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兑现赌约

“那一年,馆里来了个老阿嬷,似乎是爹爹的老友,”阿水用棉被把自己裹成一团,盘坐在床上,继续说道,“她并未待多长时间,在爹爹房中匆匆交谈了几句,便离去了。本来倒也寻常,我之所以注意到她,是因为她从进门起,眼神总是有意无意地往我身上打转。”

小叶收拾好房间,也盘坐上床,紧紧拉住阿水的手。

阿水会以的笑笑,示意她自己没事:“我实在好奇,才去偷听他们壁角的,只听那阿嬷说了句‘你不寻思着娶妻生子,过安生日子,却养着这么个怪物做什么?’当时我并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后来我的身上长出黑毛,我才…才…”

小叶倾身抱过哽咽的阿水,轻抚她尚未干透的头发:“我的好阿水,都过去了,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好起来。”

“不许告诉别人。”阿水闷在小叶怀里说。

“怎么可能跟别人说呢,这是我和阿水两个人的秘密。”

“嗯,就知道还是小叶最好啦。”

“当然。”

少女嬉闹的声音飞扬在寒冷的夜空,模糊一片,却能令某些人悍不畏冷。

比如躺在阿水房顶上的这位。

肖木双臂枕于脑后,微闭双眼,显得很是享受。他身下的屋瓦明显比其他地方更光亮,而且能做到悄无声息,看来上人屋梁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别跟我提肖木那个坏蛋!”

突然一声尖锐的叫嚣清晰的传入了肖木耳中。

嗯?阿水这个丫头又发什么疯?肖木不觉坐起身,侧耳细听。

就听见阿水满肚子愤恨,大声说道:“每次就属他管我管的凶,这个不准那个不行,我爹都没发话呢,他只比我大三岁,凭什么管我!我看啊,他就是针对我!”

小叶柔声细语的哄了什么没听清,只听那丫头话语软了下来,却依然余怒难消:“明天定要让这个家伙给我好好服服软,怂货,居然直接喝趴了!”

肖木专注的听着,右手习惯性在腰间匕首的皮套上轻轻抚摸,脸上是戏谑的笑意。

好,我等着。他在心里说。

月色明亮,肖木四下打量,一片静谧,看来今夜应是无虞了。

根据浮生的消息网回馈,真正的金风现如今正在前线组织志愿者,为人国军团运送物资,眼面前的这个——他心思几转——最好别有什么祸心!

屋内灯光熄灭,逗趣声越来越小,肖木会心一笑,合紧衣袍,娴熟的躺下。

丫头的小豆果子果然有几分劲道,强自撑着精神头的肖木,暗暗想着,也缓缓睡着了。

岁月静好,安然若泰。

翌日。

听完阿水的身世故事,小叶一晚辗转难眠。寄身流连原本只为方便在义城内查探委派的“那件”任务,对流连小馆本身却完全没有怀疑,但那香礼来者不善,目标明显就是阿水,可笑自己竟如此后知后觉。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躺在身侧的阿水,昨夜说完秘密后,这丫头敏感又期待的眼神,犹在眼前,再三安抚,才肯睡去。如果,她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不,但愿你不是。

小叶为阿水掖好被角,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打水去做早饭。

日上三竿,做着厨神美梦的阿水姑娘才慢悠悠醒过来,如往常一般悠哉地穿好衣服,坐在梳妆台前发呆,好一通神思飞扬,才推开门走出房去。

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满院开满了各种颜色的星花,只余自己脚下往门口,曼延出一条只容一人通过的小径。小径的另一头,肖木握着匕首,将人如芙蓉的香礼拦在院门之外。

阿水小心翼翼伸出脚,点了点地面,还好,泥土的厚实感尚在,不是做梦。可是这阵仗,那轻盈的星光飞落裙角,这得花费多少元素之力,太夸张了吧!

小叶和鳞蟒坐在厨房的门口,嚼着肉干,幸灾乐祸地看热闹。

阿水紧锁眉头,盯着金风,沿路走到他面前,沉思良久才严肃的说道:“虽然你是我们流连的客人,但是你擅自侵占厨房用地,问过我和小叶没有?你这样,我们今天到哪儿去给充能晶石晒太阳,还有洗菜择菜呢?”

对于阿水的反应,香礼颇感意外,但想着女人不过金钱珠宝甜言蜜语三样就能搞定,便又拿出了他惯用的那套:“我的阿水,我已经把流连全包下了,直到过年,你们都不用做事了,我们今天出去玩儿吧,我请客。”

粉丝请玩是常有的事,阿水也不扭捏,随后就应下了,只是再三嘱咐香礼,别动不动就喊她“我的阿水”。

可是,就在她和小叶跟着香礼准备走出厨院时,肖木收起匕首,也跟了上来。

阿水斜着头,疑惑的看向他。

“身为流连护卫,我有责任保护这里每一个人的安全,尤其是金公子这样的贵客。”肖木厚颜无耻的给出了解释,偏偏还那么合情合理。

香礼笑笑倒没有介意,反而是阿水,微眯双眼,低声与肖木谈道:“一起去可以,不过昨晚某人打赌输了,还是先兑现赌约吧。”

肖木看着她刻意做出的恐吓表情,内心一阵欢愉直想发笑,但他忍住了,认真的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也不过分,今天出去你得喊我声老大,事事听我差遣,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肯定想寻了我的错处,好去我爹那儿告状。”阿水用力在肖木胳膊上拧了一把以示威胁,“懂事呢,你就乖乖听话,我也不会为难你,不然,你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本想虚张声势吓唬肖木一番,谁曾想,她这一席话说完,那个讨厌鬼竟然呆愣住了,一脸痴傻的看着自己。

难道是说太过,吓到这个傻子了?

阿水心亏的和小叶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眼中也看到了怜悯的神色,才虚虚拉了拉肖木的袖子,放缓语气道:“哎呀,走了走了,一会儿我心情好带你去吃好吃的总行了吧。”

肖木这才回神跟上,保持了一段距离缀在他们后面。

流连一角。

头牌红灵犀夹着一支细长的淡烟卷,语带调笑:“老板,那个金风怎么看都不怀好意,您就这么放心您的乖女儿跟他出去?”

“怕什么,不是有那么多人跟着么,”浮生收回远眺的视线,耷拉下眼皮,“再说,我当初答应的只是掩饰她的身份,抚养她长大,有了意中人什么的可不归我操心。”

红灵犀吐出一个烟圈,但笑不语。

同类热门
  • 死神降临:冷酷魔妃死神降临:冷酷魔妃陌阡溪|幻情死神是世间第一个神灵,无聊让她沉睡,当她再次醒来世界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 浣冥浣冥花容月兔|幻情上古混沌开,天地初成。宇内自成神、人、冥无,三界。而其中最强大的是冥无界······十六年前的一场惨案,几千人瞬间灰飞烟灭,缘由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怀了冥无王——无的孩子,从而被愤怒的人们送上火刑架烧死。这其中到底有何因缘?十六年后,一个在山上被狼养大的红发男孩,一个有着灭族深仇的冷面少爷,一个活泼暴力的平民女孩,三人六年前偶然结识。随着三人一同上极玉峰拜师学艺,下山执行任务,经历了一个个离奇凄美的故事,并逐渐揭开十六年前的真相以及冥无、人、神三界的恩怨纠葛。
  • 火引冰芯火引冰芯晚安梦小姐|幻情千年前,他为了称霸六界而走火入魔,甘愿沦为邪灵的奴役,放纵自己的贪欲和暴虐;千年后,他却甘愿抛掉一切修为和权力,只为换她一笑……
  • 绝世萌宠:痴情皇子替身妃绝世萌宠:痴情皇子替身妃烟雪剑霜|幻情(最萌萌哒的逗比,最会搞怪的女主,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这篇精彩的小说哦!)美少女灵小玥被最好的姐妹灵素素妒忌而遭到谋害,翘了辫子,灵魂又被灵素素捉弄,穿越在一只猫的身上,成了一只萌宠,被大皇子当作红颜知己也就算了,居然还被二皇子当作梦中情人,被人爱的莫名其妙。灵小玥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变回人形,却发现自己的美名和恶名遍传天下,要么被人当作女神,要么被人当作瘟神。还是当大皇子的萌宠比较好,累了,有人疼;生气了,有人哄;饿了,有人喂饭;落难了,有人挺身而出;被人欺负了,有人帮忙出气…
  • 圣玄学院:萌主来袭圣玄学院:萌主来袭缘梦三笙|幻情女主是一出生就被抛弃的婴儿切开异次元世界,来到另一个奇幻世界,要通过重重考试才能进如学院?好吧,为了能见到他,为了能找回将自己抛弃的父母,努力加油吧!可是为毛进入学院能碰到那么多各类奇葩同志!好吧,我忍!可是..学院篇:妖孽男:雪,你这么温柔这么好,可否跟我一起走,浪迹天涯,此生不换.变态男:雪,你这么让我恋恋不忘,我好想把你永远拴在身边囚禁你永远只能看我一人,可是..我舍不得..老大叔:雪,虽然我很老,但是我真的很温柔!傲娇正太:哼,虽然你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我勉勉强强就让你喜欢我好了.女主一脸黑线的看着众人默默的说了句:哦,我有心爱的人了.众男齐声大吼:谁!我们保证不打死他!
  • 惊天凤女:龙王盛宠杀手妃惊天凤女:龙王盛宠杀手妃彼岸嫣然|幻情独孤梦璃21世纪的杀手之皇兼毒圣,在进行一个任务时,莫明其妙被发现,摔下百层高楼,魂穿异世。狗血的是,穿到一个同名同姓的废材身上,竟然,还是她大婚前夕。没事,姑奶奶我去好好准备准备......于是乎——第二天,堂上那叫一个壮观......新娘新郎不见了踪影,只有蛇和公鸡在“搏斗”。今日过后,他缠上了她。与此同时,一个个秘密出现在他们眼前,一个巨大的阴谋也拉开了序幕......最终却发现这一切仅仅是因为......
  • 逆世嫡女逆世嫡女落仟雪|幻情凰府嫡女凰月灵,废材一个,当现代杀手凰月灵魂穿到这个极品废材身上,只见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昔日欺负自己的,杀!往日嘲笑自己的,杀!在敌人面前是死亡使者,在母亲面前是乖乖女。当傲慢自负的她,高冷淡漠的他相遇,又将掀起一场怎样的腥风血雨?
  • 王爷的出墙妻王爷的出墙妻萌宝yu|幻情她们姐弟是豪门之子,在16岁生日遭仇人灭门,她跟弟弟穿越到古代,她是王爷的出墙妻,他是神一样的存在,简介不怎么精彩看文就知道了
  • 鬼王嗜宠:腹黑医妃有点狂鬼王嗜宠:腹黑医妃有点狂汐羽沫|幻情什么!!一朝穿越,成为架空大陆蓝悦朝浅府嫡女浅漓夏。啊!!此女呆傻?懦弱无能?没关系,有我在次,从今以后,谁敢嚣张,谁必遭殃。太子妃?我?还有比这更雷的吗?哼~太子悔婚,很好。我还不愿意嫁于你呢。我要嫁也要嫁给他。他,是蓝悦朝最小的废物王爷。没关系,我可以治好。姐要逆袭,虐shi你们这些渣渣,傻小姐闹翻天,鬼王护航,行遍天下!
  • 呔,妖怪!哪里逃!呔,妖怪!哪里逃!雝兮|幻情转世轮回,阴差阳错之下,她又再一次的遇见了他。可是,现在的她早已不是过去的她。但她说:“或许曾经我们真的是一对,但是那又怎样,我是我,这一切都是由我决定,你追我是你的事,我看不看得上你,就是我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