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3章 我们说清楚

身上好痛,又燥又痛,天空暗沉沉的,天地间弥漫着浓重的黑雾,她步履蹒跚,四处看去,却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头痛、脚痛、喉咙痛、眼睛痛,全身都痛,她感觉自己好像是站在火焰山上一般,烤得全身都干巴巴得疼,眉头紧皱无意识地唤道:“水……水……”

一股温暖甘甜的液体流进了嘴里,滑下食道,接着,似乎有清凉潮湿的毛巾擦拭着自己的额头,又清凉了她的手腕,终于稍稍缓解了她全身的灼热,一个让她安心的气息一直围绕在她的身边,她的精神稍微平息,眼前的黑雾也渐渐地淡去,轻轻地低喃了一声:“秦迩。”再次沉入黑甜梦中。

如此折腾了几次,她终于从梦中那无尽的黑雾和难耐的灼热中解脱出来,眼前似乎有一片明亮的白光,她缓缓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王府中她跟秦迩所住的房间里。窗外透过来明亮的灿烂的阳光,照得一室通明,这应该是一天的清晨吧,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她眼珠微微地转动,便发现珑儿趴在不远处的桌子上睡的正香,阳光洒落在她的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银光,整个人看起来将环境都衬得温馨。

她唇角不自觉地浮上一抹浅笑,压抑下心中暗暗涌动的那一丝失落:原来梦中照顾她的一直是珑儿啊,她真是太天真了,竟然还会以为是他。

自嘲地笑笑,为自己的痴心妄想。

那么昏睡之前他的温柔也是假的咯,也对,他怎么可能对她那么好,温言软语,其实他去救她,应该也不过就像卫放所说的怕皇上降罪于他吧。

慕凝夏,别再做梦了。

外间传来轻缓沉稳的脚步声,她心跳漏了一拍:他来了!她的目光不受控制地盯着门口,迎接着他的到来,心中一时间百味杂陈,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秦迩一进门,便触到了一双清澈无辜的眼眸,心中一动,这双眼眸似乎与半年前初见的时候有了些不同,以前,她的目光明亮而璀璨,可是现在,为何会带着一抹令人心疼的忧伤?

他摒除心中的杂念,牵起一抹笑意:“醒了。”说着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松了口气,点点头道,“嗯,烧总算是退了。”

慕凝夏捡回一条命,总归是高兴,想要笑,才发现自己的嘴唇干涩的撑不起一个笑容,于是微微地颦蹙起眉头,秦迩见了,一回头,见到趴在桌子上的珑儿,面色一沉。慕凝夏见他似是要发怒,忙拦住他摆手轻声道:“她一直没日没夜地照顾我,也累了,让她睡吧。”声音嘶哑,破碎不成声。

秦迩一挑眉,不悦地道:“你怎么知道她没日没夜地照顾你了,她说的?”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才刚醒便见到这副情景,她哪里有机会告诉我。不过我猜的,我这一昏,只怕有好几天了吧。”

他没有再与她争论下去,笑道:“可不,烧了两日,嘉荣说若再不退烧,便危险了。”说着将她的手握了起来,轻声道,“烧得浑身都干巴巴的,喝点水吧?”

慕凝夏看着将自己的小手完全包握起来的大掌,愣愣地发呆,秦迩心中不自觉的柔软,一俯身,飞快地在她干裂的唇上啄了一下。她惊吓地瞪大了眼,无辜的表情让秦迩更是心痒,一低头,再次将她的唇含住,伸出舌头慢慢地****她的唇瓣,另一只手轻轻地捏住了她的腰。

待要加深这个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惊呼,慕凝夏猛地回过神来,一扭头,躲了开去,便见到珑儿大惊失色地瞪着两人,脸腾地一下红了,嗖地一下抽回手,瞪了秦迩一眼。

秦迩好整以暇地坐直了身子,接着凌厉的目光扫向珑儿,看得珑儿打了个冷战,急忙想要撤离,却听他不冷不热地道:“你就是这样照顾公主的?”

这一听,忙收住了脚步,怯怯地向慕凝夏递了个眼神,谁知道对方还在羞愧,根本没有接收到,于是只好感叹:珑儿,你自求多福吧。

秦迩道:“还不快倒点水来。”

珑儿一听这话,如蒙大赦,忙不迭倒了一杯茶递了过来,察言观色,还是选择交到了秦迩手里:“王爷。”

他满意地点点头,接了过来:“下去吧。”

“是。”话音未落,便兔子一样地蹦出去了。

他伸手将她扶起:“喝点水。”

不动还好,这一动,背上立即传来剧痛,她哼了一声,眉头都攒到一起,秦迩看在眼里,终是没说什么,将茶递到她的唇边,她伸手想要接过来,可是却被他躲开,她不解地抬眉看他,他又将茶送了过来,解释道:“你伤还没好。”

她咬了咬唇,眼中似乎还含着盈盈的水光,说出的话却差点儿将秦迩气得背过气去:“你没发烧吧,是我做梦还是你做梦啊?”说着伸手在他的额头上试了试,然后又自说自话,“看来是我做梦了,我说怎么还全身这么乏呢。”说完便想要躺下继续睡。

秦迩简直有些哭笑不得,一把揽住她的细腰,眉尖挂着一抹邪笑:“为什么这么说,刚才的吻你也觉得不是真的?那么,我不介意让你再感受一下。”

她没有如他料想的一样面红耳赤,脸色却更加苍白,长长的睫毛也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他眼睛一眯,锐利地看向她,她避开他的目光,情绪低沉地说道:“我真的累了,你先出去吧。”

他腮边的肌肉一紧,却仍旧岿然不动,她眸光闪烁,良久,才幽幽道:“秦迩,我想跟你把话说清楚。”

他收回放在她腰间的手,淡然地看向她:“什么话?”

她迟疑道:“先说好了,你不许生气。”

他一咬牙,寒声道:“说。”

她眼眸中突然闪出泪光,他心中一惊,目光锐利地盯着她:“你究竟想说什么。”

她吸了吸鼻子,心中懊恼幽怨。想说什么,想说你倘若不喜欢我便不要老是招惹我,不要在长久的冷淡之后时不时地对她好一下,让她燃起希望又令她狠狠地失望。她本是想要跟他好好地生活的,可是她不能让自己处在一个充当别人发泄的工具的位置上。可是这些话,要她怎么说出口?

“王爷,”珑儿的声音怯怯地响起,引起了两人的注意之后,目光赶紧移开,“那个,仙儿,廉王过来探望你了。”

她闻言一愣,回过神来,将被子一掀便道:“珑儿,帮我找件衣服,我要出去。”

珑儿答应一声便到衣柜中去找衣服,秦迩看着她气喘嘘嘘地准备下床,伸手将她一拦,悠然道:“话没说完,你想去哪里?”

她此时已经平复下心绪,平淡地看向他:“你没听见吗,完颜飞来了。”

“那又如何?”他不动声色地拦着她,“珑儿,你去回复廉王,公主身受重伤尚未苏醒,让他改日再来。”

她心中一急,一口气喘不上来,脸色更加难看,他心中不忍,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可是语气不悦:“怎么,那么急着见他?”

她喘匀了气,虚弱地解释道:“我虽然之前就认识他,可是并不知道他是金国的王爷,我没有跟他有什么勾结。”

他眼睛一眯:“那你为何如此着急见他?”

她无力地向后一靠:“我要……你没有见到他身边的红莲吗?我担心……”

他道:“皇上已经下令,集结禁军剿灭魔教。”

她看着他,眸中有一丝疑惑:“你也赞同皇上的做法吗?”

他冷哼一声,唇边挂着一抹讥讽的笑意:“我一个闲散王爷,怎么会干涉皇上的旨意。”

她双眸通红,明显已经有些体力不支,可还是撑着一口气:“秦迩,你不会想不到吧,嘉荣的毒虽然厉害,可是不一定红莲就解不了,卫放之所以千方百计寻找解药,是因为红莲已经投靠了金国,现在如果发兵剿灭魔教,金国便会趁机举兵攻宋。大宋本来就是积贫积弱,若真是那样的话,亡国不远了。”

秦迩听她说完,眼中闪过一丝激赏,她看起来只是一个没心没肺,只会吃喝玩乐的笑疯丫头,想不到竟会有这样深刻的分析。不过还是脸色一沉道:“你一个无知的小丫头,竟敢妄谈国事,而且大发谬论,倘若你不是公主,这番话传出去,必定人头落地。”

“秦迩,”她恍若未闻,坚持道,“我要去见皇上,完颜飞早就潜入临安,一定有什么阴谋,而且他这次正面出现,也必定不怀好意。金国狼子野心,我怕——”

他轻轻地将她揽进怀中,拍了拍她的背安抚道:“别想太多,这些是自然有皇上和朝中大臣主持,不是你一个小姑娘该操心的,你安心养伤便好。”

她蜷缩在他温暖的怀中,心中稍稍安定,可是想到洗尘宴上完颜飞看自己的眼神,头脑中似乎有一个念头闪过,不过太快了,竟一丝痕迹也抓不住,背上的伤钝钝的疼折磨着她,她决定不再浪费脑细胞,只管享受此时的宁静温暖,放任自己抱住了他的腰。

同类热门
  • 云已落尽残夜成殇云已落尽残夜成殇冷夜殇儿|古言一场逐戮天下的战争,一段不被祝福的爱情。我自问所向披靡,天下无敌,唯独你一人却成了我此生最大的败笔。用我金戈铁马,许你山河永固,纵使我满身伤疤,送了性命又何妨。
  • 《单身后的蜕变》《单身后的蜕变》凯杰撒斯|古言一个离异的女人蜕变后,她要如何去选择生活的方式,遇到爱情她是选择接受还是躲避......
  • 农家老太太农家老太太独恋一枝花|古言比穿越成农家小寡妇还惨的是什么?那就是穿越成老寡妇。姜婉白想着,她都这样了,谁让她不痛快,她就让谁不痛快。
  • 重生女尊之美人不欲折花重生女尊之美人不欲折花宙斯同学|古言最爱的人的欺骗让她带着悲伤来到这个异世大陆——凤鸣大陆!在这里女子为尊,男子为卑,带着现代记忆的少女化身为小女孩的她在这异世大陆里会走出怎样的人生呢?无意间将这里的男子当成现代女子相待,结果惹到一群怎么也甩不掉的跟屁虫,她该怎么办才好?收?还是不收?凤鸣大陆传统节日——折花节!传说在这一天里,女子折下男子手中的花,两人便能白头偕老。众男捧花围堵,逃不掉,无奈道:“抱歉,我没兴趣!”“你逃不掉的!”众男一拥而上!
  • 凤倾天下:丑女也当道凤倾天下:丑女也当道三只脚的蚂蚁|古言她是国家情报局首席执行官,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顶级特工,代号狐狸;一次穿越她竟成为了人人唾弃的弃妇,一纸休书倒也罢,虽丢了脸面可也算获得了自由,但接连而至的追杀却令她屡次身陷险境。看着眼前将她一圈圈围住的黑衣人,沐襄娘冷笑出声:“今儿你们一个也走不掉!”
  • 重生逆袭:皇叔,太撩人!重生逆袭:皇叔,太撩人!宜溪|古言肉身尽毁,重生成自己表妹!嫁给公然把小妾带回家的王爷,三天两头被凌虐!逃不掉杀身仇人的亲籁。上辈子姜曼一定是得罪了大神,重生还能掉坑里。她要逆袭,逆袭,逆袭,再逆袭。钱?要。权?要。要要要,统统都要!还有还有,最关键的,宠爱?要。勉为其难要,果断要,都要!皇叔接招,你敢撩,我就敢接。你敢给,我就敢要,不只现在,一生一世都要。
  • 庶女翻天:蛇蝎三小姐庶女翻天:蛇蝎三小姐亦本|古言现代獠牙特种兵总指挥,乔念惜,各项全能,璀璨一生,一场泥石流越到了大瑞朝镇国侯府的庶女身上!出生克死了娘,三岁克死了大伯,身负这天煞孤星的命格,亲爹不疼,祖母嫌弃,兄弟姐妹随时想要置她于死地!换了灵魂,还当她是那任人欺负的病猫吗!对待害她之人,简单粗暴才是真理!嫡母陷害?将计就计,众人面前打脸才叫过瘾!姐妹算计?关门放狗,咬得你亲娘都认不出来!亲爹自私?绵里藏针,这年头坑爹还是亲的好!然而,人生不易,全靠演技。命运大反转,人人可捏的软柿子翻身成了香饽饽,就连皇上也来找她合作!合作就合作吧,可你这倒霉儿子是几个意思?帮他训练特种兵,研制新武器也就算了,为啥还得给她生个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欢喜冤家:整惨呆头王欢喜冤家:整惨呆头王十里回音|古言有道是,姻缘天注定!既然是注定的姻缘,那么无论两人相隔多远,都会有相遇的那一刻。即使是不同的空间,在冥冥中的安排,还是要让两人相遇,然后相知相爱。中秋节,御花园中,朱锦对月独舞,抒发思乡的情绪。不远处,有人在偷窥,满眼惊艳。一舞毕,她正想离开,一个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仙子,这是要往何处而去?”朱锦抬头,却是一个俊俏少年,皱眉。正想转身离开,那人倾上身来:“嗯,好香,姑娘来和本王亲近亲近。”登徒子!只见朱锦双眼一寒,一招防狼术,狠狠踹下了脚去。“啊!”御花园中,一声惨叫,怎一个惨绝人寰!
  • 狂后驾临狂后驾临九轮|古言凌馨,宫中选秀时被选入宫,不喜欢宫中的你争我斗,在宫中被皇上宠爱,遭到了其他妃子的嫉妒恨,为了生存却不得不处处与人勾心斗角。皇上龙宇对凌馨极其宠爱,而凌馨知进退,深得人心,一次次的让陷害她的人得到教训。宫中的人不敢在去招惹她,皇上和凌馨过着眼中只有彼此的正常夫妻生活。
  • 廖廖此生晨光熹微廖廖此生晨光熹微薄荷蔚蓝|古言偶然的穿越让她成为了叶赫那拉氏的二小姐,选秀成功一朝选在君王侧,可她发现皇帝居然跟自己的初恋长得一模一样,那些勾心斗角的女人也和现代的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该怎么处理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