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5903600000006

第6章 :阴阳客栈

美人客栈的灯笼随风飘摇,文艺青年大概是喜欢这样古色古香的地方的。杜研玉的眼珠子随着电视上的动画片转,一会儿就被逗得哈哈大笑。她喜欢动画片,喜羊羊、熊出没之类的,甚至是很多人不知道的动画片,她也看过。毕竟客栈的生活太无聊了,动画片可以解闷,简直就是神的恩赐。

“杜研玉,杜研玉……”陈一峰火急火燎的跑进客栈,累趴在桌子上。

“哎,你不是早上才走吗?这才一天就想我了?让你回家看你爷爷,不要那么记挂着我,说不定给你玉佩的道长过几天就没命了。”非常识趣的给陈一峰倒上水,杜研玉开始揶揄他了。这客栈的客人从来就不多,有时候几个月才来一个。这陈一峰也是误打误撞才来的,肯定是上天派下来给她解闷的。

“你是不是会抓鬼?超度什么的?”猛的灌下一杯水,陈一峰严肃的问。

“这美人客栈就是让鬼住的,你说我会不会?”杜研玉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陈一峰,问的不是废话吗?

“那你跟我走,去给她超度,要多少钱我都给。”一把抓住杜研玉的手,拉着她往外走。

杜研玉还没走到门口就甩开陈一峰的手,抓的怪疼的:“我告诉你,巫女联盟是有规矩的,不干扰人间的事。我们避世已经上百年,不在人界行走。那鬼来了阴阳客栈,我可以管,他不来,我就不会管的。”同样很严肃的告诫陈一峰,不是说是个鬼客栈就可以派人去的。

“可是她被困住了,根本就走不出那个地方。”如果可以来,肯定就带杨茶来了。陈一峰将车站遇到的事说了一遍,希望杜研玉能够通融一下,毕竟是条人命,哦不,是条鬼命。

认真的听完陈一峰的话,杜研玉做出很欣赏的姿态:“我知道你心好,敢为人间疾苦落泪。但是说实话,不是你的事就不要多管闲事。那鬼既然被困在车站就是有道理的,不是她自己的事,就是有人干涉。冥兵来了这客栈不进,那我也不能出了客栈去管别人的事。巫女联盟的规矩很多的,师门叮嘱不可干涉人界之事,那我就不会干涉。留下来吃饭不?”尽管欣赏,可是该拒绝还是要拒绝。再说了人世间的鬼那么多,不可能管的过来的。

陈一峰的打开杜研玉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愤怒的问:“什么巫女联盟?什么师门?你真的当现在是古时候吗?而且我就不相信你们真的什么也不管,连道士还要焚香抄书呢。帮助别人不是与人为善吗?”

瘪瘪嘴,杜研玉有些无言以对的感觉:“这个呢,真的不是我能决定的。还有,巫女联盟弟子众多,我们都不是在人界成长的。我们的规矩说给你,你也不会明白的。至于我们是不是生活在古时候,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据我所知,巫女联盟的这代弟子,只有一位是在人界被抚养长大的。可她已经死了,就是为了保卫人界太平。”所以说不是不管,是不想管。

“杨茶不会害死你的,超度对你们来说不就是一点点时间吗?”陈一峰不死心的继续问。

杜研玉摇摇头鄙视他的认知浅薄:“你是电视剧看多了?一个人变成鬼就是死了,死的原因有很多,怨气有大有小,他们会变成什么鬼可能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地府阴阳路纵横交错,命书记载一个人的功德过失,冥冥中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一切都是按照轮回前进。超度要看清她的前尘往事,要看她的未来,要看她的八字,阴寿、阳寿都要看。能将她引导到什么地方,来世会今生要作何了断。你还觉得简单吗?单单是要让她过阴阳路,就需要一个法术高强、修为高深的人来做,不然没走上阴阳路就被烧死了。”

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事,陈一峰以为就给杨茶念念经就可以了。

看来果然是电视剧看多了。

“不怕告诉你,我师父虽然是巫女联盟的大司命。但是我的资质平庸,我是做不了超度的。昨夜冥兵过境,它们也能看出来我只是个混饭吃的巫女,如果硬闯,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杜研玉也有些惋惜,要求听起来简单,懂的人做起来也不太难,可杜研玉没有那个级别就没有办法。

所以就算是放弃了回家,特地来帮杨茶请杜研玉也是没用的。陈一峰气馁的将头埋在手臂里,无语的看着杜研玉。

“咳咳,天黑了,你不要乱走。冥兵随时会来的,他们白天不出来,晚上可不会放过你的。”清清嗓子,这件事应该不用她说陈一峰都会知道的。

“你既然都那么帮我,也帮帮杨茶吧。”看得出来杜研玉尽力的帮忙了,她想办法吓走了冥兵,还告诉他事情的要害。比起冥兵来说,杨茶的事应该是比较轻的。如果杜研玉不行,那么她肯定有认识的人。

被看的浑身不爽的杜研玉打断陈一峰的眼神说:“行了,我给你想办法就是了,别再看着我了。今天你就是代理掌柜,别走出客栈,它们不会进来的。我去车站看看,如果能帮的话,我会帮的。”说着就背上自己的挎包,草草的将需要用到的东西摆放位置告诉陈一峰。房价是定下的,住一晚一两银子,可以收人民币,按照当天的汇率来。

“好了,我都记下了,你快去看看吧。车站关门了,你能进去吧?”眼看着杜研玉还一直在喋喋不休,陈一峰将她退出了门外。心中怀疑这客栈会不会有人来,她自己都知道生意差,今晚肯定生意也很差的。陈一峰心情沉重的期待不要有来客,来了也希望不是鬼。可这个是******阴阳客栈,不是鬼来住就是跟他一样遇鬼的人,怎么看都不是好选择。

杜研玉前脚离开,陈一峰本打算到厨房去看看的。客栈的大门,却陡然黑了下来。那冥兵就站立客栈的门口,没有眼睛的骷髅直勾勾的盯着陈一峰。这就像一场噩梦,天黑后再临。而陈一峰刚刚让杜研玉出去了,没有她在,这些冥兵谁能镇得住?汗水从额头滴落了下来,站在原地的双脚似乎被钉子钉着,无法挪动半步。

同类推荐
  • 挖坟匠之升棺发财

    挖坟匠之升棺发财

    揭秘神秘的“驭鼠术”技能,以奇特的盗墓手段带你品读光怪陆离的故事。
  • 午夜惊的魂

    午夜惊的魂

    我是女生,不太会写,不要建议。第一次写这样的小说。
  • 六张脸谱

    六张脸谱

    简介:这世上最恐怖的不算鬼,而是人心。一个名为安宁的小镇,却不得安宁。几个离奇死亡的女孩,一段段曲折离奇的真相,六张脸谱从何而来?那个叫夜未央的戏园子,又有什么魔力,让人不禁踊跃前往,为何每逢月圆,安宁镇就会连奏类似安魂的戏曲,这究竟是人为,还是鬼魂作祟,本文将为你一一揭开六张脸谱的诡异面纱……
  • 我的梦里有鬼

    我的梦里有鬼

    我是个普通初中生黄石,可因为上世的错误,不可弥补,而我是唯一流落到凡界的魔族之子,却与圣族之女通婚再次犯下了今生无法弥补的错误,导致两族再次大战......
  • 摸金神符

    摸金神符

    为救哥们,使杭昱卷入了一个惊天的秘境漩涡中,一个关于雪域高原下埋藏的惊天秘密,使他们陷入了一个局,没有退路的迷局,如同地下王墓金刚墙的预示所言:“事情的结束,不过是新的开始!”
热门推荐
  • 苗小不渺小

    苗小不渺小

    浮游且可偷生,看善良打败美貌,如小强般活着的苗小绝不渺小。
  • 吾皇万岁:朕的爱妃是只鬼

    吾皇万岁:朕的爱妃是只鬼

    凌萱,二十一世纪的古武世家继承人。“女人,留下来做朕的妃子!”男人霸气的说道。“凭什么!”凌萱一脸挑衅的看着男人。“凭朕一夜七次。”男人成竹在胸的睨着凌萱。“得了吧,我的皇上,玩五子棋一夜赢我七次你还真是厉害。”凌萱一脸嫌弃。男人画风一转,拖着凌萱的袖子,道:“不管,我要你当我的皇后。”“那好,等你抓到我再说。”凌萱满皇宫的跑。男人腹黑一笑,一道追魂幡就给凌萱吸了回去。“朕已经抓大你了,是不是该兑现承若了?”
  • 七色灵尊

    七色灵尊

    邪灵:“我赋予你天下最强灵脉,助你成为大陆主宰。你我共同统治天下!”张风:“我虽平凡,但我不受人摆布,何况你连个人都不是!”张风:“你们为什么总是逼我到绝境!难道不知道当我变成魔鬼的时候很可怕吗!”风尊:“挡我者,死!”风尊:“瑶儿,不要!不要逼我,我不能杀你!”
  • 青春匆匆,你们一起

    青春匆匆,你们一起

    本是亲梅竹马,却不告而别1年之久,渺无音讯。当他再度回归,等待她的,是幸福,还是苦难......(这个事情,发生在地球的其中一个平行空间——天球。)
  • 豪门命运:辛宠独生子

    豪门命运:辛宠独生子

    她原本是为了赚钱,到了一个错误的地方,后来她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女人的身体里,那大小也差不多20满岁,身材火辣,精致的五官。然后她碰上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强暴了她,她就想办法将他的事情发到网上,匿名,是怎么也查不出来的匿名,没发露任何名字。请接下来看文章,我暴露的太多了
  • 帝尊盛宠:你是我的菜

    帝尊盛宠:你是我的菜

    说好的不能活过二十岁,还不照样破列了。只是南宫言这个禽兽,她是真的受不了了。
  • 涅盘之殇

    涅盘之殇

    一个女子的荒凉,却造就了灵界的凄凉;他站在西鄩海域上空,在庞大的时间里,荒芜无声流过,灵界那苍凉的上空。
  • 幸福婚姻的密码

    幸福婚姻的密码

    时下保鲜婚姻的呼声越来越高,的确,婚姻没有保鲜柜。当最初的激情过去后,如何保持婚姻一如既往的新鲜,才真正关乎婚姻的长度和热度。让不间断的惊喜来延续美,让合适的距离产生美,让加深的信任巩固美,让宽容的理解滋润美,这信任,这宽容,无一不是婚姻里得到幸福的密码,且不可或缺。本书解读了这些幸福婚姻的规则,告诉你如何如何爱TA,更告诉你如何爱自己。
  • 强婚圣女:王爷狠狠爱

    强婚圣女:王爷狠狠爱

    白云依穿越进了自己写的小说里,成为了混吃等死的神宫圣女,是玛丽苏女主的头号闺蜜,本该注定孤独一生的命运却突然遭遇了变故,小说里的炮灰王爷居然看上了她,要娶她为妻。噢漏!【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终极丧尸兵王

    终极丧尸兵王

    在实验室醒来,竟已是末日。他拥有最纯真的眼神,也拥有最恐怖的战斗力。他是孤单、懦弱的傻兵,还是勇猛、无敌的终极兵王偶然机会,他带领一个美女、混混、小婴儿组成的特殊小队闯荡在丧尸横行的末世中却不知道,阴谋的利爪,已经慢慢伸过来,准备抢走他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