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4章 品酒赏雪梅

慕凝夏百无聊赖地倚着窗口发呆,身后的小宫女小心翼翼地说道:“公主,天气凉,还是别在窗口呆久了。”

她恍若未闻,瞥见假山之后一个高大的身影渐渐走近、明晰。

果然不一会儿,小宫女便上前禀道:“公主,廉王来看你了。”

她睫毛微微地颤抖,心中波澜起伏。皇上召她进宫养伤,当时她只想着也许可以冷静一下,好好想想她和秦迩之间的关系,虽然看出了秦迩的不悦,还是坚持住进了宫中。可是自进宫以来,他便从来没有出现过,直到她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他也一次都没来看过她。她理智的时候便想到自己不能容忍他心中想着别的女人,可是大多的时候却抑制不住对他日渐疯长的思念,想要一直糊涂下去好了。可是,每天坐在窗口等着他的出现,等来等去,等来的却是完颜飞。

她回身看向小宫女,目光冷淡漠然,小宫女在她的注视下低下了头,静等着她的吩咐。她悠然起身,唇角噙着一抹讥讽的笑意,她自己不知道,这样的表情像极了秦迩。她走到典榻边靠了上去,小宫女忙将窗户关了。身体刚刚有些起色便整天坐在床边吹冷风,哪受得了这么重的寒气?被皇上知道还不剥了她们的皮。立即有人端上热汤,放到了她面前的小几上。她端起来尝了一口,香甜热滑,这才漫不经心地道:“请他进来吧。”

没一会儿便听到轻快的脚步声传来,一抬眼,正见到完颜飞头戴明珠玉冠,身披雪白狐裘,意气风发地大步走了进来,一进门,便随手将狐裘解下,扔给了身后的小宫女,朝她走近。

他邪笑道:“公主可大好了,让本王好生担心!”

见到他,她总是有一种无力感,便是现在知道两人必定是敌对的关系也一样。她心头的失落和阴霾被他稍稍驱散,却禁不住翻了个白眼,又喝了一口手中的甜汤,挥了挥手:“你们先下去。”

宫女们答应一声,都退下去,一时间,整个内殿就只剩下他们两人。完颜飞立即原形毕露,笑得一脸邪恶地扑上来,慕凝夏眉头一皱,抬脚迎了上去,一脚踢在了他的胸口。他西子捧心,哀痛连连,一脸的哀怨:“凝夏,你好狠心!”

她冷冷地瞥向他:“少给我耍宝,今天你就老实给我交代清楚了,否则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他立即赖上来,又被她一掌推开,涎着脸道:“好呀,那我便跟凝夏住在一处,许久没见,我好想你啊。”

她快被他气得吐血了,想要骂他,却一口气呛到,咳得面红耳赤,完颜飞伸手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被她一掌挥开。她喘匀了气,眼泪汪汪地望向他:“完颜飞,你现在可以把解药给我了吧?”

他闻言笑得开心:“小丫头,我还以为你会问点别的。”

她哼道:“你那些阴谋诡计我不管,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小丫头,只想保住自己的性命。”

他笑,牵起了她纤细的小手:“那好,那就跟了我吧,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她闻言用力想要甩开他的手,可是他握的很紧,眸中闪过一丝狠厉与坚决,似乎又变成了那个让人惧怕的危险妖孽。

“你放手!”她怒了,眼睛泛起了红晕,“我早已嫁为人妇,你说这些话不仅是羞辱我,羞辱秦迩,更是对我大宋的羞辱!”

他一脸的无辜:“我就是想要达到这个目的啊、啊!”他抱着脚跳了起来,急赤白脸地痛呼,“你、你你,你怎么还是用这招啊,早晚被你踩瘸了!”

“瘸了更好!”她大声吼出来,可惜惨遭破声,于是又不住地咳嗽。她纤细的手臂撑在典榻上,即使是寒冬腊月,穿得厚重,还是可以看到她瘦削的肩膀,他上前抱起她,轻轻地拍着,“凝夏,你过得不好对吧。”

她没有看到他眼中的心疼,只以为他不过是嘲弄,挣脱开他的怀抱,一只手指差点指到他的鼻子上,瞪圆了眼睛:“非礼勿动懂不懂,离我远点儿!”

他不以为意,依旧嬉皮笑脸:“我说真的,很明显,秦迩并没有善待你,若是我,绝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脸上的笑容未变,眼中却透露出一抹认真。

她被他的眼神吓到,不自然地忙转开眼,低声道:“现在你身份已明,何苦再在我面前演戏。”

今冬的第一场雪,便是在临近过年的时候。一大早起来便感觉寒气逼人,步出大殿,便见到眼前一片雪白,假山花草都是粉雕玉砌,整个天地都笼罩在一片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中,天空还飞扬着柳絮一般的雪花,将手伸向半空,一片落雪停留在她的掌心,透过一丝沁凉,引得她唇角微微牵起。

眸光飘忽,触到迎面走来的英伟妖娆男子,不禁一滞。

从进了腊月,宫中便都热闹地准备着过年了,二十四的时候宫中洒扫庭除,夏清阁也大扫地一尘不染,不过就是稍显冷清了一些。而完颜飞时不时地来看她,见她闷闷不乐,便会想着法地逗她开心,到今天已经是二十八,她将手收回到衣袖中,对他揶揄道:“廉王好闲啊,怎么老是有空到我的夏清阁来,后宫是女眷呆的地方,你也不知道该避避嫌吗?”

完颜飞不以为意地笑着拉过她的手,轻轻地捏在手里,举到唇边,眉眼中挂着一抹邪笑:“过不了多久你便会是我的人,我又何须避嫌?”

她倏地抽回手,神态悠闲地睨他一眼,嘲讽地笑:“痴人说梦吧你。”

他也不计较,笑道:“今日落雪,大概梅园的梅花全都开了,要不要一起去赏梅?”

她闻言眼睛一亮:“好啊,那还不快走!”说完快步朝梅园的方向跑去,刚跑了没几步,被完颜飞一把拉住手臂:“急什么,现在雪还没停,先让宫女们在亭中设置好暖炉,挂好了帷幕,暖好了酒再去不迟啊。”

她一回头,明眸善睐、巧笑嫣然:“你到是会享受。”向身边站着的两个小宫女一挥手道,“你们两个听到了吧,去准备吧。”

两人答应了一声便下去准备。

完颜飞邪笑道:“好了,穿暖和一些,咱们就可以去约会了。”

她撇撇嘴:“真是厚颜无耻。”不过还是高高兴兴地与他一同走向梅园。离得还远,便闻到若有若无的暗香浮动,深吸了一口气,只觉清气满乾坤,肺腑中满溢着清新之气。心情大好,便加快了脚步。完颜飞看着她兴致盎然的神情,也不由地轻笑出声,追了上去。

眼前梅雪相映,雪白的世界中点点红梅,白的愈显纯洁,红的愈见娇艳,白梅与雪相融,慕凝夏眸光晶亮,轻吟道:“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完颜飞含笑看着她,负手而立,看她一袭白狐裘站在梅雪之间,两颊因为寒气冻得带着一抹嫣然,眼珠仿若黑玉,莹莹闪亮,红唇娇艳欲滴,挂着一抹浅笑,整个人看起来便好像是这梅园中的精灵。

她眸中盈满了笑意,轻声吟道:“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一回头,刚要与完颜飞说话,突然一愣,唇边的笑意来不及收回,一时僵在了那里,眼中的神采也一下黯淡下去。

梅雪掩映之中,秦迩长身玉立,一身紫金锦袍,厚底皂靴,玉扣束带,一张英俊明朗的面孔显得宛若天神,可是为什么他眸中的目光那样寒冷,好像这天气一样。不过这天气冻的是人的身,可他的目光,寒的却是人的心。

他静静地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薄唇紧抿。

多日不见,她似乎过得很好,变得愈发的美丽,似乎这园中的梅魂,让人不由地凝神。

容采依微微地垂下眼眸,糯甜细软的声音轻声唤道:“秦大哥。”

慕凝夏这才见到他身边的容采依,心情更加低沉失落。他一直都没有来看她,她以为他在忙着魔教和金国的事,没想到他不是没时间,不过是对她无心罢了。

身后一双宽厚的手掌握住了她的肩,完颜飞邪魅的声音响起:“凝夏,桂花酿已经暖好了,进亭中去,喝一杯暖暖胃吧。”慕凝夏眸光冰冷,也是不为所动,完颜飞见状,扬声道,“安乐王与采依公主既然来了,也一同来喝一杯吧。”

容采依睫毛轻轻地颤动,盈盈浅笑,看着秦迩的神情,刚要开口拒绝,便听秦迩淡然道:“好啊,有花有雪,饮上一杯,别有一番情趣。”

亭中已经布置的暖意融融,几人坐在毡垫上,宫女便上前来摆好了酒杯,将暖好的酒端来,便躬身退下。

完颜飞提起酒壶,清亮的酒液氤氲着热气注入慕凝夏面前的酒杯之中,慕凝夏盯着酒柱发呆,想起了那个月色如水的夜晚,她和秦迩在花丛间饮酒,那天晚上他吻了她,转眼却又幽会容采依。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耳边响起轻和温暖的声音,回过神来,便见到完颜飞斜挑的凤目笑意邪肆,睨着眼看她。

同类热门
  • 农门美娇妻农门美娇妻团子好萌|古言一朝身死,将门女重生成农家妇。替嫁为野人妻,刘晓冬唯有韬光养晦。夺亲之仇,灭门之恨,她会让他们一一还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逗比学生妹闯古代逗比学生妹闯古代迷离的烟|古言她是一个在学校混吃混玩混喝的学生妹,在一次意外中来到一个历史中没有出现过的国家。看她会在异世中闹出怎样的笑话呢?
  • 沫黎随笔短篇沫黎随笔短篇浅殇沫黎2|古言个人写的一些随笔短篇,希望大家可以随便看一下!
  • 邪王追妻:妃你不可邪王追妻:妃你不可紫姿|古言前世一不小心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为他丧命,却不知一切只是为了一场阴谋,而阴谋背后之人便是自己深爱的那个男人。“是不是我上辈子对不起你,所以这辈子你要伤我这么彻底,如果有来世,我,再也不要遇见你……"
  • 红颜若汐胜似雪红颜若汐胜似雪詸陌|古言冷眼脾妮半正半邪红尘初妆弹奏—世繁华!我白灵儿他妈的好不容易报了仇却又…穿越了!不过穿就穿吧为啥子变成了一个小姑凉呢?坑爹啊!穿成孩纸就算了,为啥子天天被人追杀着直让她骂人呢?坑娘啊!好不容易不被人追杀,修成正果之后,为啥子就不能让人好好过个日子呢?坑天啊!为啥不让人好过呢?坑地啊!为啥修成正果之后,却被一个赤裸裸的果男要了女人最重视的东东啊!并且还怀孕了,生下一对龙凤胎,虽然还可以养活。不过连亲爹都不知道是谁。让她怎么办?坑……healthy[还有谁]不过为啥八年之后这个夜夜不让人好好睡觉的男人是啥玩意,天天让人下不了床塌的那个男人是个啥玩意儿?么么哒![男女双双纯洁]
  • 晚风拂来晚风拂来独秀一帜|古言太子殿下,小云子,本殿下饿了,去!做饭去。某人听见当时就无语了,厨子让干嘛吃的?!我不去!真的?真的!然后就直接抱起她来,走进了房间里......
  • 睡服殿下:重生不为后睡服殿下:重生不为后空白|古言她从没想过自己会重生,而且还是被抛弃的一国皇后。但一想到接下来要心酸宫斗的日子,她就一把火烧了住着的冷宫,带着随身丫头到宫外去闯荡闯荡……做镖师,开客栈,没事还能混个山贼头目当当……只是帝君前任一直紧追不放,她就只有先下手为强。却不想,不小心掉进了另一个温柔陷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相思琴之红衣缭绕相思琴之红衣缭绕夜子凝|古言红衣缭绕,一曲奏相思。她,是天地之间诞生的第一位神,却宁愿留恋凡尘,只为寻找一个可以让她刻在灵魂深处的那个人。
  • 嫡女重生:一代女侠嫡女重生:一代女侠夜瑾琳|古言此文以弃,上学路上出了不小心车祸,等待投胎的时候一不小心惹怒了阎王夫人,就被阎王夫人扔进了异世空,而且还是一个已婚妇女,我的天啊,我连选择男人的权力的没有,想尽办法逃跑却在途中遇到一位武功高强的世外高人,走上了成为一代女侠的征程
  • 浮生伴梦浮生伴梦月亮公子|古言战场弃婴,被开国帝君收作养女,因朝臣反对,封为郡主,却以公主之礼相待。她这一生,玩过,闹过,笑过,哭过,爱过,恨过。所庆幸的事:身边之人无奸诈奸猾之辈,待自己皆为真心,却非真心。她曾以为她的爱人却原来不是她的爱人,他的好,只因为人温顺,对自己温柔,对她人如是,一念执着,最后落得阴阳相隔而那个总是因为自己而默默付出的人,最后却因为自己步步紧逼而毅然离去这是一个有关郡主,县令,侍卫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