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霸气女帝:丞相乖乖当皇夫

作者:卿若雪薇
人气(1)评论(0)字数(37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是拥有东方青鸾之称的国际杀手,她被自己所忠心的国家抛弃,惨遭炸死!再睁开眼,她不再是21世纪的东方青鸾,而是北宸帝国的太女殿下北宸紫月!她步步为营,这一次定要君临天下,她是z国特种兵女军官,自己掌握一国的命运!他是有第一谋士之称的风间夙墨,一袭紫衣如盛世浮华,赈灾初遇,他是少年尚书,她是优雅太女。一场倾世之恋,一段乱世浮沉,他为她平定天下,她为他抛却江山……

同类热门
  • 倾世狼女:追妻100天倾世狼女:追妻100天帅南|古言“若相依,莫相离。”这是疏桐在彼岸花下许下的承诺,所以莫离即使丢了性命也在所不惜,只要疏桐开心就好。可是重生一世,她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莫离!“千夜宸,落雪若此生再爱你,后果便如此玉!”他并非不爱她,只是他不敢。当他终于鼓起勇气时,她身边却早已经有了别人,千夜宸,或许是我们两个人都太过倔强。可是那又怎样?“君离殇,你既然知道事情的真相为什么又要骗我一次?!三千年前我做的选择就是正确的,如今你还是个骗子!”“疯丫头,如果你愿意,我愿意陪着你走下去。”千夜岚,你太过美好,我不配拥有。天下之大,难道就真的容不下她一个吗?世间千山万水就没有她的孩儿的容身之所?她偏不信这命理,逆天改命又何妨?!
  • 萌宝寻爹记:娘亲快拿下萌宝寻爹记:娘亲快拿下我必短裙相陪|古言你说死就死吧,搞什么非得穿越呢?穿越就穿越吧,还好死不死的穿到了一个产妇身上!生就生吧,但是孩子他爹是谁啊!
  • 不负苍生不负君不负苍生不负君落怜|古言凤清歌,21世纪的冷心杀手,她行事狠辣决绝,冷心无情,因为一块古怪的玉,穿越异世,她冷心,却为他化为柔情,他冷情,却钟情她一人,护她,宠她她说我没有心,我无爱无恨他说,我给你心,我教你爱她说我这一辈子,认定了,就一个人一生一世,一双人他说世有弱水三千,我只取你这一瓢他的温情,让她沦陷,即是爱是毒药,她也甘之如饴,只因为,爱,无悔一场场阴谋误会,他们,分道扬镳,他终究负了她风雨过后,待一切尘埃落定,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你在身旁,陪我看日出日落,此生轮回,此生,无悔
  • 铃璃坠铃璃坠染清颜|古言她是21世纪的国际刑警特工,没想到竟是以这样的方式穿越到这架空的朝代——她是做梦梦到自己穿越到古代来的!这样的穿越方式奇葩也就算了,竟然一睁眼就一丝不挂的在浴池里!好吧,这样也就算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洗个澡都能被人刺杀?刺杀也就算了,她怎么变得这么丑了?最最最主要的还是,这六小姐是庶出不说,还是个修仙废材!她的尊严岂是这样被践踏的?等一切水落石出,她,将让整个世界颠覆!
  • 旬日不霁旬日不霁韦弈之|古言千古江山,无尽权术。人生一世,无尽争斗。那日夜雪初霁,她微醉,舍弃握在手里的权势......是我干过最蠢的事。他说,那是你的选择,怨不得他人。她叫许霁,一位大多数人都不知姓名的妃嫔,她曾经的故事很多,往后的,还会更多。非穿越非重生讲述黑心太监如何蜕变成为纯良的白莲花,偶尔出来吓吓小朋友的故事
  • 承天记承天记莫艳德|古言零不是人,或者说她只是被一个疯子制造出来的形态和人类一样的类人生命,但她没有心脏,或者说她的心脏则是一块玻璃状的芯片。最重要的是,她没有感情,喜怒哀乐这些感情对她来说太过遥远,当她在另一个世界开始寻找感情的那刻起,她便成为了人类……喜欢本书可加入书群号303214332我们一起讨论情节的发展。
  • 穿越之挑衅王爷穿越之挑衅王爷竹小妖.CS|古言她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可怜虫身上。丈夫宠爱侧妃,竟然连她到底有没有死都不管,直接下葬了。一朝醒来,她已经不是她了。欺负她是吧?好的,加倍让你还回来。不让别的女人进门是吧?好的,她偏偏来者不拒,看你怎么跟她斗?
  • 倾城一季斑斓倾城一季斑斓慕恖|古言“我的名字取自山雨欲来风满楼。”她回过头,笑盈盈的看着他,神色妖娆而妩媚,“若不是你还叫着岚儿这个名字,我都快忘了我叫什么了。”他也看着她,神思游离,“若不是这样一模一样的一张倾城绝丽的脸,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是她。”青娘曾说女人如花,只能盛开一季,而她一定要在这短暂的岁月里斑斓的活着。她要好好报复那个把她推向地狱的男人.......
  • 穿越之呆萌小姐要逆天穿越之呆萌小姐要逆天落之无殇|古言她,是现代的神医,活死人医白骨,只因拥有逆天功法,遭奸人陷害香消玉殒。她,身为护国将军之女,家人宠爱,本应尊贵无双,只因天生痴傻,被人欺负也不懂的告诉家人,这一次伤太重,失血而亡。当她成为她,将会谱写一段怎样的神话?
  • 一等王妃一等王妃湟爷|古言她,似乎悠远缥缈,可谁知道,她的骨子里,是深深的嗜血残忍,冷酷漠然。黑色的心脏中,谋划的是这江山。他,似乎纤尘不染,可谁知道,他的骨子里,是深深的黑暗狠辣,狠戾残暴。黑色的血液中,谋划的,也是这江山。他的一念之间,可繁华,可苍凉。她的一念之间,可倾覆江山,可颠倒世间。他不是没有心,只是藏着。她不是没有爱,却只剩下了灰烬,那是大火之后,被命运齿轮啮碎的无奈漠然。竺墨,树叶已经飘落了许久,它的心,与尘土一般,归撒在大地。烟岚,你可知道,你说一句简单不爱我,我却要用一生来解脱。一寸相思,一寸灰,谁拿流年,乱了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