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步步掠爱:爵爷情迷私宠作者:上官牧月
人气(0)评论(0)字数(6.68万)评分(0)收藏(0)完结

苏小媛八岁时,双亲突然失踪,她从富家千金沦落成为被人收养的孤女。名义上的义兄从未出现,任她自生自灭。直到她十八岁,男人突然回国,强行侵入她的生活。明知对方为复仇而来,但她还是沉入片刻温存不能自拔。告白99次,却都被无情推开,甚至被当成工具,送上别的男人的床……当夜,大火吞噬一切。几年后,她顶着超模的皇冠而来,悠然自得落落大方。“先生,我们认识吗?”“忘记我没关系,你不认我,但是你身体会很诚实的。”男子邪邪一笑,轻松将其推倒。

同类热门
  • 痴傻神女:邪王的盛宠狂妃痴傻神女:邪王的盛宠狂妃南妃妃|古言原本皇上亲封的神女,爹宠娘疼的天才小姐,却因引狼入室而成为众人口中的痴傻小姐,瞬间从天堂坠落地狱,亲娘上吊而死,亲爹不闻不问,整日被自己的哥哥折磨,过着非人的生活。谁知,上天眷顾,让她再次清醒,从此脱胎换骨,开启了逆袭之路,棒打狠毒哥姐,惩罚亲爹嫡母,收获世人艳羡的爱情。
  • 将军求放过将军求放过弃子玲珑|古言江雪茹来到古代,突然感觉自己这生活节奏怎么变得快了呢?不过才多长时间居然就成亲了。不过最满意的是成亲之后生了一对双胞胎两个包子叫娘亲真是不要太爽哦
  • 沐王独宠:狂傲废材大小姐沐王独宠:狂傲废材大小姐茶梨白|古言他东欲国引以为傲的玄力天才,也是神秘莫测的沐王,传说冷酷无情,这世间上无人能波动他的情绪,可是他不知道,他早已等待她千万年之久。…………世人都知道宁得罪玄皇修炼者,也不可得罪沐尘皇,就连当今皇上和四大家族都会忍让何况是他们呢。她东欲国言家嫡出的大小姐,因从小被发现经脉全堵,无法修炼玄力,导致无法修炼成为废材,后被二皇子欧阳千里逼迫退婚,不堪受辱而死.醒来后她已不再是‘她’,那些曾经伤她之人,她都会让她们生不如死。此文男强女强,绝对不大虐,绝对宠文。女主有着强大的空间宝器。求关注、求收藏、求推荐
  • 王妃不要太狂妄王妃不要太狂妄沧落言|古言那一个转身,不过为他,殊不知,他已走远。今生无缘,来生可否与我携手?
  • 盛世妖娆:许你一段旷世奇缘盛世妖娆:许你一段旷世奇缘猫吃小鱼头|古言抛开不堪的过去,她重生成为一代女帝。没有宅斗。没有宫斗,一路老爹扶持,大哥扶持,师傅扶持。顺顺利利当上小皇帝!要说圆满的人生有什么遗憾……某条泥沼中的小鱼道:“人生太顺利,一点挑战也没有!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要靠自己……唔……”某老爹:“来小鱼儿,喝口茶,讲话很费劲的,别累着。”某大哥狗腿上前敲背,某师傅剥花生。身后一干侍婢小厮,随时待命。所以,这是一个毫无虐点,全场Max甜的故事哟~看我纯洁的眼神,真的真的一点斗不虐哦!
  • 浮生残念浮生残念茉染儿|古言他们是世世代代的仇人,本不该有牵扯,可偏偏陷入情网,一世纠葛,她终是爱惨了他,等她再也没有力气去爱的时候。他却告诉她,他爱上她了。可她的心却再也无法为谁跳动……虐文哦,不喜欢的误跳坑。
  • 袭灵袭灵南宫小羽|古言本书以袭灵族二殿下归羽与元化族六公主长嫣的爱情为主线,记录了天荒年间最真挚的爱恨情仇,爱情、亲情、兄弟情,情比天高,沙场、权谋、国仇家恨,这是逃不了的宿命。看袭灵族二殿下归羽如何在亲情、爱情、兄弟情中挣扎,在国家、儿女私情中如何抉择。玉蟾吐雾照幽门,抚琴抆箫曲意深。清风拂微琴律起,寒水流静箫音沉。杜鹃声声唤伊女,桃花簌簌点香魂。心恸珠落曲不尽,犹念月下影双人。
  • 祸乱天下:当系统穿越成玩家祸乱天下:当系统穿越成玩家宁木安|古言作为一名无辜的系统/程序猿,叶若邪欢快地虐着游戏里的玩家,最后滚滚天雷从天而降,她(幕后系统)穿越成为了玩家。(滴------恭喜系统成功穿越成玩家,祝系统游戏愉快~)一阵懵逼后,她睁眼,抬头,看见了传说中她创造的汤姆苏NPC男主。她:“呵呵呵呵你好NPC………我创造了你,但不是你妈(我是万能的系统!)…所以喂喂你你你别过来!…”某已崩坏黑化的NPC歪头含笑向她走去:“抱歉系统无法识别该命令……”她:“……”所以说目前这只NPC根本没有按照她设定的剧情走吗?!
  • 念子归念子归寸守|古言白日不知夜的黑。她是活在黑夜里的女人,有谁知道她有多么想抓住哪怕一丝阳光,把身后不堪的过往悄无声息地埋葬。当命运的罗盘悄然逆转,她又将如何在乱世中笑看风生水起?当江山遇到美人,当权谋遇到情义,究竟谁能占据谁的领地?当爱情遭到怀疑、猜忌、利用、放弃,谁又能执起谁的手,踏遍万里江山,笑曰“归去”?
  • 腹黑娘亲耍大牌腹黑娘亲耍大牌本姓随风|古言她是现代穿越女一枚,让人闻风胆的金牌杀手。一穿越未婚未嫁便成了娘亲!他是贵人临终托孤的遗腹子,三岁会吟诗四岁会舞剑,简直奇才!天才儿子离奇身世为她惹来麻烦重重,可定睛一看,有点不对,是麻烦但全是美男啊!那个比明星还帅还高冷的美男对她说了什么,愿意做孩子的爹?她嗤之以鼻,“呸,和我抢儿子你还太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