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7章 大结局完

沈云锦转过头,点了点头,跟在顾青身后,快速的送后面离开。

整个戏院内外已经乱作一团。

景御珩人在宫中,但是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一时间,只觉得自己三魂七魄都要离体了。

不管夏皇还在说着什么,大步流星的向宫外走去,紧绷的一张脸满是肃杀之气,身侧的暗卫秉着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

心中暗暗后悔,怎么就没有看好沈云锦。

还没有走出宫门,景御珩心中焦急,甚至没有架马,直接飞身使用轻功向宫外飞身而去。

那名暗卫微微诧异,没想到一向严谨的太子殿下居然会在皇宫里就这么的使用轻功。

太子可以,但是他 不行,只能苦逼的大步跟在后面跑、。

用尽全力,景御珩很快就赶到了戏院,已经有不少人跑了出来,他目光飞快的扫视着,寻找着那道让他担忧不已的身影。

“殿下。”一道带着哭腔的女声响起。

景御珩看向身边满脸黑灰的女子,眸子越加冷然:“云锦呢?沈云锦呢?”几乎是 怒吼出声。

雪儿被吓得浑身一颤,一边哭着一边说道:“姑娘,姑娘她还没有出来,我去找了,没有找到。”

说完,竟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景御珩被她哭的心烦,挥手让她下去,随后就要进入火光冲天的戏院。

“殿下,现在里面火势太大了,您不能进去。”一名暗卫见状挡在他身前,阻拦到。

“滚开。”景御珩的声音压得很低,仿佛从喉咙深处挤压出来的,低沉压抑,几欲爆发。

“殿下,属下进去就好。”那名暗卫一咬牙,转身进了火场,虽然知道可能不能或者出来了,但是不能让殿下进去。

“还愣着干什么,救火。”景御珩怒吼一声,随后不顾人阻拦,进了火场。

现场的人开始救火。

火势太大,几乎染红了半边天,热浪汩汩传来,灼的人皮肤生疼。

远离戏院的地方,沈云锦身上的的戏服染上了不少灰黑,但是小脸却是被保护的好好的。

顾青一身狼狈,看着沈云锦,松了一口气。

“主子,我们快点出城吧,洛神医已经等在城外了。”顾青说道。

沈云锦点了点头,二人上了早就准备好了的马车,快速的往城门口处出去。

马车上的沈云锦双手紧紧捏在一起,很是紧张,只要没有出了这夏城,她就不能安心。

不过事情倒是很顺利,马车顺利的出了城。

与此同时,已经被扑灭了的戏院。

景御珩面色阴寒可怖,看着那一副面目全非的尸体,周身冰寒的让人不敢靠近。

他脚步有些踉跄,靠近几步,看着那已经看不出模样的人,只觉得喉头一哽。

雪缎,只有宫里才有的布料,基本大部分都被他要走了,用途,自然都是给沈云锦做了衣服。

但是此时,这具尸体的身上,却是依稀可以看见那没有被烧尽的雪缎。

景御珩走进几步,蹲下身,将那已经看不出肌肤的女人服了起来,忽然,他身子一颤,猛地将那焦黑的尸体推到地上,站起身,面色满是阴狠。

“马上,封了城门,一个蚂蚁都不许放出去。”他高声一喝,身子也在瞬间向着城门的方向而去。

那人……不是云锦。、

城外,马车一路进了林子,那里,有另一辆马车正在等着他们。

沈云锦的戏服已经换了下来,但是妆容还未卸,到了地方,匆忙下了马车,只见不远处,一个身影佝偻的小老头正焦急的张望着。

看着那许久未见的人,沈云锦眼眶微红,大步走了 过去:“师父。”

洛神医眸色通红的看着沈云锦,抬起的手有些颤抖:“哎,丫头。”

师徒二人抱在一起,喜悦的气氛包围着二人。

洛神医虽然最近一段时间看上去没心没肺的,但是心中担忧沈云锦的心思却是不比任何人差,当初听到沈云锦出事的时候,他几乎吓得心脏都快停止了。

好在,好在她没事。

“师父,我好想你。”沈云锦憋着嘴,撒娇似得说道。

洛神医嘿嘿一笑:“还算你这丫头有良心。”

话音刚落,一声低笑声响起,似乎在笑沈云锦的孩子气一般。

沈云锦却是在听到小声的时候,面色倏地僵住,眼中满是震惊之色,有些僵硬的抬起头,看向不远处从马车上缓缓下来的人,一时间,竟是连呼吸都忘记了,怔怔的看着那人。

男子缓缓下了马车,眼中满是炙热,身影有些微晃,勉强站住身子,看向几步开外的女子,他只觉得身侧的手掌都在颤动。

沈云锦向前几步,看向那人,眼眶微热,泪水将眼前的视线模糊,却依旧模糊不了那道身影。

她快步走了几步,最后,奔跑起来,用力的撞进吧个温热的怀抱。

二人身子贴在一起,皆是一颤,随后,容澜手掌微颤,带着试探性的抱住怀中的人,随后,越抱越紧4,似乎要将她揉进骨血之中。

沈云锦也是紧紧的抱着他,好似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彼此,不是做梦,不是臆想。

而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呼吸。

“容澜。”沈云锦声音沙哑,带着一丝试探。

“阿锦,我在。”容澜低下头,将脸埋进她的发丝中,用力吸吮属于她的馨香。

紧绷了一个多月的心情在此时,尽数崩断,他现在只想抱着怀中的女子,直到天荒地老,也不要在松手。

“阿锦,对不起。”他的声音很低,带着浓浓的歉意和自责。

沈云锦已经呜咽出声,不能说话,只得一个劲儿的摇头。

顾青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二人,嘴角微微勾起。

洛神医则是撇着嘴,一脸的不乐意,但是眼中的喜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

就在二人紧紧相拥的时候,远处,马蹄声响起。

沈云锦心中一慌,回过头,看向那人群中央的人,心下微沉。

马车上,她已经听到了顾青的计划,但是没想到,景御珩居然能猜到那人不是她,更加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追过来了。

远远的,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二人,景御珩的眼睛被狠狠的刺痛,心脏里似乎插了一把刀,用力的搅着,疼的他不能呼吸。

“容澜,你还真是好本事。”他眸色阴鸷的看向容澜。

容澜毫不示弱的抬起头,目光森冷薄凉:“景太子也是好本事,设了那么一场局。”

想起景御珩的所作所为,他就恨不得杀了他。

景御珩没有在理会他,而是看向沈云锦:“云锦,你说过,会试着接受我的,跟我回去好不好,现在沈家已经没有了,楚国,没有你的立席之地。”他还在试图劝说着。

沈云锦眸色微凉:“景御珩,你杀了怜儿,你我之间,隔了一条命。”

一席话,狠狠的插进景御珩的心里,没想到,那个女子的命,沈云锦居然这么看重,之前她一直未提,景御珩也丝毫没有在意。、。

现在看来,不过就是沈云锦为了让他松懈而故作乖巧。

“云锦,你一直在骗我?”他苦笑一声。

不是没有想过沈云锦不过是在用缓兵之计消除他的戒备罢了,但是听到那一席令人心动的话,他下意识的想要把那当成真话,就算是假的,他也想要当成真的。

因为他幻想着,或许沈云锦真的想要接受他呢?

到最后,幻想,不过还是幻想,不能成真。

沈云锦她,心里始终没有他。

“骗你又如何?”

景御珩看向那脸色寡淡疏离的女子,苦笑一声,原来她的笑容,都是伪装,现在,她连一丝笑意都不愿施舍给他了。

“你们出不了夏国的。”景御珩冷了眉眼,说道。

容澜忽然一笑:“景太子一向这么有自信?”

他轻飘飘的说道。

随后,附近的林子里,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响起,无数人影手持弓箭,对着景御珩等人。

景御珩心下一跳,暗道一声不好。

“呵,果然是容王,绝不做没有把我的事,但是,就这几人,就像出夏国?”

“容家军虽然人数不多,但是皆是精英,出不出得了夏国我不知,但是,现在就取了景太子的首级,我很有自信。”

容澜一字一句的说道。

景御珩脸色已经彻底黑了,容家军的威名他不是没听过,他相信,容澜有能力在夏国军队来之前,杀了他们。

“云锦,若是我执意,你们很难走出夏国,哪怕,是有容家军。”

沈云锦忽然粲然一笑,却不是笑给他的,而是,给她身边的男人。

“出不去又如何?大不了就是再死一次,不过在这次,不是我一个人。”

容澜心下微跳,心底满上一丝甜甜的感觉,眸色温柔的看着她,似乎在诉说着生死相随的誓言。

这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景御珩,他猛地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好一会,他才缓缓睁开眼,但是脑海中,沈云锦那笑意若是如何也挥之不去。

那样的笑容,他一辈子也不可能拥有,或许只要沈云锦和他在一起,他觉得,这辈子,她都不会再有那样粲然的笑容。

“我们,回去。”轻缓的,带着一丝疲惫和悲凉的声音缓缓响起。

话落,深深的看向沈云锦一眼,驾马快速离去,似乎想要逃离这里一般,好似晚一秒,他就会改变主意。

他没有办法继续逼迫她了,尤其是在她许下必死的决心之后,他有怎么能继续强迫她呢?

冷冽的寒风刮着他的脸颊,脸上有些湿意,在寒风之下,更加觉得冰冷。

看着忽然离去的景御珩,沈云锦有些微愣,似乎没想到他居然真的离开了、

容澜目光幽深的看着那远去的人,眸色越来越深,最后,收回目光。

“阿锦,我们回家。”

他笑的温雅,沈云锦看向他,心中满满的满足感。

众人迅速撤离,以免景御珩反悔。

马车上,沈云锦靠在容澜肩头,有些纳闷。

“他是怎么看出来那人不是我的?”高矮胖瘦明明差不多的。

容澜搂着女子的手臂微微用力,为她驱寒。

默了一会,才悠悠启口:“你和孟心怜,个头差了不到半尺。”

沈云锦闻言一愣,不过半尺,也会注意到?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也不会去纠结了。

但是,现在沈家已经被抄家了,就连她,也是已死之人的身份,会去楚国,恐怕会掀起波澜。

看着女子微微拧起的眉头,容澜忽然一笑,松开她的肩头,握住她的手,让她正视着自己,眸色满是深情。

“容王府,缺个王妃了。“

轻缓的声音在马车里响起,沈云锦微微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微微抿唇,随后试探性的看向容澜。

“你……刚刚是在求婚吗?”

……………………

十二月份,已经是隆冬季节,整个城池都被白色覆盖,寒冷,却又美丽。

在这样的日子里,城中一条街道,却满是鲜红。

喜气将这冬季的寒冷都驱散了几分。

坐在梳妆台前,沈云锦看着镜子中,那妆容精致的女子,缓缓微笑,那弯起的嘴角好似抹了蜜一般,甜到心里。

“小姐,你真是太美了。”

一旁的夏羽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虽然一直知道自家主子很美,但是在这么精致的妆容下,更是美得令人窒息。

沈云锦娇嗔的看了她一眼,笑道:“你这小嘴是越来越甜了。”

夏羽吐了吐舌头:“哪有,明明就是实话好吧,容王真是有福气啊。”

沈云锦回过头,看向镜子中的人,轻叹一声。

不过一年光影,竟是发生了这么多事,连带着,她的命运也转变了。

有洛神医在,容澜的蛊毒已经解了。

当时,全部药材只剩下无根花这一种。

饶是洛神医也 没有想到,那一直寻不得的无根花,根本不是药材。

而是……

沈云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瞬间红了脸,连带着脖项都红了,随后弯唇一笑,不胜娇羞。

此花比喻的,不是花朵,而是女人,无根,则是失魂。

他们一直寻不到的无根花,竟是她这异世之魂。

“时辰到了,快点快点,新娘要上花轿了。”门外,喜婆的声音响起。

沈云锦被沈唯君背上了花轿。

从城西上轿,一路敲锣打鼓的到了容王府。

容澜一袭红装,俊朗非凡,脸上苍白的病态已经尽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红润健康的色泽。

他走上前,掀起轿帘,将那个盖着红盖头的女子迎了出来,一路跨火盆,从门口走到前厅。

二人父母都不在了,坐在长辈的位置上的,是洛神医。

老人看着这一对璧人,眼眶也有些红了,这丫头,也是要嫁人了啊。

“一拜天地。”

二人对着门外弯身一拜。

“二拜高堂。”二人转过身,对着洛神医,深深鞠躬。

“夫妻对拜。”

容澜扶着沈云锦,面对面站着,容澜刚要弯身,只见沈云锦忽然身子颤了一下。

身子微微前倾,抬手捂上胸口。

“阿锦?”容澜有些焦急的到。

忽然,沈云锦摘下盖头,脸色苍白:“唔——”

她猛地捂住唇,随后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那个,送入洞房啊。”

看着沈云锦有越吐越凶的架势,主婚人连忙喊道。

一时间,大厅里乱成一片。

“是不是有人摸玫瑰香的香粉了,小姐最近孕吐厉害,闻不得这个味道。”

“我知道啊,吩咐了不需有人摸玫瑰味的花粉的。”

“哎呀,这盘点心好像是玫瑰糕啊。”

杂乱的声音不断响起。

庄重的婚礼却在新娘子的孕吐下匆匆进入了喜宴的环节。

婚房里,沈云锦脸色苍白,抱着盆不断的吐着,一旁的容澜焦急不已。

“怎么这么严重。”

“没事,怀孕都是这样的,唔。”

容澜眸色越加幽深,已经在算计着,这个臭小子出来以后,要怎么教育他了。

原本的洞房花烛夜,就在沈云锦强烈的孕吐下度过了。

窗外,喜鹊成双的落在枝头,带来一片喜色。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色狂妃:魔君请靠边绝色狂妃:魔君请靠边尚颖馨|古言【已弃文】她是长公主之女,皇上太后疼爱的郡主,却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而她是21世纪十八般武艺加身的佣兵之王。一道天雷,她成了她,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废物?没事,封印解开甩你天才百条街,再来个个外挂,什么炼丹啊,炼器啊,符咒啊,阵法啊,样样精通。跟我作对?没事你嫌命长,那我就好心帮你一下,只是缺个胳膊少个腿什么的就不好说了,毕竟刀剑无眼嘛,你懂得啦。他拥有着神秘的身份,变态的实力。世人眼中残暴、凶狠、杀人不眨眼这些都是他的代名词。一场退婚风波,她遇见了他,从此,宠她入骨,爱她如命,为她倾尽天下也在所不惜,让她已经结冰的心重新活了过来。原来,他们的缘早在上古时期便注定了。
  • 陌上鸢开之邪魅魔王请放手陌上鸢开之邪魅魔王请放手邬伊巷|古言九九轮回,岁岁年华。三千年前的羁绊,已经成为永远的回忆,叹息之间悄然流逝,你昔日的笑容片片浮现,孤独的背影只为默默的等待。违背天条冥规者,打入忘川忍受折磨,千年后再度轮回。血色般的忘川里有许多为了爱人不愿轮回的魂魄。但她还是放弃了他,因为爱他就要放手。她不愿看到她爱的人与自己一起跌入永世不覆的轮回。她只为不连累他跳入忘川。不信三生一定为你,这一生就是为了忘记你,忘却那一生彷徨,忘却那一世痴情相许,用这一生放弃天意所许。只因爱你,太苦!来生,我一定不要与你相见。就算相见,也不语你相恋。这爱,我前生今世无福消受......“你来了······”“久等了!”散落一地的桃花,隔岸就看到你,这是梦吗?
  • 蚀骨溺宠蚀骨溺宠郭小方|古言她是背负无数流言蜚语的风流郡主,他是高高在上风华无人能及的摄政王。在爱恨纠缠中,他们慢慢靠近,万丈红尘,只有他懂她嚣张外表下的悲哀,只有她看到他华美衣袍下的黑暗。滔天火光之下,一切从头再来,命道轮回,他来找她,告诉她,他爱她。
  • 修罗女养成计划修罗女养成计划H一心|古言她---娇俏可爱?柔弱无依?无才无德?粗俗轻浮?鬼计多端?残忍嗜血?冷漠无情?哪个才是真正的她?不不不,以上全是。小女子当之无愧。曾经的她在算计与毒打之下,一步步被逼向死亡的边缘。白衣似雪,墨发飞扬,斜飞的剑眉下一双琉璃般晶莹的眼眸似乎能将万物容纳其中,额间血红的火色印记倍加妖娆。他的出现---将几乎毫无生命迹象的她救起。他优雅清冷,慵懒的声线轻灵旷远“饭菜在桌上,世间上最毒的毒药也在桌上,是选择生存还是死亡,你自己衡量。”她决定认眼前的白衣男子为师。“你想让我教你什么?”卿轩白衣似雪手持玉笛,笔挺修长的身躯迎风站着。他灿若星辉的眼眸里淡然平静地望着远方“教会你杀人么?”这一年,杨柳依依,青山绿水间,几个春秋过去,回首已是五年。她虽狠毒嗜血但却能分清好坏与是非,只诛奸邪。她女扮男装,如仙出尘,他紫衣华服,妖娆魅惑。华美的衣饰挡不住他的尊贵,绝美的脸庞绽放出笑容。他在这个无尽的夜色里显得神秘莫测。“在下沐靳凌,字云暖。”她冷着脸看着他,挑眉淡淡开口“你跟踪我这么久,就是为了来个自我介绍?”他因救她而受伤,索性无赖地说“正好身边缺个近身服侍的人,不如你留下来。反正我的府苑多的是,多一个你也不多。”他说完又顿了顿,似乎想到什么又说道“我虽救了你,你却在为我治伤时与我有了肌肤之亲,为了你的名节,不如你就考虑以身相许吧,也算是你一番报恩的心意,虽然你看起来弱不禁风,还凶巴巴的,但是我也会看在你感恩心诚的份儿上,大度一些,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吧”她眼眸幽深,俏脸一冷,什么叫与他有了肌肤之亲,不就撕开他的衣服替他治伤吗?再说,她几时说过要对他以身相许了,看他还一副嫌弃讪讪做罢的样子。当一切归于平静,儿时的一纸婚约突然出现,她凝眸沉思,妙计横生,一起起乌龙事件使得上门求亲的皇子无奈变成了退亲,对她可谓是避之不及。“我不是来提亲的,我是来退婚的。”“为什么,难道我不够漂亮?你为什么不要我?”“不,你很美,只可惜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如此品性,难登大雅之堂。”蔺子真将一纸婚约撕碎挥洒一地。她胜利地回眸一笑时,却见蔺恺歌仍静静地站在门前,脸上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她瞬间敛住笑意,顿时双眉拧成八字模样,用手拿着丝帕捂着嘴一幅欲哭无泪的模样。默默地由丫鬟扶着转身离去。蔺恺歌看着她离去还不忘抽泣的背影,哭笑不得。
  • 穿越之微雨燕双飞穿越之微雨燕双飞白雨灵|古言在现代,两个身轻如燕的女孩轻巧的跳进一栋灯火通明的别墅……
  • 千娇百宠千娇百宠若磐|古言上辈子,顾婵被选为新皇元后,万事俱备,只待大婚。谁知靖王韩拓半途杀出,弑弟篡位不算,竟然还强娶弟妇。可惜顾婵不久便香消玉殒。重生后,顾婵不欲再卷入皇室之中,只求亲人福佑安康,自己觅得温厚良婿,恬淡一生。不料韩拓又来纠缠,还对她百般讨好千般娇宠。顾婵很纠结,面对主动伸来的未来最粗壮之金大腿,究竟是抱,还是不抱?
  • 悠悠夏:诸葛亮别来无恙悠悠夏:诸葛亮别来无恙沐攸雨晴|古言穿越奇才,救死扶伤,只为和诸葛亮在一起,帮他夺天下,和曹操结拜兄妹,和诸葛亮成亲,看她如何改变历史!
  • 天下炮灰皆炉鼎天下炮灰皆炉鼎阿扶|古言长的丑没关系,可是公主长的不漂亮这问题好像挺大发的!等了许久的新婚之夜,驸马抛下她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一不小心掉进池中的她就那样挂掉了。带着驸马嫌她丑,自己也嫌自己丑的怨念,公主想要高高兴兴完成任务,拥有完美的身体后把驸马给勾搭回来。可是她怎么就这样跑偏了呢......某和尚:施主你的手放哪呢?某女主:母鸡啊!越跑越痛快,也许节操也许下限不见了!ps:快穿文!(部分女转男~)
  • 奔跑吧,世子爷!奔跑吧,世子爷!萧荷|古言颜大小姐何许人也?京城第一恶霸,人称混世魔王的扶柳郡主!某郡主拽的二五八万瞅着那美得七荤八素,仙得一塌糊涂,俊得要死不活的世子爷,贼贼笑道:“怎么,小样,你想跑?”“……你绯闻缠身,还好意思来勾搭我?”世子爷很嫌弃地说,“呵呵,那都是过去式了,本郡主现在心里眼里只有你一人!”某郡主坏坏地勾起了他完美绝伦的下巴,“那个…虽然咱们有婚约,但还未成亲,你不可以对我动手动脚的!”“既然注定你是我的夫君,我何不提前行驶权力呢?…..喂,别跑!”
  • 欲辩已忘言欲辩已忘言君亦臣|古言缘曰:良缘,孽缘,或问对错?谁不是谁的劫。当命运的齿轮又为他们悄悄转动,是牢牢把握机会,展现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醉世情谊;还是再次无缘来世相见,又或者是再也不见不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