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相携赴宴

慕凝夏头昏脑胀、鼻子塞重,而小腹坠涨的痛感又使她疼出了一身的冷汗。秦迩见她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了密密的一层薄汗,吃了两口菜便将筷子放下,站起身来:“我吃饱了,先回去休息了。”

“怎么了?”他也放下碗,问道。

怎么了。难道要她说因为那天晚上泡了半宿的冷水,冻感冒了,而且可能是着了凉的关系,这次月事竟然会这么疼。

她有气无力地回道:“没什么,你吃你的。”

步履蹒跚地向外走去,秦迩在后面道:“如果不舒服,就找嘉荣过来看一下。”

“知道了。”找嘉荣,他那些手下一个个看她不顺眼,这样就去找嘉荣,他指不定怎么给她脸色看呢。还有那个嘉赐,救落水的公主竟然还要公主的丫鬟跪地相求。想想,她一个公主做到这个份上,还真是可悲。

秦迩看着她有气无力的样子,站起身来,走到她身后突然将她打横抱起来。她惊呼一声:“干什么啊!”

秦迩看了站在一旁的珑儿一眼:“去叫嘉荣过来。”说完便大步向外走去。

可是刚走了两步,却没有听到珑儿回应,停下来回身一看,只见珑儿正低着头发呆,不禁攒起了眉。慕凝夏这时也发现,从刚才珑儿就一直没有说话,见秦迩不悦,急忙叫了一声:“珑儿,发什么呆呢!”

珑儿一惊,从神游中回过身来,瞪着一双眼:“什么?”

秦迩哼了一声:“去叫嘉荣过来!”

珑儿闻言眸光闪动,又迅速低下了头:“让别人去好不好。”

秦迩气哼哼地道:“怎么本王还支使不动你了。”

她忙抬起头来,忙不迭地回答:“我这就去,这就去。”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跑。慕凝夏看得哭笑不得,这珑儿对她没大没小的,可是却怕极了秦迩,看来这人的气场还真是不一样啊。

嘉荣把完脉,站了起来:“没什么,两服汤药下去就好了。”说着看向珑儿,邪笑道,“小丫头,你就那么怕我,离我那么远。”

珑儿闻言又向后退了一步,低着头不说话。

嘉荣便笑道:“跟我过来拿药,到时候熬好了给你们公主送过来。”

珑儿还是不说话,嘉荣皱眉道:“你这丫头走什么神呢,还不快跟我来,还是你就想看着你们公主在这里受罪?”

珑儿低着头,不情不愿地跟在他的身后。慕凝夏睁开眼,看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地垂下眼眸:这两个人,没什么问题吧。

晚上睡觉的时候秦迩被她的哭声吵醒,皱眉摇了摇她,可是慕凝夏一个劲地抽抽噎噎,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口中似乎喃喃地叫着:“妈妈,妈我在这里啊……我这就回去……妈……我好难受……”

秦迩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颊,口中轻声唤道:“凝儿,快醒醒,你做噩梦了。”

慕凝夏睁开眼,刚才梦中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自己到这里也快要半年了,不知道妈妈现在怎么样,眼泪便止不住了。秦迩皱着眉道:“你做了什么梦了,哭成这样?”

慕凝夏小腹的疼痛还在继续,她下意识地缩进他的怀中,将头埋进他的胸口,嘟嘟哝哝地说道:“就是肚子痛。”

秦迩揽紧了她,温热厚实的大掌按在了她的小腹,暖热绵长的内力输进她的体内,她感觉身体里的疼痛缓缓减轻,头脑也随之昏沉起来,没一会儿功夫便伏在他的怀中睡着了。

金国廉王到临安的时候,临安已经落霜,呼吸间都会有白色的雾气。一大早,慕凝夏梳洗完毕,穿上了过冬的锦袍,踏出了门外,珑儿再后面拿着一件披风追上来:“仙儿,外面冷,把披风披上。”

她接过来披上,迎面见到秦迩大步走了过来,身上一件狐裘披风,衬着剑眉鹰目,整个人看起来仿若天神下凡,她又看得呆了。

秦迩走到她面前:“皇上下旨,今日宴请廉王,要我们都要进宫。”

说话间,有白茫茫的雾气,氤氲间他的脸隐藏在白雾之后,朦胧中他的脸看起来更加好看,寒星一般的双眼看着她,目光清冷。

秦迩见她正痴愣地瞪着一双明亮的美眸看着他,一张娇美的小脸都快要埋进雪白的披风之中,因为冷,所以两颊仿佛擦了胭脂一般,格外动人。

他眸中染上一抹笑意:“跟你说话呢,在想什么?”

她回过神来,脸更红了,茫然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他笑了:“好好收拾一番,打扮的光鲜耀眼最好,咱们要进宫了。”

其实慕凝夏最怕的就是宫中的这种场合,繁文缛节一大堆,礼数要周到,夹杂在一大堆的宫嫔和皇亲国戚之中,真是要多麻烦有多麻烦。她僵坐在桌前,无聊地摆弄着眼前的夜光杯。秦迩坐在她身边,得体的应酬着其他人,不时与人饮上一杯。坐在他们上手的太子笑道:“安乐王,咱们许久未见了,我这位皇妹可是要托你照顾了。皇妹,为兄跟你们夫妻喝一杯。”

慕凝夏正无聊地走神,听到太子叫她,不解地抬头看去,满脸的不耐烦掩都掩不住。她对这位脑满肠肥的太子根本毫无好感,现在要跟他喝酒,才不屑呢。

她笑了笑:“太子,我不会喝酒,你是知道的啊。”

太子一愣,脸色随即微微地沉了下来。秦迩看在眼里,却是恍若未见,见太子咬咬牙放下酒杯,这才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笑着向太子举杯道:“太子殿下,凝儿不善饮酒,这杯便由微臣代饮如何?”

太子面上才有些缓和,端起酒杯,皮笑肉不笑地道:“安乐王对公主真是呵护备至,看得本太子心中甚是安慰,我这位妹妹可算是有了依靠。”

慕凝夏冷笑一声道:“太子说的这话若被父王听见恐怕不妙,难道我嫁给他之前便没有依靠吗?”

太子闻言面色一僵,随即牙关一咬便要发怒,适时听到一声高呼:“皇上驾到——”

太子忙整肃神情,与百官一同起身迎驾,山呼万岁之后,皇上赐百官入座。接着,福全便高呼道:“有请金国廉王——”

同类热门
  • 云起云起明月珰|古言刁蛮千金捍卫爱情主权阴招辈出,冷漠皇子左右逢源尽显无情本色,史上最具技术难度的诱郎大法,追王有风险,入宫需谨慎。
  • 古苏姬古苏姬鹿凛苏|古言顾米苏,如同她的名字一般,这真的很像一场梦,但却又无法苏醒,八十八个星座,二十八个星宿,一切都需要承担也需要放下,哭不是办法,也不是解药,冷面的你早已脱离世俗。“丫头,你明明很弱小,却为什么要保护我们。”“因为,这是我的使命啊,我可是女神的后裔!“对她来说,喜欢,很遥远,遥远到无法去触碰,即使有你喜欢我,我也不一定能懂。总有一天,梦会结束,然后等待你的是什么?某天,某位腹黑王爷把呆萌女神压在墙上。“王妃,今晚由你侍寝。““凭什么,而且我不是你的王妃。““王妃最近几天不听话了,让我好好调教。““你想干嘛,唔唔————“————请自行脑补————
  • 玩转天下:逆天五小姐玩转天下:逆天五小姐璃雾倾城|古言上古巅峰,六帝天下,统领守护神颠,外敌不可侵犯。星系之大,万事皆有可能。世人皆知,神颠,便是巅峰,可是,谁又能算到界面之外,存在着另一片不同的天地?竟和神颠平起平坐,后来,被世人命名为“荒芜镜”。谁又知,平时井水不犯河水的两界竟会刀剑相向。外敌侵犯,誓死抗抵。重活一世,待我重归巅峰!携五帝之手,看尽世间一切繁华!
  • 凤倾城:轩辕溟淑凤倾城:轩辕溟淑狐妖小七|古言自幼丧母的溟淑郡主失踪,储君轩辕锦然发动禁军大肆寻找,却未发现此女子,是她,死了吗?十年后,琼歌城又起波澜。宁府空降,府邸主人宁岚又藏有何秘密?风苏然头上戴着的鲛珠发绳,为何能牵动人的记忆?妹妹的幸福,自己的一生,我,怎么选?假如从来一次,我宁愿那个时候就死掉。
  • 美人夫君宠娇妻美人夫君宠娇妻洛神花.QD|古言她,是轰动武林惊动万教的美女神医,一向是自由自我,如一缕轻烟飘游于广袤的天宇之间,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亲,还是被逼的。而更悲催的是,拜堂当日,根本就没有她相公的影子。。。。。看来,这个相公很上道嘛!不过为了给当今圣上留点面子,她就安分点跟小叔拜堂好了,等玩够之后再想法脱身——休夫乎?!被休乎?!且看咱们的美女神医如何选择。。。
  • 神女要出阁神女要出阁尹小尹|古言神女流落青楼,扮小厮,躲皇帝,还要陪好客人!重点是这个客人还总要吃她豆腐!一回生两回熟,未经人事的小阁主终于俘获佳人芳心~带着皇后头衔也要嫁,皇帝大叔你还是省省吧!
  • 重生之嫡女白莲重生之嫡女白莲欢城|古言丞相嫡女池水瑶,因父亲去世,没有娘家依靠。当年亲自挑选的良人,现下早已变心。怀胎三月,为保腹中孩儿她自请为妾。却没想到结缡五载,抵不过美人两滴泪。提携之恩,终难敌狼子野心。池水瑶怀孕八月,被身旁丫鬟陷害,最终一尸两命。游魂飘荡十二年,一朝重生于夫君与妾室长女叶沐遥之身。负心夫婿,白莲妾室,如今身为二人之女,叶沐遥便能一点点将前世的罪孽讨还!却不料重生一世,瞒得过旁人,却瞒不过一个局外之人。尉迟津,你走你的阳关路,为何非要与我纠缠不清?
  • 异世繁星异世繁星我不是诗人M|古言短篇小说集齐录,希望你们能喜欢抒写着古言、青春以及花世界的暖心、虐心的故事他说:“青橙,朕烦心。”她便为他抚一曲琴音。他,是一只刚可化为人形的猫妖,从未杀生可城镇里人都无比惧怕他,只因他是妖
  • 未央夏绕忆瑾凉未央夏绕忆瑾凉筱竹听雨|古言她,是堂堂一国长公主,而他,是年纪轻轻就已名满江湖的少年游侠。她不顾一切的扑向他,最终却不得不远嫁他国,而他,因为上一辈的恩怨,注定与她无缘。本以为当恩怨解除,就能拥她入怀,却没想,真正横在他们之间的是这一世的羁绊。
  • 邪魅王爷的异世王妃邪魅王爷的异世王妃残如血|古言那一夜,晋王爷偷物,进了她的院子。“喂,离本姑娘远一些。”看着晋王爷和自己在一张床上紧密的挨着,她感觉有些不好。拿着王爷给的信物,她找到了府上。“恩?想修炼?简单,做本王的女人。”“王爷,王妃惹怒了皇后。”“敢惹本王的王妃,看来本王得进宫和皇上谈谈了。”“王爷,王妃带着小王爷跑了。”“没事儿,让她出去玩玩。”“但是她跟着另一个男人。”“敢在本王眼皮子底下抛弃本王,去找别的男人?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