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章 妖孽发威

回去的路上,慕凝夏从车窗看到外面街上有卖各种小吃的,兴奋地吵着要下车去买,颜飞置若罔闻,实在拗不过她,只好让赶车的去买了给她。她不解地调侃道:“我自己想吃什么自己最清楚,你不让我去,莫不是怕我花太多银子吧。”

颜飞哼了一声:“你还没弄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情形吗?”

“当然知道了,可是皇上为了保住颜面,又怎么会大肆搜查我的下落呢,不会发现我的。”她宽慰地笑了笑,接过车把式递过来的蜜饯,拈了一颗放进嘴里。

颜飞又哼了一声:“你还不信。”说着吩咐车把式把车赶到城门口,到了城门口不远处的时候,车把式把马车靠了边,颜飞撩起窗帘,示意她看过去。她目光掠向城门,感觉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虽然还是那么多的守卫,可是检查似乎显得有些严谨,守卫对进城的倒还好一些,可是出城的,却仔细地打量每个人的样貌,带着帽子的,还让将帽子摘掉,不论男女,都是一样,过往的马车、甚至是手推车都严密地搜查,她看得冷汗涔涔,颜飞又道:“你再看城墙上。”

她闻言向城墙楼上看去,只见一些貌似寻常的守卫正在逡巡,可是看得出,应该不同于下面盘查的守卫,身上都是有功夫的。她这才不得不感叹,皇上的力量真伟大,难怪当年朱元璋连臣下家中宴请,席上所说的话都知道。幸亏这宋朝还没有那么变态的监察机构。正看着,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骑着高头大马领着众侍卫缓缓而来,慕凝夏的心不知为何突突地跳得有些厉害,她手不自觉地放在胸口,企图压制住这不寻常的速度。颜飞不露痕迹地瞥了她一眼,眸光顿时一沉,怒火氤氲。

守卫见到秦迩都忙着行礼,他从马上下来,与那看起来好像是头目的人说了几句,似乎是在细细盘查。慕凝夏不由地再次在心里鄙视他一番,分明是他把她强掳出宫的,现在就扮出一副焦灼万分的神情来,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阴险。

颜飞见她盯着秦迩的目光变得恼怒和哀怨,轻嗤一声道:“怎么,因为人家不要你,所以因爱生恨了?”

“关你什么事啊!”她回头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珑儿在宫里怎么样了,秦迩应该知道的,可是就这么出去肯定是不行的。她心念一动,从怀中掏出手帕装作擦了擦额头和脖子上的细汗,见到手帕被汗浸湿了,便将手伸到车窗外抖了抖,谁料刚抖了两下,便被颜飞一把拽了回来,她一撒手,手帕便掉落在了地上。

一回头,便见到颜飞阴鸷的目光,不禁吓得一个哆嗦,颤声道:“你怎么了啊。”

颜飞没理她,沉声吩咐道:“快走。”

车把式忙赶起了马车,他又说:“先别回去,在临安城兜几圈。”说完恨恨地瞪了她一眼,瞪得她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不由自主地向后缩,想要离他远一点。

颜飞终是没有再说什么,不过脸色一直不好看。

秦迩待马车行出一段距离,才看向落在地上的手帕,向嘉赐使了个眼色,嘉赐会意,悄然离开。他这才不动声色地缓步踱到手帕跟前,俯身捡了起来,握在手里,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

兜兜转转了大半个时辰,才往回去的路上走,她小心地查看着颜飞的脸色,悄悄地握了握冰凉的手。颜飞看她一眼,没好气地道:“你究竟是想逃,还是想回宫,我倒真是看不清楚了,不过这样当着我的面耍小心思,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他这样一说,她还真的怕了,急忙辩解:“我不是故意的,不过是出了一身的汗,手帕湿了,我想要晾晾干而已,要不是你又怎么会掉下去呢?”

他哼了一声:“倒是我的不是了。”

她不解地问:“既然你知道皇上明的不行,一定会暗中加紧访查,又为什么带我出来呢,呆在家里不是更安全吗?”

“你以为他不会什么情况都料想到吗?”

她一想也对,昨天晚上她才失踪的,总不会已经出城了,而城门的守卫这样严,她一定还在城中,那么皇上只要将调动禁军在城中明察暗访,秘密地检查每一户住户,也会发现她的下落,从颜飞的住所位置来看,一上午应该已经被查过了,所以他这是避开了皇上的搜查。

回到住处,问兰迎出来时,颜飞的脸色依然不好看,她看了慕凝夏一眼,后者正一副小心翼翼的表情跟在他身后,便知道一定又是她惹恼了主子。

颜飞沉声道:“去让人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问兰答应着下去了,慕凝夏一看,心想看来能够逃过一劫了,于是打算悄悄地离开算了。谁知刚想抽身,便听到颜飞冷冰冰的声音:“你跟我来。”

现在的妖孽又变身了,看样子还是少惹为妙,慕凝夏吞了口口水,灰溜溜地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颜飞在椅子上坐定,便眼也不眨地看着她,她被他盯得毛骨悚然,不由地感叹等死的感觉真是难受,看他这样,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也不知道他会想出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她,越想越是害怕,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颜飞,颜公子,如果没事,我可不可以回去了?”

他依然不吐露一字,这时门外响起问兰的声音:“公子,洗澡水准备好了。”

“进来。”

问兰指挥着下人将浴桶搬了进来,将洗澡水都倒了进去,调好水温,又准备好了毛巾皂角之类的东西,将屏风摆好,便遣退了那些下人,垂首站在一边,等着颜飞示下。

慕凝夏见到如此情景,不自觉地又想起那晚曾见到的一幕,不由地面红耳热,出声道:“你要沐浴,那我先走了。”说着便向门口撤退。

颜飞的目光依然落在她身上,冷风阵阵,吓得她又双腿僵直,动也不敢动了。

“问兰下去。”

此言一出,两人都是一愣。

同类热门
  • 美男后宫之簇拥美男美男后宫之簇拥美男暖暖的妖|古言【一女五男】她只是喜欢美男,只是喜欢享受美的盛宴,可是当自己原本长的可以的她变成人人避而远之的“美人”她认了,只要有美男她什么都忍受,掉入异世,偶遇奇缘,乌龙囧事,全部发生在她的头上,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她不是一个会自暴自弃的人,纵使长的如此尊容也定要把美男收入囊中,美男们等着,她来了。。“女人,给我生个孩子吧”纳尼?她可不是生孩子的工具“女人,我的世界只要你”她可以再选择别人不??对手指!!“女人,你不乖哦,又偷人?”她双眼一翻,偷人,好吧!!那就继续偷!!
  • 腹黑王爷的萌系王妃腹黑王爷的萌系王妃紫君月|古言谭苒苒,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少女,却不幸遭遇穿越。哼!要是可以穿越就好了。不会吧?她才刚刚想道这句话,咋就怎么穿越了呢?上帝你老人家啊!快让我回去吧!我好想念我爸爸妈妈的啊!!!!!-----别人穿越都是有娘亲的,咋她穿越就是没有娘亲的人呢?..............
  • 我见青梅多妩媚我见青梅多妩媚寒雪悠|古言竹马一:我负责貌美如花,才华绝世,以及给男主添堵。竹马二:我负责卖萌打滚,腹黑邪魅,以及给男主添堵。竹马三:我负责……我擦,我是男主好嘛!你们这群混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祸水妖娆:绝色皇妃倾天下祸水妖娆:绝色皇妃倾天下茶梨白|古言她二十一世纪的公认美女林晓晓,在一次意外的情况下意外穿越了,原本以为是一场意外,可是这竟然是命中注定的。她星辰国相府的大小姐,空有一副美貌,诗词歌赋样样不会,成为星辰国的人人嘲笑的草包。他如滴仙般的人,一生不为谁动情,直到遇见她,才发现这一生的存在只为等她到来。他流域宫的宫主,传说嗜血如狂,只要他想杀的人还从未失手过,一张妖孽般的面孔迷死骗过千万少女,却只对她一见钟情。...........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千万年早已注定的。他们的心只为她开启。一女n男,绝对宠文
  • 九朝繁幕伴落华九朝繁幕伴落华水墨子韵|古言他是夜家庶子,惊才艳艳,手段通天,却有着不为人知的背景。她是世家嫡女,却从未见过娘亲,无异于乡野丫头。两人牵手,似是冥冥天意,却是命中注定。但坎坷的身世,却注定了这段坎坷的爱念。只有坚持下去,才知道最后的归宿。时间和误会会摧毁爱情,也可以沉淀爱情。身份重要吗?爱情存在吗?菩提成就的,是劫或是缘。不曾言明的守护,只是为了她。却成了不可言释的误会。最后的最后,缘劫现,,,微生若幽“既然你弃我,我便要让你知道,没有你的存在,我也能自立为尊!”
  • 长相思兮,长相忆长相思兮,长相忆白栀孜|古言21世纪的少女,一不小心穿越来了一个人神魔妖共存的世界。为了一己私欲,她去接近他。他本是冷漠少年,却为了她欢欣,为了她伤情。可笑命运捉弄,他为了她堕道成魔,她却与他敌对。他被她误会,为她背叛自己的道,自己的亲人朋友,也为了她粉身碎骨。她因为他的死,成为普天之下第五位上神,被册封为九州神女,继承天下第一仙派的掌门,被所有的人膜拜。知道真相以后,她痛断心肠,他永远成为她心中最大的遗憾。她爱他吗?也许不到死谁也不明白。十年以后,他化身复仇少年,他不记得他,她也不认识他,她封存他的记忆,收他为徒。日日夜夜,朝朝暮暮,他对她种下的情种,长成参天大树。终有一朝,命运的转盘再次轮回,一幕幕似曾相识……
  • 帝师:丑女凰后倾天下帝师:丑女凰后倾天下花飒*^_^*|古言他天赋异禀,却痼疾缠身——正所谓碧落天涯,黄泉咫尺。原以为人生在世,不过一场苦难,百年后,他纵是无一知己相陪,也要千万人殉葬。她,相貌寻常,却博学广闻。一个是冷峻腹黑的少年,一个是清冷薄情的女子。他遇见她,越是相处,越是惊心,这世间唯汝知吾,足教吾生死相依,可为何汝偏偏如此无情。
  • 专宠王妃专宠王妃老魏草木灰|古言她是王爷的专宠王妃,王爷讨她欢喜,她却不以为然。面对这么不领情的小妻子,王爷该怎么办?
  • 王牌女暗卫,神秘王爷的爱妃王牌女暗卫,神秘王爷的爱妃九月离裳|古言新浪微博:九月离裳xs8读者群号:457686722,只加VIP作者,要入群的在留言板申请,么~——————————————————————他,是晋都不受宠的四王爷,机智腹黑,深不可测。她,是四王爷曾救下的女子,女扮男装,心思缜密。他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也是她心底最深的秘密。——————————————————————人前,她是暗影门主、皇帝身边的红人,人后她是他的王妃亦是他的奴,为他的千秋大业出谋划策,他要她服下毒蛊,而唯一的解药是他的血。他对她了如指掌,她却从来都看不懂他,更不知道,他竟还有一个身份。——————————————————————————尘埃落定,她率领百官位于城门之下迎他归来。“丞相谋反,赐死!”他位与马上,美人入怀,声如寒冰,眸如冰霜,往日温情不在,一杯毒酒在她面前。她冷艳凄笑,素手一扬,三千青丝凌乱飘逸,绝代风华,震惊群臣。长剑没入胸膛,血流如注。她的剑早在他出剑时抛开。那冷漠的眸,一抹巨变......
  • 江山为聘:神秘夫君蚀骨爱江山为聘:神秘夫君蚀骨爱孑然一深|古言她,绝色之女,一心痴恋一人。可他的心里,只有天下,只有江山,他利用她的爱,一步一步铲除他的障碍,同时,将她一步又一步逼近绝望的深渊。而他,身份成谜,却对她一见钟情,他倾尽所有的感情,只为了住进她的心中。终有一日,计谋败露,知晓她心心恋恋得爱人是灭她满门的仇人,知晓她爱了一个年华的人,是利用她得到一切的人,她心恨不已。她剑指天涯,她道。“我已经学会,不爱你了,呵...”他无力轻笑,用命偿还。他处处帮助她,处处维护她,当她悲伤不已,他在她的身后,苦涩的开口。“你愿意从一个新的时间重新爱一个我吗?”她转身,梨花带雨...“每一刻,都是新的时间,不是么?”她回抱住他,他惊艳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