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4章 出府赏灯

珑儿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焦急地道:“仙儿,你怎么了,要是太难吃就不要吃了,别担心我会受不了。”

她终于哭出声来,可是还是不停地吃,碗里的面汤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咸。

珑儿忍不住也红了眼,从后面轻轻地环住她,柔声道:“仙儿,我知道你心里苦,可是你是王爷的妻子啊,你跟他这样闹脾气,难道要闹一辈子吗?他现在肯哄你,你就下了这个台阶吧,倘若以后他的心也淡了,你要怎么办?”

没想到珑儿也能说出这番话,她更是哭得厉害。深更半夜的,又怕把秦迩招来,只好压抑着声音,呜呜咽咽的,眼泪流成了河,听起来更是伤心凄凉。

秦迩僵直地站在门外,心如刀绞。

半夜醒来的时候,感觉脸上湿湿凉凉的,想要用手拭去,却发现被子边上被押紧了,这才勉勉强强地睁开眼,却被上方的黑影吓了一跳,那晚恐怖的记忆一下子蹿进脑海,她立即警惕起来,身子一下子蜷缩成一团。

秦迩隔着被子抱住她,将脸埋进他的颈项之间。她微微地蹙起了眉,他身上并没有冷气,说明他坐在她的床上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可是,却闻到了清冽的酒气,正是他喜欢的竹叶青。她心中的担忧和恐惧更加强烈。

他不说话,她便也不做声,不敢挣扎,只怕再一刺激他,他再化身为狼,将她拆分入腹。

良久,他缓缓地抬起头,俯看着身下这个正瞪着一双惊恐的双眼看着他默不作声的女子,呼吸间喷着淡淡的酒气,喷在她的耳垂上,她不由自主地想要躲闪。

他忽然开口:“凝儿,让我抱抱你。”

泪又汹涌而出。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他说话的语气竟然这么可怜,她突然好恨自己,为什么还要心疼他。

他俯下头,轻轻地啜吻她脸上的泪痕,温柔而带着怜惜。她头一偏,躲了过去,狠下心来,冷冷地说道:“秦迩,你这又是何苦呢?”

他茫然地看着她,似乎喝醉了。她心里叹了口气,他喝醉了的样子竟比他清醒的时候可爱上一百倍,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面颊,觉得好玩,又捏了捏,他清醒的时候又怎么会容许她这样放肆。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跟一个醉鬼讲道理,可是今天的伤心和痛楚却令她想要跟他说说话,也许是最后一次交谈了,他喝醉了,更容易亲近一些。

她捏住他脸上的一点肉,轻轻地拧了半圈,他吃痛,蹙起了浓眉。她笑道:“秦迩,你放手吧。这么多年韬光养晦,别因为一个女人功亏一篑,别跟皇上硬碰硬,你斗不过他的。”她深吸了口气,“你看你,身边有嘉荣嘉赐这样的左膀右臂,你以为皇上会不知道吗?当初他把我指婚给你,就是希望我能牵制住你,如果没有完颜飞,他一定会希望我们两个白头到老,也除了他的心腹大患。可是,坏就坏在完颜飞身上,他故意利用我来挑起你和皇上之间的嫌隙。我走了,皇上虽然可能会治你的大不敬和怠慢公主之罪,可是总好过现在两方给你施压。我怪不怪你,愿不原谅你,都已经不重要了。我看,我走后你还是抓紧时间与采依完婚吧。倘若抓不到我这颗棋子,完颜飞也许还真的会娶她来牵制你。”

“不。”他突然斩钉截铁地说,一脸的固执和倔强,这样的情绪在平日里根本没有机会见到,她不由地注视着他,他蛮横地抱紧她,“我不会放你走的,你休想离开我!”

说不通啊,算了,他同不同意,又能改变什么呢?

他见她不说话,伸手捏住她小巧的下颌:“你说,你不会离开我。”

哼!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啊!哄哄他其实也没什么,可是她偏不说,就是气死他。

“不。”

“你还想嫁给别人吗,休想,你是我老婆!”他霸道地宣布他的占有权,一低头,噙住了她的唇,狂肆地吸吮啃咬,似乎想要将她吞噬一般。

她又害怕起来,他现在可是个醉鬼,万一酒后乱性,她哭都没地方去,走都要走了,却还要让他占自己的便宜吗?

他突然放开了她,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恐惧,那夜的伤害不只是对她,他也印象深刻,后悔的想起来都痛彻心扉。

他似乎只有一瞬间的清醒,她急忙趁机坐了起来,抱紧了杯子缩进角落里去,忍不住对他破口大骂:“好言相劝你还不听了,别跟我没事找事,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他还是迷迷糊糊的,却仍然固守着一个执念:“不,我不滚,我要你陪着我。”说着便要脱鞋往床上爬。她一见傻眼了,不假思索地一脚踹了过去,竟然将没有防备的他踹到了床下。

她趴着床沿看着他在地上挣扎,很小人的笑了起来,见他爬了起来,忙又缩了回来,一脸防备地看着他。他好像也生气了,不依不饶地道:“你干嘛踹我?”

“没打死你算好的。”她嘴硬,“我可警告你啊,你再敢乱来,我就告诉皇上你不老实,养私兵的事给你抖落出来。”

他突然危险地眯起了眼,她见到这个动作还真吓了一跳,忙向里缩了一下。他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清醒的,谁知下一秒便一头栽倒在床上,她看着他死沉的身体,只能欲哭无泪。

慕凝夏站在楼头,就能看到外边街市上已经开始有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花灯挂了起来,不过天还没有完全黑透,所以街上的行人并不是太多。天边已经看到了模糊地月影,她半倚在栏杆上,忽然道:“嘉赐,去给我把手炉拿来。”

嘉赐闻言,迟疑地看了看她,又查看了一圈地形,这才点点头答应着去了。慕凝夏对他的举动也不以为意,又吩咐珑儿道:“珑儿,你去准备一下,最好捎带点值钱的东西,咱们出去之后可能要花呢。”

“想买什么东西王爷不会给你买吗,难道还会让你掏钱?”珑儿不解地问道。

她无力地叹了口气:“出去之后咱们可没这么多银子了,要省着花,而且,未雨绸缪,懂不懂?”

珑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可是,仙儿,嘉荣说——”

怎么欲言又止的?有问题。

她回过头,挑了挑眉,观察着珑儿脸上的神色,一丝一毫的表情都不放过,珑儿被她看得不好意思,微微地红了脸,伸手将她的脸推开:“仙儿,你干什么啊,哪有你这样看人的,一点都不礼貌。”

她不屑地冷哼一声,逼近了盯着她:“说,嘉荣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我可告诉你,这件事成败在此一举,你被给我坏事。”

她忙不迭地摇手:“不会的,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可是……不过……”

她眼看着嘉赐就快回来了,而这丫头还一直吞吞吐吐的,快急死了,真想一巴掌拍死她:“快说!”她刻意压低了声音训斥道。

珑儿还是一脸难色,这是,听到沉稳的上楼的脚步声,她恨恨地瞪了她一眼,转头又看向外面的街市,接着便听到嘉赐的声音:“公主,手炉取来了。”

“嗯。”她故作镇定地点点头,一记眼刀飞过去,珑儿急忙接过来递到她手里。

她将手炉笼如袖中,轻声问道:“王爷准备好了吗?”

嘉赐应道:“王爷说吃过晚饭便走。”

她点点头:“那走吧。”

慕凝夏吃的很多,这种锦衣玉食的生活以后恐怕不会有了,所以还是拣着爱吃的多吃一些吧,要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

她不是什么经商的天才,可以像别的穿越女那样自己经营商铺什么之类的,她的靠山有两个,一个是皇上,一个是丐帮。而现在她是打算放弃第一个,所以,一定要做好过苦日子的心理准备。

秦迩,看她的目光分外怜惜,可是她光顾着吃饭了,根本没有察觉到。身后的珑儿看着秦迩一直都没有动筷子,只是看着慕凝夏吃得香甜,好像自己就不饿似的。偶尔为她夹一箸菜,却被她嫌弃地拨出去,嘴里嘟嘟哝哝:“讲不讲卫生啊,筷子上有你的口水。”

秦迩也不恼,若是以前她这样说,他一定会反驳她自己的口水她吃得也不少了,可是现在他竟然不敢这般调笑。

换好了衣服,她又在身上藏了一些值钱的东西,没有披那件白狐裘,而是在外套下加的棉袍,看起来不是那么显眼,出门时,对着秦迩嫣然一笑:“走吧。”说着还不计前嫌地大大方方地挽住了他的手臂。秦迩被她的笑容晃花了眼,她对他的态度有所转变,不管怎么说,都给了他一丝希望。

他向身后的嘉荣嘉赐看了一眼,两人不动声色地向他点了点头。他这才低头对慕凝夏道:“凝儿,怎么没有多穿点儿?”

她漫不经心地说道:“咱们出去是赏灯,穿得太招摇了还怎么玩啊。”

他便没有再说什么。

同类热门
  • 纳兰一生为谁倾纳兰一生为谁倾初莲|古言轻吟饮水词爱恨了然于心不去看不去想不去叹伤悲何须待一共有四卷,一卷一段故事,我只讲故事
  • 公子策天下公子策天下圣冥熏|古言她搞怪,爱财,为苍生。他睿智,冷静,也犯二。她魂穿成废柴公主,一朝惊人成冥凤,美艳无比,男扮冥熏公子。他识破她是女儿身,有这几世的纠缠,老虎扮猪的死缠烂打,只为这一次不想再错过。公子策天下爆笑登场!希望大家多多捧场。
  • 情难自禁:王爷,嫁给我情难自禁:王爷,嫁给我骨三娘|古言她为了见已死的爱人一面,放弃轮回和女鬼做了交易,携带着誓言的她,复仇而来。可是,好不容易见到的爱人有了婚约!想要再续前缘的她表示,抢!她:“公子,我有的是钱,你嫁给我可好?”他:“有钱难买我乐意。”呵呵,果断壁咚。闲来无事虐仇家,心情不好扇渣男。且看狂奔在发家致富道路上的她,如何踩人渣、斗情敌、强夺俊王爷,把这京城搅的满城风雨。她自豪的拍了拍胸脯说到:“他是我强抢来的。唉!夫君等等我……”
  • 相公,哪里逃!相公,哪里逃!倾君楼|古言逗逼,甜腻文,全程无虐。女主较为傲娇,吃软不吃硬。男主很霸气,却唯独对女主宠溺。皇帝干爹做后台,不怂!江湖老大做老公,来干!
  • 医绝倾世,鬼医乱天下医绝倾世,鬼医乱天下神九君|古言【全文免费】她是自异界而来的一抹孤魂,命中注定她会回归这方大陆;她是鬼医门最出色的弟子,却死在了那她自己最为骄傲的东西上;她是重归完整的她,天煞孤星的命运轨道慢慢偏移,饕餮盛宴即将来临。他是她的一场元劫,而她依旧视如珍宝,劫又如何?我命由我不由天!她是他的一场执念,而他绝不轻言放弃,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心不死!天将亦寒,洛水依旧,看他和他携手——大乱天下!
  • 穿越之傲月风华穿越之傲月风华泪言殇|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了将军的女儿。她发誓,这一次,再也不会被感情所牵绊,她用尽全力,只为寻求自由,潇洒一人走完一生。却不料命运洪流,将她一步步推向她不愿到达的地方。他是一世君王,心底有一处柔软,却慢慢为她而放下。他为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为走进她的心。
  • 半睡半醒半梦中半睡半醒半梦中芥末羊|古言缘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是真实存过的一段记忆还是只是梦一场真亦假时假亦真
  • 失去几回都行失去几回都行勾勒一世繁华|古言爱得太累不如就此放手,命运的车轮会把你带到那个专属于你的人身边。
  • 邪傲帝女旷世书邪傲帝女旷世书俟河之清|古言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倾云城倾云城蜡笔小妖|古言我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缕孤魂,一时脚下失足竟来到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地方。与三个男人发生了什么样心惊动魄生死离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