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3章 姑姑怎么嫁人?

一出门,便见到一团小小的身影蜷缩在卫放的怀中,扭股糖似的非要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力图朝门的方向挪动,见到她出来,立即笑了起来:“娘亲!”伸着胖乎乎的小手要她抱。

慕凝夏一下子傻眼了,教育了这么久让他管自己叫姑姑,怎么才来王府没几天就叫开娘了?

她将蒙面的黑巾往下一扯,蹲在两人面前蹙眉问道:“谁教你这么叫的?我是姑姑,看清楚了。”

慕皓轩挣扎着想要让她抱,她无奈地从卫放手中将他接过来,接着问道:“快告诉姑姑,谁让你这么叫的?”

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嗤笑,小七带着调笑鄙视语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姑姑你傻啊,当然是他那个坏蛋爹了。他说姑姑就是他的娘亲,姑姑,你失算了吧,才把轩儿送来没几天他就倒戈了,嘿嘿。”

慕凝夏将慕皓轩往外一推,严肃地说道:“听着,轩儿,我不是你的娘亲,我还是个没嫁人的姑娘呢?你这样乱叫,叫姑姑以后怎么嫁人啊?”

一句话听在屋子里躺在地上的秦迩的耳朵里,真是怒气缭绕,这丫头将孩子给他送过来,只怕不仅仅是为了让他破坏自己和容采依之间的关系,恐怕还有她自己想要嫁人的原因吧。

找死呢!

他咬牙切齿地想着,这一岔气,刚刚推进一半的真气一下子又散乱开来。

慕皓轩眨着黑玉一眼的眼睛,失落地问道:“真的吗?”

慕凝夏心中一酸,可是却被卫放一下子扯起了身子,耳边是他透着焦急的低沉的声音:“你当秦迩手下那帮人是吃素的吗,还不走!”

慕凝夏眼看着有几条黑影从角落中窜了出来,忙将慕皓轩扶正了身子,向着小七急声吩咐道:“小七,把轩儿交给你了,好好照顾他!”话音未落便被卫放扯着腾跃而起。

迎面扑上来一个人影,慕凝夏还没来得及反应,卫放已经一掌劈了过去。来人急忙闪身避过,可是还是被掌风击中,重重地跌落在地上,口中窜上一股腥气。

慕凝夏慌乱间看清了来人的面孔,心中吐了一口浊气,刚刚跃上屋梁,便急忙拍了拍卫放的肩膀:“多谢你帮我报了多年前的仇啊……”以便随着他运气轻功疾步逃窜一边还不忘说道,“那小子当年可拽了,救一个落水的公主都要人下跪相求。”

卫放也不理她,转眼便将她甩下大段距离,她回头看看,秦迩的那些暗卫们没有追上来,于是松下一口气,大声唤道:“你慢一点儿啊,我快要喘不上气了!”

卫放闻言,减慢了速度,她渐渐地赶上他,嬉笑着问道:“你那一掌,不会打死他吧?”

他淡漠地看她一眼,冷然道:“一掌打死了,岂不是就为你报了仇了?”

她急忙摆手:“那小子虽然对不起我,可是要了他的命却是太过狠毒了些,再说了,当着轩儿的面打死人,我终究是不愿看到的。”说着,声音低了下去。

卫放斜睨了她一眼,无奈地道:“放心,死不了。”

她眉眼这才舒展开,笑得更加开心。

到风城已有五天,风城中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的武林人士,显得满满当当,而这一出击,便给金军已重创。可是要想常驻于边关,问题就来了。

他们是江湖人士,并非正规军,不受朝廷的俸禄,所以朝廷派发的粮草都没有他们的份儿,到这里的首要问题就是要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

慕凝夏与卫放枯坐在客栈中,对面是一筹莫展的飞星。杨孙两位长老互相看了一眼,杨长老走过来道:“帮主,其实这件事对我们丐帮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我们向来是以讨饭为生,走到哪儿就讨到哪儿,饿不死,便有力气上战场。”

话音刚落,便听到卫放冷哼一声。

孙长老脸色一变,上前质问道:“你笑什么!”

卫放冷冷地端起自己面前的那一杯茶水,悠闲地抿了一口,只将孙长老的叫嚣当做耳边风。孙长老脸上乍青乍白,刚要发作,慕凝夏忙道:“孙长老,你先别急,我们丐帮的问题的确是好解决。”

她顿了顿,看了卫放一眼,唇边也浮上一抹浅笑:“其实他没有恶意,不过是自嘲罢了。咱们丐帮干自己的老本行,那他们日月教觉得老本行就是打家劫舍,要把那些官粮都劫了,才是他们的正道。”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孙长老一听,虽然觉得不太认同他们的作为,可是也还是绷不住笑了起来。

过了没几日,卫放突然拿着一张地图过来,眼中有着淡淡的喜悦。慕凝夏还没见他这么高兴过,凑上去问道:“什么东西让你这么高兴啊?”

卫放将地图摊开在桌子上,杨孙两位长老也凑了上来,卫放道:“守城的这个黄斌不给咱们粮食,可是咱们可以自己来抢啊。”

孙长老讶声道:“难道你真的想要劫军粮?”

卫放不语,慕凝夏低头看着地图蹙眉思量,没有注意两人说些什么,不过也幸好她学过地理,对这些地图什么的还是蛮了解的,瞧了半晌,终于沉吟道:“这好像不是咱们风城里边的地图啊,看起来倒像是金兵驻扎的山头周围的地形。”

杨长老一拍脑门,笑道:“不错,”说着一指地图的一角,“这里才是风城所在。”

慕凝夏心中一动:“难道你想劫金军的粮草?”

卫放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有何不可?”说完,在地图上指示道,“后天金军有一批粮草要从这里运到,押解官是纥石烈,完颜飞手下的一员大将,这次差他做押解官,只怕这不仅仅是一匹粮草这么简单。”

慕凝夏不解道:“完颜飞是这次的统帅吗?”

卫放点了点头,接着道:“我让飞星出城在这周围查看过了,他们必经之路上有一片乱石,杂草丛生,是一个设伏的好地方。我们只要夺下这一批粮草,就能维持一段日子,而且也让金军无以为继。”

慕凝夏疑惑地看着他:“你是怎么的到这个消息的,难道你在金军中什么时候安插了眼线?”

卫放没有接茬,而是说着他的计划。

江湖人士趁夜顺着软梯爬下城楼,来到乱石岗设伏,结果第二天真的看到押解粮草的长长的队伍。江湖豪杰一拥而上,将金军打得措手不及。

金军瞬间溃不成军,兵败如山倒。

纥石烈一看不好,急忙朝中间的几辆车退了过去。

卫放正杀得眼红,一个腾跃已经逼近了纥石烈,对方突然将其中一辆车上的草料一掀,抽手拿出一件古怪的东西,点燃向他们的方向掷来。

慕凝夏眼看着一个震天雷落入了人群之中,吓了一大跳,只来得及大喝一声:“卫放快跑!”

震天雷已经轰然炸响,顿时惊叫痛呼声响起,多人被炸到,一时间血肉横飞,泥土混着火药四散开来。

卫放显然没料到这东西这么厉害,右肩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慕凝夏一口气窜上来,打狗棒一挥,便朝着纥石烈攻了过去。

纥石烈刚刚那一个震天雷之所以得逞,不过是仗着大家都没有看清,也不知道它的厉害,现在近身肉搏,再也没机会点燃,也掷不出去。只能抽刀来迎。

慕凝夏与他缠斗在一处,到底是完颜飞手下的良将,慕凝夏渐渐感到有些体力不支,可是只能咬牙硬撑,只怕自己一口气顶不上来,便会被他一刀劈中。

手中的打狗棒突然一拧,使了个缠字诀,一下子随着纥石烈的手臂绕了上去。

纥石烈没见过如此古怪的打法,一时错了手脚,闪身向后躲去。可是慕凝夏这不过是一个巧招,再加上也没有什么力气了,对他根本没有实质性的杀伤力。纥石烈一见,突然使下蛮力,胳膊硬生生地夹住了打狗棒,一刀朝慕凝夏劈了过来。

慕凝夏手上一酸,打狗棒随即从手上脱落,眼看着一口精钢大刀便要劈上自己的脑门,吓得声音都发不出来,还没来得及闭眼等死,眼前黑影一晃,只听“扑”的一声利器刺入肉体的钝响。

她失声:“卫放!”

回过神来的时候,便越过卫放的肩膀上方看到纥石烈身子软软地歪倒在地上,双眼还瞪得老大。

这次出击可以说是大获全胜,而且还有意外的收获。可是回城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黄斌这个狗贼竟然以恐怕江湖人士中混入奸细唯有,拒绝放他们入城。

一群江湖豪杰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齐聚风城城门口大声叫嚣,,吵了一天半日,黄斌竟然还是没有反应,丐帮的怎么说气性还是小一点,可是日月教的向来都是作威作福惯了的,于是越骂越是激烈,有的甚至喊出了说倘若黄斌再不开城门,便要打进去的话。

慕凝夏本来也是一肚子的气,可是听到日月教的人骂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急忙拉过卫放说道:“你还不管管你那一帮手下,倘若这些话传扬开去,拿咱们当乱党论处,可就真的是费力不讨好了!”

卫放置若罔闻,只是淡漠地立在人群之后,看着城头上的守卫的士兵。

慕凝夏道:“再喊下去,浪费了体力,倘若金兵这时候攻了过来,我们要怎么应对?”

同类热门
  • 独宠帝王妃独宠帝王妃苏芷夏|古言夏洺汐野外实习时因为一颗莫名的石头穿越到了将军之女的身上,莫名其妙替公主和亲,成为异域皇妃。在陌生地方,看小女子如何玩转后宫三十六计!
  • 烟雨红楼潇湘妃烟雨红楼潇湘妃蔚蓝淩|古言开辟鸿蒙,谁为情种!三生石畔,泪水流尽!前世尘梦皆飞化如土,尘埃落定之时大厦忽倾!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纵使有也不过就是一份存世傲骨!艳红软绿的粉桃翠柳,烟波浩渺之间朦胧似是山水之画。荡舟清波,缓缓滑过的涟漪似要将尘世抛却如斯!相忘江湖,两两相望!
  • 系统之女配逆袭完美系统之女配逆袭完美蓝雪沐|古言女配系统,我知道逆袭嘛!我马上去完成任务我就可以复活了吧!沐雪惜伤感的对着面前的系统君回答,放心吧!本系统会让你完成任务后就复活的,某人一脸傲娇的告诉雪惜,………………喂,小影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都追着我,雪惜边跑边喊着系统。都说了不要叫吾小影,至于他们,放心吧惜惜,你是我的,他们给我边上去,众帅哥吼道:凭什么。这是一个傻不愣登的丫头,和一个傲娇系统的故事
  • 神医灵妃:战神王爷御宠妻神医灵妃:战神王爷御宠妻静之徐清|古言她,特殊部门王牌特工,身怀神秘异能,惨遭背叛穿越异世。他,战神之王,万人敬仰、无数人爱慕……却被那个女人屡次暗杀,只因他长了一张与那个男人相容的脸。以身为饵,以爱为牢,她杀他,他宠她,誓要让她心甘情愿给他生娃。可这等严防死守中,她怎么还招惹了……将军一只,神医一只,丞相一只,太子一只……还有鬼一只?小剧场:月黑风高夜,无人小树林,一男一女进入其中,片刻传来脱衣服声音。女:“快点。”男:“手疼,你帮我。”女:“……难道你想让我给你把尿?!”【一对一宠文,深情不悔,放心跳坑】
  • 废材郡主:爹爹从了我吧废材郡主:爹爹从了我吧虞清辞|古言某日她高烧不退,皇甫溯衣不解带的照顾着她,直到夜晚。夜深人寂静,某郡主被一道柔和的白光所包裹,白光消失之后,她变成了十八岁少女模样,全身光溜溜的。她将他压在身下,脸上泛着红晕,“爹爹,你就从了我吧!”“琉儿?”他还未完全反应过来,便被她强吻了……
  • 溺宠无限之贪财嫡妃溺宠无限之贪财嫡妃雨凉|古言她是被母亲利用的棋子,凭着一张绝世容颜被继父收留,图的是她的美色可用。自从沈千姿穿越到乱坟岗的一具女尸身上后才悟出一个道理——后妈恶毒算什么?有后爹更惨!奶奶不是亲的,当她是妖女,容不下她身。哥哥不是亲的,只想欺占她的美色,以供玩乐。姐姐不是亲的,只想看她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以此为乐。就连亲妈都没有后妈有爱……试问,生在这么一个畸形变态的家中,要如何生存?于是乎,正义感爆棚的她决定,为了良知、为了世界和平,势必扛起枪杆子,将这些变态的人渣一个个拍进粪坑——实现传说中的‘遗臭万年’。★★★★★★★★★★★★★★★★★★★★见过劫财的鬼吗?据说邂逅是这么开始的——某日深夜树林之中,一阵阴风吹过,某鬼哭嚎:“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我是鬼,不想被我缠上,就将银子拿出来,我可免你们被鬼骚扰之苦。”某男黑线:“……”鬼也有贪财的?某小厮胆颤心惊的问道:“你要多少,明日我烧给你。”某鬼曰:“给我银子,我想烧多少就烧多少。”主仆:“……”★★★★★★★★★★★★★★★★★★★★为替前身报杀身之仇,她替姐出嫁,只为能有一个可以庇佑她的身份。殊不知传说中冷酷无情的夫君乃昔日‘故人’。某月黑风高夜——某夫君突然回府将某女堵在房门口。某男挑眉阴测测的问道:“去哪?”某女抬头挺胸,理直气壮:“偷人。”某男脸黑:“偷谁?”“萧齐。”某女一脸无畏。为了不被前身继续托梦,能睡个安稳觉,今日她必须将那龟孙子的‘工具’给没收了!反正这男人也不在乎她,待报了大仇,如此休了她正好。★★★★★★★★★★★★★★★★★★★★再某日某夫君抓狂:“沈千姿,你利用完本王就想走?”某女抬头冷视:“你要什么报酬?”某夫君嘴角一扬,邪肆的扫了一眼她玲珑有致的身段:“本王要吃肉。”某女眼底闪过黠光,点头:“可以。”当晚,某女不知所踪,某夫君看着床上还滴着血的一块猪肉,风中凌乱。猪肉旁边附赠留言一张:此肉可食可用。★★★★★★★★★★★★★★★★★★★★申明:本文男强女霸,强强联手,爽文、宠文。凉子新文,贯彻身心干净,一宠到底,高洁党放心跳坑。小白简介,正剧路线,抽风写作,只为博众妞欢乐。
  • 异世双花,王爷别捣乱异世双花,王爷别捣乱girl伊欣|古言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的王牌杀手,听到她的名字便闻名而逃。她是二十一世纪顶级杀手,听到她的名字便四处躲藏。她们,是响彻世界的双子杀手,两人情同姐妹,没有她们两个完成不了的任务。一个意外,她们丧命,同时穿越,却各分东西,多月后,她们重逢,势必打出一片天下。即使是她们,也遇见了所谓的真命天子。当遇见了命中注定的人,她们会怎么样呢……“你们两个可以走远点么?”某欣某雪一脸无奈:“再离我们这么近,怕是有许多人和我们结仇了。那么多人想杀我们,想想就可怕。”“那又如何?我们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的。这就够了。”某尘某莫异口同声“......”好吧。你们赢了。留下两位姑娘内心一万头头草泥马奔腾。
  • 青鸾阙青鸾阙Laaa|古言相见难这般愁断肠天上人间两茫茫泪成霜花残独留暗想对镜梳妆泪千行此情成追忆绵绵无绝期若离别此生无缘不求殿宇宏不求衣锦荣但求朝朝暮暮生死同心有千千结不忍吐离别只求能与你化茧成蝶
  • 蝶恋花之回眸一笑醉倾城蝶恋花之回眸一笑醉倾城叶馨韵|古言在这个故事中,有很庞大的十大家族在唐太宗:李世民那是风云雄起。美女可是在十大家族中齐聚,每人都有一张倾国容颜,但风格不同;美男在这儿也不少,每一张面孔都能让人窒息。在最庞大的南宫家族里的大小姐、二小姐,已经能让人一见钟情了,后面的美女也不算差。美男一个个性格不同,脾气不同,面孔不同,故事也不同......在他们之间又能有怎样的火花呢?上官家族的小姐、少爷,东方家族的小姐、少爷,又能有怎样的故事呢?武功、文学又怎样呢?谁又是笑到最后的呢?是那个最幸福的呢?
  • 念此笙念此笙叶溦尘|古言政局动荡,民不聊生,平静之下暗潮涌流,少男少女风华正茂,演绎了惊心动魄的旷世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