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圣旨啊——

慕凝夏大眼睛忽闪了两下,细细辨着主这人的声音,应该是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谁?丐帮的人吗?

坐起来披上外衣,在有节奏的敲门声中忙应答:“起来了起来了,谁啊,进来吧。”

门应声而开,一下子扑进来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女孩,十五六岁的样子,眼睛闪闪发亮:“帮主,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担心死了!”

慕凝夏傻傻地看着她,嘴开开合合几次,终于发出几个单音节词:“浅……浅……”

看她那架势还以为一定会给自己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呢,谁知道她说着便站在距她一步之远处,双手绞在一起,眨巴着眼睛望着她,可能是太过兴奋,双颊红扑扑的,看着煞是可爱。最重要的是,她竟然长得跟浅浅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年纪小了十岁,世上的事还真是奇怪。慕凝夏终于控制不住心中见到亲人般的狂喜,飞一般蹿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她,几乎泪流满面、语不成声:“浅浅、浅浅,我终于见到亲人了。”他乡遇故知啊,这可不是千里万里,却是一下子穿越了几百年见到的,上天还是待她不薄啊……

“咳咳——”她被勒得太紧了,咳了几声,试图推开这个一下子失控的小疯子,“帮主,那个,可不可以先放开我,我不是……咳咳,我不是浅、浅。”

慕凝夏愣了一下,随即放开她,上上下下打量她,虽然长得有几分相像,可是仔细看看还真的不是:“你是谁啊,我失去记忆了,什么人都不记得了。”

“哦,”她笑着点点头,“杨长老已经告诉过我了,我是珑儿,从小跟着你的。”

珑儿,好像听杨长老提起过。看她站在自己面前,好像一根洗净了的白萝卜,跟浅浅给人的感觉一样,那种亲切感是别人给不了的,还是跟慕凝夏一起长大的,自己也可以当作姐妹吧。

“对了,快点梳洗吧,皇上下圣旨了,等着你去接旨呢!”她说着便将慕凝夏一把按在椅子上,拿起梳子便梳起了头发。

慕凝夏还没有从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中回过神来,一张脸雪白雪白的,任由珑儿在她的头上为所欲为。

皇上?圣旨?这丐帮帮主怎么跟皇上也有瓜葛?

难道是颜飞回去还是觉得不妥当,所以皇上亲自出面了?朝廷倘若要插手武林的事物,不是应该好好地布局谋篇,以保万无一失吗?但到这是要先礼后兵?

算了,不想了,皇上亲自出面也好,没准儿这解药还不用经那妖孽之手了呢。

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完毕,照照镜子,还是个能见人的模样,不至于太失礼,与珑儿一同跑到前厅,刚一进去,就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啊!不就是宣个旨吗,怎么门外还站着一支禁军啊,不会是来抓她的吧?

狐疑地停下脚步,看向站在厅中的杨孙两位长老,杨长老看出她的疑虑,宽和道:“帮主,快过来接旨。”

她迟疑地走上前,见到为首的是一个着锦袍的面白无须的男人,不由地皱了皱眉,太监之前听说过,电视里也见过,但是面前的这位可是个货真价实的,这感觉就好像是走进古代墓穴发现了一具保存完好的男尸,带着恐惧和恶心的感觉,只想退避三舍,不过看目前的情形好像不太可能,对钦差不敬,是不是欺君啊。

只好硬着头皮不情不愿地要跪下,太监急忙笑着拦住:“万岁爷说了,姑娘不用跪了,只是口谕,站着听就好了。”

眼珠咕噜一转,站着听?皇上怎么这么好啊?

太监接着道:“皇上说了,宣丐帮现任帮主慕凝夏及杨长老和孙长老一同进宫面圣。”

说完也不管众人的反应,向慕凝夏道:“慕姑娘请上轿。”

啊?慕凝夏张大了嘴巴。还有轿子?看来真的是自己先前所料想的——先礼后兵。回头看看杨孙二位长老的脸色,也好像是一头雾水,不过终归是上了年纪的,跑了一辈子江湖,还是沉得住气的。

长这么大头一次坐轿子呢!

座位上铺着翠绿色的上好的竹席,这就是诗中所说的“玉簟”吧,呵呵,透过纱幔向窗外望去,这又跟坐在颜飞的马车上的感觉有所不同。临安大街上此时已经十分繁华,市井人声喧哗,一派热闹景象,慕凝夏心情大好,也不再想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大宋的皇上要见她呢,等回去之后有的炫耀了,可惜的是这是魂穿,倘若聂小寒本尊带着相机过来,还能拍照留念呢。

晃晃悠悠地走了半天,初时觉得新鲜,后来便昏昏欲睡,便靠着打起瞌睡来。正在半梦半醒间,还以为自己正在划船,突然“咣当”一声,还以为船撞上了石头之类的东西,猛地惊醒,才发现是轿子停了。

刚刚那个太监的声音在外边恭敬地道:“姑娘,下轿吧。”

伸了个懒腰,一掀轿帘,迈了出去,眼前的宫殿好壮观啊,殿顶金碧辉煌的琉璃瓦,雕梁画栋,极尽精巧雄伟,殿外站着一排锦绣堆纱天仙般的宫女,见到她下了轿,都迎了上来,施完礼,不由分说地拉着她进了大殿,扯到内殿屏风之后便来扒她的衣服。她变颜变色地挥手打开她们伸向她的手,失控地大叫:“你们干什么,走开啊!女色狼,救命啊——”

一群宫女掩嘴偷笑,七手八脚地扒光了她的衣服,扔进了铺满花瓣的大浴桶中,湿淋淋的小脑袋从水里钻上来,头上还沾着几片花瓣,吐出一口水,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期期艾艾地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哪有这样的!”

“姑娘,奴婢们伺候你沐浴啊。”一个长得讨巧的宫女上前道。

“沐浴?”她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就沐浴好了,可是你们怎么可以在一边参观呢,都出去,都出去啊!”

宫女们不听,反而都凑上前来。

“啊——”

惊呼声响彻整个大殿。

同类热门
  • 涅磐凤凰:美男师父独宠她涅磐凤凰:美男师父独宠她悲飘零|古言那一世,她是商业界咤吒风云的十八岁商业女霸头。那一世,她是人人唾弃的丑陋嫡女,被未婚夫与亲妹妹合谋被逼跳下悬崖…同名同姓,不同生活,一次浴室的摔倒,因此华丽丽地从现代穿越到古代,成为了她…千年内力,倾诚绝世容颜,她带着血海深仇和谪仙般的极品美男师父华丽回归!“师父,墨宇翔那渣男太欠抽了!”“哦,简单,你明天就见不到他了。”“师父,梓玲那贱女人又犯贱了!”“给,这是九毒五浑散……”师父:丫头,这一生我只宠你一个………
  • 倾城笑逆天毒女很狂傲倾城笑逆天毒女很狂傲墨陌陌|古言新文开坑!!!她很毒,五岁的她将南宫月凌推进了荷花池里,却开心的笑。她很坏,带着她的师兄师弟去闯祸,害师兄师弟被骂。她很调皮,抓蛇把十二皇子吓哭。看她这毒女如何逆天,嗜魂教教主:“丫头你怎么站这么远?”纤儿“教主你太妖了,身为普通人的我不敢靠近!”五皇子:“纤儿休逃!你是本皇子的宠妃!”纤儿:“臣妾做不到!”狐狸美人:“主人,等我修炼成人,你一定要将我娶回家”纤儿:“我没那么重口味!”……请看正文!
  • 三爷嫁到:绝世小王妃三爷嫁到:绝世小王妃墨菂|古言二十一世纪的墨菂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成绩没有多优秀,吊在中间也就拿个最次奖学金,有几分姿色,从大一到大三不乏追求者,但心比天高以至于到大三依旧是单身。她的生活轨迹似乎就要这么普普通通延伸下去,就好比一粒尘埃那么不起眼或是一个零件那样随时可以被取代。一次意外终结了她年轻的生命,在死去的那一刻,她来不及悲伤,只记得心中有那么点遗憾。转世的她到了一个架空时代,带着前世记忆的她,从此人生就好像拐了一个弯,而接下来的方向变得扑朔迷离、不可预测......
  • 娘子全能:相公多多桃花多娘子全能:相公多多桃花多小诗灯|古言04届幼师一班的范末昭典型花痴一个,居然穿越到一个女尊的大皇女身上,这下好了,范末昭做梦都笑出声,什么美男都有,左拥一个,右抱一个。日子好不快活!“范末昭!你到底爱不爱我!”“爱爱爱,你们我都爱!”原来当个女老公也不是好当的呜呜呜。(剧情有些狗,作者有点疯。不喜误入么么哒!)
  • 天下第医天下第医九笙寻路|古言现实中刚有点作为的顾玖凉,搬了个家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还穿到荒山野岭……ohmygod!谁来救救她?!最新逗逼像萌文,不虐,超逗。看顾玖凉玩转古代,逗逼人生
  • 穿越之庶女逆袭穿越之庶女逆袭上衫绘梦|古言已改名:无上天灵师。她是一名特工,在一次执行任务时“死了”,穿越到古代,当时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一个废柴,她偏就要当天才。群号:147259667
  • 道长求放过道长求放过月下罗浮|古言季夏,她捧着一大碗晶莹剔透的“解毒圣药”再次与他相遇。以为是一段深情的开始,却被邪恶女配从中作梗、骚扰不断。干脆挥断情丝,继续回到寸草不生的平淡生活,谁知身边的那只变异狼种,已经伺机而动,早早布下了天罗地网的擒爱计划。一个是清秀侠女,一个是风流道士,道士也能成亲?沈青然表示很怀疑。
  • 古剑奇谭之千古执着古剑奇谭之千古执着榛果荔|古言风晴雪耗尽900年终是复活了百里屠苏,岂料天意弄人最后结局竟是晴雪在屠苏怀中散了魂……屠苏因怨怼向苍天复仇……10年后……晴雪复活却忘记了屠苏。桃花谷的重逢两人何去何从,是形同陌路还是重归于好?(甜文)(此文前半部分屠苏有些鬼厉属性,因为个人觉得鬼厉的性子有利于两人感情的升华。此文人物稍稍偏离人设,但惋惜的人,想让苏雪永远相亲相爱的,很适合看此文)
  • 唯爱不弃唯爱不弃秣陵尔|古言作为郑王府的庶出郡主,她代替姐姐远赴敌国和亲,虽然穿越而来却很快适应了古代生存规则的她,面对一系列的打击后选择了退缩之后,是什么让她再次选择面对?多次变换身份的她又为何能得到他永远唯一的爱?萧诺:“你为什么要如此包容我?我那么自私,那么自以为是?”赵轩墨:”因为你是我今生挚爱,唯一的爱!生命可失,唯爱不弃!“
  • 宠妻之路宠妻之路笑佳人|古言阿桔生于小农之家,温柔貌美,赵沉原为侯府世子,心狠手辣。在阿桔眼里,成亲前赵沉太混蛋,成亲后他才慢慢变好了。赵沉却觉得,最初他只是有点喜欢她,宠着宠着才放不下了。阿桔:为啥之前你对我那么坏?赵沉:因为我要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