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7章 大结局完

景御珩看向身边满脸黑灰的女子,眸子越加冷然:“云锦呢?沈云锦呢?”几乎是 怒吼出声。

景御珩面色阴寒可怖,看着那一副面目全非的尸体,周身冰寒的让人不敢靠近。

这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景御珩,他猛地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轻缓的声音在马车里响起,沈云锦微微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微微抿唇,随后试探性的看向容澜。

一旁的夏羽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虽然一直知道自家主子很美,但是在这么精致的妆容下,更是美得令人窒息。

沈云锦眸色微凉:“景御珩,你杀了怜儿,你我之间,隔了一条命。”

远远的,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二人,景御珩的眼睛被狠狠的刺痛,心脏里似乎插了一把刀,用力的搅着,疼的他不能呼吸。

马车上的沈云锦双手紧紧捏在一起,很是紧张,只要没有出了这夏城,她就不能安心。

洛神医眸色通红的看着沈云锦,抬起的手有些颤抖:“哎,丫头。”

与此同时,已经被扑灭了的戏院。

她快步走了几步,最后,奔跑起来,用力的撞进吧个温热的怀抱。

庄重的婚礼却在新娘子的孕吐下匆匆进入了喜宴的环节。

沈云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瞬间红了脸,连带着脖项都红了,随后弯唇一笑,不胜娇羞。

随后,附近的林子里,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响起,无数人影手持弓箭,对着景御珩等人。

马车上,她已经听到了顾青的计划,但是没想到,景御珩居然能猜到那人不是她,更加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追过来了。

当时,全部药材只剩下无根花这一种。

十二月份,已经是隆冬季节,整个城池都被白色覆盖,寒冷,却又美丽。

雪缎,只有宫里才有的布料,基本大部分都被他要走了,用途,自然都是给沈云锦做了衣服。

姑娘她还没有出来,雪儿被吓得浑身一颤,我去找了,一边哭着一边说道:“姑娘,没有找到。”

沈云锦脸色苍白,抱着盆不断的吐着,婚房里,一旁的容澜焦急不已。

那一直寻不得的无根花,饶是洛神医也 没有想到,根本不是药材。

但是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一时间,景御珩人在宫中,只觉得自己三魂七魄都要离体了。

绝不做没有把我的事,但是,果然是容王,就这几人,“呵,就像出夏国?”

“一拜天地。”

一脸的不乐意,洛神医则是撇着嘴,但是眼中的喜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

或许只要沈云锦和他在一起,他觉得,他一辈子也不可能拥有,这辈子,那样的笑容,她都不会再有那样粲然的笑容。

”一道带着哭腔的女声响起。“殿下。

他轻飘飘的说道。

好在,好在她没事。

才能感受到彼此,沈云锦也是紧紧的抱着他,不是做梦,好似只有这样,不是臆想。

远处,就在二人紧紧相拥的时候,马蹄声响起。

沈云锦看向他,他笑的温雅,心中满满的满足感。

脸上有些湿意,在寒风之下,冷冽的寒风刮着他的脸颊,更加觉得冰冷。

“那个,送入洞房啊。”

”一名暗卫见状挡在他身前,“殿下,阻拦到。现在里面火势太大了,您不能进去。

“我知道啊,吩咐了不需有人摸玫瑰味的花粉的。”

将那个盖着红盖头的女子迎了出来,他走上前,一路跨火盆,掀起轿帘,从门口走到前厅。

这具尸体的身上,但是此时,却是依稀可以看见那没有被烧尽的雪缎。

那妆容精致的女子,缓缓微笑,沈云锦看着镜子中,那弯起的嘴角好似抹了蜜一般,坐在梳妆台前,甜到心里。

“阿锦?”容澜有些焦急的到。

目光森冷薄凉:“景太子也是好本事,容澜毫不示弱的抬起头,设了那么一场局。”

容澜搂着女子的手臂微微用力,为她驱寒。

他们一直寻不到的无根花,竟是她这异世之魂。

”他还在试图劝说着。会试着接受我的,景御珩没有在理会他,跟我回去好不好,现在沈家已经没有了,而是看向沈云锦:“云锦,楚国,你说过,没有你的立席之地。

却不是笑给他的,而是,沈云锦忽然粲然一笑,给她身边的男人。

就连她,也是已死之人的身份,现在沈家已经被抄家了,会去楚国,但是,恐怕会掀起波澜。

喜鹊成双的落在枝头,窗外,带来一片喜色。

沈云锦她,心里始终没有他。

眸色越来越深,最后,容澜目光幽深的看着那远去的人,收回目光。

顾青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二人,嘴角微微勾起。

原来她的笑容,都是伪装,苦笑一声,现在,景御珩看向那脸色寡淡疏离的女子,她连一丝笑意都不愿施舍给他了。

身影有些微晃,勉强站住身子,眼中满是炙热,看向几步开外的女子,男子缓缓下了马车,他只觉得身侧的手掌都在颤动。

从城西上轿,一路敲锣打鼓的到了容王府。

你们很难走出夏国,“云锦,哪怕,若是我执意,是有容家军。”

因为他幻想着,或许沈云锦真的想要接受他呢?

喜气将这冬季的寒冷都驱散了几分。

”容澜低下头,将脸埋进她的发丝中,“阿锦,用力吸吮属于她的馨香。我在。

沈云锦被沈唯君背上了花轿。

“他是怎么看出来那人不是我的?”高矮胖瘦明明差不多的。

容澜一字一句的说道。

忽然,景御珩走进几步,他身子一颤,猛地将那焦黑的尸体推到地上,蹲下身,站起身,将那已经看不出肌肤的女人服了起来,面色满是阴狠。

已经在算计着,这个臭小子出来以后,容澜眸色越加幽深,要怎么教育他了。

想起景御珩的所作所为,他就恨不得杀了他。

、。没想到,那个女子的命,沈云锦居然这么看重,一席话,之前她一直未提,狠狠的插进景御珩的心里,景御珩也丝毫没有在意。

到了地方,匆忙下了马车,但是妆容还未卸,只见不远处,沈云锦的戏服已经换了下来,一个身影佝偻的小老头正焦急的张望着。

脸上苍白的病态已经尽数消失,容澜一袭红装,取而代之的,俊朗非凡,是红润健康的色泽。

“容王府,缺个王妃了。“

小姐最近孕吐厉害,“是不是有人摸玫瑰香的香粉了,闻不得这个味道。”

他才缓缓睁开眼,但是脑海中,好一会,沈云锦那笑意若是如何也挥之不去。

才悠悠启口:“你和孟心怜,默了一会,个头差了不到半尺。”

怀孕都是这样的,“没事,唔。”

不能说话,沈云锦已经呜咽出声,只得一个劲儿的摇头。

紧绷的一张脸满是肃杀之气,不管夏皇还在说着什么,身侧的暗卫秉着呼吸,大步流星的向宫外走去,连大气都不敢出。

景御珩心下一跳,暗道一声不好。

“夫妻对拜。”

尤其是在她许下必死的决心之后,他没有办法继续逼迫她了,他有怎么能继续强迫她呢?

”二人转过身,深深鞠躬。对着洛神医,“二拜高堂。

容澜手掌微颤,二人身子贴在一起,带着试探性的抱住怀中的人,随后,皆是一颤,越抱越紧4,随后,似乎要将她揉进骨血之中。

师徒二人抱在一起,喜悦的气氛包围着二人。

坐在长辈的位置上的,二人父母都不在了,是洛神医。

沈云锦娇嗔的看了她一眼,笑道:“你这小嘴是越来越甜了。”

面对面站着,容澜刚要弯身,容澜扶着沈云锦,只见沈云锦忽然身子颤了一下。

“怎么这么严重。”

他相信,景御珩脸色已经彻底黑了,容澜有能力在夏国军队来之前,容家军的威名他不是没听过,杀了他们。

现场的人开始救火。

二人上了早就准备好了的马车,沈云锦点了点头,快速的往城门口处出去。

但是心中担忧沈云锦的心思却是不比任何人差,当初听到沈云锦出事的时候,洛神医虽然最近一段时间看上去没心没肺的,他几乎吓得心脏都快停止了。

沈云锦靠在容澜肩头,马车上,有些纳闷。

“骗你又如何?”

一声低笑声响起,话音刚落,似乎在笑沈云锦的孩子气一般。

”沈云锦憋着嘴,“师父,撒娇似得说道。我好想你。

沈云锦有些微愣,看着忽然离去的景御珩,似乎没想到他居然真的离开了、

身子微微前倾,抬手捂上胸口。

点了点头,跟在顾青身后,沈云锦转过头,快速的送后面离开。

”景御珩的声音压得很低,几欲爆发。仿佛从喉咙深处挤压出来的,低沉压抑,“滚开。

景御珩心中焦急,甚至没有架马,还没有走出宫门,直接飞身使用轻功向宫外飞身而去。

而是女人,此花比喻的,无根,不是花朵,则是失魂。

”顾青说道。我们快点出城吧,“主子,洛神医已经等在城外了。

”他的声音很低,“阿锦,带着浓浓的歉意和自责。对不起。

二人对着门外弯身一拜。

不过半尺,沈云锦闻言一愣,也会注意到?

”沈云锦声音沙哑,带着一丝试探。“容澜。

眼眶微热,沈云锦向前几步,泪水将眼前的视线模糊,看向那人,却依旧模糊不了那道身影。

众人迅速撤离,以免景御珩反悔。

幻想,不过还是幻想,到最后,不能成真。

她猛地捂住唇,随后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云锦,你一直在骗我?”他苦笑一声。

”轻缓的,“我们,带着一丝疲惫和悲凉的声音缓缓响起。回去。

挥手让她下去,景御珩被她哭的心烦,随后就要进入火光冲天的戏院。

他下意识的想要把那当成真话,不是没有想过沈云锦不过是在用缓兵之计消除他的戒备罢了,就算是假的,但是听到那一席令人心动的话,他也想要当成真的。

“哎呀,这盘点心好像是玫瑰糕啊。”

沈云锦眼眶微红,看着那许久未见的人,大步走了 过去:“师父。”

而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呼吸。

看着沈云锦有越吐越凶的架势,主婚人连忙喊道。

一时间,大厅里乱成一片。

有些僵硬的抬起头,沈云锦却是在听到小声的时候,看向不远处从马车上缓缓下来的人,一时间,面色倏地僵住,竟是连呼吸都忘记了,眼中满是震惊之色,怔怔的看着那人。

“小姐,你真是太美了。”

整个戏院内外已经乱作一团。

有洛神医在,容澜的蛊毒已经解了。

说完,竟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那名暗卫微微诧异,没想到一向严谨的太子殿下居然会在皇宫里就这么的使用轻功。

但是他 不行,太子可以,只能苦逼的大步跟在后面跑、。

不过事情倒是很顺利,马车顺利的出了城。

现在看来,不过就是沈云锦为了让他松懈而故作乖巧。

看向镜子中的人,沈云锦回过头,轻叹一声。

出不出得了夏国我不知,但是,但是皆是精英,现在就取了景太子的首级,“容家军虽然人数不多,我很有自信。”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也不会去纠结了。

竟是发生了这么多事,连带着,不过一年光影,她的命运也转变了。

”那名暗卫一咬牙,但是不能让殿下进去。转身进了火场,“殿下,虽然知道可能不能或者出来了,属下进去就好。

心中暗暗后悔,怎么就没有看好沈云锦。

而是……

”景御珩怒吼一声,随后不顾人阻拦,“还愣着干什么,进了火场。救火。

原本的洞房花烛夜,就在沈云锦强烈的孕吐下度过了。

几乎染红了半边天,热浪汩汩传来,火势太大,灼的人皮肤生疼。

”他眸色阴鸷的看向容澜。“容澜,你还真是好本事。

沈云锦摘下盖头,忽然,脸色苍白:“唔——”

看着沈云锦,顾青一身狼狈,松了一口气。

明明就是实话好吧,夏羽吐了吐舌头:“哪有,容王真是有福气啊。”

……………………

不过在这次,“出不去又如何?大不了就是再死一次,不是我一个人。”

杂乱的声音不断响起。

“阿锦,我们回家。”

回过头,看向那人群中央的人,沈云锦心中一慌,心下微沉。

”他高声一喝,“马上,身子也在瞬间向着城门的方向而去。封了城门,一个蚂蚁都不许放出去。

容澜忽然一笑:“景太子一向这么有自信?”

沈云锦身上的的戏服染上了不少灰黑,远离戏院的地方,但是小脸却是被保护的好好的。

他现在只想抱着怀中的女子,紧绷了一个多月的心情在此时,直到天荒地老,尽数崩断,也不要在松手。

驾马快速离去,似乎想要逃离这里一般,深深的看向沈云锦一眼,好似晚一秒,话落,他就会改变主意。

洛神医嘿嘿一笑:“还算你这丫头有良心。”

马车一路进了林子,那里,城外,有另一辆马车正在等着他们。

”门外,“时辰到了,喜婆的声音响起。快点快点,新娘要上花轿了。

城中一条街道,在这样的日子里,却满是鲜红。

松开她的肩头,握住她的手,容澜忽然一笑,让她正视着自己,看着女子微微拧起的眉头,眸色满是深情。

”景御珩冷了眉眼,说道。“你们出不了夏国的。

靠近几步,看着那已经看不出模样的人,他脚步有些踉跄,只觉得喉头一哽。

已经有不少人跑了出来,用尽全力,他目光飞快的扫视着,景御珩很快就赶到了戏院,寻找着那道让他担忧不已的身影。

“你……刚刚是在求婚吗?”

眼眶也有些红了,这丫头,老人看着这一对璧人,也是要嫁人了啊。

心底满上一丝甜甜的感觉,眸色温柔的看着她,容澜心下微跳,似乎在诉说着生死相随的誓言。

那人……不是云锦。、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月栖朝歌月栖朝歌隔世酒|古言洪世五十二年,位居第三的吕国受到各国压迫,四面楚歌,而在就在此时,二公主晏娇娆在月家家主的帮助下,掌权吕国。然,天下大乱,各国王储野心勃勃,终究扰乱了这维持了几十年平静的山河。三个女子,是王,是将,是相!却都于这乱世之中痛苦挣扎,你我他之间,隔着江山,隔着家国,隔着大义!你我,终究相忘江湖,还是相濡以沫?ps:本文是纯古言权谋,并且非全文,这是下一部后续,上一部已经在17k首发完毕,名字《乱世朝歌美人谋》,喜欢本文的童鞋可以去看一下,以免本书很多问题看不懂之类的。绝不纯在抄袭,殷燃=隔世酒!!!不在申明!
  • 嫡妃重生之倾世祸国嫡妃重生之倾世祸国苏洁|古言二次穿越,再遇孟婆时她苦苦哀求,再给她一次机会。当柔弱单纯的她渐渐羽翼渐丰,一双眸染尽人生百味,变得暴戾腹黑。当冰冷残酷的王爷变成深情相依的男主。当妖孽的皇子变成穷追不舍至爱不变的小三。这样支离破碎的她该如何抉择,孟婆一时心软给的机会,她该何去何从?进青楼,做苦役,斗狼群看小女子如何玩转异世。弹指一挥间,一切都尽改变。【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三生三世恋恋星辰三生三世恋恋星辰沈青墨|古言三世的爱恨情仇皆因几千年前一男子的一语,一语导致三世三分三离。为何桃花常常在梦里飘?一直苦寻无果?狐妖黎双乃第一世,自小娘亲就被自己的亲爹杀死,之后一直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为救亲爹途中为何一直与柳宪相遇?明明亲眼看见娘倒在血泊中,为何多年后又重逢,眼前的娘是真是假?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南岸青栀南岸青栀紫桔梗|古言掌上明珠的她一朝被放入其他国家,将上演什么奇葩故事。此女自带一种让人极易暴跳如雷的本领,想知男主如何,请看文!!!!
  • 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懒懒步|古言一觉醒来,花朝穿成了西临国花相府最不受宠的六小姐,强逼她代嫁到异国和亲给傻王充喜,但是,她哪曾想到,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表象而已,那丫的简直就是个典型的人格分裂症者,人前是一只软绵绵的小肥羊,背后立马就变成一只腹黑无情的大恶狼!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侯府毒妻侯府毒妻水灵妖十二|古言相公为了利益将她送给别的男人,打死怀孕小妾,让夫家满门抄斩。N多条命换她一条命,值!一觉醒来,她却穿到了京城第一贤妇身上!青梅竹马上门恩赐娶她为妾?一把笤帚挥出门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找死!小妾们都给她靠边站。某侯爷面色镇定内心抓狂,靠!美人在前,却不知道何时才能入手,憋死爷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相思谋:妃常难娶相思谋:妃常难娶畅然|古言某日某王府张灯结彩,婚礼进行时,突然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小孩,对着新郎道:“爹爹,今天您的大婚之喜,娘亲让我来还一样东西。”说完提着手中的玉佩在新郎面前晃悠。此话一出,一府宾客哗然,然当大家看清这小孩与新郎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面容时,顿时石化。此时某屋顶,一个绝色女子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儿子,事情办完了我们走,别在那磨矶,耽误时间。”新郎一看屋顶上的女子,当下怒火攻心,扔下新娘就往女子所在的方向扑去,吼道:“女人,你给本王站住。”一场爱与被爱的追逐正式开始、、、、、、、
  • 福妻驾到福妻驾到方乐远|古言现代饭店彪悍老板娘魂穿古代。不分是非的极品婆婆?三年未归生死不明的丈夫?心狠手辣的阴毒亲戚?贪婪而好色的地主老财?吃上顿没下顿的贫困宭境?不怕不怕,神仙相助,一技在手,天下我有!且看现代张悦娘,如何身带福气玩转古代,开面馆、收小弟、左纳财富,右傍美男,共绘幸福生活大好蓝图!!!!快本新书《天媒地聘》已经上架开始销售,只要3.99元即可将整本书抱回家,你还等什么哪,赶紧点击下面的直通车,享受乐乐精心为您准备的美食盛宴吧!)
  • 王的小宠王的小宠兰罂粟 |古言复仇的路,不一定是刀光剑影。也可能是柔情一顾。北宫殇,一个殇酷无情的霸主,既是驸马,也是君王。而她苏娆娆,一个二十一世纪普普通通的小女子,却在穿越后不幸成为他仇人的女儿,沦为他报复的禁奴。当莫名的仇恨加诸于她,她又岂能任他为所欲为?她发誓,终有一天,她要连同他的人,他的心一并掳获,再让他为这份负逆之情失去一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