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草丛伦.CS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热门推荐
  • 神祭巫女神祭巫女sakura木木|幻情我们一直都在失去很多很多东西,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我们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去说一声再见。欠了很多声道歉的话语,欠了很多声温柔的慰藉。只可惜,我们谁都没有时间去偿还了。你的冷漠,或许是我成全自己与你离别最好的借口。我不爱你了,夜凌澈。我真的,真的,真的已经不爱你了。这应该就是我一生当中,撒过最大的谎言吧?
  • 权少求宠:老婆大人万万睡权少求宠:老婆大人万万睡米粒饭粒|现言人人皆知:焦躁狠厉如暴君的权氏总裁有三个一,一气不顺就掀桌,一言不合就打人,一见女人就隔离,不过最后还是为一人倾了心。他从高高在上的金字塔尖走下来耍尽各种手段,只为追妻,偏偏表白对象一脸懵逼,权少就咆哮了:“林木,你敢不答应老子,老子就干死你!当然权少只是说说,根本不敢,他对所有人都狠辣,包括他自己,偏偏在林木面前像个温顺的赖皮狗,人送外号:犬少!来听听大家的呼声:权家老人叹:“我们这么高贵的家庭怎么培养出一个魔王来?”权家父母嫌:“没关系,不是还有林木这个如来佛吗?”权氏员工哭:“总裁夫人,救命……”【权少高调秀爱追妻计】权少接受某电视台的访问,记者赔笑:“感谢权总百忙之际还来参加我们的访问,荣幸之至。”权少:“你们的确挺荣幸的,这一点你们谢谢我夫人就行了,我是为了她而来的。”记者:“…是…”权少:“我很忙,早晨起来我要跑步,要一直保持体力满足夫人的需要,回来给夫人煮粥做饭,伺候孩子穿衣,然后中午还要赶回家做饭给她送去,晚上辅导孩子做作业,等他们睡了,在擦桌子,拖地,给夫人洗衣服,工作挣奶粉钱……”记者瞪大眼睛:“权少还要做这么琐粹的家务?”权少:“当然,她的内衣内裤我都要亲手洗。”记者:“那权夫人的人任务是?”权少:“她呀,给我暖床就行。”记者:“权少对权夫人真好。”权少无奈:“谁让我喜欢那个女人呢,连头发丝都喜欢。”林木听了怒,打电话:“权倾,你给我瞎说什么?”这么隐私的东西当着全国观众的面说出来,丢不丢人?权少得意:“傻女人,我就是让全国人民都知道我对你多好,你要是在逃,全国人民都会对你发出通缉令。【本文一对一,宠文不虐。】
  • 重生之肆意生活重生之肆意生活一梦卿醉|都市那一年,杭城的马老板还在做着他的B2B。那一年,万达广场还没有在全国遍地开花。那一年,那只企鹅还没有成为企鹅帝国。那一年,肆虐世界的‘阿凡达’还没拍摄。那一年,苹果它只是一个残缺的苹果。那一年,肆意的挥洒着自己的一切,就想向这世界宣布:或者征服我,或者被我征服吧!我创了个群:545523952,有兴趣的加下,我回常在哦!
  • 极品修真狂少极品修真狂少墨世|仙侠当一个有着神秘家世的少年修真之后,又当这个少年进入都市之后,这个世界顿时风起云涌,在收获众多妹纸的同时,少年也踏着众多敌人的尸骨成为了一代强者,当站在世界最顶峰的他抬头看向头顶的天空时,他发现,上面还有着更广阔的天地在等着他去征服。
  • 满江红阙满江红阙霜重|武侠我个人喜欢武侠,这部......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归类。
  • 农妇养成:山里汉的小娇妻农妇养成:山里汉的小娇妻周奇奇|古言【新文:重生隐婚:冷情慕少,宠上瘾】一朝穿越,木双婉成了一枚普通农妇,种田喂猪不说还要生小孩,可问题是城里生活小半辈子的她连白菜籽都不认识。好在曾经玩过QQ农场,种菜、养猪还算会一点点。只是这个一身黝黑,还看起来不像好人的男人是谁?都说了要离她远点儿,怎么越走越近,还一不小心有了小包子?
  • 妃本轻狂之傻王盛宠妃本轻狂之傻王盛宠纳兰灵希|古言慕云希,尚书府嫡长女,父不疼娘不爱,养在深山人未识!世人传之,貌丑学浅才疏性乖张,一无是处丑女也!一切只因,她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世……轩辕澈,皇族第七子,少年出征叱咤沙场,功在千秋福泽万民。却得不到皇帝正眼相看七年沙场生涯,一朝凯旋还朝!庆功宴上,一杯毒酒,未能伤他性命,却让他从此成为心智只有七岁的孩童一夕之间,战神皇子沦为傻子王爷,世人或笑或叹十三年年,少年初遇结下一生不解情缘,却落入一场惊世阴谋十三年后,一道圣旨将她与他系在一起,只是,丑女配傻王,世人皆叹:真乃绝配也!然,这一场取悦了天下人的婚事,也终将覆了这个天下!花絮之新婚夜:慕云希,一身嫣红嫁衣坐于榻上,蓦然,头上的红纱被人掀开一角——“姐姐,你好漂亮啊!”红纱之下,探进一个脑袋,那是一张美如夭邪的脸,眼眸却清澈干净的宛若天使!那人,眨了眨眼睛,一脸唏嘘之色的惊叹,神情如孩童。“你就是夜王殿下?”清冷的眸中划过几许浅浅的流光,慕云希伸手扯下红纱,淡淡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声线清冷空灵。“姐姐可以叫我澈儿——”音色清遐而稚嫩,他看着她,笑的纯粹。“……”慕云希看着眼前神情举止皆恍若孩童的他,心下微微叹了一声:果然是傻子!那一夜之后,慕云希的身边总会黏着一个人“姐姐——澈儿要吃糖葫芦——”“姐姐——澈儿不会脱衣服——”花絮之妃很护短:御花园中,轩辕澈跌坐在地,挽起的衣袖下,手臂全是女子的抓痕与掐痕,周围,几个飞扬跋扈的女人正一脸不屑的看着他,无尽嘲讽与鄙夷。“你们在做什么?”一道清冷的嗓音传来,落下一地寒凉。“姐姐——她们说你坏话——澈儿打不过她们——”听到慕云希的声音,轩辕澈一个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委屈与自责的看着她,表情满是不安。“谁干的?”清冷的眸子落在她手臂上青红一片的抓痕与掐痕,声线骤冷。“本小姐干的!怎么了?哼!一个傻子居然也敢——啊——”一个飞扬跋扈的女人满脸倨傲的看着慕云希,挑衅加不屑。“啪——啪——”素手轻扬,掌声响亮!“哪只手掐的?”清冷的眸光扫过那很快肿了起来的双颊,冷声逼问。“你——慕云希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打我——”那女人半天才回过神,指着慕云希大叫。“咔——咔——”两声脆响,那是手骨被折断的声音……“啊啊啊——”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御花园,其余之人俱是一脸惊恐的看着那个云淡风轻痛下狠手的女子,腿脚不自觉的发软……花絮之雨夜温情:疾风骤雨,电闪雷鸣。刺眼的白光叫嚣着撕裂夜的黑暗,惊心而骇然。“不——不要离开我——母妃不要死——不要丢下澈儿——”沉睡中的人仿佛陷入了某种可怕的梦魇,紧闭的双眼,惨白的脸色,冷汗打湿的墨发,双手在空中胡乱的抓着,不安而焦躁……“澈儿,你怎么了?不要怕——”对面的软榻上,慕云希蓦然惊醒,一个飞身到了轩辕澈的床边,清冷的脸上略带急色与担忧。“母妃——不要离开澈儿!不要死!不要丢下我——”梦魇中的人,蓦然坐了起来将慕云希紧紧地抱住,身子不住的轻颤着,仿佛内心正被强烈的恐惧填满“……好!我不离开……也不死……我会陪着澈儿——澈儿不怕,我在——”慕云希的身体微微一僵,伸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柔声安抚着那一夜,她就那样抱着恐惧与不安的他,一夜未眠,直到天亮花絮之寒潭醒转:他被人退下冰寒蚀骨的幽潭之中,刺骨的寒凉刺激着他的每一个细胞,呼吸渐渐凝滞,意识却渐渐清醒,无数道流光自脑海中闪过……儿时的,少年的,皇宫的,战场的……蓦然,一只柔软的手抓住了他,随即,温软的唇贴上了他的……他缓缓的展开眼,沉如墨海的眸子映出一张绝美清冷的容颜……“澈儿不怕,有姐姐在,不会有事的——不要怕——”寒潭之外,她紧紧地将他抱在怀中,想要温暖他冰寒的吓人的身体,却不知道,她的身体也同样冰寒的吓人“姐姐?”他反手扣住她冰冷的身子,压向怀中,幽如墨海的眸子带着丝丝玩味,轻轻挑眉,嗓音魅惑。“澈儿?你——”感觉到他今日的异样,慕云希惊疑的抬头看向他,却撞进他幽如墨海的眸子,深邃而悠远,丝毫不复之前的清澈与纯粹……最后的最后,一个美如夭邪,狂佞如神袛的男子,眸光轻柔而专注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天下为媒,江山为聘!希儿,嫁我,可好?”低沉如魅的嗓音划开似水轻柔与一世情深!“好!”容颜绝美,凤华无双的女子,琉璃色的眸子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垂眸一笑,红唇轻启,声线清浅
  • 宠妻上天:重生之豪门淑女宠妻上天:重生之豪门淑女枼玥|现言一朝重生,物是人非,回忆以往,悄然泪下。这次,她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掌握自己的命运,只为自己而活!然,生命中意外的出现了他:“从遇见你,命运之轮就开始转动,自此无论是天堂地狱,我都陪着你,不离不弃。”而他,又是否能打动她!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盛世傻妃盛世傻妃东边雨|古言她本是西楚国侯爷之女,因一碟芝麻糕与东阳国三皇子结下不解之缘。却因一场府中浩劫,她逃生落水,幸被东阳国内监所救,成了可怜又犯傻气的宫女。一路前行,既有三皇子与内监义父的护佑,又有重重刀山火海的考验。她无所畏惧,凭着傻气与智慧,勇闯后宫。什么太子妃、什么殿下,统统不在话下!且看盛世傻妃如何玩转宫廷、傲视天下!
  • 勇敢者的宝藏勇敢者的宝藏三不大师|玄幻何时才能靠近我们的梦想!何时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宝藏!那还是很遥远的事情,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第一次找到你的那一天,清澈蔚蓝的天空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