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强占

他闻言,怒气升腾,寒声道:“你是我的妻子,鱼水交欢,天经地义,本王何须自重?你与完颜飞早已做过,为何单单拒绝你的丈夫?”

她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他竟然如此污蔑她,而且是以这样轻蔑的语气。她冷笑一声,丝毫不为所动出口相讥:“王爷你真的好可悲啊,到现在还如此自以为是,你何曾将我看做妻子一样看待过,以前我喜欢你,尚且洁身自好,如今我心之所向早已没有你的身影,你以为你还可以——”

话没说完,唇被他生生地堵住,强硬地侵犯。她唇角噙着一丝冷笑,连反抗都不屑。秦迩恼羞成怒,一只手抓住她腰间的衣带,用力一扯,衣带应声而断,接着是睡衣撕裂的声音。

她这才真正的慌张起来,死死地抓着身上仅余的贴身布片,可是她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他几乎毫不费力地将她的手脚困住,扯下她身上最后一层布料,拧住了一方绵软。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无尽的耻辱感铺天盖地地向她涌来,她的上方罩下一团黑影,比黑暗还要令人恐惧。

她终于挣扎起来,奋力抽出一只手向他的脸上挠去,还没有够到他的脸便被他抓住,固定在了头的一侧。她猛地曲起膝盖向他顶去,可是却被他翻身一压锁了起来,她的手扣成利爪,用头撞向他的胸口,可是全都无济于事,他抓住她的手腕,反手一拧,她清晰地听到一声骨骼的碎裂声,手腕传来的剧痛差点让她失去意识,再也没有力气反抗。

她死死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痛呼出声,可是心底却禁不住痛骂:为什么她要受这种罪,为什么来到这个野蛮的时代,明明不喜欢她的人却要强暴她!

她终于尖声叫了起来:“放开我!你放开我!我是公主,我是公主!我父皇不会放过你的!”

他冷笑:“公主,皇上不是还曾乐见我们育下子嗣吗?”

痛!那撕裂般的痛楚压抑得她无法呼吸,她痛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金星乱冒,那痛好像是被人用利刃硬生生地撕裂成两半。

她恶狠狠地骂:“你******……我弄死你!”她绝望地在心底发誓,一旦她能够逃离,一定要他不得好死!

似乎有血涌了出来,心底好像漏了一个大洞,全身上下到处都在流血,口中弥漫着腥甜。那痛折磨的她几乎晕过去,可是为什么还不晕?为什么她还是清晰地感觉到全身传来的剧痛?

她双眼干涩,无神地盯着头顶上的男人。他低低地喘着气,身形突然一顿,黑暗中也可以看到他眼中闪烁着幽晦不明的光,他似乎不可置信地低下脸来看她,手轻轻地抚上他的双眼,呼吸紊乱,错愕中似乎带着一抹惊喜。

她恶狠狠地吐了他一脸,他好像已经消却了怒气,低下头来,缓慢地轻柔地吻她,她反口咬上去,力气大得似乎要撕下他的一块肉来,口中的铁腥味更加浓烈。

他开始取悦她,恍惚间带着一丝温柔,身下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可是她依然痛,好像在被钝刀缓慢地撕磨。

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她浑身上下的力气被抽得精光,连呼吸都显得奢侈,可是全身还在抑制不住地颤抖个不停。

他将她放平,近乎温柔地抚平她的四肢,起身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为她盖好了被子。她根本没有力气思考,被动地接受着。

他起身走到桌前,点亮了烛火。室内一下子亮了起来,她似乎受到了刺激,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身子不由自主地蜷缩了起来,眼睛干涩得没有一丝水汽。

他走回床边,手掀起了被子,目光触到床单上的血迹时骤然一缩,却终是没说什么,回身端来一盆温水,摆了干净的毛巾,走到床边将她把在怀中,轻轻地为她擦拭身体,神情甚至带着些小心翼翼。

她心中冷笑,一扬爪子,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了几道血痕。

他没什么反应,一言不发地为她擦拭干净身体,将毛巾扔了回去。回身上床,不怎么自然地伸臂将她抱在怀里,她没有力气再挣扎,一口咬上了他的肩膀。他肌肉猛地一缩,她牙咬得酸了也没有伤到他。她懊恼地松开牙关,闭上眼。

感到他温柔地将她抱在怀里,她竟觉得好笑。当初她心心念念都是他的时候,他对她不屑一顾,现在是什么,她冷哼一声,出口的声音嘶哑:“别痴心妄想,想用身子清白来留住我,我不是容采依那样的女人。”

他手臂微微紧了紧,似乎叹了口气,终于说道:“睡吧。”

她还想死撑,可是终究没有力气,又困又疼,很快就陷入了黑暗的梦中。梦中也还是疼,到处都在流血,而且好冷,是从心底涌上来的寒意。

醒来的时候,只感到口干舌燥,浑身上下都发烫,喉咙肿痛,好像是发起了烧,整个人好像都脱水了一般。有人正在用湿毛巾为她擦拭着身体降温,动作轻柔。她看清眼前的人,立即大怒,扬着爪子往他的脸上挠去,他也不躲,任她在他的手腕上留下了几道血痕。她这才觉得解气了些,有些洋洋得意,眼眸也变得亮了些。

秦迩端起药碗,舀了一勺送到她嘴边,她半眯着眼也不理他,他也不在意,坚持将药送进她嘴里,她反手一拨,将他的手打开。

这算怎么回事儿?他现在是犯的哪门子邪气,之前打她,伤她,强暴她,现在却这么低声下气地来伺候她,别告诉她是因为床单上的那滩血迹。那是他的想法,她是不会在已经死心之后,因为失身再重新接受他。

他喝了一口药,一伸手捏住她的下颌,一俯身含住了她的唇,将药一点点哺入她的口中。可是他刚离开她的唇,她一口药便悉数喷在了他的脸上。

解恨!

他也不恼,脸上的药汁也不擦,喝了第二口,如法炮制,不过等到她全都咽下之后才放开她。

她突然抽出头下方的枕头朝他扔过去,一下子掷到了他的脸上,虽然是之前做的布枕头,可是砸在他脸上,也等同于对他的侮辱,没想到他还能忍。她看着他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冷笑,难道是他比较吃亏,是她对不起他吗?

他温言道:“凝儿,你把药喝了,把身体养好。”

她冷笑,她身体变成这样也不知道是谁弄得,现在来假惺惺,要不要脸?

见她没有反应,他只好道:“凝儿,自己乖乖把药喝了,不然,我会这样把它喂完。”

她烧得浑身难受,听他这样威胁自己不禁勃然大怒,一扬手将他手中的药碗打翻,吼了一声:“滚出去!”

他叹了口气,和声道:“凝儿,你别再闹脾气了,我们往后好好过日子。”

别作梦了,他不是一心想要留住容采依,给她一个名分吗,而且完颜飞又怎么会答应?他强行将她留下,只会导致大宋和金国关系恶化。而且,不放她走,难道他想坐享齐人之福?想得倒美!

她冷冷地道:“还不滚,滚啊!”

第二天就见到了珑儿,看来是秦迩看她拒绝吃药,找了珑儿来宽她的心。不过他还会天天来看她,虽然她根本当他是空气,可是他还是不厌其烦,她不禁有些怀疑,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脸没皮、没气没囊了。问问日子,已经是初五,那初三的家宴他是怎么应对的?

珑儿告诉她秦迩跟皇上说她受了风寒,所以没有带她进宫。她这才意识到她似乎被他软禁了。不过,也不动声色,只是珑儿端来药便喝,又要求加饭舔菜,努力地想要恢复体力。秦迩看到他的变化,还以为她已经回心转意,日日来得更勤,对她嘘寒问暖,呵护备至。不过她还是从他的眼神中发现了蛛丝马迹,暗暗猜想一定是皇上再给他施压,要他将她送回宫去。他现在不是已经得到她了吗,还霸着她干什么,真是神经病。难道是一夕贪欢,对她生情了?想想都觉得可笑,怎么他还跟大姑娘似的。难道是她玷污了他的名节?

想着想着便哈哈大笑起来,珑儿被她笑得莫名其妙,怯怯地问:“仙儿,你笑什么?”

她立即收声,瞪了她一眼:“没事,过来,我有事跟你说。”倘若他顶不住皇上的压力,那她想要离开便难如登天了。

珑儿刚刚凑近过来,便见到秦迩缓步走了进来,于是乖乖地站在一旁。慕凝夏正坐在窗边,望着窗外冬日的阳光,不由地想到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他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将她对他的心也一并打碎。

身后一阵轻缓沉稳的脚步声,接着她落入了温暖的怀抱中,他的下巴搁在她的头顶,耳边是秦迩温和嗓音:“凝儿,原谅我好吗。”

她没有说话,可是禁不住冷笑。在他那样子伤她之后,还奢望她回心转意吗?

他低声道:“我再也不伤你了,我们好好过日子好吗?”

同类热门
  • 云起缘落云起缘落缘浅转身|古言一段无望的孤寂,一段新的起点,现实,幻想,绝望,交织在一起。当希望来临,迎接的却是绝望····幸福从来就不属于她,当幸福来临,她只能选择毁灭那个给她带来幸福的人。
  • 凰女归来:逆天七小姐凰女归来:逆天七小姐水晶流潋粉|古言被虐待,被凌辱,苦心征战十年沙场,却换得爱人的一杯毒酒!也终于明白原来带给他快乐的只有权利!一次重生,让这些人的一生,一个朝代发生变化,真正的爱人是在背后为你默默付出而不图回报的人,经历了一次次的暴风骤雨,终得花开苦难若风闻,彼岸妖娆诸似开。终究也只剩她一人。一人也可以面临以后的风风雨雨!愿你共安!
  • 琉璃恋:帝君心上宠琉璃恋:帝君心上宠月殇雪|古言她是神魔大战后云华城内唯一的幸存者,他将孤身一人失去记忆的她带回了宫中,但他没想到的是,从此,他的一颗心便就此沉沦,从何时起,他的眼里全是她的身影,或喜,或悲,或哀,或乐,深深地烙印在心底,抹也抹不去。他宠她,恋她,她亦是相信,她会永远相信他......本文女主成长型,绝对不会是傻白甜。
  • 驯夫录:Boss大人追妻路驯夫录:Boss大人追妻路天生叛逆|古言五年后再遇,她身边却跟着一个包子,而且那包子还是自己的儿子。看着眼前五年未见的男人,身边站着另一个女人。她傲娇的看了一眼儿子。“喊叔叔!”
  • 校花古游记校花古游记水水or喜舍|古言校花古游记:什,什么?想她堂堂一流名牌大学计算机系微机处理专业的高材生兼连任三届校花就这样魂穿成古代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丫环?且还是不知名的架空年代?老天爷,开什么玩笑……被迫代嫁月国大皇子,因丑招人嫌而逃;却被相国府小姐看中;在断不清理还乱的情况下,逃到境空国居然被抓去当男宠,不,是当男夫人!?在你逃我抓的游戏中,两位夫君同时出现,她该何去何从?女人,当自强!要有自己的实力才能拒绝被人随意地抓来抓去!
  • 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梵缺|古言为了逃避追杀,贺兰玖躲入水底,一不小心看见了某妖孽果体。她嘴贱说:“哥哥,你……没啥看头?”一句话引发血案,她被妖孽重伤!这下梁子结大了!等妖孽落难了,她又狠阴了他一把。得逞后,她阴险笑了:你毁我清白,我让你不举,公平吧。妖孽反击:“那……我们就凑成对吧。”“!!!……”(妖孽宣言:本王可以欺负你,但,别人不行!)
  • 养女当道:小小皇子奈我何养女当道:小小皇子奈我何孤兮|古言斗完奇葩,斗脑残;生命不息,争斗不止。。
  • 哑舍同人玉洞箫哑舍同人玉洞箫染冉忆|古言古物不会说话,但有人会为你一一解答背后的故事。两千年后,相只相爱的人能否厮守?洞箫最后的主人终究还是那个他十六岁时遇见的那个女孩。
  • 拐个傻囡做王妃拐个傻囡做王妃清风与归|古言尿了他的鞋,烧了他的房,毁完他的名声,看光他的身,还得当菩萨供着;而始作俑者小傻妞却乐此不疲,得寸进尺,日新月异,扶摇直上三万里。女主非小白,男主伪败类。当天生痴呆的傻女遇上风流小王爷,相爱相杀欢乐多,宠时飞上九层天,虐时打下十八层狱。而此刻,她已经涅槃重生。
  • 穿越恋之云殇穿越恋之云殇一水悠寒.CS|古言浮生若幽梦穿花堂镜前字字胜珠玑点点是泪颜当我们拥有爱的时候就去珍惜,当我们想得到爱的时候就去追求,人生很短,劝君惜爱。她来自现代,她来自农村,她来自小视角,因为爱穿越这个世界。跟她来吧,邂逅翩翩白衣君子;跟她来吧,谱一曲穿越的凄美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