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4章 我从来不懂你

卫放摇了摇头,低声道:“不会。”不过终于还算是听进了她的话,吩咐下去就地安营扎寨,准备打火做饭。

因为人多,帐篷很快就搭好了,不久也飘起了饭香。

暮色渐浓,慕凝夏这才感到饥肠辘辘,看向枯坐在一块石头上发呆的卫放,走了过去,低头看着他,这才发现他的胸口和肩膀处凝结着暗红色的血迹,心中一动。他肩膀上是被炸药炸伤的,应该及早处理才好,不然很危险。而胸口的伤?

她脑子里灵光一闪,难道是他救她的时候受的伤?

在卫放的帐篷里,慕凝夏拨了拨火苗,光线亮了许多,一回头,便见到卫放光着上身坐在那里望着她,火光摇曳之下,他健硕的身体泛着淡淡的温暖的光泽,她脸颊不自禁地微微地发起烫来。

低着头走到他面前坐了下来,卫放看了她一眼道:“你出去吧,让飞星进来。”

她脸更红了,掺杂着一丝气恼道:“你以为我不想吗,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他的踪影,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卫放抿紧了唇,没有应声,只是冷冷地盯着她,看得她心中没来由地一阵慌乱。跟他相处也有两年多了,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她皱着眉,拧了干净的毛巾来为他清洗伤口,悉心地将伤口处的脏东西清洗干净,冰凉的手指触及他温热的身体,两人都有些别扭。

卫放突然将她的手一拨,道:“你出去吧,我自己来。”

她瞪了他一眼道:“你自己怎么弄?绑的乱七八糟的。”说着也不管他的反对,拿过金创药为他敷上,刚撕扯着纱布准备为他包扎,便听到帐篷外杨长老的声音:“帮主,我进来了。”

慕凝夏脸色一变,忙扯过一旁的外衣为卫放披上,这才扬声应道:“进来吧。”并没有注意到卫放若有所思的目光。

杨长老一进来,见到卫放衣衫不整,而慕凝夏又面红耳赤,倏地低下头。

慕凝夏不明所以,待回过神来想要解释的时候,只听卫放问道:“什么事?”

杨长老看向慕凝夏,回道:“黄斌派人来接你去见他。”

此言一出,两人都是一愣。对视一眼,还是慕凝夏疑惑地问道:“他见我做什么?”

杨长老道:“来人并未说明。”

“他今天执意不允许我们进城,现在天晚了,却又让你去见他,不会有什么阴谋吧。”卫放蹙着眉道。

杨长老也一脸的沉思,良久才道:“帮主,其实说起来我们也并不一定要去的。你是公主,难道还听他的差遣不成?”

慕凝夏闻言瞥了卫放一眼,见他脸上未表露任何情绪,于是道:“话是如此,可是他并不知道我的身份啊,而且我也并不想亮明。我们一直在风城之外驻扎也不是长久之计,可能他是想跟我们讨论一下武林人士的安置问题,也许我们正好可以趁此机会争取点儿福利。”

卫放盯着她半晌,终于道:“我们现在手里有震天雷这些火器,正好可以跟黄斌做个交易。不过……”他看了看她,“你不能一个人去,我陪你。”

慕凝夏看向他,哼了一声,突然一掌拍在他胸前的伤口上,听到他闷哼一声,这才气哼哼地道:“我倒是想让你跟着,可是你这里破了个大洞,血流不止的,你跟着能有什么用?真有什么事恐怕还要连累我……”说着下意识地用食指点着下唇,喃喃自语道,“如果飞星在就好了,你说他究竟去哪了呢?”

踏进风城的将军府时,天色已经黑透了,将军府中刮起了灯笼,红彤彤的,看得见明亮的火苗在其中,整个庭院都显得极为喜庆。来传话的这个引着她和杨长老走过前厅,来到后院。

慕凝夏边走边四处张望,见到这将军府很是阔气,心中不由地将黄斌骂了一通,镇守边关竟然把自己的府邸弄得这么花枝招展的,一看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步进后院茶厅的时候,她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好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可是既然都到了这里,没道理转头离开吧。

她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杨长老,对方向她点了点头,她稍微安定一下,一咬牙,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茶厅内灯火辉煌,靠近门口的地方垂手站着两名下人,见她进来,忙施了一礼。慕凝夏被这阵势吓了一跳,不明白黄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身后的杨长老跟着走进来,两人将茶厅打量了一番,并未见到黄斌,朕纳闷的时候,帷幔之后闪出一道魁梧的身影,卸去了铠甲,只穿着一身宝石蓝的锦缎衣袍,衬着他那张紫黑的脸膛,显得不伦不类。慕凝夏见状,眼中不由地浮上一层笑意。

黄斌一手抚过下巴上的络腮胡须,满面笑容地迎了上来,朗声笑道:“慕帮主,你总算是来啦,快请快请!”

慕凝夏不露声色,扬着一脸的笑意与他打着哈哈。黄斌看了杨长老一眼,又道:“慕帮主,可否移步说话。”

她眸光一闪,脸上并未有所表露,淡淡地说道:“黄将军,杨长老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便在这里说吧。”

黄斌脸色一变,笑容便僵在了唇边,有些尴尬地说道:“帮主有所不知,此时的确只能对帮主一人提及。”

她闻言一怔,仔细想了想自己之前好像没有跟这位黄将军打过交道啊,为何……不过,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便也不好驳回,毕竟他们还要有求于人。于是,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黄将军前面带路吧。”

杨长老在后面叫了一声,她回头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放心。

穿过回堂,来到内院一个房间,黄斌将门推开,做了个请的姿势,和声道:“帮主请。”

她目光向里面一扫,室内布置雅致,看起来品味还算是不错。她淡淡一笑,举步走了进去。谁料他前脚刚刚跨进屋内,身后便是关门的声音,回头一看,黄斌已经在门外将门关了。

她心突地一跳,使劲去拉门,可是却是纹丝不动,她急了,怒道:“黄斌你这狗贼,将门给我打开,不然我一把火将你这将军府给烧了!”

门外竟是一丝声音也无,时间,头脑中转过了千百个念头,闹不清黄斌此举所谓何意。

正焦急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听到身后一个清冷淡然的声音不大不小轻轻缓缓地响起:“两年未见,怎么还是没一点儿长进,还是这么毛躁。”

她如五雷轰顶,脑袋里嗡的一声,登时傻了。用力拍门的手一下子顿在半空中,整个人好似雕像一般僵在当处,半晌,听到身后一声轻笑,立即怒火攻心,猛地回头,便见到男子眉疏目朗、风姿卓然,一袭月白长袍,外罩青绿色柔绦罩衫,明珠玉冠束发,修长白皙的手握着白釉雕兰的茶杯,唇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她。

那一夜相见,不过是在日暮天黑之时,两人连脸都没看清,那情景有些不真实,后来想起,都会怀疑是否真的见过。

可是现在不同,室内灯火通明,两人的面庞是那么清晰,眸中的光亮神采也是如此夺目。

两年不见,他依然是这般笑傲倜傥、玉树临风,可惜她已经不是当年迷恋他的那名女子了。

她冷笑一声,定定地站在原地,面不改色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安乐王。”

他浅笑着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站起身来,负手向她走来,直走到她面前,她终于绷不住,向后退去,同时也变了脸色:“王爷什么时候学的这般鬼鬼祟祟,既然要见我,何不光明正大的派人来请,竟然假托黄斌之名,想想真是丢人。”

秦迩已经站在她的面前,微微地俯低了身子,脸便向她的脸上凑过去,鼻尖几乎碰触到她的脸颊,她呼吸一滞,脸上不禁发起烧来,身子向后仰去,背后却已经是门,再无退路。

刚想出声申斥,便听到他在耳边低语:“倘若我光明正大的来请,你会见我吗?”

声音低沉婉转,悠回绵长,蜿蜿蜒蜒的在她的耳边低回萦绕,她的呼吸不由地急促起来。

他分明一根毫毛也没有碰触到她,可是为什么她已经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变得稀薄起来,忍不住想要撑手将他推开,可是又觉得手脚无力,只怕自己一出手,便会陷入他的怀抱中无可自拔。

她深吸了口气,心绪稍稍平复,故作镇定地讽刺道:“王爷似乎是忘了,前些日子我还造访了一趟王府,王爷那一夜躺在地板上的滋味应该还没忘吧。”

她试图激怒他,他却轻笑出声,淡淡地说道:“凝儿,你还是这么好强……就连那一夜……都是。”

她被他说得恼羞成怒,浑身都好像要冒火一样,歇斯底里地吼了一声:“你闭嘴!”

门外不远处坐在假山石上的黄斌听到这一声怒喝,惊得一个激灵,怎么丐帮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这么大胆,竟然敢跟王爷这么说话?

秦迩云淡风轻地一笑:“我一直很疑惑,你明明喜欢我,却为何在失身于我之后却执着地离开,明明离开了,却为何还要生下我的孩子,凝儿,我发现我从来不懂你。”

同类热门
  • 魂归旧梦魂归旧梦污黎饭饭|古言十八岁那年,她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与她相遇。从此,相思就如同穿梭的时光,流连于前世和今生的梦境中。他曾一无所有,她携手与他颠沛流离;他终是赢得天下,她却梦回千年。花谢花飞花满天,桃花树下,断肠石旁,他纵身一跃,却只守住了她最爱的半角白衣。千年风月,万丈红尘,这场梦错乱了时空,扰了浮生......
  • 邪宠之妃乃倾颜邪宠之妃乃倾颜牧沐汐|古言她,是被父亲丢弃的红颜祸水,更是忠臣之后。倾国之颜,芳香袭人,没有花香的娇艳,也没有粉香的妖娆,别有一种奇香异馥,沁人心脾。她上战场,杀敌将,整贪官,打昏君,斗后宫。她的名字,不容于历史,却留于人心间。
  • 遥知不是匪遥知不是匪禾若白|古言她今生醉倒在马桶边,穿越于茅房旁;她今生被男友劈腿,穿越成为杀人犯!是她的劫数,躲不掉,跑不了!不是她的缘份,等不到,争不来!当心碎至万念俱灰时,夏佑宸一柄长剑直抵胸口,“你的命是我的,任何人,包括当今圣上都拿不走!我让你三更死你便活不到五更!所以,你的人,也是我的!我让你躺着,你就不能站着!”她不敢躺,不敢站,背负着杀害六王妃的罪名,被王爷时抓时放,随时可能被杀,也随时可能侥幸存活。游走在生死边缘,她终于奋起反抗,想要与他同归于尽时,他丰神如玉,“很好,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她便疑心自己的前生必然罪孽深重,否则凤凰涅槃后,尚可以重生,她穿越后却换不来偏安一隅。他贵为皇子,因为长得与父皇最相似,深得父亲的喜欢,被认为最有希望接替皇位的人选。因此受到手足以及大臣的联手陷害,几乎一夜之间,他成为谋权篡位的罪人。他伺机东山再起,却遇到了那个时时刻刻都在拖他后腿的女人,自己的封地又频频出现离奇的杀人案件……
  • 苏家有女苏倾华苏家有女苏倾华帅帅的婷宝|古言文成年间,天下大乱,各国诸侯起兵造反,经数十年间,改前朝面目,焕然一新。政局微稳,天下分为四国——北召华,南凤齐,东劲沧,西革漠,四国兵力相当。太平七年,珞璜大陆有二奇。其一为四国边界之交崛起一新城,其二为北国召华出一奇女子曰苏倾华。
  • 穿越:柔肠一寸为君留穿越:柔肠一寸为君留花堇.CS|古言他说:“我向来桀骜不驯,却为你人仰马翻。”她说:“这一世你辉煌也好,苦难也罢,都有我相伴。”人与人,一场缘,心与心,一段情。两个穿越到未知异世的女子,将如何展开一场盛世生死之恋。爱恨情仇,缘起缘落,最终情归何处?
  • 嫡庶难合嫡庶难合颜锦汐|古言一个小庶女被逼变腹黑后与嫡女渐行渐远的故事
  • 不作死就不会死:美男太冷太难扑不作死就不会死:美男太冷太难扑香粽糯米|古言洛可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好好在家看美男图,嘟囔着想要穿越,就真的穿越了!!!自己穿越的太失败,从天上掉下来,又被人踢下山谷!!!姐可是很爱记仇的!!!在师父快要香玉满怀的时候,放点小作料~某师父曰:她就是个乱世魔女!!某师娘曰:乐儿这丫头最听话了~~姐可是很爱吃肉的!!!这个闷骚师父比自己还记仇,出去帮师娘采药,午饭就只有两个包子!!还是纯素的!!某日,某师父便被某师娘逐出房间……姐可是很爱美男的!!!哇塞赛,这人是谪仙么??不管了!!姐要追到手,然后扑倒!!一天,某男曰:把我扑倒就要对我负责。某女‘呵呵’一笑,抬腿就溜,曰:你长得是很帅,但是姐也没必要对了你放弃一大片森林啊~~
  • 嫡女难嫁嫡女难嫁曲菱萱|古言前世,她被庶母算计,被庶姐陷害。再生,她魂穿于棺木内,眸光再现,誓要夺回主权。庶母?口蜜腹剑,恶意陷害,很抱歉,黄泉路上,就免费送你一程。庶姐?蛇蝎心肠、绵里藏针,那又怎样?照样让你生不如死。二姑?嚣张跋扈、吃里扒外,哎呦,直着不会走,那就重新塞回娘胎。本想带着母亲、弟弟安静度日,却不想迎来各方关注。转身回眸,一道温暖的身影始终如一得陪伴她身侧。好吧,嫡女算个毛,嫁不出去便要受人白眼?看她如何华丽转身,创造出一片温暖的人生。不能嫁人又如何?她照样能开出一片富裕的天地。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锦绣凰图锦绣凰图央邪|古言前世,她是他的死士。刀光剑影间,谈笑了无痕。终是厌了,这光怪陆离,魍魉横行的人间。最终,以血荐轩辕。今生,她成了他的妾。海棠春意暖,弹指度流年。且看,这场以爱为名的漫漫凰图,谁主沉浮。
  • 相爱何相惜相爱何相惜莫久夭|古言“璃阡陌,这辈子说好的白头偕老我食言了,来世我们可否继续相伴偕老?”“傻倾城,不用自责。来世我来寻你,我定不会喝下那孟婆汤。”“那我就放心了,我好困,可是我怕我再也看不见你。”“没事,我陪你。”———————————帝莫夭“帝莫夭,今生你利用我的感情,来世我加倍还给你!”“叶倾城,此生我最后悔干的事就是利用你。”————————————————瑶笙仙子“叶倾城,以后我们再也不是姐妹!就算你是神王,但你毁了阡陌哥哥,我会毁了你!”瑶笙,对不起,我的心真的挤不下那么多那么多的人,当神王,付出太多了。前世今生,命运交错,可笑的是她又错爱上那个利用她的男人——帝莫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