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章 野合

颜飞瞧着她痴迷的神情,笑眯眯地打量起她来,她今日穿着一身粉色的纱衣,仿佛一朵水中芙蓉,明亮的大眼好像黑珍珠一样,不由自主地伸手抚上她脑后顺滑的乌发,口中啧啧感叹着:“凝夏,你怎么老是这么想我,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不如我们就在这里以山水为媒拜了堂,然后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做了夫妻吧。”

慕凝夏出了一脑门子的冷汗,听着他好不正经的语气,也没当回事,只是拍掉了他作怪的手,一回头,却触到他灼热的目光,不禁吓了一跳,后退几步,有些惊恐地看向他,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里四下无人,这颜飞又明显是个采花高手,他不会是想在这里,野合吧……

颜飞上前几步,逼近到她的面前,一下子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戏谑的口气里也带着几分正经:“别怕,我、啊!”话没说完便抱着脚跳了起来,接着慕凝夏便从他的怀中跳了出去,他指着她骂道:“你这丫头,不会别的,就会踩人踢人吗,上辈子是驴呀!”

慕凝夏虽然知道他现在不会对她做什么了,可是她的手还在为刚才的害怕发抖,强自镇定地虚张声势:“你脑子里别那么多绮念啊,我可是宁死不屈的啊。再说了,你、你……”想说他是不是精虫充脑了,或者根本只是长了下半身,实在是说不出口,脸憋得通红,最后却是气冲冲地往回走。

她根本没看到颜飞是如何行动的,他已经拦在了她面前,她下意识地又向后缩。他笑道:“干嘛这么急着回去,像我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男子陪你游山玩水,你舍得这就走了吗?”

她做了一个想吐的表情,忙摆手制止他再说下去:“我求你别说了,花钱买你歇会儿行吗。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你脸皮是城墙拐角做的啊,我饿了,你再说下去我怕我就吃不下了。”

颜飞看着她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表情生动,损人的内容也新奇,不由地笑了起来:“饿了,本公子喂饱你。”唇角邪邪地翘起。

她面色一肃:“你再说我翻脸了啊!”

“答应我,就把解药给你。”

她果真把脸一翻,面沉如水地绕过他向来处走去。颜飞见她真的生气了,只好压下心头的那点欲念,扬声告饶道:“好了好了,不要就算了,你是打算这样走回去吗?”

慕凝夏脾气上来,依然置若罔闻。颜飞又道:“我给你做烤鱼,吃不吃?”

话音刚落就听到慕凝夏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噜一声,哑然失笑。慕凝夏恨恨地回身瞪着他:“你那烤鱼不会也要我拿身子来换吧。”

两人吃着烤鱼,颜飞挑眉问道:“听你昨晚的意思,你好像不打算回宫了。”

她点点头,懒洋洋地答道:“是呀,我发现做公主也不是那么好玩的事。”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她,眸光不复先前的吊儿郎当,暗沉如水,让人看不透。慕凝夏看着他这样的表情,不由地后悔留了下来,她感觉这样的他才是真正的他,阴冷森寒,想要离他远一点。可是再看,他已经恢复了戏谑调侃的神情:“是闯祸了吧。皇上将你指婚给安乐王,举国都知道了,你这次出来,是逃婚吧。”

她闻言闷闷不乐地点点头。

“怎么,安乐王还配不上你吗?”他拿起一根树枝拨了拨火,漫不经心地问。

她瞪向他:“你什么意思啊。”

“你可知道安乐王如何封的大宋的异姓王?”他调侃地笑。

她没出声,只是询问地看向他。

他笑道:“当年他还只有十四岁的时候就随着他爹上了战场,征战多年,屡立军功,他有勇有谋,后来甚至超过了他爹成为主帅,可是宋朝的皇帝……”他说着嘲讽地摇了摇头,虽然没有明白地说出口,慕凝夏也知道,这样的情况,只会引来朝廷的忌惮。他继续道,“后来他爹病重,而当时他正在战场,于是朝廷命他回来,以为老将军冲喜之名为他指婚,当时应该是叫什么——”

“长宁公主。”她见他似乎想不起来,却又非要执着地想下去的样子,急着听后面的事情,于是开口提醒。

“哦,你知道?”他充满兴味地看着她。

“知道,”她不耐烦地回答,“那后来呢?”

他眼波一转,不怀好意地道:“为何你对安乐王的事情如此上心,你当真是不愿意嫁他才逃出宫来的吗,还是……他不要你?”

“谁稀罕啊!”她有些恼羞成怒,“你还不快讲,他又为何被封的王呢?”

他嗤笑一声,道:“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吗?”

她听这话忽然感觉有些熟悉,略一思索才想起来原来秦迩也说过同样的话,不过当时他说的时候她气得半死,可是这话由颜飞说出来她却没有任何感觉,只当是耳边风。

颜飞见她发呆,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股恼怒,将吃剩下的鱼骨头扔下,站起身来。她这才回过神来,不解地问他:“怎么不说了,后来呢?”

他没好气地说:“后来,后来本公子吃饱了,乏了。”

“喂!”她不满地刚要抗议,他突然盯着她,邪气地笑道:“倘若你真想知道,那便亲我一下,本公子高兴了,便告诉你如何?”

她见他虽是调笑的神情,可是眼眸中却流露着阴鸷之气,没来由地害怕,声势也小了:“真是饱暖思****啊,”看看太阳,似乎已经过了午时,于是一边向后退着一边道,“时候也不早了,游山玩水到从为止吧,我们回去,要怎样去找你的问兰吧。”反正不敢再问下去,就先留着心底的疑惑吧,再问,惹恼了眼前的这位阴晴不定的妖孽,他变身大野狼再把她给生吞活剥了,她哭都没地方去。

他看着她逃也似的往来路上跑去,心中的怒气更盛,暗暗骂道:小丫头,看惹恼了我怎么收拾你,难道你还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早晚有一天把你作践地下不来床。

同类热门
  • 穿越vs重生:我才是女主穿越vs重生:我才是女主啊草|古言就吐槽一句自己也想赶潮流穿越,结果被公鸡啄一下穿越了!幸好,这是个母系社会。听说,穿越的都是女主,唉,自己坐牢就行了。唉,你说什么,还有重生的?不怕,我是穿越的!什么,她很漂亮?不怕,我是穿越的!什么,帅哥都喜欢她?不怕,我是穿越的!什么,跟我抢男人!看我不打死他!什么,这里不能娶多个男人?哼,谁说的!那个谁女帝,wtf,你怎么是那个重生女!你怎么是男的!“大人,你是男的怎么胸那么大!”“你没听说过这世界上有包子的存在么。”我去你丫的包子,比我的大就不可原谅!
  • 混混王爷女儿身混混王爷女儿身牧天|古言花样年华,她不爱红妆爱武装。蹉跎了多少光阴岁月,却依然不改心中的执着。人前欢笑,人后心却在滴血。保家园,除奸佞,她功劳显赫,却不求高官厚禄。想爱不能爱,想恨不能恨。多情总似无情苦。一身男装背后的心酸无人诉…一场风雨过后,谁才是相知相伴之人?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 十指纤纤做村妇十指纤纤做村妇胖胖藕|古言悲情八卦版: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村妇生活版:穿越做才女,一封休书回娘家。未几嫁做农家妇,柴米油盐酱醋茶!PS:老娘生活实在着,没空抹眼泪!
  • 夜深人静花睡去夜深人静花睡去silen|古言简介:她本是富豪千金女,儿时却因一场意外毁容,青梅竹马的表哥用一纸婚约作为补偿。本以为就可以和心仪的表哥履行婚约,从此和和美美。谁料新欢突现婚宴现场,两人携手离去。为逃避流言蜚语远走他乡,半路惨遭人贩劫持,卖至青楼。单凭她一个弱女子,该如何逃脱......可否觅得良人,免她流离失所
  • 执手半生执手半生韩夜影|古言为了治疗弟弟的白血病,她把自己卖给了那个禽兽。一张契约、一年时光,她以为只要忍忍就会过去,却没想到这是她一生都过不去的坎。她逃不出他的掌控,挣不脱他的征服。
  • 重生之纨绔大小姐重生之纨绔大小姐紫云悦|古言曾经最得宠的小公主,为民抱怨烧死他国使臣,皇帝被逼无奈下令将其囚于深宫之中终身不可踏出宫门。被世外高人救起而就是这样一名男子改变了她,二人从此隐居不问世事……
  • 邪王宠妻:毒医倾世邪王宠妻:毒医倾世蓝七柒|古言前世,原陌昀被最爱最信任的妹妹背叛搞上自己的男人,再被他们联手杀害,她发誓,若有来世绝不轻易相信亲情爱情。今生,她穿越到云瑶世界,成为锦华帝国宰相之唯一嫡女。去你的废柴,懦弱,怪物,再睁眼,那双蓝瞳如墨谭般的深邃,一眼望去是那么迷人,风华绝代的脸上满脸冰冷。却是一不小心竟然缠上另一个位面的无敌君王,邪魅霸道,一样的蓝眸,一样的倾城,仿佛天生一对。“女人,你缠上了我,就得对我负责,我要你一生”邪王可怜兮兮地望着她,她扶额,无语。。。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侯府嫡女重生之侯府嫡女流火十月|古言出生簪缨之家,奈何父亲是侯府庶子,母亲是商户女;上辈子她一心追着那人,奈何君冷心冷肺。一朝重生,管他冷心冷肺,都与她无关。
  • 三绝戏天下三绝戏天下纪何夕|古言主角:辕纤雨柯逸叶芷柔顾绍梵季小沐潘浩贤辕纤雨:我的爱不在这里,所谓幸福不过是过眼云烟,不如像你一般,去追寻自己的心。柯逸:我愿意,以爱之名,一生一世,至死不渝!叶芷柔:穿越千百年,原来只是要与你结缘,有你的存在,将是我一生的依恋。顾绍梵: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就知道这辈子,你就是我另一半的灵魂。季小沐:前世今生,有你——我的世界就不会有缺陷。潘浩贤:我会穷尽一生,去追逐你美。
  • 冷漠王爷妃本轻狂冷漠王爷妃本轻狂幽兰紫依|古言她是相府不受宠的嫡女,却因一纸婚约命丧黄泉。她是冷酷杀手,从不相信爱情,却因一次意外丧命,当她成为她时会有怎么样的遭遇。当她成为她,遭遇炎王府的冷漠王爷,会发生什么样的妙事。(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