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言曦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假如我们再相遇假如我们再相遇言曦现言完结大一,苏式薇暗恋陈晓智,陈晓智却没有丝毫表示;大二,陈晓智终于有所表示,却是对她避而远之;大三,兽医站的朝夕相处让两个人感情升温,但是谁都没有开口捅破;大四,陈晓智请全班同学吃饭,苏式薇没去,机场送行,苏式薇也没去。两年后,苏式薇到陈晓智的家乡开会,重新相遇的两个人能否穿越千山万水,只为对彼此的一往情深。第21章 初次见你012020-02-23 22:16:55
热门推荐
  • 天墓之禁地迷城天墓之禁地迷城吴半仙|灵异古老的黄河沟,诡异的驼背棺,一块葬玉引出一段神秘的历史。华夏古国,自古以来便有许多被不允许踏入的禁地,它们有的已经湮灭在岁月的长河之中,有的却仍然存在于我们的身边。天山水怪,西藏雪人,神农架大脚怪,青海湖龙吸水,四川死亡谷,昆仑天罚之地......让我们一起走进,中华大地那些神秘的凶案禁地,探寻那些传闻已久,却从不为人知的真相。
  • 闯荡异界之再次飞升闯荡异界之再次飞升蓝白墨水|玄幻一个渡过了九九雷劫的修仙者,却被神秘的第十道雷劫送到了异界。灵魂穿越的他附身在一个京城豪门纨绔子弟的身上,识海中三个神秘的雾团时刻提醒着他,他的穿越是一个阴谋。为了弄清楚这个阴谋,也为了重新飞升。我们的主角白手起家,重新修炼,演绎了一段爱恨情仇,最后终于再次飞升。
  • 天阙录,仙师妙徒天阙录,仙师妙徒纳兰初晴|古言昆仑太乙宫,圣尊亓琞。神秘,尊贵,天下苍生奉若神明,却独对她宠得没有底线。西陵将军女儿祝一夕,追随西陵太子到昆仑拜师学艺,意外跌落深谷丧命。生死之际与封印在谷底的剑灵结契换来十年性命,除非修成仙身,否则小命难保。因着他是半仙之身,灵血有助她与剑灵提升修为,她千方百计赖在了他的身边,只为时不时偷他一点灵血祭剑。昆仑之巅,十年师徒,他倾囊相授,助她修仙求道。十年之后,她终于修成正果,一心想摆脱剑灵之咒与他携手遨游天地。到头来,却是被他送入焚仙炉,烧得灰飞烟灭将她仙元炼成一半龙珠,助他前世所爱的西海三公主重归神位。然而,一切尘埃落定,他夜夜梦见的却是那梨涡浅笑的容颜……百年后,轮回塔倒,魔族倾巢进犯天界,南天门上狭路相逢。他是重归神界的无极圣尊,身旁自有那高贵无双的龙三公主。她是幽都统战诸魔的四方魔主,身后站着睥睨三界的魔尊帝鸿。
  • 黑水尸棺黑水尸棺人面鲎|灵异师父曾说过,我是阳灵子转世,命理不合四柱,命格不入五行,能活到现在,全靠本命中的一股精纯阳气。回想一下我早年的经历,也的确是凶险与艰辛并存。六岁被怨灵缠身,七岁被飞僵索命……//聊完了左有道和寄魂庄,咱们再来聊聊渤海老世家的那些事吧。//老书完结,新书《幽冥通宝》开张,咱们还是老规矩,找个僻静的小地方,喝着茶,吃着瓜子点心,听我慢慢聊。
  • 神医蛊妃:鬼王的绝色宠妻神医蛊妃:鬼王的绝色宠妻女王彤|古言重生后,杜若被面具男压在身下,乌漆墨黑的房间,只能感受全身火辣辣的痛。他宣泄的粗喘声,伴随她承受不了的撕心裂肺…以为一切都结束,却有一双宽大的手掐上她脖子,冷酷无情的宣判:“陆幽若,你该死!”……噩梦初醒,周围一片嘈杂,睁眼,是围观百姓对她的指责痛骂。杜若,二十一世纪有“精美手术刀”之称的活华佗,重生成宰相府无盐四小姐:陆幽若,是天下人喊骂的丑女,嚣张跋扈,不学无术,最后还要扣多一个婚前荡妇之名…
  • 蛊纹蛊纹一个人说话|玄幻蛊世界十万年之后,五域融为一体,西漠一个普通家族的少年惨遭不幸,在逆境中成长,克服重重困难,追寻自己的真爱。
  • 苍穹之主苍穹之主风圣大鹏|玄幻大千世界,诸天星斗,尽在吾手。妖魔鬼怪,阴阳万法,一念生灭。“天道不公,祸乱横行。人间王朝,弱肉强食。我不求成仙成神,只求有朝一日掌控苍穹,做一个公平。”矿工林昊。
  • 重生至尊皇后重生至尊皇后茗跃|古言她胆小怯懦,处处忍让,讨好求全,却家破人亡,凄惨含恨而终,重生,她小心潜藏,步步为营,杀伐果断,求得真爱,终成人人敬畏的至尊皇后。对其前世之夫玉宸风,她温柔的笑着问,“秦王,我用三千杀手回你三千死士之礼,你觉得怎样?”“你果然是喜欢我,不然怎么会为了不相干的人,这样对我。”“自作多情!”而对身为帝王却身中奇毒,一直默默的守护她的玉宸轩,她傲然的说,“我的丈夫只能有我一人,是一生的承诺。”他疼她入骨,拥她入怀,“聘为妻,一人足以!”
  • 沙俄女神叶卡捷琳娜沙俄女神叶卡捷琳娜lin老大哥|青春叶卡捷琳娜是沙俄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就在他丈夫刚刚去世的时候,大清国三路大军入侵沙俄帝国,叶卡捷琳娜临危受命,带领三十多个人赶走了大清国的侵略者;接下来看她如何让沙俄帝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皇弟和皇后的父亲与她争夺皇位,看她如何与他们周旋。海军、陆军、骑兵、炮兵看她如何组建。
  • 魔池传说魔池传说明癫|仙侠阴森的孤林,一口古朴的大鼎内,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在这满是鲜血的鼎中熬煮着。“妹妹!坚持住!”男孩很坚强,虽然虚弱,但还是用自己弱小的身躯拼命的支撑着女孩,想让她爬出这满是鲜血的地方。大鼎四周,几名鬼面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切,鼎内的挣扎,没有让他们生出一丝一毫的怜悯,在他们的脚下,足足上千个孩童的尸骨,横七竖八的摆放在那里。显然,鼎内的两个孩子,已经不是第一批了。“很好!”一名鬼面人满意的点头,盯着鼎内的男孩,开口道,“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