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9章 我替你抚养

她好学地问道:“那是什么?”

他冷笑一声:“那便是你与我根本就是同谋,你这次召集武林人士不过是想要与魔教联手将他们一举歼灭。”

她脑子嗡的一声,顿时恍然大悟,对呀,所谓的名门正派不是最擅长颠倒黑白,将真正的好人一棒子打死吗?

想明白了,便又想到实际的问题:“那我们要怎么出去?”

他想了想,道:“我自有办法。”

她一听他有办法,也不管什么办法,还是放下心来,初时的疑问便又浮上心头:“那你快告诉我,我到底是什么病,怎么你吞吞吐吐的?”

他闻言,再次沉默,急得慕凝夏都快要忍不住一脚踹过去的时候,他才幽幽道:“你似乎是怀孕了。”

她差点儿被一口唾沫呛死,周身的血液刷地一下被抽干了,期期艾艾地问道:“你,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卫放叹了口气,再次开口:“你怀孕了。”

她一巴掌拍过去,可惜打了个空,自己却险险地差点儿被带个跟头,她欲哭无泪,哭丧着脸道:“你懂医术吗?”

他道:“略通一二。”

她干笑两声:“既是略通,那就不一定准了,说不定你看错了呢。”

他哼了一声,也没有再做辩驳,由着她如此自我安慰。可是,慕凝夏想了一会儿,心中凄苦,想着自己终于能脱离秦迩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没想到竟然凭空多出来一个牵累。这要她如何处置,倘要问她,她是断断不会要这小东西的,可是,要怎生把它弄没了,倒是一个不小的问题。

于是伸手摸索着碰触到他的衣襟,轻扯了两下,问道:“你说,它现在还在吗?我适才狠狠地摔了一跤,会不会一下子就给摔没了呢?”

他恶狠狠地将她的手拨拉开,冷声道:“你似乎并不乐见它的存在?你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的孩儿!”

她没料到他竟然有这么大的怒气,委委屈屈地辩解道:“这也不是我想要的啊,你试想一下,我不幸被人给强了,还很不幸的怀了这个强人的孩子,难道我就要独自承受这个苦果吗?”

等了良久,也没见他说话,她很失落很无助地又坐了回去,兀自内心扯落的乱七八糟,一时也理不清个头绪。

正愁肠百结,耳朵突然竖了起来,隐隐似乎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呼唤着她的名字,她心口好像猛地被人插上一刀一样,痛得撕心裂肺。她木然地听着,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声音从远远的上方传来,到了她的耳中竟然还是如此清晰,直直地钻进她的耳朵里,蜿蜒入了心脏。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这声音听来似乎隐隐透露着焦灼和绝望,让她好不容易不痛的肚子又开始不对劲。

她的额上沁出一层冷汗,还是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防止自己叫出声来。

忽然听到卫放轻声问道:“为何不答他?”

她心中恍惚,凄苦淋漓,似乎拎起来一拧都能滴答水,哪里有心思回答他的话,一时间千回百转,心思都放在了腹中这块还没有成型的肉上面了。

待她意识渐渐地清醒,那高一声低一声的沁满了焦灼的呼唤声已经不闻,可是她心中却已然有了计较。

她竖着耳朵听了听,上面确实已经没有了声音,可是还不放心,悄声说道:“你来听听,上面还有动静吗?”

卫放道:“你是希望有呢,还是希望没有呢?”

慕凝夏心说怎么这块冰山突然之间转了性了,怎么这么多话,可是却也不敢开罪他,只得讪讪道:“只是问问,倒没有多想。”

卫放运功听了一番,然后道:“似乎还在附近。”

慕凝夏闻言心中一动,不由地感叹这秦迩此时怎么会如此锲而不舍,想当初对她那么的不屑一顾,现在却巴巴的赶来寻她,男人的劣根性真是不容小觑啊。

既然他对她尚有一丝愧疚,那她的计划应该不会那么难吧?

说实话,要让她放弃这个孩子,还真有些下不去手,不是对秦迩还余情未了,给自己留下个念想什么的,倘若真是那样,她也不用费尽心机地逃出来了。既然选择了离开,便不要留下任何的牵连。主要是怕疼,要把这个孩子打掉,那得多疼啊,而且古代的医学又不发达,万一到时候一尸两命,那她不是亏大发了。

所以,还是把孩子生下来,可是也不能自己养着啊,到时候看见孩子就想起了秦迩,自己还要不要活了。离了大的,却给自己弄个小的,那不是想不开是什么?

让她整天对着一个她跟秦迩的牵连终日饮泣含恨,然后秦迩根本一无所知地跟容采依双宿双栖,她还没有那么伟大。

所以要折磨,就要折磨那个混蛋男人。嘿嘿,让他因为对她的愧疚而对孩子好,也让这个孩子成为他和容采依之间的第三者,越想越是开心,好像大笑……

呵呵,她会不会太恶毒了一些?

如此想着,突然一伸手,摸索着将卫放头上包的手帕扯落了下来,大概扯动了伤口,卫放抽了口冷气,恶狠狠地道:“你干什么?”

她小心翼翼地将手帕折好收进怀里,一丁点儿的愧疚都没有,没脸没皮地说道:“我忘了,这可是我和秦迩的定情之物,将来要见面的话还是个凭借,可要小心保管着才好。”想想,这还是当初在宫里的时候他丢给她的,在完颜飞挟持她的时候,她又丢在地上给他做指引,后来又辗转回到她手里,原本以为是不经意,其实是心心念念地留着,想要当个念想,谁知道此次逃出来的时候也带着了。

卫放不以为然地轻嗤一声:“我倒不知道,这还有忘的。”

她干笑了两声,没有再言语。

卫放却不要她好过,追问道:“我现在再问你一句,你究竟想要怎么处置这个孩子,到底要不要回到它父亲的身边?”

她不禁唏嘘,想不到啊,想不到,冰山也八卦啊。她心中腹诽,不过面上却不敢流露半分,只得说道:“孩子我目前已经有了打算,不过我终是不会再回去了。”

说完,他没有应言,沉默半晌,突然好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说道:“你若是真的不想回去,我也想劝你一句,终归是一条性命,还是生下来吧。”

慕凝夏这一惊非同小可,她从来不知道,冷面罗刹何时把人命看得如此重要了。他想来可是杀人如麻,视人命如草芥的,可现在他却说出这番话来,她顿时怀疑眼前这个不会是假冒的吧。

卫放听不到她的回答,以为她不愿意,忍下心中的怒气,接着说道:“倘若你不愿意养它,我便替你抚养。”

轰!

若说刚刚是一腔的狐疑,听完这句话她便如同遭到晴天霹雳。这卫放不是疯了吧!

“你,你……你说什么?”她飞快地眨了眨眼,接着掏了掏耳朵,着实希望刚刚她自己是幻听。

卫放显然对她的态度感到不满,语气也变得不悦:“没听清吗,我说我帮你抚养。”

原来真的没听错。

这这这……

他不会是摔傻了吧?

难道他要来做这个孩子的继父,那可不行,她可没想过带着个拖油瓶嫁人。

想明白了,于是非常和善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虽然我知道我有些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可是却没想到未婚先孕,哦,不是,这种情况应该怎么来形容呢?反正就是没想到这种情况也会有人抢着要,不过呢,我还真的是没想过——”

“胡言乱语,不知所云!”他突然很没礼貌地打断她的话,“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是说你把孩子生下来之后交给我抚养,我会收它为徒,教它武功,将它抚养成人。”

她的脸立即变成红番茄,原来会错意了,囧死!

伸手在地上挠土,打算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如果换成是完颜飞遇到这种情况,那一定会软言相劝,说不定还会说一大堆的甜言蜜语来安慰她,可是眼前这个是个冰山,别说甜言蜜语,就是话今天也许已经把他一年的分量都说足了,所以想要他来缓解她的尴尬,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反正她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只能把自己的面皮锻炼得糙实一点儿,在地上挖了一会儿,脸上的热度渐渐地消退,她腆着脸问道:“你本来是个冷酷无情的人,为何这般在意一个未出生的小娃娃呢?”

她可不敢再自作多情地说在意她肚子里的娃娃了,免得再被他冷呛一顿,这么呛几次,只怕他要短寿几年。

说完话,他半晌没言语,她已经察觉出气氛不对,只怕自己是触到了他不愿提及的旧时或者心结了,人家不是说过,这样冷血的人一般在童年时期都会有阴影的吗,想来他也不会例外,所以还是把这岔给打过去为好,以免他恼羞成怒,自己倒成了炮灰。

于是她和声道:“你若是不愿说那便不说好了,我也不是多好奇。”

同类热门
  • 烟火,人间烟火,人间木笔当归|古言如果时间能够重新来过,我宁愿我们从未相识。如果时空能够逆转,我宁愿我们不再相爱。从相识、相知到相爱,身边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我们的相恋注定是一场悲剧……历史上建文帝朱允文的生死一直都是一个谜,至今考古学家们还未曾考察出朱允文究竟是出逃还是被火焚。今天故事的源头取源于朱允文出逃之后所引发的一系列事件。传说当年朱允文出逃之时,身上携带朱元璋留给他的三个锦囊,其中一个锦囊中存放了一张藏宝图。据说此藏宝地点不但藏有大量的财富还有一本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武功秘籍——烟火人间。
  • 岚月夜辞雪岚月夜辞雪汪小舒|古言君问归期已有期,十月浅秋,姑苏城外寒山寺,大梦初醒,一场场美妙而神奇的故事在逐渐登场,你准备好跟我一起体会人间烟火的乐趣了吗?
  • 花千骨之前缘未尽,今生再续花千骨之前缘未尽,今生再续dw蝶舞|古言杀阡陌:白子画,你若敢为你门中弟子伤她一分,我便屠你满门,你若敢为天下人损她一毫,我便杀尽天下人。世上最可悲的事是当过去深爱你的那个人成为你的一切之时,你却对她不再重要了。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很多事,你越是想去弄个清楚,反而越是困惑,心中一旦有了执念。就像线团,只会越扯越乱。子欲避之,反促遇之。凡事顺其自然就好。既来之。则安之,这才是生存之道。年少的承诺,执着的相守。看似美好,却是无情。白子画,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头,我可有见过你?
  • 将谋将谋童阿力|古言“因为我了解你,你和我一样,都被仇人养在膝下。不怕死,却想活。”……十六年前,云姬乱国,耶律璟与耶律阮兄弟阋墙。耶律璟弑兄夺位,却不赶尽杀绝,而是养虎于膝下。十六年后,耶律贤避走燕子城,再遇祸水红颜,却不得不与狼共舞,与虎谋皮。他会如何夺回皇位,为父报仇?顾井匀奇谋善虑,心思深沉,心狠手辣。她身世成谜,有着与云姬一般无二的惊世容颜。这一次,她又将如何掀起翻天巨浪?(本文日更,争取两更)
  • 刁蛮小姐:误惹腹黑皇子刁蛮小姐:误惹腹黑皇子夏微风|古言前一刻因失业而加入到找工作的大军中,后一刻却因车祸成为了穿越大军中的一员。自此,地球上少了一名叫做叶倾兰的人,那片不知名的大陆上多了一名叫做司空莫兰。她在这个不知名的大陆,不知名的朝代中学医习武,好不自在。谁想却惹上了他——当朝七皇子……在以后的某一天她仰天道:“这个人是传说中的那个皇子?”
  • 邪王靠近:报告,活捉傲娇妃邪王靠近:报告,活捉傲娇妃落花九水|古言为什么高高在上的妖孽圣君总会神经兮兮出现在她面前要她做老婆?为什么皇帝会眼瞎把废材指婚霸道腹黑冷血的大boss玄王?洞房花烛,喜红满目,床榻之上,当傲娇粗暴的某菇凉对上他嗜血的冷剑。“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能杀了你?”“你杀一个试试看啊。”风起云涌,半生空念半生相随。江山浮沉,是一场交易还是一段佳话?
  • 倾世风华:妖娆毒妃戏邪王倾世风华:妖娆毒妃戏邪王戏玥|古言[本文女强,一对一]她是世界杀手组织最强者,让人闻风丧胆的代号X!意外身亡,一朝穿越,命不该绝!废柴郡主,世人耻笑?当清冷的眸子睁开,修灵脉,炼奇丹,降灵兽,样样在行;紫色的长发飞舞,看她是如何站在这个世界顶端,笑看天下!他是妖孽入骨,温柔腹黑的皇子,琴声潺潺,一袭白衣,乱世中与她相逢,回眸一笑间,谁魅惑了天下苍生?
  • 今生来世再续缘今生来世再续缘崽子兮|古言我的前世和面前的这个人有关???怎么可能!!!穆思亚看着面前这睡熟的金发妖孽,翻了翻白眼。喂你不是在逗我???这妖孽竟然还是当红偶像。。。说好给我男儿身的呢?阎王你个死老头!!!
  • 史上最囧的穿越:腐女皇妃史上最囧的穿越:腐女皇妃歆月|古言言慧心洗澡的时候浴室的镜中发出一道刺眼的强光,言慧心就这样穿越了,而且压死了正在与皇上妖精打架的贵妃“你砸死了朕的贵妃,你就代替她吧。”辛睿看着从天而降的裸女微笑道。不是吧,言慧心是知道杀人要偿命,但是这种偿法也太离谱了吧,她可以不同意吗?“可以,你意图谋杀当今皇上,判死罪。”辛睿微笑道。这天下还有没有讲理的地方,穿越又不是她能控制的,压死人完全是意外,意外应该不会被判罪的吧,可是这个不讲理的色皇上,竟要给她安了个刺杀皇上的罪名。
  • 倾城乱:王妃可入药倾城乱:王妃可入药安小楠|古言十年前,她从贺兰王府的嫡女,变成了灵雾山下失去记忆的孤女。她承受师父的欺压,饱受饥饿与孤独的折磨,忍受被鬼魅君吸血的痛苦,可最终,她却将一颗心毫无保留地给了西陵瑄。她说:“你要这天下,我便陪你去取。一生一世,永不相负。”她以为,她找到了一生的归宿。却不想,他所有的温柔,都只是棋局上一抹浮云,而她,也只是他棋局上的一颗棋子。他说:“我想要的,只是你身体里七七四十九盏本命鲜血。”当他的匕首划破她手腕上的肌肤,当他将大红的盖头蒙在另一个女子的发上,当他手中的剑冰冷地刺进她的身体,她惨绝而笑:“西陵瑄,血给你,命给你,从此,不欠你了。”她犹如落叶一般飘然倒地,那一瞬,她看见他目光惊痛,身形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