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章 羞辱加威胁

之后的日子,秦迩每次进宫都会邀慕凝夏一同在御花园待一会儿,慕凝夏起初有些不情不愿,不过秦迩告诫她一切都要听他的安排,于是也不再多说什么,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多了,她发现他也并不是只会刻薄人,有时候两人就是一起坐坐不说话,偶尔聊上几句,他不故意调侃,还是很好相处的。不过最让她受不了的就是要在人前装作两情相悦,看得太后皇上暗地点头,直感叹点对了鸳鸯。

“秦迩,你不要太过分,”终于忍无可忍的慕凝夏将杯子重重地顿在桌子上,接着听到一声轻微但是清脆的碎裂的声音是却让她冒了两滴汗,这杯子应该很贵的,不过,不管了,“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哦?”他眼皮都没抬一下,把玩着手里的茶杯,睨了一眼桌上的碎片,唇角嘲弄地微微牵起,“那你说我在打什么主意。”

她受不了地翻个白眼,真当她是白痴啊!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嘴脸骗谁啊,“道貌岸然”说的就是他这种人吧!

“你这段时间拉着我装亲密,还不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到时候公主失踪了,皇上必定会追查,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你。而你是驸马,倘若对这桩婚事心满意足,自然不会有人怀疑是你将公主偷运出宫。”

“嗯,”他点点头,这才抬眸瞥向她,“还有吗?”

还有?她皱了下眉,难道这样还会有其他的目的?她脑子里没有那些弯弯绕,老实地摇了摇头。

他缓缓地俯下身子,桌子本就很小,于是他的脸便距她不过毫厘,随着他的靠近,气息若有若无地拂过她的面颊,引得她脸红耳热。他将她的反应全都看在眼里,讥诮地道:“也许,本王确是对这桩婚事心满意足呢?”

慕凝夏差点跳起来,不过幸好及时稳下心神,眼睛一眨,便换上了羞怯妩媚的表情:“好啊,本公主也很是仰慕王爷玉树临风、潇洒倜傥,那便不必再多想什么,我们婚期一到便成亲,岂不是皆大欢喜。”

“此话当真?”

“哼!”

秦迩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正色道:“还有三天就是七夕,而且也是你的生辰,皇上到时候一定会大摆筵席为你庆生,那也就是你离宫的最好时机。”

她道:“我自己的生辰,我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他淡然道:“你一脑子盛的都是浆糊,自己不会想吗?”

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样一脸冷漠的说出气死人的话,满脸的一本正经,却让人气得半死!“我不走了!”

“我给你机会,再说一次。”语气分明没变,可是为什么后脊梁感觉到一阵阴寒之气窜到了头顶?她屁股悄悄地欠了起来,随时准备逃跑,可是嘴上还是不怕死地说:“说就说,本来嘛,取消婚事会让我流落江湖,失去公主的尊贵身份,而你却可以照样做你的王爷,我敢打赌,我走了之后你压根不会理会我的死活,所以,我不——”

脚下刚运上了力气想要逃跑,纤细的手腕突然被猛地拉扯,眼前的景物一晃,身子便落进了一个宽厚的怀中。她猛地抬头,额头便撞上了秦迩坚毅的下巴,接着便听到他闷哼一声,可是禁锢她的手臂却加紧了几分力道。

“你放开我!”她只怕他手上的力道再加一分,自己浑身的骨头便要被他捏碎了,噼里啪啦一阵手忙脚乱地挣扎,秦迩不费吹灰之力地将她的两只手握在一起,居高临下地睨着她。她莫名地生出一种屈辱的感觉,眼里刷地一下泛出泪花,“秦迩你混蛋!你放开我!”

秦迩不为所动,冷冷地说道:“这样就受不了了,你我成亲之后便要同床共枕、肌肤相亲,倘若那样的话,你要如何?”

她手不能动,拼命地踢踏着双腿,使劲踢在他的腿上。这对秦迩来说不过是如同搔痒一般,不过是脏了衣裳而已。他面容冷肃,俯视着她,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她泪流得更凶,沿着眼角落入鬓发之间,她一歪头,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肩膀。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却没有撒手,腮边的肌肉紧了紧,寒声道:“想清楚,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她咬紧牙关,直到口中弥漫着血腥气,才稍稍松了口,含糊地说道:“先说好了,我本不想嫁给你的,你少自以为是!”

他冷哼一声,松开了手。她一得到解脱,立即跳了下来,胡乱地抹去脸上的泪痕,回头骂道:“秦迩,你等着瞧!”

语毕,逃也似的离开。

秦迩看了一眼桌上被她摔裂的瓷骨玉杯,不知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

手指轻轻地抚上肩头被她咬的地方,别说还真疼,这丫头是下了死力的,这狠劲大概是想把这块肉咬下来才解恨了。

*********************************************

皇上果然大张旗鼓地让人张罗起为她庆生的事,一时间宫中的宫女太监都忙碌了起来,众人将皇上对这位民间公主的宠爱看在眼里,来巴结的便踢破了门槛,慕凝夏不胜其烦,只让珑儿收下礼物,却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见一切来人。

终于到了七夕这天,晚上皇上在御花园设宴,宫中的妃嫔以及王子公主都参加了,妃嫔公主们争奇斗艳,打扮的花团锦簇,在慕凝夏看来,比那御花园中的花木都要绚丽了。四处挂满了红灯笼,映得御花园一片朦胧,仿若仙境,众人的面颊也是带着一抹嫣红,这样看来,到真的是一派祥和,每人都是喜笑颜开了。

宫中乐师奏着喜庆的音乐,身姿婀娜的舞娘翩翩起舞,一派众生行乐图便是如此吧。

席间人们为慕凝夏送上礼物,那些平日里见不到皇上的嫔妃更是殷勤,送上礼物还拉着她说个不停,以图引起皇上的主意。慕凝夏却是一整晚都心不在焉,终于得空的时候,端了一杯酒行到皇上席前,跪下身子道:“皇上,今日是女儿的生辰,而你是女儿的生身父亲,女儿敬您一杯。”多日来在宫中也多亏了皇上的庇佑,她才得以安乐度日,如今就要离开了,不由地心生戚戚然。

同类热门
  • 世子妃世子妃李简单|古言前世太子妃三年,三年一无己出,无子为其绝后,皇后逼其太子休妻,太子却对她说:“心莲,你放心,就算没有孩子,我也不会休你的”前脚说的深情款款,后脚却推她入了地狱。相隔一个月后重生成为了相国公嫡女落心,她心狠手辣,狠毒无情。逐渐找到前世的死因,原来她的死不过是一场很俗的阴谋,夫君想娶的不是她而是她的庶妹,还要对着她恩恩爱爱三年,也是没谁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复仇之妖妃惑主复仇之妖妃惑主素锦鲤|古言她本是集宠爱于一身的夏木公主,却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受尽屈辱。她的冷清倔强勾起他内心的恶魔,他冷然邪魅宣判:“夏木清婉,赏于众军。”他看着她眼里的恐惧、无助,玩味的等着她的求饶。可她骨子里的那份高傲,丝毫不允许她半点懦弱。她说:“你最好杀了我,否则,我定让你生不如死!”她用她最美的舞姿,最妖媚的声音,最勾人的手段,迷惑于他。本以为他也不过只是个好色之徒,却发现他早已洞悉一切,她所有的迷惑,只不过是她的一场小丑闹戏。
  • 侯门不悠闲侯门不悠闲一笑了之|古言顾明嫣被继母娇宠了一辈子,直到死时才知道什么叫做“视如己出”,机关算尽迫她嫁给人人闻风丧胆的北静王,原以为再坏还能坏到哪去,不曾想,被人栽赃陷害,名声尽毁。一杯毒酒,一尺白绫,她再无眷恋。当穿越的顾明嫣重拾原主的记忆,再也不是那任人愚弄的人儿。可为什么她避之不及的北静王,偏偏不肯放过她呢?
  • 阿娇翁主阿娇翁主655|古言陈阿娇不愿陷入这争斗中,陈家因窦太主而成为诸侯,因陈阿娇而成为外戚,故刘彻终会除之。为了保的陈家注定仅剩的血脉,为了能够离开那座皇城,她宁愿一步一步的退,一步步出卖着自己的仅有。她与刘彻妥协着。曾经深爱刘彻,却因为刘彻的不爱而放弃在感情上对他的追逐,一次次的伤害,学会了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虚与委蛇。
  • 离奇穿越,萌萌废柴逆天离奇穿越,萌萌废柴逆天洛雪熙|古言一次离奇的穿越,让夏雨沫来到了一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大陆,从此开启了属于她的逗逼逆天之旅!打白莲,虐渣妹,火焰谷,学院赛,一路过五关斩六将,走上大陆巅峰。神族灭绝,魔族来犯,看她如何守护大陆!但,谁能告诉她,那个外看霸气侧漏,而内心却是一个死缠烂打的王爷是怎么个回事啊!某女:我们不熟。某王爷:没关系,我认识你就可以了。某女:你可以滚了。某王爷:可以滚到你身边。(此文为逗逼文,初三党保证周更3-4次,男女主身心干净,请放心入坑,撒花!)
  • 穿越之倾世狂妃穿越之倾世狂妃安晨夕|古言他,在外人眼里,冷酷,凶残,杀人不眨眼,所有人不得碰他,违者必诛。她,再世为人,势必开括出属于自己的亡国,不同时空的人,在同一个世界相遇,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 随身空间之乌雅皇妃随身空间之乌雅皇妃断翅123|古言现代初中生穿越清朝一心想要父母平安安稳度日不了进入了四爷后院开始了荣宠一生的日子
  • 重生之女帝惊鸿重生之女帝惊鸿忆重结|古言她本是一届影后,闯荡娱乐圈多年,可一次意外,车祸,使她命丧黄泉,再次睁眼,她已不再是她,凤凰涅槃,凶星现世,血流成河。
  • 唯爱此妃唯爱此妃一直睡着|古言他对她说愿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却总是拈花惹草。她离开后,重新获得了爱情,却在幸福生活开始时又遇到了那个他..可以已经放下的情感,就是放下了,再也不会拾起了..
  • 我是王妃谁惹我我是王妃谁惹我暖小果|古言她,堂堂一代神医竟穿越回古代?可偏偏这么倒霉!刚穿越过来的第二天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嫁了出去!what?什么情况?好!是你们逼我的本姑奶奶就来个逃婚!我kao这个王爷府怎么这么大?转了半天没转出去!咦!怎么感觉府上那最后一间房阴森森的?不管了先逃再说,没逃出去反而引火上身!把王爷认成哑巴,以后没好日子过了!新文请多包涵!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