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7章 失手被擒

慕凝夏听他说完也没有提到自己的名字,急切道:“我呢?”

秦迩虚虚地瞟了她一眼,就好像她这个人站在这里是个多余的似的,淡淡地应道:“你留在风城,镇守。”

镇守个鬼啊!分明就是把她撇下了!

“我不需要你的照拂,”她怎能不明白他的用意,可是他们都领兵出战,让她一个人留在这里,怎么可能不胡思乱想呢?他的部署的确是天衣无缝,可是难保有个什么万一,完颜飞也不是吃素的,交战这么多日以来他从未露面,谁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难道要她留在城中一个人惶惶度日吗?“我也要去。”

他严厉地看着她,语气坚定,没有一丝的缓和余地:“这是军令!”

她直视着他的眼,感觉得到他的担忧和焦灼,一瞬间,有些恍惚,可是,被他这样训斥又觉得很没面子,嘟哝道:“我又不是你的士兵。”

一切部署都已经妥当,每个人各司其职,夜色深沉,在飞星埋下地雷的那条路上已经传来了震天的爆炸声。慕凝夏早就换好了衣服,站在城楼上对杨长老吩咐道:“你看着黄斌那个老儿,别让他坏事。”

杨长老答应一声,她便向孙长老一点头,示意道:“我们走吧。”领着一批挑出来的高手悄悄地斜刺入金军驻扎之地。还没有到,远远便见到一片火光,不禁心中大喜,看来飞星已经将他们的粮草烧了,最好火借风势,将这个营寨全都吞噬。

她腾跃而起,领着众人杀进营寨,大开杀戒。一时间,只见金军营寨之中火光冲天,一片哀号。火光映射在她的脸上,为她增添了几许英气,衬着眼眸之中的坚定与杀气,更为明媚动人。

她蹿到一个帐篷便边,抓着一个金兵厉声问道:“说,主帅大帐是哪个!”话音未落便听到身后“扑通”一声,一回头,见到孙长老正看到一名想要偷袭她的金兵,不禁吓了一身冷汗。看来自己临阵对敌的经验还是太少了,当下也不敢怠慢,一下子拧住了手中金兵的脖子:“快说!”

“在后面。”话音刚落,慕凝夏一掌劈在他的脖颈上,将他劈昏过去。

可是刚走出两步,便听到身后刀剑入肉的声音,猛一回头,正见到孙长老将人刺死。她一惊,随即明白过来她这是在战场上,根本讲不得仁慈,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可是……

额头上不禁流下冷汗,要她杀人,还真的是没有办法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杀人是犯法的啊,还要偿命的。

孙长老将剑拔出来,见到她正在发愣,忙道:“帮主,还不快走,不然完颜飞真的就跑了。”

慕凝夏猛然惊醒,回过神来道:“没关系,他就算是从这里逃出去,也还有秦迩堵着呢。”

说完也不再迟疑,向着营寨之中那个看起来最大,也比其他豪华一些的帐篷奔过去,猛地将帐帘一掀,里面黢黑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孙长老急忙在身后喊道:“帮主,小心有诈。”

隐隐约约听到里面似乎有咿咿唔唔的声音,似乎是有个人被堵住了嘴发出来的。

慕凝夏小心地向里面张望,看到一个模糊的纤细的身影,好像是跪坐在地上,看身量,应该是个女子。

完颜飞的帅帐中怎么会有女子,而且还是一个被束缚的?她脑子里灵光一闪:他不会是正在玩SM吧,结果就被我军奇袭,然后敌方逃窜了……

晃了一下脑袋,暗骂自己怎么这个时候还会胡思乱想,她回头低声向孙长老道:“看好了。”说完便走进了帐篷,来到女子面前,将她嘴上的破布拿开,不禁一愣,接着是排山倒海的恐惧向她涌来,“红莲!”

红莲刚刚的到解脱,瞪圆了眼睛大喊:“小心!”

慕凝夏也觉得背后阴风阵阵,急忙闪身一躲,可是还是被刀风将一截衣袖斩下,还没站稳,第二刀已经又到了。她一时间来不及出招,只能上蹿下跳地躲避,可是帐篷空间太小,根本没有足够的地方腾跃。那黑影出手如电,到人的寒光的黑暗中显得愈加骇人。

孙长老劈手迎了上来,截住了黑影的进攻。慕凝夏一口气还来不及喘,忙跑过去将红莲身上的绳子解开,焦急地问道:“你没事吧?”可是想要扶她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她双腿根本使不上力,而且手脚都被长钉钉在了厚厚的木板上,血肉模糊。

这一眼看得触目惊心,慕凝夏瞥了正在缠斗在一处的两人,孙长老虽然武功不错,可是看得出来也是在勉力支撑,这人是谁?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武功?

红莲喘了口气:“帮我把这些钉子拔下来,还有,教主他们在哪里?完颜飞早就发现我是奸细,他们可能有危险。”

慕凝夏一边颤抖着将那些长钉拔下来,听得红莲急声闷哼,几下直拔得冷汗淋漓。又听到她这番话,急得心都攒作一团:“那怎么办?”

红莲突然提高了声音,似乎刚刚认出她来:“慕凝夏!”

“撕拉”一声,不知道是谁的衣服被撕破,她惊得回头,便见到那黑影如闪电般地窜了过来,她急忙想要闪身避开,可是身后的红莲一抬手,一团模糊地暗红色的东西从她的手中飞了出去,直奔黑影的面门。

那黑影身形迅速,刷地一刀将红色的物体斩落,慕凝夏这才看清竟然是一只很大个的蜘蛛,背上隐隐透着血色,定然是一个奇毒无比的东西。

黑影抽刀向红莲斩来,慕凝夏惦记红莲身上有伤,忙空手迎了上去,可是刚一交手,谁料到他突然反手一扣,将她的手腕扣住,黑暗中目光灼灼:“凝夏,你真的没死!”

妈呀!这是什么情况啊?

这人,是完颜飞!

话音未落,孙长老一刀砍了过来。完颜飞拽着她闪身避过,慕凝夏急忙大喊:“你不是他对手,快去找卫放!”

完颜飞已经抓着慕凝夏跳出了帐篷,也不管这一大批的士兵正在浴血奋战,越过汹涌的火海,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孙长老没来得及答应,便已经不见了两人的身影,一回头,见到狼狈到浑身是血的红莲,虽然这是魔教的妖女,可是现在正是同仇敌忾的时候,于是上前两步将她架了起来,低声问道:“你还好吧?”

红莲毫无血色的唇轻轻地牵扯,勾起一个弧度,道:“死不了。快去找教主,完颜飞有所部署,他们也许会有危险。”

孙长老闻言,急忙将她扶了出去,去寻找卫放的身影。

完颜飞带着慕凝夏在茫茫的荒野山间不断地腾跃,初夏的夜晚,刚刚还置身于滔天火海之中,现在呼吸间都是夜间清新的露水的气息,带着滋润的湿意。

可是慕凝夏却是心急如焚,手上的脉门被他扣地紧紧地,根本就无法挣扎,她不敢动用真气,只得气哼哼地骂道:“完颜飞,你这个卑鄙小人,快点放了我,不然我跟你没完!”

完颜飞根本是充耳不闻,直到到了一个山包,才将她放下,可是却随手封住了她的穴道。慕凝夏登时感到浑身酸软,手脚无力,武功是一星半点儿也使不上了。

“完颜飞,你想怎么样?”时至今日,她也知道叫嚣没有用,还不如冷静面对。

他长出了一口气,俯身对上她的眼:“凝夏,原来你真的还活着。这两年你没有我的解药,是谁救了你?”

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我命大,没你一样死不了,很失望吗?”

他眉宇间的戾气缓缓地消失,浮上来的是一抹淡淡的邪笑:“你一直跟卫放在一起是吗?”

她心中如三昧真火焚烧,几乎将心肝都烧焦殆尽,那里有心思跟他闲磕牙,叙述这两年来的琐事,咬了咬牙道:“你早就知道红莲是奸细了对吧,所以今天的一切你早有布置是不是?”

完颜飞笑得邪魅:“凝夏,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你不是特别恨秦迩吗,我这次就帮你报仇,他现在恐怕是求生不能了。”

她脊背上窜上一股子凉气,竟是真的!

那秦迩现在真的是身陷险境?她就是,以完颜飞这样多疑的个性,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地将红莲放在身边,还让她在自己身上种蛊,原来是早有预谋。看他现在一派悠然自得,只怕是红莲的蛊毒早就解了。

而他利用红莲传出的情报,先给我们一些甜头,然后在一网打尽!

手脚都失去了知觉,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

完颜飞看着她空洞绝望的眼神,一把将她扯了起来:“怎么,舍不得了?”

她一言不发,就好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也根本觉察不到他扯着自己一样。完颜飞胸中升起一丝恼怒,眸光也变得带了一抹狠厉:“问你话呢,别给我半死不活的。”

她被他惊醒,眼眸中闪过一抹慌乱,声音破碎而带着沙哑:“你的营寨那里不过是为了吸引我们的兵力而做的障眼法,真正的主力已经派往了别处对不对?”说着眸光一亮,明晃晃的带着灼人的光泽,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你对秦迩做了什么!”

完颜飞从没见过她失控的样子,虽然是黑夜,凉风习习,可是还是可以感受到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意,她的周身都氤氲着怒气,目光灼亮,似乎能将人的身上烧出两个洞来。

完颜飞满心的不是滋味,可是又不知为何不忍心再刺激她,于是淡淡地应道:“我们是敌人,两军对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倘若我事先没有部署,今晚在劫难逃的就会是我,那你会为我感到哀伤吗?”

她慢慢地松开他的衣领,缓缓地别开头,无暇理会分析自己现在这种担忧,这种疯狂是为了哪般,心中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他不能有事,万万不能有事。

完颜飞抓住她的纤细的手腕,轻声道:“跟我走吧。”

她漠然地跟着他走了几步,突然一甩手,固执地问:“他没事对不对?你根本没有把握会置他于死地,所以你才要抓住我,想要以此来要挟他,对吧?”

完颜飞咬了咬牙,慢慢地收拾起眼中的厉色,这才缓缓地,也是阴冷地看着她道:“你以为你真的又钳制要挟秦迩的价值吗?”

她心中一痛,脸色又苍白几分,呼吸都显得有些费劲。

完颜飞看着她的神情,率先走了开去:“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他现在应该是何面目。”

慕凝夏知道自己逃脱不了,于是加快了脚步跟上完颜飞。

还没有到山顶,便听到杀伐之声阵阵传来,慕凝夏放眼望去,只见硝烟滚滚,耀眼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山谷。

她的心突突地跳,只感觉有一股力量直推着她往前走去,而实际上她自己根本已经虚脱了。

完颜飞领着她来到山巅上,她看到无数的士兵在往山谷中投掷滚石和滚木,轰隆隆震天响,似乎从她的心上碾压而过一般,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只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的血液都结成了冰。

不行,秦迩不是这么容易被打败的,一天没有见到他的尸首,她就一天不会死心。他一定还活着,完颜飞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地便去了他的性命呢?

他一定还没有死!

她强自压下喉头涌上来的一丝腥甜,伸着脖子往山谷中看去,可是只看到浓烟滚滚,底下杀声震天,哀鸿遍野,却根本看不清人影。

完颜飞见她的双足已经踏到了悬崖边上,直看得胆战心惊,急忙伸手捏住了她的肩膀,她也不反抗,反而随着他的手向后退了几步,眼中竟然泛着一丝喜悦的光亮,唇角也稍稍地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这模样,也太失常了吧?莫不是疯了?

完颜飞捏住她的下颌,关切地问道:“凝夏,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疯了吧?”

慕凝夏一把拨开他的手,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少管我。”

被她这样骂了一句,心中倒是安定了,看来至少还是清醒正常的。

同类热门
  • 乱世血瞳乱世血瞳逃离还是失忆|古言她,姜雨凝。八岁被母亲毒哑,在玫瑰花园的小木屋里苟活。直到16岁那年,在少年云尘的帮助下逃离原本的生活。不料一场精心策划的大火烧光了她的童年,包括她的母亲。就在她母亲的葬礼上,她被残忍的枪杀。不料却穿越了。生活却没有因此平静,她拥有这异于常人的嗜血之瞳。一世为神女,魔尊为她舍江山,弃亲人。国师为她舍命相救。一朝为妖女,太子为她步入歧途。乱世红尘,她到底是神还是妖。谁又为谁舍命相救。
  • 后宫争斗:俏皮皇后后宫争斗:俏皮皇后微云之爱恋|古言冷月涵在现代是个受人欺负的人。到古代是一个权力还没有贵妃大的失宠的皇后。但是凭借自己的“智慧”一步步凝聚宫中的权力、俘获皇上的芳心、把那些欺负过她的人踩在脚下…作者是亲妈,放心入坑
  • 与王爷为邻与王爷为邻懒语|古言简介:生活在中医世家的苏青青,绝对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赶时髦,穿越到了古代。家里一清二白,爹娘、哥哥善良,爷爷老实巴交,大伯残疾,大伯母是个药罐子,一大家生活的重担都压在了爹娘两个人身上。算了,看在这么多人疼爱她一个人的份上,她既来之则安之,主动从爹娘手里接过养家糊口的差事吧。可是为什么养着养着,会养了一大帮的闲人赖在家里不走!我的天啦,连王爷都死磕,打死都扔不出去了,有这样赖皮的吗?苏青青郁闷了!不走就不走,就当作是养了一条凶狠而又冷脸的癞皮狗,反正家里也不差那口吃的。可是,你能不能不要再惹了另外一群人往家里来,她真心养不了那么多闲,这年头赚个银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苏青青怒了,这些人敢在她家里撒野,就得有勇气接受她的怒火…家长里短的乡村小事,希望大家能喜欢!
  • 歌尽桃花画尽风歌尽桃花画尽风古语楼|古言一生有万念,而定平生善恶者,数念而已;一生历万事,而定平生功过者,数事而已;一生破万卷,而使平生名道者,数卷而已;一生遇万人,而平生知己者,寥寥数人而已。在寥寥数人之中,可有那么一人,与你“焚禽煮酒论英雄,歌尽桃花画尽风”?魏晋之后,周、齐、陈三足鼎立。周朝武阳王宇文风出使南朝陈,因缘际会,在武陵源内结识画痴女子洛清秋,同时却被齐国刺客刺杀,后因兰陵王介入,牵引出一段恩怨情仇。宇文风与洛清秋因缘际会,三遇三分,在征伐权谋中,两人究竟是敌是友,在风云乱世,又将何去何从?小说以宇文风和洛清秋三遇三分的际遇为线索,刻画南北朝乱世里一个纯美浪漫、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
  • 山鬼上之不见山鬼上之不见妖点妆色是君|古言佛所言甚多,到底却当不得真。故佛亦有言:□,空即是色,真亦假,假亦真,世间万物不过表相声色…
  • 清浅深辰,奈何情深清浅深辰,奈何情深伊水黎|古言一世,爱了,恨了,难料命运弄人,二人在异世相遇。他,成为与世独尊的皇帝。她,成为堂堂上官家大小姐,他们之间又会发生什么?究竟是再续前缘还是从此形同陌路!!!敬请期待。。
  • 宠后之路宠后之路笑佳人|古言上辈子傅容是肃王小妾,专房独宠,可惜肃王短命,她也在另觅新欢时重生了。傅容乐坏了,重生好啊,这回定要挑最好的男人嫁掉。谁料肃王突然缠了上来,动手动脚就算了,还想娶她当王妃?傅容真心不想嫁,她不怕他高冷得可以冻伤人,可她不想当寡妇啊。
  • 深宫策·青栀传深宫策·青栀传青栀未白|古言她的眼看穿诡术阴谋,却不能彻底看清人心的变化;他的手掌握天下苍生,却只想可以握住寥寥的真心。从一个为帝王所防备的权臣之女,到名留青史的一代贤后,究竟有多远的距离?一入深宫前缘尽,半世浮沉掩栀青。梧桐摇叶金凤翥,史册煌煌载容音。
  • 1或者2——跨越千年的恋爱1或者2——跨越千年的恋爱立体密斯黄|古言整部小说分为两个完整故事,两个故事不同的男主人公,却相同的分别深深地喜欢着古代的某一个女子,他们相同的穿越到古代的女子身边或者是喜欢的古代女子穿越到他的身边;他们相同的尽管身为男儿之身,却都渴望着自己有朝一日变身为女儿之身,第一个故事里的男主人有朝一日终于实现了这一愿望,她也认识到了喜欢的那个古代的女子,并没有因为她的性别的改变而有所改变。
  • 凤求凰之雨彦媚凤求凰之雨彦媚婳瑛婼|古言(前二十章不太好看,回头作者翻修一下,所以委屈亲爱的读者们把前二十章看完。但作者可以保证:这本书是一本真正的宫斗题材的言情书,结局够虐心,内容够刺激悬疑,火药味十足,爱宫斗,爱古风的你不妨看看(?>?<?))清朝向来尊崇这“满蒙联姻”和“明修长城清修庙”的规矩,而联姻对象向来是蒙古最有名望的博尔济吉特氏,雨彦作为博尔济吉特氏唯一的女眷选入宫闱,初入宫闱的她很快便博得了大清皇帝的怜爱,独宠闺湘,可就在太后和雨彦为此而暗自高兴的时候,后宫中却有一股暗流在涌动,妃嫔们按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