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0章 逃跑

皇上却不知道她心中千回百转,不过她今日第一次自称女儿,倒是让他大为满意,接过她为他倒的酒,满饮了一杯。

慕凝夏看他这么高兴,愧疚之情更深,不由地垂下了头,避开他的目光。身后伸过来一只宽厚的大掌,拂过她的手背,接过了她手中的酒杯,温和中透着清淡的声音就响在她头顶:“皇上,借今日公主的寿辰,微臣敬皇上一杯,多谢皇上恩典,使微臣得此佳人,成其佳偶。”

皇上闻言开怀大笑,又满饮了一杯。可慕凝夏听的却是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忙不迭地伸手抚平,不想秦迩低下头,嘴唇凑在她的耳边低声道:“待会儿会有人上前敬酒,你便装作不胜酒力,然后听我的安排。”这具男性躯体几乎就贴在她的背上,温热的气息喷在敏感的耳垂上,她只觉得后脊梁都发麻了。紧紧地握住手,点了点头,不想这一幕落在外人眼里有多么暧昧不清。皇上眼中的笑意更深一分,公主嫔妃们有的也低着头窃窃私语。

皇上轻咳了一声,秦迩这才好像是从痴迷中回过神来,略显尴尬地看了皇上一眼,淡然道:“微臣失礼了。”

慕凝夏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中将这个虚伪的家伙骂了不下千遍万遍,这才解了恨。秦迩低眉看着她的神情,唇角微微地向上勾起,低声道:“又在骂我。”

两人说着已经坐回了原处,她翻了个白眼,恨恨道:“骂你是轻的,我现在撕了你的心都有。”

“哦?”他挑眉,“为何呢?公主不是曾说过仰慕本王潇洒倜傥、玉树临风吗?”

“秦迩,你别太过分,”她低声骂道,“你现在表现得与我这么恩爱,到时候逃婚便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天下人都知道丐帮帮主指给了安乐王,却临阵脱逃,是我丢了皇家的颜面,皇上的怒气只是针对我一个人,我都有可能嫁不出去了,而你却安然无事,我越想越是觉得不合算,我为什么要帮你!”

他面色一沉:“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协议了,事到临头,你要反悔不成?”

“那倒没有,不过我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笑话,自己又没有想过在这个世界找个人嫁了。

他薄唇紧抿了一下:“说。”

她立即换了一副笑眯眯的表情:“无他,不过我一旦离开皇宫,就是乞丐嘛,以后的吃穿用度就要劳烦王爷了。”

他横了她一眼,哼了一声:“胸无大志,应了你便是。”

“多谢王爷!”她说得口不对心,嘴里说谢,其实却觉得如此是理所当然,语气里带着一丝傲气。

秦迩无暇理会,已经有人上前敬酒了。开始的时候,慕凝夏是来者不拒,饮了四五杯之后,不用装,已经有些头昏脑胀了,走了两步,脚下虚浮,珑儿忙上前来扶住了她,她醉眼朦胧地向皇上看过去,不好意思地说:“皇上,女儿不胜酒力,先回去休息了,你们尽兴。”

皇上看他眯缝这一双醉眼,的确是喝醉了的样子,于是点头道:“回去好生歇着,让奴婢们准备些醒酒汤,不然醒来头疼。”

慕凝夏答应着离开,回到寝殿,便让珑儿找出早就准备好的宫女的衣服换上。她手脚酸软,换起来有些无力珑儿为了帮她换衣服弄得满头大汗。刚刚换好了她的,便听到敲门声。珑儿打开门,见是时常跟在秦迩身边的侍从,他一见珑儿,便低声道:“王爷已经在西角门备好了马车,一会儿王爷就会告辞离宫,告诉公主,可快着点。”

珑儿刚点了点头,便见到太后身边的一个小宫女快步走了过来,侍从忙一低头,退到了一边。小宫女上前来道:“珑儿,太后让我来帮忙好生照料公主,一会儿就会送来解酒汤,咱们先弄些清水来帮公主擦擦脸吧。”

珑儿一见心中着急起来,鼻尖上冒出了冷汗,瞥了侍从一眼,有些不知所措。小宫女这才见到他,咦了一声,继而笑道:“王爷对公主真是上心啊,你回去告诉王爷,太后已经让奴婢来照顾了,请王爷不必担心。”

侍从对珑儿使了个眼色,便答应着离开了。内殿中的慕凝夏听得清楚,想要将刚穿上身的衣服换下来,奈何手脚根本用不上力,便爬上了床拉起被子盖上。被子拉得过头,小宫女就走了进来,见到床上窝在被子底下小小的一团,恭敬道:“公主,奴婢奉太后之命来服侍您。”

慕凝夏闷闷地应了一声,从被子里伸出手来随便在空气中挥了一挥:“好了,去为我打洗澡水,一会儿你们就不要进来了,让珑儿进来伺候。”

小宫女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另一方面,侍从走到秦迩身边,凑到他耳边低语几声,秦迩不动声色地颔了颔首,眼风从太后身上一掠而过,太后似乎有所觉,目光飘了过来,笑着招了招手:“致远,哀家乏了,你陪哀家回宫好不好?”

秦迩站起身来,点点头谦和道:“好。”

太后优雅地站起身,秦迩恭敬地上前搀扶。此时皇上懒懒地道:“太后,朕也有些困了,我们一道走吧。这几日的忙碌,大概也累了,既然凝儿也回去休息了,致远,你想回府就回去吧。”

秦迩脸上并不见喜色,依然轻描淡写地道:“谢皇上。”

太后看了他一眼,终于没有再说什么,与皇上一同离席。

内殿哗啦啦地响着水声,宫女们守在殿外,珑儿低着头走出来低声道:“公主沐浴有我伺候就好了,吩咐你们下去。”

宫女们应了一声,珑儿待众人离开,这才抬起头来,居然是慕凝夏的脸。她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向寿安宫宫外走去,刚一走出宫门,突然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人扯住手腕拉到黑暗隐蔽的角落,刚要失声大叫,一只有力的手捂住了她的嘴,将惊叫悉数堵在了她的口中。

同类热门
  • 妖孽夫君之娘子任采颉妖孽夫君之娘子任采颉懒汉小小|古言千年前她失一地的心,魂不知归处。千年后的她忘却过往,却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缠绕在一起,无处可逃。当密密麻麻的疼痛再次袭来,她,又该何去何从。他说赢尽天下却换不回她在身旁。潇潇流水年华逝,旧人不知何处归。似等过无数斜阳,纸上写下过的思恋,述不清离伤。我用千年孤独的等待只为回眸对你说:“娘子,跟为夫回家罢。”
  • 原来是倾城原来是倾城陌上杏花|古言文文描述的男主是一个企图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当然,他本人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场景一:洞房花烛夜,新娘正端坐在喜床之上满心娇羞的等待她的夫君,忽而窗户“呼啦”一声被推开,一阵风吹进,晃的一对红烛火焰左右摇摆,眨眼间,房间里已多出一个人影。男子一身暗红衣袍,与平时风格不大相同,但依旧掩饰不了那满脸的寒冰,在床上女子反应出之前,他几步上前一把掀开那艳红如火的盖头,女子看清楚男子脸后,面容瞬间变的很错愕。“跟我走。”男子说着平淡无波的陈述句,朝着女子伸出手。女子停顿几秒却伸手一把抱住床沿柱子“今日是我结婚的大日子,公子你有什么事要吩咐的还是改个天吧,我很忙亦是没空,实在是腾不出时间来....”
  • 玲珑相思佩玲珑相思佩顾卿离|古言天下人皆知,唐门玲珑佩是一个可以蛊惑人心,牵引缘分的东西。而唐门的玲珑佩另一半早已不知所踪,唐门主唐安玲珑秘密寻找,却发现玲珑佩早已融入丞相之子林相的身体里,唐安玲珑无奈,只得与林相周旋,而每代唐门主死于二十岁竟与玲珑佩有关........................
  • 穿越之D罩杯美女魅惑君心穿越之D罩杯美女魅惑君心涂涂饶饶|古言轩辕云魄……他是俊美无俦的睿郡王爷轩辕扬羽……他是可爱无敌却喜欢带着面具掩饰真面目的正太皇帝。绯墨……他是天下第一美男,忘涟国二皇子,人称冷面公子。…………三个器宇不凡,卓尔不群的男人都只为了她一个人倾心。慕千雪,一个从现代意外穿越到异世的性感嫩模,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居然在古代开起了内衣店,引领了古代的内衣狂潮。就是这么样标新立异的女子,会与这三个美男产生怎么样的情缘呢,我们拭目以待吧。
  • 穿越时空—流莺《不相忘》穿越时空—流莺《不相忘》夜月|古言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把她带回了宋朝,对于一个只知道宋朝有大清官包拯,诗人欧阳修的她,该怎么走下去呢?她与他们之间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一首《长相思》一段情一行泪!花似伊柳似伊花柳青春人别离低头双泪垂长江东长江西两岸鸳鸯两处飞相逢知几时!
  • 今生,谢谢有你今生,谢谢有你一叶一孤舟|古言沈韵琴将建成抱在怀里,全然不顾建成身上的鲜血早已沾在自己的衣服上,血红的颜色和韵琴的红衣融为一体,一切显得那么和谐,却又那么凄凉。“我说过,我会陪你,一起生,一起死,此刻你已身赴黄泉,我又怎会让你孤单。”韵琴嘴角扬起一抹微笑,从袖中掏出一个月白色的瓷瓶,用手将瓶塞拿掉,将瓶中之物倒入嘴里。她最后看了李世民一眼,眸中没有任何感情,而后缓缓阖上了双眼。
  • 妖孽丞相独宠妻妖孽丞相独宠妻风谷音鸽|古言世人皆知,凤翼国七公子凤离与齐凉国苏璃丞相合称“双离王”七公子凤离容颜倾城,清贵无瑕,尚未娶亲,无人知蓝颜是红妆,膝下有一双尚在襁褓、不知其母的龙凤儿。战场厮杀,敌方将领只为抢他!千金为礼,江山为聘,竟要娶他!其实,事实是这样的:【死缠烂打的丞相】“公子,苏相又来上门提亲了”“让他滚!”爷是男人!提你妹的亲!某人无语,那可是只手遮天的苏相……某日,温润谦和的苏大丞相笑容可掬上门地提亲,再度被扫地出门,朱漆大门上书斗大黑字:苏璃与老鼠不得入内!【总而言之】这是落魄农家郎男主变身妖孽狂肆丞相使尽手段疯狂追逐性格冷淡妻子,顺便抱回一双娇儿的故事。
  • 穿越大臻穿越大臻景明|古言娘家亲近对手?没关系,我不要这个娘家了。没嫁妆?不要紧,我和首富关系匪浅,我们嫁妆的原则是,不要最好只要最贵,直到箱子塞不进去为止!老公名声不好?喜欢腰斩?嗯,为了配得上他,来人啊,把她拖出去煮了!他意在天下,却毫不忽略她,或许不是轰轰烈烈的爱,但是信任她,只有她。
  • 甜美夫人勾搭腹黑河妖相公甜美夫人勾搭腹黑河妖相公天空爱下雨|古言河妖竟是冷血帅哥,遇上热心美女的传奇爱情。
  • 三世情:流萤舞蝶三世情:流萤舞蝶墨清凝|古言有一种感动叫漫天流萤,有一种忧伤叫独留残红……转瞬即过的是落花是萤火虫,却不是爱彼此。三世是龙王报恩的期限,三世之后生生世世是寻你护你的时间,千年等待不是为了夏侯雪,而是为了你,流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