他佐餐的东西一样,赌气似的闭上了嘴。

嘉荣跟珑儿为争抢一只鸡翅而吵了起来,珑儿争抢不过,委委屈屈地看着嘉荣大口地将剩下的唯一的一只鸡翅吃掉,嘴嘟得老高,嘉荣看着她的神色,吃得更加开心,边吃边说:“王爷,还记得咱们当年在战场上月下烤肉的情景吧,当时天寒地冻,可是大家却是豪情满怀。”一嘴的油闪闪发亮,珑儿撇了撇嘴,嘟哝着真恶心。

容采依突然惊呼一声,手上的肉串掉在了地上,秦迩立即站起身来,拉过了她的手,只见白皙的手指上一道红红的烫伤,有一点还起了细小的水泡。慕凝夏看了一眼,又看看自己的手,手心一层薄茧,虽然贵为公主,竟然比不上人家的手如此娇嫩。

秦迩道:“嘉荣,你的烫伤膏呢?”

嘉荣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瓷瓶递过来,秦迩一把接过,倒出透明的药膏,小心翼翼地敷在她的手指上,容采依面颊通红,目光触到慕凝夏急忙躲闪。秦迩看在眼里,眸光一沉,道:“我先送你回去吧,这瓶药你拿着,每天记得敷药。”

容采依推辞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伤,你在这里陪着公主吧。”

“也好,”秦迩道,“嘉荣,你送容姑娘回去吧。”

“还是我去吧。”没等嘉荣答应,嘉赐抢先一步道。

慕凝夏看了几人一眼,不动声色地道:“吃饱了吧,都走。”说完拿起一只烤好的辣椒咬了一口,一股刺辣直钻喉咙,噌地一下顶上了头顶,眼泪刷地一下流了出来,大口地咳嗽着。

珑儿急忙端来一杯水,伸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柔声道:“仙儿,你没事吧。”

慕凝夏低着头挥了挥手:“没事儿,真辣。”说完拿衣袖抹了一把眼泪,回头见几人都在盯着她看,恼羞成怒道,“看什么看,不信你们自己尝尝。”

秦迩重新坐下来,向其他三人一挥手道:“你们都去吧。”待三人离开,他从烤架上拿起一只辣椒,揶揄地道:“本王倒要看看,这辣椒有多辣。”说完送到嘴里,大口地咀嚼,咽下之后,面不改色地看着慕凝夏,慕凝夏好奇地盯着他的表情,伸长了脖子去看他的眼睛。半晌,他向珑儿一伸手:“水。”

慕凝夏这才破涕为笑,接过珑儿递过来的水送到他手里,不期然触到他眸中的光芒,透着一能够看透人心的若有所思,心跳漏了一拍,忙避过脸去。

秦迩看着她仿若朝霞一般的脸庞,唇角紧紧地抿起。

**********************************************

慕凝夏才只能虚弱地走几步的时候,皇上下旨召见。

慕凝夏看着秦迩沉似黑云的脸色,制止了珑儿帮她拿衣服的动作,木然道:“便说我病了,不去了。”

秦迩瞥了她一眼,眸光里似乎带着冰渣,刺得她打了个寒战,这才嘲讽地开口:“病了?公主在丐帮都是生龙活虎,怎么到了王府便病了。”

慕凝夏被他这一说也来了气,不冷不热地回道:“王爷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怎么病的,王爷不会不知道吧。”

秦迩冷笑一声道:“公主这话什么意思?”

慕凝夏赌气道:“什么意思还要我说明白吗,我本是为王爷好,谁料到王爷不领情呢。”

珑儿脑袋一左一右地摇摆,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谁料两人针锋相对,竟是谁也不让谁。弱弱地发出一声:“那个……”

两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她身上,一个灼热如火,一个寒冷如冰,她吞了口口水,缩着脖子绝对把自己藏起来。

成功地使珑儿噤声,两人又开始盯着对方,互不相让。秦迩上前两步,刚走到她面前,她已经一拳捶上了他的肚子,他不闪不避,就硬生生地接住她的拳头。

慕凝夏突然脸色一变,接着耷拉着手腕哀号一声,眼睛立马就湿了。秦迩眼眸中这才有了一丝笑意,拉过她的手,轻轻地揉捏着她纤细的手腕。适才断骨一般的剧痛这才稍稍缓解,抬起眼委屈地看向他,湿漉漉的眼眸中满含哀怨,看得秦迩都有些于心不忍。

同类热门
  • 无悔之红妆素裹无悔之红妆素裹胭脂绣红颜|古言她只为找寻为自己付出一切的大哥,却不料遇到他。他霸气的向世人宣布此生为你倾尽天下,只为红颜一笑。她毅然决然昭告天下,为你负尽天下,在所不惜。他说为你,我可再建一个属于你的帝国,纳入我的羽翼下。她说,我只做你一人的帝后,只与你携手到白头。【宠文,绝腻宠文】
  • 契娘系统契娘系统浠葵|古言生前惨死,怨念重生,女帝独女,呼风唤雨。R型系统已启动,契约生效。任务清单:扮男装,逗御医,勾将军,调王爷...什么!任务失败当场抹杀!安啦~这种厚颜无耻秀下限,伤风败俗没节操的事情,她一定会干的。说白了:就是公主,将军,御医,花魁一路进阶升级的萌逗进化史。
  • 俏皮宠妻,傻子相公么么哒俏皮宠妻,傻子相公么么哒豆丁皇后|古言相公说:娘子娘子,我给你呼呼,不痛不痛……她说:你滚,再丫靠近就是找抽!靖王说:颜,是本宫负了你。她秀眉皱起,心想,你谁?咱俩不熟。谁?谁半夜亲她?谁又在她熟睡时,情话无比温柔……
  • 妃子谋:懒妃当自强妃子谋:懒妃当自强辛九末|古言一朝重逢,她将要放弃他的想法打入冷宫。既然要苏云君是一个要成为王妃的女人,就要打起精神,好好修行。没关系,当不了王妃,可以让王爷当压寨夫君,条条大路通罗马吗!
  • 爷莫怪本宫只爱玉爷莫怪本宫只爱玉凤舞鸿影|古言“太子妃,爷想要个娃”“想要自己生去,滚下去!”她,奸诈狡猾;他,睿智腹黑。他说过:弱水三千,独取一瓢。她说过:美人多情,独爱一人。江山如画,亦是过眼云烟;繁花似锦,亦是未来羁绊。倾绝一生澜缠,花湮一朝无眠。【洞房篇】“老娘今天明确告诉你,老娘我要握住主动权,你,给我躺床上去!”某女叉腰瞪眼的威胁。“太子妃,这种事,还是爷来比较好,免得累坏了您。”某爷悠哉悠哉的喝了杯茶。“去不去?”方圆十里都听到了我朝太子妃的豪言壮语,太子爷真是可怜啊!某爷听话的躺在床上。而某女却摸索半天却不知道从哪下手,隐忍许久的某爷终于爆发了,一个翻身,话被动为主动,进攻!【离别篇】“太子妃,爷这次走了,你可别空虚寂寞冷了红杏出墙。”某爷哀怨的说道。某女娇羞的说道:“爷,您这次离开,我特意准备了一首歌送给您呢!”“哦?什么歌?”某爷心中大悦。“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依旧无赖红杏出墙或许不该我依旧做的来我送你离开我心开怀你是否还在愿你离开就不回来我真的不等待”一首抒情歌曲,就此传开。且看某爷和某女如何颠覆天下,逗趣人生!
  • 影后宫略影后宫略尘嚣四野|古言深宫魅影,步步惊心!为救不顾一切保护自己的人,她被迫卖命给隔壁王府的无良王爷,从此走上一条不归路。万般无奈,她加入了浩浩荡荡的后宫争宠大军,环顾,那些裙裾飞扬间地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她深呼吸,拍拍胸口,道一声怕什么,继续接着演。不过,王爷,您可别后悔,别忘了究竟是谁让我去勾搭皇帝哥哥?谄媚心机帝、智斗皇太后、巧对白莲花和绿茶婊,顺便用美食诱惑有着被忽悠体质的小王爷,宫闱争斗之下,小日子过得愈发滋润。从地位低微、处处受欺的小宫女,到史上最牛的第一女官,再到乱政倾国的狐媚妖妃。这一次,她一定要拿下百花奖的所有最佳女主最佳女配最佳路人甲最佳友情出演……奖!(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乳此美丽乳此美丽像面条的包子|古言一个像面条的包子大人要搞点事情所以这个构思了好久下笔好难的结局难预测的文文
  • 红尘奈何红尘奈何蒲苇纫如丝|古言姐妹二人拥有同样的绝世容颜,却也有着坎坷的情路。一个爱上了文武双全的青梅竹马,却忍受着生离死别之痛;一个爱上了杀伐果断的九五之尊,却无法将爱深入骨髓。如果来世你来到我的身边,我会一直握着你的手,那样,我们就不会再有错过
  • 至尊世子妃至尊世子妃寒小小|古言魔女历劫归来成至尊王妃,一心与夫携手,安享富贵,奈何在那之前只能拼命的游弋在各种的阴谋阳某,为那一方乐土,拼尽一切!景之言儿甜蜜篇“言儿,过来到我这边!”慕雅言回头一看来人,立刻扔了手里正在拉的绳子,转身就跑,留下叶欣儿一个人因为突然少了慕雅言里的力,而重心不稳的晃了晃身子:“慕雅言,你这个重色轻友的东西,你要摔死我啊!”慕雅言闻言停下身子,仔细看了看叶欣儿和地面的距离:“你放心吧,我看过了,你不会被摔死,顶多残疾!”“景之,我很听话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绝世倾城:腹黑邪王妖孽宠绝世倾城:腹黑邪王妖孽宠暮兮影|古言不说穿越这种事情百年难得一闻,千年难得一见的吗?谁能告诉沐晓打着游戏就穿越了是个什么鬼?世人都说他不近女色、冷漠、宛如神祗,可是现在一直对她放电、脸上一副“快把我扑倒”的样纸还时不时占她便宜的帅气美男又是什么鬼?“娘子……”某男解开里衣,露出白皙的肌肤,“你你你,想干嘛?”某女咽了口口水。“娘子,夫君饥饿难耐啊”某男秀眉微微蹙起,摆出忧愁的样纸,俨然一副饱受欺负的小媳妇样,看得某女纠结不已。见此,某男故意把领口再往下拉低,摆出一副风骚的姿态。“不行,你快把衣服穿好,我怕等下忍不住会扑了你……”某女纠结道。某男一脸好笑的看着某女,手臂一勾把某女揽到怀里:“没事,扑倒后我不会让你负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