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章 湖边邂逅

她端起茶盅饮了一口,清凉的酸梅汤滑过食道,全身的毛孔都在瞬间缩了起来,身上的薄汗倏地下去了,她舒服地眯了下眼,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忙坐直了身子,正色道:“皇上,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你——”说着想到这事儿也许皇上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看了福全一眼。

福全会意,躬身道:“奴才让御膳房再备些水果来。”

皇上点点头,见福全退了下去,她才压低了声音道:“皇上。你是不是有专为自己办事的密探?”

他闻言眸色一沉,语气肃杀:“你问这干什么?”

慕凝夏没想到自己的问题会这么危险,见到他变脸,这才意识到自己触到了他的机密,就算是亲女儿也不行。赶忙道:“我不是有意刺探,只是有一个密探给我下了毒,我只有一个月的性命了,皇上,我是你的女儿,你把解药给我吧。”既然脸色不好看,如果她说出颜飞的名字,那是不是就代表着他已经暴露了,会不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虽然他真的很讨厌那个妖孽,可是还没到想要他命的地步。

“果有此事?”他似乎半信半疑。

“真的!”她猛地点头,她确定坚定以及肯定,那个妖孽还口口声声地威胁她,这还有假?

“那他为何要给你下毒?”

“我怎么知道,难道不是你的意思吗?”她无精打采地往桌子上一趴,心中将妖孽骂了成千上万遍,看她多善良,下毒害她,她还要小心替他保命。

皇上怎么可能看不出她的漫不经心,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扬声道:“福全。”

下一秒福全就出现在两人面前:“皇上。”

“宣太医。”

老太医拈着花白的胡子,眉头深锁,沉吟着轻轻地摇头,看得慕凝夏的小心肝“怦怦”地乱跳,不会那么严重吧,难道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那个,”她收回了手,战战兢兢地问,“太医,究竟怎么回事啊,我中的毒究竟能不能解啊?”

还是摇头!

脸上的血色刷地一下褪去,皇上也站起来:“快讲。”

老太医终于站起身来,恭敬地回道:“回皇上,从脉象上来看,公主并没有中毒。”

没中毒?这次慕凝夏更吃惊,心情大起大落,刚才还在谷底,现在又飘上云端,承受不住了,脸色一下子由白转红,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真的吗?”

苍老褶皱的手指依然拈着胡须,眯着眼点头:“据老夫多年的经验来看,的确是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哇,太好了!”她高兴地跳了起来,原来那个妖孽还算是有点良心的嘛,原来只是吓唬她,拍拍胸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回头看向也是一脸轻松的皇上,“皇上,可能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你的人,他逗我玩呢!”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打消他的疑虑,让他不要再追究此事了。

“嗯。”皇上敷衍地点点头,可是慕凝夏只顾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

“好了,既然没事,那朕就放心了,”他挥了挥手,示意太医下去,“凝儿,你就住在凝香阁,待到太庙祭祖之后,朕就会给你一个封号,现在你就安心住在宫里吧。”

“好。”她笑着点点头。

“小寒,小寒——”

慕凝夏正走在一条幽静的小路上,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喊声,绿树掩映,根本看不到喊话的人。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听妈妈这样的喊声她一定很着急,忙一迭声地答应着,可是那声音却根本没有因为她的回答而停下来,其间反而夹杂着救护车的声音。她心中着急,快步从好像迷阵一样的树林中跑出来,结果就看到一辆救护车呼啸而去。一晃神,自己已经到了救护车的车厢里妈妈哭得眼睛都肿了,声音也嘶哑得快发不出来了,可还是不断地叫着她的名字。她心里一阵慌乱,依稀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却又想不起来,只好大声叫着:“妈妈,妈妈,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啊!”

妈妈为什么不看她,难道听不到她的声音吗?她顺着妈妈的目光看过去,登时吓了一跳,躺在那里的不是自己吗?!

猛地向后一退……

“哎呦!”好疼啊!

还没有睁开眼,就听到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的声音,夏日午后偶尔吹过的习习凉风使她意识渐渐清醒过来,晃了晃头,缓缓地睁开眼。她仍旧在南宋的御花园里,住下来之后每日闲来无聊,古代又没有空调,屋子里有闷又热,她看好了这个小湖,周围种满了柳树,凉风习习,在这里午睡一定非常惬意,所以叫人在这里装了一个能躺着入睡的秋千。

风一吹,感觉脸上湿漉漉的,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是一脸的泪。刚刚梦中的情景便一下子窜入脑海,她就这样一下子穿越来了古代,那么妈妈他们会以为她已经死了吗?如果是那样,妈妈该会多么伤心啊,就像在梦中一样,哭得肝肠寸断,心里莫名地揪紧,眼泪又流了下来。

一方干净的手帕递到了她的眼前,她茫然地抬头,泪眼模糊地顺着手臂抬眼看去,不禁一愣。这不是那天所见的那名男子吗?眉目俊朗,目光虽然温煦却透着疏离。她接过手帕,突然冒出一句话:“你的手帕掉毛吗?”

秦迩一下子愣住了,有些莫名其妙。

慕凝夏见了他这样的表情,扑哧一声笑了。芙蓉一般的面颊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瞬间绽放了笑容,恰似花开。秦迩的眼微微地眯了起来。

刚刚去拜见了太后,在御花园中信步而行,走到湖边的时候,只觉得这湖面上吹过来的凉风稍稍减轻了暑意,走近几步,才发现秋千上睡着一名女子,正是那天跟连昭仪斗嘴的伶俐的丫头。当时见她一脸不服输的表情,眼中透着几许狡黠只是觉得好笑,这就是皇上刚从民间接回来的公主吧。眸光暗暗一沉。此时她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彩蝶纱衣,满头的青丝并没有挽起来,而是如飞瀑一般从秋千上垂了下来,有几丝在微风中飞扬。

同类热门
  • 皇帝宠妃萌萌哒皇帝宠妃萌萌哒夏Boss|古言“龙越择,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易汝馨叫着,直接忽视了满脸黑线的龙越择。。“汝儿。。。。好歹我也是一国之君,你这样真的好吗?”“你说什么?”易汝馨干脆装耳聋。。你这样真的好么?“没什么。”谁让他喜欢她呢。。“哦?好吧。。老板,我要这个,这个,我全都要了!!”接着把包裹都甩到龙越择身上。易汝馨,你这样真的好么?
  • 爱妃,理我嘛!爱妃,理我嘛!宁如沐|古言一朝穿越,暗夜特工化身娇艳狂妃,阴差阳错,与暴龙王爷缠情纠葛,难解难分。一场阴谋,引爆影朝内外争斗,且看特工狂妃如何斗情敌,战杀手,驯王爷,查身世…样样精通,手到擒来。现代金牌特工魂穿架空朝代,脱胎换骨后却阴差阳差的跟前世拥有相同相貌的暴龙王爷纠缠,一场阴谋让影朝朝野内外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且看特工狂妃如何在古代斗情敌,战杀手,驯王爷,查身世。【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烟华梦烟华梦弦奘|古言若本该相爱,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阻隔不了的吧。
  • 帝尊爆宠:逆天狂傲毒妃帝尊爆宠:逆天狂傲毒妃公子涟|古言【1v1宠文,男女主干净如白斩鸡】她魂穿异世,征战天下,踩着累累尸骨,只为扶他成王。他却冠她反贼罪名,亡她的国,搂着她叛国妹妹,看着她坠入地狱。夺舍重生,她是国公府二小姐,前世仇今世报,步步成魔,只为啃他血肉灭他魂,夺他江山,毁他帝皇梦。她是一世为医,二世为将,三世为魔的千重莲。胜得过渣男,赢得过姨娘,斗得过姐妹,玩得过天下,做得了一统江山的王。但,流氓你不是我仇人吗?在过来我要叫咯?喂喂!这是姐的床,你给我下去!“从今以后接近你的男人,我要他们滚去死。”“那你还不快滚——”说好的重生复仇呢?这画风不对啊!!
  • 出云国之龙行天下出云国之龙行天下含雪儿|古言他,出云国世家公子,她,清风国宦家碧玉,他们的爱情故事,感情纠葛,只在那一瞬间的相识,就铸就了永恒的爱恋。风起云涌,演绎着什么样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
  • 妃逃不可:王爷请留步妃逃不可:王爷请留步洛枫黎|古言(本文纯属虚构,穿越玄幻文,请勿相信、模仿,谢谢!)为她伤她,因他弃他,一切皆是一个迷。爱是什么,恨又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只是一个迷茫、无助,不知道去哪儿的人...他不在了,你回来了,我只有你了?不,我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唯独有的...只有...唉...算了...罢了...
  • 尽心上尽心上十黎|古言每一朵花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故事,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过往。那些浮生花开,一世情怀,均记录在案。
  • 王妃要从小养起王妃要从小养起凤兮栖梧|古言小说看多了总是要还的,穿越看多了就真的穿越了。小胳膊小腿,原来变成了娃娃,荒郊野外的怎么办?那位哥哥,能不能把我带回家,我什么都不会干,拍拍胸脯我会对你好的!小娃娃,跟着我,你是要付出代价的,知道嘛?
  • 魂归汉土魂归汉土芝麻丸子|古言那是一汪湖水引她入汉代,初遇高冷终成她最爱,奈何最爱不长久,家人眼前难团聚,回到现代路渐明,无奈无奈,不弃小情如何为大爱?!
  • 公主的抉择公主的抉择紫煞天娇|古言曾经的她,虽是金枝玉叶、天之娇女,却只盼有人能陪自己赏世间美景,尝天下美食。然而这微不足道的心愿,却因一场地覆天翻而变成了奢望。穿过重重阴谋和谜雾,面对爱恨情仇,她当如何抉择?是为恨复仇不择手段,还是为爱释怀放弃执念?是远走高飞隐没江湖?还是承担责任独挑大梁?她是否能够不忘本心、不改初衷?佛说,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莫问是劫是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