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秘术千年杀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美漫之我是穿越者美漫之我是穿越者秘术千年杀科幻完结因为看老郭的相声《我要穿越》,一不小心摸了电门,然后竟然真的穿越了,而且,在才穿越的同时,竟然还得到了和珅、张作霖、东方不败、孔秀、韩福、孟坦、卞喜、关公这些人的记忆。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算了,为什么连花木兰、潘金莲、慈禧的记忆都有啊?对了,还有那个某国的领导人的记忆……第28章 新书《火影里的宇智波》2020-02-22 19:05:07
  • 未来直播间未来直播间秘术千年杀都市完结陈默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成为一个主播。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陈默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给一群未来人做直播。“哇!主播你长的好丑啊,不过我们理解你,谁让你是没有没有改善过基因的古人呢。”“哇!主播,你身上的衣服好古朴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牛仔裤吗?”“哇!主播,今天咱们直播看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吧!”……面对着一群未来人,陈默这个主播也要跪了第45章 抱歉2020-02-22 20:09:54
热门推荐
  • 猎魂猎魂狂笑|玄幻心鬼,隐居在人的心底,以寄主的心力为食。而当有人肆意放纵心志,堕落时,便会被自己的心鬼所吞没,心鬼也将成为丧心的恶魂。为了阻止恶魂,世间从远古就孕育出了一种职业,心韵师。他们能看见所有生灵的心鬼,拥有最可怕的战力。他们不是超人,只是一群追逐着猎物的猎犬……
  • 都市拳皇都市拳皇虚门庆|武侠国术女宗师、柔弱女剑师、火爆女警花、功夫女明星、他身边美女如云!半步崩拳,八极通天炮、武当纯阳拳、沾衣十八跌、降龙打狗棍、他身怀绝技无数!泰拳宗师、空手道冠军、咏春大拿、少林高人、截拳道巅峰、外家拳魁首、全都被他通通打爆!他是传奇!他是神话!他是梁景玉!他娇艳在怀、香艳无边。看都市拳皇,拳爆天下!
  • V5宠婚:鱼精萌妻,要乖乖V5宠婚:鱼精萌妻,要乖乖云梦悠悠|现言(宠文)撞见渣男友和继妹滚床单,不堪忍受背叛的于锦跳湖自杀,却不想被千年鱼精魂穿附体,从此人生就像开了挂,牛逼灵力在手,打脸虐渣不用愁。重活一次的于锦发誓,一定要把小日子活得轰轰烈烈,装逼打脸,样样齐全。只是一不小心惹上了一个大人物,从此被宠得无法无天,差点累断小蛮腰。“司马景丞,你为什么总是欺负我?”男人抱住她,邪魅道,“你是我老婆,我不欺负你,欺负谁,嗯?”只是当她的身份被识破时,这份婚姻将何去何从?她还能变回鱼精吗?
  • 极品校花赖上我极品校花赖上我无肠公仔|都市没错,就是这么霸道!
  • 六界封魔六界封魔鬼笔文刀|玄幻在十万年前史前的一片未知的大陆上,那时共分为六大界域,即乾坤人界、阴冥鬼界、万灵妖界、极乐佛界、天元神界和幽暗魔界。上古时期,神魔大战,魔王被众神封印,时隔千百余年,被封印的魔王蠢蠢欲动,待魔王苏醒之时,便是众魔复仇之日!本作为《阴冥》的前传,看传奇少年的传奇历程,找寻身世的命脉,一点点登上这六界的巅峰!
  • 无敌剑道无敌剑道玉飞|玄幻神武大陆,强者为尊,少年萧云偶获神秘剑胎,修无上剑道,炼无敌剑法,战万族天骄而不败!七尺剑气荡八荒,十方天内,我为至尊无敌。
  • 驭灵传奇:金牌元素师驭灵传奇:金牌元素师九歌歌|古言黑暗中佣兵之王重生于异世没落的家族。废物?丑八怪?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形容她秦落妖!强大魔兽手到擒来,极品丹药随手可炼,倾城容颜祸国殃民,出尘气质拜倒数人,这才是她秦落妖的本性。“小妖,本岛主献身于你,给你本岛主笑一个可好?”邪魅男子笑意吟吟眼带桃花看着身侧女子。女子不理睬,侧过身去。男子见此,从背后将女子扑倒在榻。“本岛主给你笑一个,你献身于本岛主也真是极好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皇牌龙骑皇牌龙骑高森|玄幻当别人还在为拥有第二条巨龙而沾沾自喜的时候,龙一却已经开始为他的第一百条龙的口粮发愁了!【这简介怎么这么耳熟……】
  • 宠妻上天:重生之豪门淑女宠妻上天:重生之豪门淑女枼玥|现言一朝重生,物是人非,回忆以往,悄然泪下。这次,她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掌握自己的命运,只为自己而活!然,生命中意外的出现了他:“从遇见你,命运之轮就开始转动,自此无论是天堂地狱,我都陪着你,不离不弃。”而他,又是否能打动她!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何处安玉:误惹柔情帝少何处安玉:误惹柔情帝少残禾与你|古言现言现言现言,不喜慎入!是夜,皓月当空,月华如练,一室情欲狼藉。安胥拥着景玉,细语呢喃:“每个月家里人都会为你安排相亲,宜海宁空也不乏追求者,这些人中不是没有优秀的,为什么你连正眼都不肯瞧上一眼?因为你还不想结婚是不是?因为你对未来的伴侣没有要求是不是?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那为什么我不行呢,为什么?”安胥抱紧景玉,把头扎向景玉的秀发,闻着淡淡的玫瑰香气,一声声为什么问得委屈至极,就像小时候哥哥买了棒棒糖却不吃,她缠着哥哥一直问,“你不吃为什么不能给我呢,为什么为什么呢?”景玉的泪浸入枕中,声音嘶哑,“我已经是你的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