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章 落水

第二天果然鼻子塞重,头痛欲裂,支撑着起来,便见到珑儿端着脸盆进来,一见慕凝夏下床,奇怪地问道:“仙儿,为什么王爷今天早上不是从你的房间出去的?”

她就奇怪了:“他为什么要从我的房间出去?”一说话才发现嗓子干涩疼痛。

“哦,没什么。”珑儿飞快地回答,低下头将脸盆放好,“洗脸吧。”

慕凝夏走到她面前,总是觉得不对劲,低下头瞪着她:“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昨天晚上没有见到你的影子!”

“我……”她皱着眉头想要解释,突然眼睛一亮,“仙儿,你能走了!”

慕凝夏捂上她的嘴:“别喊!”虽然昨天被他看到自己能走了,可是还不想就这么算了,昨天晚上他也太嚣张了,明明是他有错在先,还嫌她耍脾气,她还想好好地折腾一下他呢。

“好了,先不问你了,”这丫头要是什么话不想跟你说,打死也问不出半个字来,不跟她计较了,“先去帮我准备热水,我要洗澡。”

“你昨天不是刚洗的吗?”珑儿奇怪地问道。

“没听出来我说话鼻音这么重吗?”她瞪了她一眼,“再熬点姜汤,我要发一身汗。”

“哦,知道了。”珑儿点点头,下去准备。

以后可要注意了,在这个时代,随便一个感冒就有可能会要了人的命的。

太医过府,她还要继续坐在轮椅上。自那日两人不欢而散之后,秦迩便没有再见过她,她徒劳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出发,躲着太医偷偷地带着珑儿到花园去玩。正领着珑儿还有几个小丫鬟做针线,她画好了花样子,让她们照着做了枕头,还有一些布玩偶,王府里好是好,可是就是枕头是玉的,枕着咯得慌,一觉睡下来脖子都是酸疼的。再做几个玩偶抱着睡,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这时,一个小丫头抱着一头粉色的猪过来献宝一样地笑道:“公主你看,奴婢已经照着您画的样子做好了。”

她拿过来细细地端详,突然奸猾地笑了起来:“珑儿,去给我拿笔墨来。”

珑儿正用针七拐八扭地缝着一只奇丑无比的四不像,闻言抬起头来,乖乖地答应:“哦。”没一会儿便将笔墨拿了过来,放在了桌子上。

慕凝夏笑眯眯地用笔舔了舔墨汁,想了想在小猪的脑门上写下两个字:“小远。”

一旁的小丫头看了脸色一变,僵硬地笑着:“公主,这……不好吧。”

她瞪了一眼:“有什么不好的。”

小丫头聪明地选择闭嘴,算了,人家是公主,王爷也不敢得罪的,再说了,没准这是人家夫妻之间的情趣呢。

“珑儿,推我到湖边坐一下。”她抱着那头粉色的猪来到湖边,清风拂面,精神一爽,她微微地牵起了唇角,伸出两个手指捏住猪脸,扭得面目全非,心里更加畅快,照着它的鼻子就给了两拳,拧着耳朵提了起来,“死秦迩,打死你!”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她回头,只见容采依一身豆绿柔绦衣裙,秋日的明亮阳光下,向她嫣然一笑。她原本轻快的笑容一点点在唇边消失,接着又粲然一笑:“采依,是你啊。”

采依手中端着一个药碗,向她施了一礼。

她见采依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粉色小猪身上,讪讪地将它抱在了怀中,目光落在了湖水中,原本一池的荷花现在一派凋零的景象,李商隐的两句诗跳进脑海,随口吟道:“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

容采依闻言长长的睫毛一颤,原本以为这位民间公主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草包,没想到竟然能吟出李商隐的诗句,不禁有些刮目相看,笑道:“公主好文采。”

她哂笑一声:“夸我还是贬我,又不是我自己写的。”

正说着,太医带来的小医官端着药碗快步走了过来,行到跟前施了一礼道:“公主,到时间喝药了。”

“嗯,”她答应了一声,示意珑儿接过药碗,“行了,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医官应道:“是。”

慕凝夏待医官不见了身影,将手中的要往湖中一泼,接着便听到一声大呼:“哎呀公主,你怎么能将老夫熬的药泼掉!”

慕凝夏吓了一跳,只见不远处的拱桥上老太医气得脸色苍白,胡子乱颤。她吓了一跳,身子猛地一顿,轮椅突然轮子打偏,咕噜噜朝湖中滚去,她听到一片惊呼,容采依离她最近,扔掉了手中的药碗,一把抓住她的手,可是轮椅下滑的劲道太猛了,接连“咕咚”两声,两人掉进了池塘当中。

水立即灌进了两人的口鼻之中,残荷的枯叶、水藻之类挂了两人一头一脸,珑儿和众丫鬟吓得站在岸上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大声呼救。

秦迩在拱桥上看得清楚,刚要纵身下水,身边的嘉赐已经跳进了水中,一把抱住正在水中挣扎的容采依,游到了湖边。秦迩将她抱了起来,向着颤颤巍巍地跑过来的太医道:“快看看她有没有事?”

一手压在采依胸口,按压了几下,容采依吐出一口水,缓缓地睁开眼,模模糊糊地看到秦迩关切的目光,心头一酸,热泪涌了上来,声音哽咽:“秦大哥。”

秦迩拍了拍她的后背,容采依冻得直打哆嗦,而他厚实的手掌带给了她温暖,她一时情动,紧紧地偎依进他的怀中。秦迩温言劝道:“没事了,别怕。”

他将她打横抱起,向怀中的她宽慰地一笑:“我送你回去。”

容采依轻轻地点点头,便靠在了他的怀中。秦迩大步离开,留下已经有些傻眼的珑儿和太医等人,珑儿急得眼泪汪汪地,对着秦迩远去的背影跳着脚大叫:“王爷,仙儿还在湖里!”

太医颤颤巍巍的手指指着秦迩,又指指还在湖中挣扎,眼见就要沉入湖底的公主,心中大呼:你个老匹夫,闯祸了闯祸了!

同类热门
  • 庶女重生:蛇褐二小姐庶女重生:蛇褐二小姐中国流氓|古言一卷圣旨,废除后位,一杯毒酒,断绝十几年的感情,那人绝情铁心,与亲姐暗渡成仓,置她于死地,她发誓,若有下辈子,绝不与人为善,誓不入宫,誓不为后,定要那些害他的人血债血偿
  • 误惹邪王.绝世逆天狂妃误惹邪王.绝世逆天狂妃陌熏染|古言她堂堂21世纪称霸亚洲的黑道女总裁,居然穿越到一个废材草包的身上,虽然容貌还是一样,但是有一双紫色妖瞳晚上的事物如白天一样清晰,好像这也挺好玩的,所以堂堂黑道女总裁开始逆袭,逆袭也是个逆天天才,又误惹上了一个王爷偏偏王爷对她和别人不一样,而且这位爷的性格和传说的不一样嘛,还经常帮助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 风莲羲君君不知风莲羲君君不知楼彦曦帝|古言他,乃元祖始神时代,神创远古神族,古神之战他心魂神魄皆为化尘,为与她相守他选择于轮回之中重塑三魂七魄。她,乃三界神族之皇三女,为寻一人,自愿尘化三魂七魄于轮回之中寻找千年,却不知,他早已为她留下后路,她唤燃情,于情之中毁灭,于情之中涅槃他,乃元祖始神时代,神铸魔神一族的始祖,曾经他有一份拆骨入腹的独占却求而不得,他能容忍与他无止追逐,但绝不容忍他一次次因她而自毁他说:凰玉?有了前世教训,你觉得我会允许“妹妹”这种东西的存在吗?我只想得到雪炙寒心的解药!凯撒是他的归宿,我的归宿是“栖羲岸”!他问:风羲皇和忆之你选择谁?她答:我与凤忆之已无任何瓜葛何须选?闻言,他眸中暗涛汹涌,邪魅浅笑,意味不明。
  • 穿越之傲娇小妻子穿越之傲娇小妻子染紫雪|古言她是21世纪的一名演员,她是战无不胜的大将军,原本在两个时空并无交集的两个人,因为一场意外,她穿越到了他所在的时空,两人有了交集,她为了在这个皇权至上的时代活下去,更是为了自己父母,她不得不用演技来伪装自己,她变成了那个时代的才女,皇上将她指配给了他,他为了帮太子夺权不得不娶她,而她却不得不嫁他。她不爱他,他也不爱她。经过一些事,两人彼此相爱,却因为误会而分离,再相聚时她却发现他一直隐藏的秘密。
  • 放下也是缘放下也是缘放下也是缘|古言他说:“晴儿,今生跟我到处漂泊,我也知道你爱我无怨无悔,可是我还是为不能给你安定的生活而感到难过。”笑晴:“褀哥,有你在我身边,就是我最大的幸福。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伟琪“晴儿,来生我们要生在太平盛世,我要十里红妆,骑着白马来接我最爱的晴儿。让全世界的人都祝福我们。”我笑了、、、、、、为了他的承诺,我倒了孟婆汤,请求菩萨让我不要忘记你,可是当我找到你的时候,你是十里红妆娶新娘,可是新娘却不是我,我泪流满面走到他面前说:“你还认识一个叫柳笑晴的女子吗?”他说:“小姐我们认识吗?”我说:“执子之手,生死两忘吗?”、、、、、、
  • 帝后江山帝后江山霍云君|古言她是姜国公主?是齐国尚书之女?这一切都要从十八年说起................乱世枭雄,美人沉浮,争得是那权力,更是美人。身为姜国公主她别无选择,因为在那个时代,弱肉强食。只能用和亲这种手段保住一个国家。身为公主便有许多是身不由己。他是齐国帝王,是高高在上的孤家寡人。她的出现,是否会对他有别的意义?亦或是..........身为强国帝王,他身上背负着太多,国家的兴盛与沉浮。后宫与前朝永远是盘根错节。当她得知一切有该何去何从..............
  • 爆宠顽劣小王妃爆宠顽劣小王妃夜殇洛|古言“自打我入府以来啊,就独得王爷恩宠,我跟王爷说,一定要雨露均沾~可是王爷他非是不听呀!就宠我!就宠我!就宠我!都把我宠到天上和太阳肩并肩了!”乔子凡面不红心不跳,面对横刀夺爱的小三三,不要动刀,不要动剑,她动动小嘴儿就能把人气到尼姑庵!此话传到王爷耳朵里,某王爷勾唇坏笑:“阿凡回来,该洞房了!”一年前,她是帝王亲赐的王妃,大婚之日却被他以衣代人娶进了门!一年后,面对穷追不舍的某王爷,她一边跑一边心惊肉跳的开口:“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某王爷眸光温柔,嗓音低沉魅惑:“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
  • 腹黑邪王:萌妃耍宝逆天下腹黑邪王:萌妃耍宝逆天下洛可可|古言她本是九重国一个不受宠的长公主,却未料远嫁他国做太子妃。又因长得丑被太子当众毁掉婚约,一夕之间成为整个陵国的笑话。有人说她丑?那便倾国倾城,艳羡世界。有人说她无才无德,那便琴棋书画,夺魁天下。她才不乐意做什么长公主,什么太子妃,相府千金倒也自得其乐。陵国英俊潇洒,无人敢惹的四皇子?她还偏要去惹。他道:“本王腿已经残疾,眼睛失明,不能行军打仗,不能出门找乐子,是时候娶个几房小妾平日解闷了。”她奸笑,“王爷难道忘了,您已不举,倒不如娶上几个壮汉?”
  • 侯门贵女侯门贵女八月薇妮|古言太后养女,皇帝御妹,相府命妇,庄锦懿的每一重身份都尊贵显赫。才貌双全,贤德淑良,端庄优雅,关于她的赞扬之词也是花团锦簇。可对锦懿来说,她真的,没那么好。若说她有什么可值一提的品性,那就是:淡然。此生不管再经历什么,都不会失态动容直到遇上……“待我青云之上,抱卿归去可好?”
  • 雪中的痕迹雪中的痕迹默默旭|古言“什么事”?听见尖叫的天哲站起了身,不知何事,急切的问着。忽见李惠湘衣裳不齐的赶了过来,神情不见于一点血色,紧张要害怕的指着一边说:“蛇,有蛇”。天哲没有看去,也没顾理她的话,只是直视着眼前裸露的她,冰滑雪白的肌肤,丰挺亮丽的两座高峰,肉眼轻易而见,轻动微抖的弹性。眼前的一切,让他迷于其中,全身都无法动弹,外界的一切都让他抛浮空中,感不到听觉,转不了目觉。“喂”。李惠湘叫了他一声,不但没有任何反应,整个人都愣愣的僵住在那,只见他目不转晴的自己的上半身。好奇的李惠湘看了看自己,大吃一惊,衣裳微微的遮住下半身,可上半身大半都裸露出在光线之间,微凉中还带些痛感。这才知他为什么目不转晴的看着自己,顿时给了天哲一吃力的巴掌,用手紧紧的遮住那深不可测的地方,脸中透红的带着万分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