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6章 绿帽子

完颜飞绕了大半天,终于到了当初带着慕凝夏到的那个山谷,下了马车,只觉得扑面一阵湿漉漉的寒气。放眼望去,只见树木的叶子凋零了,河岸上一片枯败的衰草,河面上迷蒙着氤氲水汽,雾蒙蒙一片。他大步向前走去,不一会儿便见到枯树掩映间,一座凉亭中站着一个人,身上穿着厚重的棉衣,衬得娇小的身子显得有些臃肿。

他唇角浮上一抹邪笑,突然飞身而起,一个腾跃便落在了凉亭之中,将那人吓了一跳。一回身,瞪了他一眼:“好好地不会走路,跟个猴子似的。”说着向他的身后望了一眼。

他笑嘻嘻地说道:“放心,我自己来的。亲亲凝夏相约,还是我们定情的地方,故地重游,我怎么会带其他人来扰了我们的兴致呢?”说着便涎着脸赖了上来,“凝夏,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决定跟我天为被、地为床,在这里做一对野鸳鸯?”

慕凝夏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要不要脸?你精虫充脑了,整天想着打档子龌龊事。”

完颜飞不以为忤,依然笑着道:“对别人不会,不过看到凝夏你,我就控制不住了。”

她一脚踹过去:“有没有个正行啊!小心红莲一怒之下直接阉了你!”她恶毒地说。

完颜飞立即垮下脸,不说话了。

慕凝夏也觉得这样上一个男人的自尊有点太过分了,于是很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友善地说道:“放心好了,别太在意,遇上这样的女人呢,也是有好处的。这种人虽然有点变态,可是她一定会对你死心塌地,不用担心她会给你戴绿帽子。”

完颜飞突然咬牙切齿地说:“哼,我才不管她,我最讨厌的是秦迩那个自大的家伙,我觉得为了让我心里痛快些,我应该给他戴一顶绿油油的高顶大帽子。”

慕凝夏一听就乐了:“就你?还给秦迩戴绿帽子?我看你连容采依的面都见不着,你知道他现在把她给保护得多严实吗?本来是养在王府里的,可是为了防止我对她造成伤害,他另辟了一座宅子给她,金屋藏娇啊,怎么样?”说着,挑衅似的向他一抬下巴。

完颜飞笑嘻嘻地听她说完才道:“想什么呢?我才不会对容采依感兴趣呢,凝夏,我对你的心意日月可鉴,你还是秦迩那个混蛋明媒正娶的妻子,他没给你休书吧,所以我要给他戴绿帽子就要跟你欢好。”

话没说完,慕凝夏一拳捶在他的肚子上,可惜穿得厚,肯定没打疼。她正了正脸色,严肃地说:“我这次冒险叫你来是有正经事。”

他委屈地说道:“凝夏你怎么就是不信我,我说的也是正经事。”

她往他脑门上拍了一爪子:“能不能别插嘴,你们这一个两个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无辜地眨眨眼:“秦迩才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什么时候成了东西了?”

“好好好,你不是东西成了吧。”她快要被他逼疯了,哪那么多废话,当她很有空吗,跟他见面要冒着多大的风险他又不是不知道,故意在这里扯东扯西的。

她正色道:“完颜飞,现在我已经不是秦迩的妻子,大宋的公主了,我现在的身份是丐帮帮主,所以,把解药给我吧。”

完颜飞眯着眼打量了她一阵,啧啧地摇了摇头,把她看得小心肝乱跳,终于出声道:“凝夏,你当我傻啊,如果你还是公主的身份的话,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娶你,到时候秦迩那个混蛋还不气得吐血,依我看来把你带回去送回皇宫,然后让皇上主持我们的婚礼,这样对我来说似乎更有利吧。”

她怒了:“你以为我是个摆设随便你们摆弄的吗?我也有自己的意识的好不好?完颜飞我告诉你,要嘛,就按照我说的去做,把解药给我,我帮你实现搅乱大宋武林的计划,要嘛,你就等着娶我的尸体吧!”

他作西子捧心状,哀怨地看着她:“凝夏,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枉我对你一片真心,你居然宁愿死也不肯嫁给我!你要想清楚,在我身边,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

“哼!”她不屑地哼了一声,“我信你这只狐狸才怪了,就算你不对付我,可是你能保证你身边的那位变态姐姐不会对付我吗?她连你都不放在眼里,我可不敢招惹她。”

完颜飞眯起了眼,看来是在思考她说的话,半晌,终于收起了玩世不恭的嘴脸,盯着她道:“那我又怎么相信你,你是真心帮我呢?”

她垂下眼眸,咬牙切齿地说道:“哼,他们一个一个的都把我当成利用的工具,亲生父亲又怎么样,那里有一点亲情在,所以我才不管他们的死活呢,自己活命最要紧。还有那个卫放,三番两次对我出手,我差点死在他手里,杀了他也不足以消解我的心头之恨。”

“那秦迩呢?”

她恶狠狠地瞪着他:“他也一样!”

“怎样?”他步步紧逼。

“你烦不烦啊!我管他怎么样,是生是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她恼羞成怒。

完颜飞沉默下来,良久,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药丸,慕凝夏上过太多次他的当了,所以也不急,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他将药丸掰成两半,其中一半递到她面前:“解药我只能先给你一半,事成之后,再给你另外一半。”

她诧异地瞪圆了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这种解药怎么可以只给一半?吃一半我就可以恢复武功吗,还有什么叫事成之后,如果你说的事情是灭掉大宋,我还不是要等上百年?”

他邪笑了起来:“你也太过小看我们大金的实力了,灭掉宋朝难道要那么久吗?”

你知道什么!出现了一个“靖康之变”就那么得意啊,想要灭掉大宋,你这辈子是赶不上了。而且,宋朝好像不是丧在你们手里的。嘿嘿。

慕凝夏在心中翻了个白眼,不过这些话可不能跟他说。

“好了,说准确点,要不然我没个盼头。”

他眯起了眼,笑道:“好吧,只要你能搅动起武林的争端,使江湖人士的注意力都放在剿灭魔教上,我就把另一半解药给你。”

她闻言,将他手里的解药拿过来放进嘴里,他笑眯眯地看着她,待她咽下之后,才阴险地说:“对了,忘了告诉你,这一半的解药虽然可以让你恢复武功,但是每个月你要再跟我拿一次解药,不然的话……嘿嘿……”

慕凝夏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还没有笑完,已经变成了一声哀鸣。

慕凝夏早就已经离开了临安,就怕秦迩不死心地还在寻找她。离开已经有月余,打狗棒被卫放夺走,至今还没有寻回,这对丐帮来说是莫大的耻辱。所以,不论她会不会遵守对完颜飞的承诺,她都要找卫放拿回打狗棒。

本来打狗棒法只传授给丐帮帮主,可是慕老帮主已经过世,慕凝夏现在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空,根本不知道招式,幸好当初慕老帮主过世的时候她年纪还小,所以,将打狗棒法的招式都记录下来交给杨长老保管,这段时间,慕凝夏便专心致志地研究打狗棒法,也幸亏她之前就对人体的穴位啊,招式什么的感兴趣,而且也学过几年武术,所以学起来还算是摸得着门道。而且,慕凝夏本尊也应该是个高手,所以,她摸索起来并不是太难。

完颜飞适时送来了解药,慕凝夏也遵照约定,广发武林帖,邀各界武林人士齐集君山,共同商讨讨伐魔教的事情。

慕凝夏一身男装,玉冠束发,白底皂靴,好似个翩翩浊世家公子,分外的风流倜傥,不过就是个子太过娇小,脸孔也是娇嫩如花,让人不是怀疑他的年龄就是怀疑他的性别,又或者怀疑他是某个达官贵人包起来的小倌,不过她也不以为意,领着杨孙二位长老缓步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时不时还东张西望。

天气渐渐回暖,今日又是阳光明媚,慕凝夏的心情便格外的好。

大街上熙来攘往的有好多看起来身形矫健、步履轻盈的武林人士,看来都是接到了丐帮武林贴的人,小小的君山一下子热闹起来,不过这些似乎都是不太有名的门派,在江湖上地位尊贵的武当少林还没有出现,所以,她还只是不露声色,没有让别人知道丐帮帮主已经到了君山,各界武林人士只让手下的长老们来接待。

只顾着自己想事情,直到杨长老叫了她好几声才回过神来,还是一脸茫然地问道:“杨长老,你刚刚说什么?”

杨长老叹了口气道:“帮主,你这次回来,老是出神,是不是有什么难事?”没听说过,放着公主和王妃不做跑来坐叫花子的头头的,她一定是遇上了什么事,可是女儿家的心事,她不说,他们老头子也不便多问。

慕凝夏眼神清澈无辜,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事,她看着他,好像不解他为何要这样问,不过夜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于是问道:“你刚刚跟我说什么了?”

孙长老上前不耐烦地抢道:“刚刚他是问帮主,为何你没有带着珑儿。”

同类热门
  • 玉舞倾颜玉舞倾颜木槿|古言她曾是天之娇女,却被逼步入凡尘,新婚之夜,独守空闺,避居一室。他本是家里长子,身负家族责任却最恨任人摆布,本有倾心之人,却被权势所迫。等到他再回头发现她的好时,却寻不到走进她心理的路。他是家里的吆子,从小被捧着长大,自在随意,原以为哥哥娶进个嫂子,却没想到走进了他的心理。一边是亲兄弟,一边是自己的本心,该如何抉择他本是天之骄子,本应该自己唾手可得的女人,却成了他人妇。是夺回,还是放手?
  • 暮歌:长亭晚暮歌:长亭晚慕芓|古言世间最薄凉的,莫过人心。当利益与欲望淹没了魂灵,他是否还会有一刻记得她,那长亭外,指点江山,却又温婉如玉的她......
  • 凤还朝,神医毒妃凤还朝,神医毒妃锦池|古言她,武青颜,军医界的天才,顶级医学硕士,一招穿越沦为天生媚骨的无用庶女。庶女卑微,那又何妨?她一样活的风生水起。嫡女使阴,放马过来,踹你上天,踢你遁地,赠你一辈子万劫不复。贱人玩狠,康忙北鼻,抽你筋脉,断你骨骼,送你这一生子孙全无。他,长孙明月,大齐三皇子,玩人心,玩残忍,玩嗜血,玩杀戮,笑里藏刀,阴狠毒辣,另世人闻风丧胆。初初见面,他笑得妖娆:“本王看你很面熟。”她比他笑得还妖:“看姐面熟的多了,你哪位?”一骑千里绝尘起,身后烟云铺满天,别太疯狂的羡慕姐,姐只是一个关于潇洒的传说。【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穿越之弃女烟华穿越之弃女烟华说我喜欢你|古言在90年那个时代,正赶上计划生育严打的时候,那时重男轻女的厉害,白微微在家排老二,白爸妈已有一个女儿,一直想要个儿子,又不愿出罚款,所以白微微一出生就被父母送人了。养母对她并不好,从记事以来没有一天不被打骂的,在小学还没毕业就想逼她出去打工了,初中三年的学费是自己捡废品打零工凑出来的,在她初中毕业那年养母心脏梗塞而去世,后来亲爸妈又把它接回,愿以为能过上幸福的日子,却不想,亲爸妈也是把她当做赚钱的工具。在一次同事聚餐,完后回家途中突然打雷下雨,不仅出车祸还被雷劈中,等她醒来的时候却没发现自己已经死了,而他的鬼魂穿越到了汉朝~。
  • 这个王妃不好惹,王爷滚边去这个王妃不好惹,王爷滚边去逆风鸟鸣|古言原是二十一世纪高中超能校花,来到古代却变成了一个废柴笑话。王爷:王妃,嘿嘿嘿.....(过了一会)王爷:王妃,求饶命
  • 宫主驾到:王爷请上榻宫主驾到:王爷请上榻玫瑰熏香|古言她只需那一眼便相中了他。然而前一秒,她才把他手中的“千金赌坊”霸气清仓!自诩宫主的她以为撩美男天下无敌,却不知此腹黑早在前N年便将她惦记上了!腹黑王爷带娇妻踏上四国周游之路,宠妻无度,下药洞房,生包子,斩桃花……啥事他没干过?就连最初说好的周游,都被他颠覆成了统一天下!瑾爷:那一路心酸,只有她知;即便终其一生颠覆天下,只要换她回眸一笑。
  • 天外飞妃天外飞妃卿轻|古言因为老妈的嫌弃,我决定当英雄,结果悲催的穿了!还和某个大家伙结了仇,这斗智斗勇的日子,好生艰难!一直盼望着回去的人,当机会真的来临的那一刻,还能洒脱离去吗?
  • 邪王的倾城宠妃:贵府千金邪王的倾城宠妃:贵府千金妗妗|古言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南国太子。她,是慕家的千金小姐。“爱妃,我们就寝吧!”“好啊!那么麻烦太子殿下睡地下喽!”“爱妃,明日奴才们进来伺候,看到岂不是很不好”……
  • 债主独宠小孤女债主独宠小孤女月陌紫觞|古言看占有欲极强的腹黑债主如何独宠好学又勤奋的可爱小孤女。。
  • 重生王爷之穿越妃重生王爷之穿越妃锦鲤二|古言“号外!号外!悬赏黄金百两,商太师千金被劫。”百姓唏嘘:盗匪太猖獗,太师府的千金都被劫,咱们得小心。“号外!号外!太师千金平安归来。”百姓又唏嘘:这小姐命不该绝,是谁发了大财。“号外!号外!皇上一纸婚书,殊王与太师千金择日完婚。”百姓还唏嘘:殊王原来竟然不是龙阳。商不知穿越到闽国快十载,竟然被贩卖到邻国成了某殿下的婢女。千辛万苦回到闽国,皇上一纸婚书成了王妃。面对眼前大名鼎鼎的贤王,她却不知道,在他前世,她本是他的妃。这一世,他要护她一世永安。*******“王爷,请你带我回去吧!”“凭什么?”“凭我前世是你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