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章 采依是谁

秦迩不动声色地盯着她雪白的面容,缓缓地收回手,回身出去开门,冷然道:“嘉荣,好了。”

嘉荣点点头,吩咐人将准备好的浴桶抬进房间,秦迩对着站在后面的珑儿道:“你进来伺候。”珑儿忙不迭地点点头,领着众人将浴桶和药草之类的抬进房间。秦迩刚想随着进去,嘉赐飞身闯了过来,秦迩瞥见,停下脚步,脸色凝重地看着他,见他来到近前,蹙眉不快地问道:“什么事?”

嘉赐脸上是少有的一丝慌张:“王爷,是容姑娘。”

秦迩眸色一沉,大步向外走去,徒留下珑儿对这一大堆的草药不知所措,嘉荣只好站在门外指挥:“珑儿,你让他们把公主放进浴桶里,然后将那些草药放进去,之后不断地加热水,不要让水凉。”

秦迩大步进了一个小跨院,只见只有主屋亮着灯,却是寂静无声。他推门走了进去,便见到床边跪着一个纤细的身影。大概听到脚步声,她站了起来,回头看向来人。是一张清丽无瑕的面容,此时脸上犹挂着泪痕,双眸经过泪水的洗涤,湿漉漉的,好像蒙着一层雨雾,使这双眼看起来竟像是两泓深潭,见到秦迩,眼泪又扑簌簌滚落下来,唇角想要牵起,却难看的僵硬,终于点了点头:“秦大哥。”

秦迩的目光落在床上的人身上,脸色一变,快步走了过去,一见之下大惊失色:“薛姨这是怎么了!”

容采依哽咽了一声:“前两天病情就已经加重了,今天——”

“怎么没有去找我?”他问了一声,便抱起床上的病妇人,向着门外高声道,“嘉赐,备车!”

容采依伸手微微一拦,迟疑道:“秦大哥,我娘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现在这种情况,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抱着薛姨大步向外走去,容采依小跑着跟上,外面嘉赐早就准备好了马车。上了车,秦迩探上薛姨的脉门,发现脉象虚弱、气若游丝,他输了温厚绵长的内力进她的丹田,薛姨的呼吸渐渐有所增强。到了王府,抱着薛姨进了轩辕阁,才想起那个小丫头还在自己的房间,于是进了另外的一间屋子,吩咐道:“让嘉荣赶快过来!”

待嘉荣为薛姨施完针,救回了薛姨一命,天已经快亮了。秦迩和容采依一直守在一旁,嘉荣收针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湿透,回身点了点头,两人这才松了口气。容采依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身子一软,脚下差点站不稳,秦迩扶住她下滑的身子,宽慰道:“采依,从今日起你和薛姨就住下来,以免再出现今天的情况,到时候施救不及。”他说着,不由地蹙起了眉。

采依点点头,刚刚才从担忧惊吓中回过神来,唇色青白。秦迩吩咐丫鬟进来照顾薛姨,这才带着嘉荣步出房间,谁料一出房门便见到珑儿蹲在门口抱着膝昏昏欲睡,不住地点头。唇角一抿,走上去用脚尖轻轻地踢了她一脚,珑儿激灵一下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地抬头看过来,一见秦迩,立马跳了起来:“王爷,嘉荣快点,下面应该怎么做啊!”

秦迩不解地看向嘉荣,嘉荣一拍脑门:“哎呀,我光顾着薛姨,竟然把公主给忘了。”说完冲着珑儿不怀好意地一笑。

珑儿一下子就炸了,虽然平时胆子小,可是现在人命关天,而且嘉荣很明显的没把帮主放在眼里:“你你你,你故意的,人命关天啊你知不知道!”说着上前抓了嘉荣的衣袖就往秦迩的房间里拖去,“快点快点,要不帮主就要被泡浮肿了!”

嘉荣将袖子一甩,差点将珑儿摔个跟头,不以为意道:“你这么紧张还蹲在这儿,把她捞出来啊。”

“你——”珑儿一根手指差点点到嘉荣的鼻子上,不过被他一瞪,气势立即减了下来,眼泪汪汪委委屈屈的嘟哝,“你这根本就是欺负人嘛,帮主好可怜……”

秦迩不耐烦地挥挥手:“嘉荣,你赶快去看看吧,别在这里聒噪,吵着了薛姨。”

嘉荣这才点点头,向秦迩房中走去,珑儿郁闷地想着原来打发他去看看帮主还是托了那位薛姨的福,竟然是怕她聒噪。撇撇嘴,见到嘉荣正要进屋子,忙跑过去拦着前面,怯怯地说道:“你不能进去,帮主还泡在浴桶里呢。”

“哦,”嘉荣点点头,脚尖一歪便要离开,“那我不管了就是了。”

珑儿情急之下又拽住了他的袖子,急得直跺脚,只听不远处秦迩冷冷的声音:“嘉荣,赶快处理好然后让她搬出去,被褥床帐全都要换。”

嘉荣收起脸上的笑意,应了一声,向珑儿吩咐道:“你去把她捞出来,然后搬到那边的房间去。”说完便转身离开。

珑儿拉着他不撒手:“那你呢,不用你管了吗?”

“当然要我管了,难道你会管不成?”嘉荣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我累了一宿,去睡一觉,别的事等我睡饱再说吧。”说完也不管珑儿再阻拦,径自离开。

珑儿又气又委屈,只好自己去进屋准备。

慕凝夏是被饿醒的,伸手无意识地轻轻地揉着肚子,缓缓地转醒过来,手被人轻柔地拉起来,脸上被暖湿的手帕擦拭,舒服地不得了,于是伸了个懒腰,可谁知伸到一半,腰间传来一阵刺痛,这才完全地清醒过来,一睁眼,就见到珑儿红肿的一双眼睛,开口,声音沙哑:“又哭,我这不是没事吗,快别哭了啊。”说着抬起手,用手背轻轻地拭去她脸上的泪痕。

珑儿哽咽着道:“帮主,你知道那个嘉荣多过分吗,他去给别人治病治了一宿把你丢下不管,幸好当时丫鬟们把你从浴桶里捞了出来,不然就——”

“是啊,”她赞同地点点头,“泡一宿,那还不成了白面馒头了?”

珑儿见她毫不在意,又愤愤不平地道:“我要他来看看你,他却说要睡醒了再来。”

“嗯,”她有气无力地点点头,“珑儿,你真傻啊,嘉荣是王爷的手下,他的态度不就是王爷的态度吗,你跟他生气有什么用?”

同类热门
  • 极品盗妃驭夫术极品盗妃驭夫术道尽天下|古言人前,她无德好色,被世人唾骂。人后,她是天下第一盗,被世人愤恨。其实,她暗自韬光养晦。他是战神,被世人敬仰,亦有周身一丈为女性死伤区的怪癖。他一张皇榜告天下:悬赏万两,缉拿天下第一盗。可那个对她死缠烂打唯命是从宠溺无度的人是谁?
  • 梦麟轩梦麟轩无心之泪|古言无意间的踏入,改变所有的命运,穿梭于淼淼时空长河,见证无数的爱恋,自叹孤寂悲凉,众里苦苦追寻,蓦然回首,与君相偎梦醒时
  • 药香书女药香书女维C乐乐|古言二十一世纪的中医师穿越成了架空时代的小萝莉。小门小院小商户,且看小萝莉怎么斗继祖母,救亲叔叔,斗姨娘,帮娘亲生小包子,帮爹爹,一家人亲亲热热赚大钱,花园洋房我来也。呜呜呜,一不小心踩到了冷酷、武功高强但是腿有小残疾的腹黑大叔。人家不嫁!哼!人家不做小妾!平妻!人家就是不!
  • 重生女谍主沉浮重生女谍主沉浮殊宠三千|古言她曾是特级军政间谍,玩转大国命脉戏耍奸诈高官,却犯了谍者的大忌—情药水喝下,命盘辗转一朝重生,短发制服绝美的她竟是失踪已久的丑陋世家女?勾心斗角?血脉死劫?情理抉择?她勾唇,道“这一世,且由我主沉浮。”远处,一双邪魅的桃花眸子盯着她“女人,你吸引到我了,别忘了负责”且看今朝,她戏玩权谋,主沉浮!
  • 天师归来王爷请抓牢天师归来王爷请抓牢荣焉|古言她是名震天下的女天师,深谙奇门遁甲,精通天盘九星。爱过、恨过、遭背叛过,惨死重生归来,冷心冷情。这一世,她必血债血还,掀了这天下。*他是威名赫赫的魏旬侯,手握重兵,挟天子以令诸侯。无情、无义、无欲,藐视众生,高不可攀。他的所有,皆是谜题。*当他遇到她,名利、算计、权谋,逃不脱的纠缠。他威逼她,利诱她,甚至霸道占有,只为留住她的人。她拒绝他,躲避他,对他唯恐不及,却也助他夺天下。(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皇上慢慢撩皇上慢慢撩wuli妍|古言【本文已弃,慎勿入坑】爱一曲,唱尽心泪,血写情愁恨,彼岸花开无归期,一份爱情,一段情殇,让此生为之感动,让此刻为之落泪,让多少无悔墨笔为之抒写不老的怨曲。涅槃阙词,允我于冰冻三尺之下,任相思静水流深,夜又更深时,幽问帘外风,何人剪影,慰我薄凉?
  • 君月凉心君月凉心柒月流年|古言“君皇羽!我恨你!”火光冲天,她坐在火海之中,凄惨的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冷漠背影,从此,他的一切都不属于她了。她恨他,为了报仇,靠近他的身边,却错失了机会。她逃避了,离开了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逃到了千里之外,却因为他再次回到那里,只是他,却不见了。『小剧场』亭子下,他轻轻的抱住她,在她耳畔温声细语地说:“我知道你不会忘了我......”【作者新手,不喜勿喷。求评论,求指点,请把作者的问题告诉作者君,作者君会努力的】
  • 三嫁弃妃:王爷的失宠侍妾三嫁弃妃:王爷的失宠侍妾婧宸|古言那一年他心有所爱,却因皇命不得不迎娶她。婚后,他要她谨记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别人的弃子,唯一能做的只有顺从!”莫须有的罪名,他终如愿逼她奉上美眸换给他深爱的女子。那刻心死,一场大火,从此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六年后,凤凰涅槃,她已改嫁,身边还多了一对孪生神童,却逃不掉他霸道的纠缠……“该死的!生了我的子嗣,你还敢改嫁!”
  • 小六的策划之旅小六的策划之旅香菇耍流氓|古言小六穿了,穿到了鸟不拉屎的异世!她说:这是一种幸运,多层次文化交流嘛,我可以接受的。。。异世里有很多美男在11,她说:这是恋爱自由,多方面发展嘛,我可以包容的。。。异世里很多美男追杀小六,她说:咱是外来人员遭排斥嘛,我可以理解的。。。异世里的美男说我们来11吧,她说,说个屁啊!我靠!姐再也忍不了!
  • 邪帝的绝宠:倾城狂后邪帝的绝宠:倾城狂后南宫倾鸾|古言一朝穿越,原本楚沫琳只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主角光环,可谁知,她竟成了一个女将军!原本安慰的生活被破坏,被迫带兵打仗,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不小心惹了腹黑邪帝!没关系,去打仗还好,见不到那个昏君!于是,楚沫琳高高兴兴地带兵打仗去了,可是……刚出发的第一天,就传闻,女将军和皇上睡在一起!(这是宠文!宠文!宠文!宠到无边际!)此书乃《邪王的独宠:爱妃,乖一点》的前传!若想看后传,请搜《邪王的独宠:爱妃,乖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