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从狗洞进去 第26章

”?“你看我是开玩笑的么

,这女儿什么都好,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唯一一样就是太自傲了

”,“您这么高贵的身份给世子爷当丫环?不是折世子爷的寿么

”,就在这时,桃栖梧一脸灿烂的推开了门,亲切的叫道。“娘:姐姐

”,我这腿疾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又不是说不提及就不存在了。我都已经习惯了,娘以后别老是顾及着我,桃栖梧淡然一笑道!“娘不必顾忌什么:说话做事都藏着掖着的,倒让女儿心里更不好过了

,身后,连氏担忧地看着她的背影,唇动了动。终是没有叫住她

,连氏紧紧地盯着桃栖梧,在她脸上没有找到伤心的痕迹,遂放下了心来,暗笑自己心思太多。把梧儿想得太复杂了

”,桃栖梧横了她一眼道?“让你说就说:怕什么怕

”,撒娇的腻入了连氏的怀里,嘟着唇道?“我嫁到四皇子府就是王妃,哪个不开眼的敢给我亏吃。何况四皇子说了,小脸含羞:我不生嫡子,“娘……”桃寒蕊听提起四皇子,决不会让任何人先生下庶子的

”,桃栖梧甜甜一笑道?“姐姐便是不说,我也省得:难道我便不是娘的女儿么

”:桃栖梧捂着唇吃吃的笑道?“娘不是最心疼姐姐么

,这话连氏听起来不过是小女儿开玩笑的话。可是沈嬷嬷却总觉得是意有所指

,连氏一愣。目光有些犀利的扫向了沈嬷嬷

”,连氏心疼道。“呀,这小贱人的事也当不得梧儿放在心上:别累着自己了

”,来参加的非富即贵,全是人上之人,要是入了这些贵妇人的眼,四皇子的婚宴?妹妹以后的婚事也有了着落,您想想,那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桃寒蕊听说连氏把桃之枖这么早就叫回来。十分不高兴的冲到了连氏屋里

”,桃寒蕊生气道?“娘:瞧你把妹妹宠成什么样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不知道了么

”,不一会,陈大娘铁青着脸回来了,愤愤道。“二小姐,门房说了:让二小姐与小公子从那进去

”,先不说襄阳王世子就不好惹,这事还得了皇上的旨,我要是不让她回来?岂不是变相的抗旨么

,桃栖梧听了陷入了沉思。眉微微皱了起来

”,连氏顿时笑了起来,夸道!“还是我的蕊儿聪明。我之前还怕你进了四皇子府将来吃亏了呢,没想到你却是这么的聪明伶俐:倒是我白****心了

,其实梧儿说得没错?鸡蛋哪能放在一个蓝子里的道理

”,从连氏屋里出来后,桃栖梧问秋月道?“秋月:你说小姐我去应征世子丫环会不会入选啊

,桃栖梧脸一黑,目光如刀般射向了桃寒蕊,刚才她不过是试探一下连氏对襄阳王世子的态度。以此来测试她与襄阳王世子之间的可能性

自然是国色天香,美得让人不能呼吸?要不四皇子怎么会为了姐姐神魂颠倒呢?”,“那还用说么

”,桃栖梧眼微闪了闪道。“娘,就让女儿绣吧,姐姐要出阁了,我也没有什么可给姐姐的:绣个嫁衣还是可以的

”,“没事。娘的意思是你绣的真好看

你敢骂皇上的种是野种?皇上能饶过你么?”,“怎么没有这么严重?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那世子是谁的种

。当下脸更是白得如纸

,“……”桃栖梧眨了眨眼。一脸的不解

,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刚说过最疼大女儿,转眼间要再说最疼小女儿,两个都是女儿。那大女儿必然会伤心,连氏尴尬地笑了笑,而小女儿也只会把她的话当成了敷衍

,“姐姐……我……我……”桃栖梧一副受了惊的模样。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桃寒蕊一下如刺猬般竖起了尖刺,对桃栖梧斥道?“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要做什么两手准备?难道你以为四皇子就不能登上大宝么

,秋月叫苦连天,这小主子是入了魔了!可别真去啊

,“娘,怎么了。”桃栖梧眨着清澈的眼?一副莫名其妙的样了

!“我就知道娘最疼我。”桃寒蕊心满意足的娇笑着

,当马车停在了候府门口,桃之枖看着桃候府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眼前一阵的恍惚

,桃之枖看了会紧紧地闭着的朱红大门。目光冰冷

,桃栖梧低垂着头!恨意滔滔

,桃栖梧躲在连氏的怀里。唇间勾起了冷笑

”!“再大也是娘的女儿嘛!除非娘嫌弃女儿

”,桃远之脸上一红,低声道。“对不起,姐姐:我错了

,毕竟论嫡有太子,论宠有世子。四皇子只是靠了个得宠的母妃才入了皇上的眼罢了

”:桃寒蕊则道?“妹妹觉得姐姐长得怎么样

,后背。湿了一片

”,连氏啐道?“尽胡说八道,越说越没边了,你要不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娘能这么心疼你么

,话虽这么说。看向桃寒蕊的眼睛却柔得要滴出水

,见连氏不答,桃栖梧的眼微黯了黯。本来有些小挣扎的心更是坚硬了

,桃栖梧捂着唇。笑得花枝乱颤

”?“什么?襄阳王世子怎么会认识这个小贱人?又怎么会点她的名

”,桃栖梧又道“娘,既然如此?咱们是不是要做两手准备

”,连氏则压低声音斥道?“蕊儿:你胡说什么!须防隔墙有耳

”:秋月苦笑了笑道?“奴婢能不怕么!奴婢怕世子爷折了寿啊

”,连氏还未开口说话:桃寒蕊就鄙夷道?“疼?疼有什么用。不过是个野种罢了

,这话不说倒罢。一说倒让连氏更是心疼得快掉泪

,这可是两头不落好的事。她不能回答

”,桃远之愤愤不平道!“简直岂有此理,竟然让我们从狗洞里进去!他们真是欺人太甚!姐姐,给我木棍:我要去把门砸开

”,道。“可恨那小贱人从小在庄子里呆着,铁定是没有人教她绣活:不然我就让她把我所有的绣活都包了

,秋月这才松了口气,还好。这位主子打消主意了

,说着也不由连氏反对。把连氏现在戴的抹额摘了下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娘。”桃寒蕊这才有些后怕了

“梧儿……娘的意思是……”,生怕桃栖梧多心,她歉然地看了眼桃栖梧:讪然道

,可是答应之后,听到了大小姐与连氏的对话。她不禁又担心地看向了桃栖梧

”,铁青着脸道?“娘,你不会也听了妹妹的话,想歪了去吧!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桃寒蕊更别生气了:要是家里有人嫁给了襄阳王世子,看着连氏陷入了沉思,别怪我不客气!哼

” 只是笑了笑道?“四皇子是什么样的人?那可是人中龙凤:,怎么能被女色所迷呢?还不是因为心悦你姐姐才能这般深情的

”,这时,她推开了连氏作出诚惶状?“娘: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

。她知道她的话连氏是听进去了

”,桃寒蕊心头一惊,嘴里却不认输道“左右全是娘的人?怕什么的

当着她的面骂她心仪的男人!真是可恶之极!,没想到连氏还没有说放,桃寒蕊就给她这么一句

”,听桃栖梧这么说,连氏遂点头道?“好吧,不过你一定得注意身体:要是累了就立刻休息知道么

”,连氏听到有人进来先是一惊,待看到是桃栖梧,眼神瞬间柔和,大步走了上去:扶着桃栖梧心疼道?“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让丫环来告知一声便是

,桃栖梧就来了,看到桃栖梧时,沈嬷嬷本来是要禀告的,刚才连氏与桃寒蕊说话时。奈何桃栖梧制止了她,说是要给连氏一个惊喜

”,而是冷笑道。“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庶女,便是去了襄阳王府也是被赶出来的命。说来真是前世欠了她们母女的,这都在庄子里呆了这么几年了:紧赶着回来还是给候府丢人的

,连氏看了眼桃寒蕊。暗中叹了口气

”,桃栖梧目光变得阴冷狠毒:冷道!“做梦

” 桃之枖微微一笑:即使是身为候府的庶子庶女,可别忘了咱们还流动着丰家的血液,丰家是有铮铮傲骨的家族,,摸了摸头,柔声道!“心燥却是错了,有骨气却是对的,绝不会低下高傲的头

”,你也说姐姐长得漂亮了,不过刚才姐姐也说了,好衣配美人嘛,而是对桃栖梧道?“妹妹:你的手这么巧,桃寒蕊并不管这些,姐姐的嫁衣就劳烦你来绣了好么

”,连氏脸一红啐道!“没大没小的丫头片子:连自己的娘也敢打趣

,总是有些轻佻之意,要是旁人这么说,连氏肯定要呵斥了,这话虽然说是夸了桃寒蕊。不过是桃栖梧说的,连氏自然是舍不得骂了

,这许贵妃虽然得宠,毕竟只是多方权衡的结果,而论身份背景来说。四皇子登上大宝的可能性还真不是板上钉钉的事

”,“瞧你说的?娘怎么可能嫌弃你。娘疼你还来不及呢

”,绝对不行,嫁衣可不是抹额,绣起来费心费力费功夫还费眼睛,连氏马上就反对道?“不行:这只大半年的时间也太赶了,桃栖梧还没答应,累着了梧儿怎么办。我不同意

”,我不说了,唉,眼见着就要嫁人了,好:这么大的人却还往娘的怀里蹭,看着娇羞不已的女儿,母爱泛滥开来,笑道?“好,好,这倒是不害羞了

”,秋月吓了一跳:连忙道?“小姐开玩笑吧

。她的唇间笑意更浓了

,连氏假装没有听出来,心里却有些酸酸的,养了十几年。疼了十几年的女儿就这么被四皇子勾走了魂

,两世的时间加起来,她在这里生活了二十二年,只是这二十二年来。她过得比三等丫环还不如

” 连氏笑道。“女儿一针一线绣出来的,,梧儿,你也别太累着了,仔细眼睛,哪有过时不过时之说:以后这些活就给丫环们做便是了

,说罢。手指了指一边的狗洞

,沈嬷嬷感觉有些怪异,可是看着桃栖梧巧笑嫣然的样子,想到连氏对桃栖梧的亏欠。遂答应了下来

”桃栖梧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不以为然,要是桃寒蕊没有了这身份,没有了这容颜?四皇子还能心悦桃寒蕊么。,“那是自然

,连氏一阵迟疑,一面心疼自己的小女儿。一面又想为小女儿筹谋

,桃寒蕊见自己的嫁衣有了着落,心情更好了。说话更不走脑子了

”,连氏轻叹了声:拉着桃寒蕊坐了下来道?“你以为我愿意让她回来么?还不是襄阳王世子点名的

”,桃栖梧立刻道?“娘可是生气了?女儿不过是跟娘开个玩笑罢了:女儿怎么能不知道娘其实是最心疼我的

”,心中由然而升一股自豪的感觉:桃远之坚定道。“是,丰家之人脊梁骨永远挺直

”,良久才淡淡道。“弟弟:你心燥了

,桃栖梧还在笑着。只是笑意却不达眼底

,沈嬷嬷有些惴惴的看着面露笑容的桃栖梧。不知道为什么,门外,这位五小姐的笑总是让她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 “娘!只把他往歪里带,这样不管他短不短命,其实您也不用担心,到时在他身边安几个不安份的小僮,反正都是歹命,

不过小贱人回来了:现在回到候府了,桃寒蕊想了想,也笑了起来?“也是,娘总得给他请个西席吧。不然传了出去,那小贱种一定也跟着回来,在庄子里是一回事,岂不是说娘不慈容不下庶子么?”,我真是多心了

,对于这深深宅院。她没有一点的感情

”:桃栖梧调皮一笑道?“娘难道是不想我来么

。桃寒蕊遂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桃之枖清冷的眼微闪过淡淡的雾气。看着几乎快看不到了庄子,微漾复杂

,大门口两座高大的石狮张牙舞爪的冲着他们。狮眼更是怒目圆睁,桃远之有些好奇地看着庄严的大门,充斥着威仪

,想到不过半年后桃寒蕊就要嫁到那四皇子府。又有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连氏说罢搂得更紧了,又有对王府深宅的担忧

。这话俨然就已把四皇子当成了自己的人了

”,这是我绣的抹额:上次送您的已经过时了,她从怀里掏出了抹额递给了连氏。“娘,快把新的换上吧

”,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啊?“娘,哪家不是紧赶着送上去?他又何必多此一举请了圣旨造了花名册呢?想那襄阳王世子要庶女当丫环:凭着他现在得宠的模样,桃寒蕊眼微闪了闪,担忧道?这会不会是针对那小贱人的

,桃远之有些留恋地看了眼越来越远的山庄。这山庄他从出生就住到现在,马车疾驰而去,已经成了他的生命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从来没此刻这般恨过连氏。看着连氏头上的抹额,她诡异的笑了

,敢情把她当成桃之枖一类的人么。心里冷笑不已?这就是她的姐姐,桃栖梧眼微冷了冷,自私之极的姐姐

”,桃栖梧连忙拉住了连氏的手:要是你再掉金豆子,说不得姐姐就把我赶出去了,撒娇道!“娘,快别伤心了,谁让姐姐是最孝顺的呢

”,“噢?此话怎讲

”连氏温柔地抚了抚桃栖梧的头:眼落在了她的脚上,“不,轻叹道。“要不是你这脚……唉……”,你没错

二姐姐要去襄阳王府么?“娘:姐姐,你们说什么呢?” 桃栖梧奇道?什么叫作赶出来的命,

”,你别说:妹妹的绣功还真不是吹的,桃寒蕊打量了一番后,赞道。“娘,这绣活我可干不了

,就觉得有些不对了?难道大女儿因为身份高贵不用亲自动手,连氏这话一出口,小女儿身份就不高贵了么

,坐在门口。防止别人偷听,连氏对着沈嬷嬷使了个眼色,沈嬷嬷连忙走出了屋子,而自己却尖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娘……”桃寒蕊的脸更红了:嗔道?“您现在就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因着说起桃之枖的事。连氏心里不舒服就没顾及到桃栖梧,没有看到桃栖梧眼底的冰冷

,连氏一把将桃栖梧搂在了怀里。瞪了眼桃寒蕊

秋月更是惊得魂飞魄散?生怕这位主子真的去面试了,要是被人知道堂堂候府的嫡千金去面试丫环,,岂不是把候府当成一个笑话看待

哪还用得着亲自动手?“你堂堂一个郡主要做什么绣活?”,连氏笑道?将来更是四皇子妃:什么好的会没有

,“丫环们做的怎么能比得上女儿亲手做的。”桃栖梧将用过了抹额放在了怀里?接过了连氏手里的帮连氏戴了起来

”桃栖梧软软的应了声。。“知道了

要说这皇上可真疼世子呢?”,桃栖梧浅浅一笑道?“娘:我能想到什么。我不过也是奇怪罢了

脚!脚!!脚

”。“也许吧

”,也赞道?“是啊:好衣配美人,桃寒蕊打量了一番后,这抹额之所以显得这么漂亮还多亏了娘长得美若天仙呢,妹妹这手艺确实是巧夺天工,不过俗话,妹妹说是不是

”,桃之枖点了点头:悠悠道。“放心吧,姐姐会让他开正门迎我们进去的

”,而是傲然道。“你知道就好:你身为娘的女儿,桃寒蕊倒并没有听出什么滋味来,可一定要多陪陪娘,等以后我出了阁,娘定然会不习惯一阵,好好在娘身边尽孝才是

,“倒不是襄阳王世子认识她?把三品大员以上人家所有的庶女都登记在册了,所以她也在名册里,点她的名,而是襄阳王世子得了皇上的圣旨,你说我能不让她回来么

,现在要离开这个留下他无数记忆的地方。奔赴一个虎狼之窝,小小的脸上不禁有些担忧

”,连氏额头一阵黑线:其实每个高官家中都有皇上的暗探的,那些人可不是娘的手下能防得了的!要是你这话让皇上听到了,沉声道!“那也不能胡说,你是不知道,你这郡主的头衔就不用要了

,“哪有这么严重。”桃寒蕊从来没有被斥责过!心里明白嘴上却不肯服软

”,“嗤。”连氏嗤之以鼻道?那小贱人又是什么人!莫说两人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便是有见面的机会,世子那样的人才能看上她那种小模小样没长开的豆芽菜?“蕊儿你真是想多了吧?襄阳王世子是什么人?你也太小看世子了

”,你要才有才。又孝顺,“那是自然,是天下最好的女儿,要貌有貌,又体贴,娘自然是最疼你的

难道小姐愿意把世子正妃的位置让给别人。”,想了想:可是小姐可曾想过,如果您真成了世子的丫环,强自镇定道?“说来小姐要是去应选,世子必然会惊若天人,以后就失去了当世子正妃的机会了

”,眼里闪起了寒光:银牙一咬道?“左右是个短命的货,连氏听到这,即使是才高八斗又如何

,陈大娘率先跳下了马车。走到门房前说了起来

,说罢。她负气而去

,说到这时。连氏戛然而止,看向桃栖梧的眼神有些躲闪

明明妹妹的绣功这么好,为什么不让自己妹妹绣呢!到时我要穿着最漂亮的嫁衣嫁给四皇子,那岂不是给妹妹扬了名?,“娘?别人看了自然会问我的嫁衣是哪里出来的,我要说是妹妹绣的,别人绣的嫁衣我不放心嘛

”,“姐姐?我们以后还回来么

还不是怕你……”,“尽胡说?娘怎么能不想你来呢

”,“什么啊:她哪有这命去襄阳王府啊。”桃寒蕊不屑的撇了撇唇道!“不过是襄阳王世子要所有庶女去应征丫环的一职

,桃栖梧给连氏戴抹额的手微僵了僵。随后若无其事的系好

”,他都够骄傲了?再说他好的话,“好了,娘您就别再夸四皇子了,他还不傲到天去

。这个女儿真是太懂事了

”,等你嫁入王府后:也不用害臊,连氏听了欣慰不已,又耳提面命一番!“虽然四皇子这么说了,多使些手段把四皇子勾在你房里,还是得靠子嗣,所以啊,最好把四皇子榨干了,你可得拢着四皇子的心,但女人要想尽快立住脚根,让他即使是对着旁的女人也是有心无力

”,妹妹:你瞧你难得来一回,桃寒蕊见桃栖梧一来就惹得连氏掉眼泪,有些不高兴道。“好了,倒惹得娘伤心了

难道您不嫌看着堵心么?”,“娘?为什么这么早把那小贱人叫回来

要不是这脚?她就能嫁给濯其华了不是么!,又是这该死的脚

”,“姐姐?这就是候府么

,梧儿不过九岁?哪懂得这么多弯弯绕

”,低道。“如果他愿意的话:我便是少活几年都情愿呢,这话桃栖梧爱听,脸微红,可舍不得他折了寿

,就算候爷不会把小姐怎么样。可是她们这些下人估计就没命了

”,“蕊儿?你这是做什么。吓着你妹妹了

想到……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海兰珠海兰珠白鸟一织葵|古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皇太极,我海兰珠这辈子定是不会嫁给一个已有家室的男人!”“海兰珠,这关雎宫你可喜欢了?海兰珠,此生我皇太极定不负你!”“宸妃?!宸,北极星所在,帝王的住所?下一任帝王所出于此?呵,皇太极你把我布木布泰又置于何地!”“海兰珠,若有来世我多尔衮定当在皇太极之前先找到你!”乌尤黛一个有着蒙古名子的冷血女军医,她无父无母,自小就被培养成为最优秀的特工,却在一次和贩毒团伙的交手中因为人头猪脑的官二代拖累被毒贩头子擒住将她带往科尔沁草原进行毒品交易,追缉中她不幸被军方流弹击中,昏迷时草原上响起了一首悠远的马头琴曲子《乌尤黛》把她送回了300多年前。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傲娇王爷邪魅妃傲娇王爷邪魅妃i暮兮l|古言我处心积虑的守护这个为你已破碎的谎言,最后却被时间所拆穿,源头是你,结尾却是我。
  • 携手不情深携手不情深卡曼儿|古言睁开眼回到命运的起点。上辈子贪慕虚荣抛弃了自己的夫君。抬入何府为妾。生产之际被主母残害一尸两命。今生,本想安分度日选着了上世命定的良人。妃位,权利唾手可得。韵水一天天强大,脑中一些画面日渐清晰,我到底是谁?容不下与人共侍一夫,看不透良人对权利的追逐。命运何起何从·········
  • 绝色公主倾天下绝色公主倾天下煦忆潇|古言仓都九年,茉璃公主降生,有占星师占卜“得琉璃者得天下”三年之后却不料公主竟是个痴儿,二十一世纪的神医顾琉璃机缘巧合穿越至此,且看她如何玩转这异世大陆。
  • 重登紫仙重登紫仙洛洛欣欣|古言她是仙界唯一的一只罕见的紫蝶。她拥有世间女子所有的美好,但是却因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从此命运之神就不再眷顾她了。废仙脉,毁仙根,被逼跳下灭仙台。本文主要讲述了女主角跳下灭仙台之后,失去记忆重新为人,重新开始修炼的过程。在这之中,她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机遇和挑战,但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相信生活在推着她前进,她都从来没有放弃过奋斗。直到等到他的出现,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活的这么轻松自在……本文慢热,过程和结局都是一对一,前生的错过,今生的归宿,一场由仙界蝶彩石引发的修真界大战由此开始,让我们尽请期待后面华丽的篇章。
  • 彪悍王妃 腹黑王爷接招吧彪悍王妃 腹黑王爷接招吧廿七七|古言(全文免费,保证坑品,欢迎入坑~)一觉醒来,穿到被各种女人们欺负的王妃身上。这王妃不是深得王爷宠爱吗?竟然还混成这样,也是没救了。不过!既然我来了,还能任由你们折腾!王爷帅老公,快到宝宝碗里来!***慕容昭摩挲着手指,淡淡地说,“自打我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不是她。”“呵,是吗?既然不爱她,何必装出爱的样子给旁人看?那我呢?你置我于何地?”“你还不明白吗?不管你是谁,本王需要的,只有你这张脸。”***看着紫狐狸牵着我的手,慕容昭气得额头青筋突起,转瞬却开始装可怜。“娘子,跟我回去好不好?”“不好。”“那,我跟你回去好不好?”我缓缓伸出一根手指,“滚……”
  • 双生花开之异世乱双生花开之异世乱落忆夏|古言双生花开,惑乱天下!厨神世家代代相传,双生花降生,一毒一药,一妖一圣,貌若九分神似!她是姐姐,做出的食物美味之极却暗藏毒素!她是妹妹,做出的食物同样美味之极却解百毒!这一世她们不懂得隐藏自己的特殊,被亲生父亲送进生物研究所,最终忍受不了趁那些人不注意自杀了!一朝穿越,双生花依旧迷人,却失了那份天真,除了对方任何人都不值得信任!但不同的特殊能力注定她们的未来不同,也注定他们会为了她们乱了这天下…
  • 无瑕无瑕春温一笑|古言父亲是开国元勋,母亲是国公夫人,舅舅是威名赫赫的大将军,做为父母的掌上明珠,常家的小凤凰无瑕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可以很轻松惬意,长大后只需寻觅一位美人夫君相伴左右,人生便圆满了。后来却发觉她不得不夺了这天下……
  • 凤逆天下:帝妃倾城凤逆天下:帝妃倾城浮生岁月|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人称"呆萌杀手"的杀手之王;她,是一手银针定生死的毒医;她,是黑夜里最神秘的神偷“雪尊”一朝穿越为一个婴儿,一次无意间的邂逅,使他们相遇,是一场强者之间的对决,还是一场追逐的爱情。简介无能,看内容【本文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PS:本文一对一,大宠小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