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妖孽变恶魔

他轻笑一声,向她勾了勾手指,她不明所以,凑上前去,不想冷不防被他捏住了下颌,刚想挣扎,嘴里被硬塞进一颗药丸,想要吐出来,却被他一抬下巴,圆润的药丸就这样顺利地滑下喉咙。

“你给我吃的什么?”怒了,巴掌噼里啪啦的向他身上招呼过去,都被他一只手臂挡下来,反倒是自己的双手打得生疼。

颜飞哈哈大笑,她的拳头打在自己身上,完全就像是挠痒痒一样,根本是毫无伤害。贪生怕死的慕某某打着打着,眼看着自己根本就拿对方没办法,突然一掀窗帘,大半个身子探出窗外抠着嗓子吐了起来,可是恶心得半死,却是一点什么东西都没有吐出来,直吐得眼泪汪汪。

身后颜飞带笑的声音响起来:“别白费力气了,那药遇水即溶,早已渗透到你的五脏六腑,吐是吐不出来了。”

“你胡说,我消化哪有那么好,你当我是文盲啊!”

他不以为然地轻笑一声。

慕凝夏一回身,恶狠狠地盯着他:“颜飞,你是不是什么都布置好了,现在肆无忌惮,所以连装都懒得装下去了!你想怎么样!”

他笑着回答:“我想怎么样,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正说着,马车停了下来,他一下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下马车,外人看来好像是他多么温柔体贴地扶她下车,实际上也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他扣得有多紧。

慕凝夏疼得变颜变色,但是也知道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紧紧咬着下唇没有出声,随着他下了马车。抬头看看这建筑物的牌匾,竟然还真的是一座茶楼,不过人是熙来攘往,热闹非凡。

她不明白他的用意,这段时间虽然没有说明,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一直处在一种被软禁的情况,他应该是不想要她见到外人的,可是现在却把她带到这样一个地方,究竟是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他一直以来脸上都是挂着邪魅的笑容,所以,她虽然知道他不是什么善类,但也还是好像有恃无恐一般敢在他的面前放肆,不过现在才知道自己惹上了一个怎样的狠角色,怕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惴惴地瞟着他,即使被他强迫地握着手也不敢挣脱。他依然笑得暖如春风,可是她却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没有要雅间,而是在二楼要了一个临窗的位子,上茶的功夫,他向她温言道:“你很热吗,怎么出了这么多汗?”说着掏出一方叠得很整齐的手帕拭去她额头的细汗,表情仔细而专注。慕凝夏僵硬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敢动,此时心跳如擂鼓,但她对天发誓,这次绝对不是发花痴,吓的。

他将手帕收回,笑吟吟地说道:“何必如此拘谨,我还是喜欢你在我面前张牙舞爪、肆无忌惮的样子,那么的生龙活虎、灵气逼人。”

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也不敢抚平,假笑着应了一声:“呵呵,那个,我以前不懂事,就是缺心眼嘛,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

“怎么会?”

他笑得开心,她却是听得心惊胆战。这个“怎么会”,究竟“怎么会计较”,还是“怎么会不计较”,话说清楚好不好,模棱两可,吓死人的。

她在他温和中隐藏着奸诈的目光下垂下了头,却不知这一幕在旁人看来,就好像是女子在恋人灼热的目光下娇羞的低下头一样,而她更没有注意的是,对面的街上正有两个乞丐的目光落在了他们身上,待看清之后都是一脸的惊诧。

颜飞端起茶碗来掩饰唇边计谋得逞的笑容,之后看向对方,声音带着郑重的森寒:“现在我说你听,我的每一句话都要记住并且做到,不然,可是没有解药的,而且,这解药只有我才有。”

大夏天的,慕凝夏冷得全身的汗毛都在不停地打着颤,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从现在起,你我是一对恋人——”

“什么!”她闻言差点跳了起来,但是触到对方森冷的目光时气焰立即消失,乖乖地做好,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您继续,继续。”贪生怕死欺软怕硬的窝囊废慕凝夏,欲哭无泪啊——

颜飞瞥她一眼,继续道:“还要是一对非常相爱的恋人,我在来临安的路上,遇到你与卫放起了冲突,而你被卫放打伤,我救了你,你我二人因此一见钟情……”

“为报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么烂俗的桥段亏你也想饿的出来。”她闻言低声嘟哝,但是看了他一眼,立即谄媚地笑,“继续,我在听。”

颜飞冷哼一声:“你受伤失忆,我也并不知道你是丐帮帮主,而我的身份,是江南的一介儒商,做的是玉石和绸缎庄的生意,可记住了?”

她点了点头,接着道:“你这么说就是要让我回丐帮咯,你的意思是想要跟我一同回去,你既然不知道我的身份,那我要如何回去?”

颜飞看着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心中好笑,这丫头有趣,即使真的要了她也不会是一件坏事,不算笨,平日里有点小聪明,可是等她发现问题的时候,往往都是事情恰恰快要办成的时候,笨得恰到好处,正对了他的胃口。

他盯着她笑言:“到时候你就知道怎么做了。”说着目光瞥向街对面,那两个乞丐果然已经不在原处了。

“好了,走吧,闷了大半月,我陪你在街上溜达溜达。”他站起身,向她伸过手来。她虽然心中千般万般的不愿,还是吞了一口口水,将手放到了他的掌中。他握住,无意识地轻轻地揉捏着。这双小手虽然掌心因为练功有一层薄茧,但是握起来柔若无骨,不经意间,他的心也跟着柔软起来。她被他捏得背后似乎有一道电流窜过一样,全身僵住,双颊通红,他瞥了她一眼,不禁愣住,喉头一紧,腹下腾地一下热意翻涌。

同类热门
  • 特工王妃你别闹特工王妃你别闹黯然莫默|古言前面越嗨皮,后面虐越惨。疼彻心扉的旷世绝恋。。。。。。。。她风髻露鬓,,皮肤细润如若腻,,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他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他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亦正亦邪,难以捉摸。。。。。。。他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肤质如同千年,无瑕,苍白,微微透明,而又有一种冰冰凉的触感。令人就此沉沦。女主何去何从,在这古代不知是倾世江山为红颜还是红颜降世乱江山,何种凄凉。种种凄凉
  • 王爷我不是你的菜王爷我不是你的菜甄惜|古言她是一代影星,一不小心成了穿越女乞丐!他是大兴王朝八王爷,在王室的阴谋角逐中生存!她的出现给他沉闷的生活带来一丝趣味!她把他当成是背叛爱情的仇人,却在一天天的接触与反抗中,吸进漩涡!师傅的宠爱,太子的追求,成为了她报复他的借口,而幽兰玉镯的出现,证明了她与他前世今生纠葛不断的关系,就在她放下仇恨打算接受爱情的时候,她突然出现的越国公主身份却成为考验她与他爱情延续的一大难题,越国与大兴有着灭国之仇,在国仇与爱情面前,她们的爱情将何去何从?
  • 倾国夫人之未央殇倾国夫人之未央殇花解语嗔|古言现代孤女,一朝穿越,他人多不知此生结果,果真踏入轮回,惟独我却知我的结局,薄命?!早殇?!为避免重蹈那幕青史上记载凿凿的早殇,不惜身陷中山王宫,谁曾料竟落入更泥泞的深渊!在揭开西汉诸侯宫闱秘史的层层面纱时,自不知觉中,已经被渐渐推往命轮滚动的方向……可叹我命,终由我不由天!然而,终究我的到来,是为了缔造诸侯王朝的一朵乐舞奇葩?还是要书写帝都长安城内另一段倾国传奇?
  • 冷傲君主:小子快过来冷傲君主:小子快过来未希子|古言华夏大陆的五宗之主,因为自己弟子的背叛而死亡,但是她却能再次醒来,而且……她竟然穿到了另一个大陆的另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和她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呢,但是不相似的地方也不少。她还想回到华夏大陆去看看那个夺了她位置的那个女人成什么样子呢,她真的以为华夏五宗之主的那个位置那么好当吗?实力实力,只有实力才能穿破界面限制,她就可以回去了啊!这个白痴男人是谁?管他的,他要住就住,别烦自己修炼就行了。但是……他住着住着这么睡到自己床上了?
  • 鬼王追妻999次鬼王追妻999次安兰馨|古言介绍:她是杀手界的王牌,代号“妖女”,一朝穿越到草包大小姐,煞·笔六皇子要求退婚,退婚就退婚,老娘还不稀罕呢!庶妹用鞭子打死了本尊,冤死的本尊不甘心的求妖女报仇!掌控神兽,练得一手好药,不过,一不小心撞见某只妖孽洗澡,那只妖孽要干什么?鬼王抱起某女:“你说本王要干什么?嗯?!”某女:“喂,臭男人,能好好玩耍吗!”某男:“不能。”可怜的某女被某男邀请到房间了……他是人称『鬼王』的王爷,势力非凡,人人都说鬼王面目全非,可在某女的眼里不是,白天一头白发,晚上一头黑发,白天红眸,黑夜黑眸
  • 所谓伊人.A所谓伊人.A简米粒|古言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总觉得这个意境很美,所以借用了。——这是一个故事:身负国恨家仇的公主,惊才绝艳的丞相,矢志守护的伴读......强国纷争,成王?败寇?
  • 至尊世子妃至尊世子妃寒小小|古言魔女历劫归来成至尊王妃,一心与夫携手,安享富贵,奈何在那之前只能拼命的游弋在各种的阴谋阳某,为那一方乐土,拼尽一切!景之言儿甜蜜篇“言儿,过来到我这边!”慕雅言回头一看来人,立刻扔了手里正在拉的绳子,转身就跑,留下叶欣儿一个人因为突然少了慕雅言里的力,而重心不稳的晃了晃身子:“慕雅言,你这个重色轻友的东西,你要摔死我啊!”慕雅言闻言停下身子,仔细看了看叶欣儿和地面的距离:“你放心吧,我看过了,你不会被摔死,顶多残疾!”“景之,我很听话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庶女夺妃庶女夺妃溶唯空前|古言她是为了家族野心而牺牲入宫一世为妃的棋子,隐忍着只希望家族的胜利。她遇到了邻国太子,答应帮他一统天下。她开始一步一步斗智斗勇从美人爬到贵妃。大战将至,却成为了皇帝钦点的女将军,戎马作战。她与邻国太子联手拜倒皇帝,独霸称王!且看一介温婉女子如何从美人一步一步爬向女皇!几年后,她还记得他当时霸道的话语——“玉佩我就放着了,本宫认定你了,三个月之后,你就是我的,无论身份,无论地位。”就是这番话,改变了她和他的一生。
  • 穿越之只爱霸道王妃穿越之只爱霸道王妃zxxx|古言看什么看?再看就虐你哦!(⊙o⊙)…’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说这些话都不知道脸红的吗?不过我倒是挺喜欢的,要不现在就试试,嗯哼‘
  • 萌后妖娆,冷皇折腰萌后妖娆,冷皇折腰醉梦殿下|古言乐彤彤很蛋疼!一朝穿越,居然成了太后!!!顿时间,乐彤彤被雷得外焦里嫩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