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蛮妖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仙界独尊仙界独尊蛮妖仙侠完结天生媚骨的狐狸精,那是我的,呆萌可爱的萝莉,那也是我的,啥,你说啥,女神组团要来消灭我,那我就却之不恭,将他们都收入我的囊中,看农村走出的乡野少年,如何在这风云变化的仙界,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笑傲仙界!2020-02-23 19:16:00
  • 大妖尊大妖尊蛮妖玄幻完结少年叶逍,一个被当做天才的“残废”,却身具神秘天赋,得妖帝传承,获无上至宝,掌控妖族,傀儡血族,站在煌煌宇宙中央,他睥睨仙神二界:天上的渣渣们个个道貌岸然,倒是个盛产美女的地方嘛,快快给小爷送两个美人来谈谈人生,聊聊理想……第21章 危机!2020-02-23 22:18:42
  • 绝世仙尊绝世仙尊蛮妖仙侠完结懵懂少年踏上仙途,无奈发现身边美女汇聚的速度竟比修炼速度还要快,刁蛮任性的狐狸精,这是萝莉派,艳绝天下的昆仑四姝,这是女神团体,神秘莫测的青龙女,这是女王陛下……别人的仙途冷冷清清,孤独求索,咱这是带着美女组团出游!范逸很无辜,我是个纯洁的男主,为毛走的是后宫的路数?第21章 渡化天劫2020-02-23 22:15:25
热门推荐
  • 亿万继承者步步逼婚:你擒我不愿亿万继承者步步逼婚:你擒我不愿安筱乔|现言“宋小姐,我们谈一谈咱俩的婚事。”“咋俩才认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足够闹出‘人命’来了。”“我和你不熟。”“结了婚就熟了!”男友玩车震,被她捉奸在车,她受刺激,开着车撞上了他的法拉利恩佐。她赔不起钱,只能身偿。第二天,浑身酸痛的她,甩了他100块钱,大方的不让他找零了,结果某男香肩裸露,“你睡了我,就要对本少爷负责,我吃亏点,娶了你。”“你喜欢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吗?”薛仲扬,26岁,未婚,A市四少之一,豪门贵胄,亿万总裁。宋得之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这样的大人物牵扯不清。安筱乔读者群175621768
  • 业余教练业余教练烦人|体育十年后的他,是一家大型医学机构的负责人,各种各样的博士光环,标准的钻石王老五。十年前的现在,他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队医,头顶霉光普照,破屌丝一个。十年时光,一份记忆,一双眼睛,一段传奇……
  • 异世之神符天下异世之神符天下暴走大表哥|玄幻神符惊天下、一指破八荒。重生的不只是祁冬的身体,还有心头那早已被抹灭的热血!
  • 神祇战争神祇战争哑笛|奇幻“那一天……”“黄昏降临。”“那是我从未见过的凄惨景象,大地崩裂,天空也随之坍塌。”“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他死了,他又复活了。故事就这样开始了,让那个不该是结束的结束,在一个不该是开始的地方重新开始了。这注定永远是一个环,没有人能斩断。但是,他来了……
  • 那年那蝉那把剑那年那蝉那把剑默煜|玄幻握住夏蝉未必是握住整个夏天,握住那把剑,却是握住了一个江湖。持三尺青锋。梦一回万人敬仰的剑神,做一回举世无敌的剑仙。斩断掌教真人的宝塔,挑落皇帝陛下的帝冠。大笑一声:“琴瑟琵琶八大王,魑魅魍魉四小鬼,单剑独战,合手即拿。”
  • 奉子成婚:老公意犹未尽奉子成婚:老公意犹未尽漫妖娆|现言丧礼上,老公和妹妹偷欢,差点将她送进鬼门关。丈夫被抢,公司被夺,花惜语被逼绝境。绝望时,谈煜祺横空出现。拽住他的手,花惜语央求:“帮我。”捏住她的下巴,微微地抬起,谈煜祺神色淡然:“把你的身体交给我。”他是她丈夫的小舅舅,却给了她最刻骨的爱。只是这段爱情,却注定伤痕累累。
  • 鉴宝金瞳鉴宝金瞳七宝琉璃|都市父亲得了重病,巨额医药费让古玩店学徒杨波压力巨大,因为善心偶得琉璃石,让他拥有一双鉴宝金瞳,且看他如何鉴宝捡漏,颠覆命运……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无限之配角的逆袭落花独立|游戏每个故事都有一个主角,他们无不是天地间的宠儿,好东西是他们的,好妹子也是他们的;每个世界都有N个配角,他们无不是为了衬托主角而存在的,面对主角的强势,他们只能苦逼的送出自己的一切供人挑选;你敢逾越抢主角的东西?抱歉,绝症在等着你,意外在看着你……面对配角们日益艰辛的未来,苏易勇敢的站了出来。伟大的配角拯救者苏易,他一个人代表了穿越者的优良传统和历史,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记住!他不是一个人!“让我们反抗吧!抢光主角的宝贝,抢光主角的气运!”苏易高举农奴翻身把歌唱的的旗帜奋勇向前。新书已发布,《无限气运主宰》!新的开始,需要大家的支持,请多多推荐收藏哦
  • 限时闪婚:前妻别来无恙限时闪婚:前妻别来无恙男神李先森|现言回国再次相遇,竟然遇到了自己此生最不想见到的人。“嗨,亲爱的前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望着江远恒那一张欠揍的了爱,她义无反顾,不惜背上一切骂名,却发无语:谁能够告诉她,为什么自己就是无法摆脱这个所谓的前夫!
  • 闪婚疯妻休想逃闪婚疯妻休想逃惜纯璐|现言她的相亲条件?一,领证结婚不给生娃;二,礼金千万不能刷卡。就是这么任性!什么,这条件也有人答应?哪个男人这么傻?抬头一看,我去,这……这不是被自己砸了车窗的太子爷吗?他怎么在这?她没还玻璃的钱啊!立刻拿出号码牌一看,靠,进错地了!偷偷退了两步,逮到机会,一定要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