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章 被劫持了

“放——”

“不放。”刚要开口便被他打断,他将她安置在床上,不动声色地睨了窗口一眼,然后轻松地掰开她紧紧地护住衣服的手,利落地将她的外套剥了下来。她的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心嘣嘣地跳着,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喉咙里跳出来,随着呼吸的急促,胸脯剧烈地起伏。

“你、你你——”她期期艾艾,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全,手撑在他的胸前,却丝毫用不上力,手指不由自主地微微发颤。

“我什么?”他调侃地问,接着又自己续道,“我没有服下你那包药不是吗?”

她瞬间明白过来,原来颜飞给的真的是那种药!羞愧而死——

“不过,你放心,本王对你没兴趣。”说的波澜不兴。

他手一扬,掌风将桌子上的蜡烛熄灭,接着放下了床帐,手掌按压在床上,床不堪重负,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慕凝夏脸上的热气顿时消散,他这是在做给谁看啊!

窗外传来破空之声,她惊慌起来,颜飞不会出事吧!她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黑暗中,秦迩不悦地眯起了眼,手一拂,封住了她的穴道。慕凝夏刚要出声,他捂住了她的口,低声道:“你是想要我把你的哑穴也封了吗?”

她不再出声,只不过瞪着他,耳朵却已经竖起来听着外面的动静。秦迩好像在黑暗中也能视物一样,冷哼一声,捂住了她的双耳。

慕凝夏又气又笑,低声骂道:“秦迩,你幼稚不幼稚啊。”

窗外一个低沉的声音道:“王爷。”

秦迩立即翻身坐起,掀开床帐下床。慕凝夏见状急忙叫道:“你去哪啊,先把穴道给我解了啊。”

他置若罔闻,从容走了出去。慕凝夏躺在床上,手脚都不能动,在心里将秦迩骂了个狗血淋头,突然灵光一闪,扯着嗓子大声叫着珑儿,可是却根本就听不到一点反应,急了起来,叫到声嘶力竭的时候,终于听到外间好像有了点动静,忙倾耳细听,看到走进来的人时,不禁愣了一下:“你是谁?”这女人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她的房间,必然是王府中有些地位的,可是这眉宇间流露的一丝邪气,却又不像是王府中人,可是为什么看着她有点面熟呢?

女子也不答,径自走到窗前,发现她被点着穴,嘲弄地笑了一声,便弯腰托起她的身子,将她抱了起来。慕凝夏总算确定了她不是王府中的人了,又骂了秦迩一句,他竟然就这样把被点了穴道的自己扔在这里不管了,至少也要派个人看着她吧,他已经发现了颜飞了不是吗?或者,他这是……

女子将她扛在肩上便向外走去,慕凝夏惊出一身冷汗,叫道:“救命呀,快来——”很悲催地,哑穴也被点了。

一下子窜上了屋顶,她头朝下,只见到几个黑影闪过,接着就被颠地头晕眼花,要不是肚子被挤压着,说不定已经吐出来了。

突然听到破空之声,有人拦在了女子面前。她手一扬,袖中飞出一条黑影,直奔来人。颜飞本来已经成功地摆脱了嘉赐等人,可是却又发现一个女子肩上扛着一个人跃上了房顶,而被看着的那个人,怎么看怎么眼熟,于是飞身拦住了她的去路,没想到一打照面她就使了暗器,他轻功了得,闪身避过,不过还是闻到一股腥臭的气味,不由地回头一看,拿东西在地上蠢蠢蠕动,竟然是一条蛇!他心中一凛,知道惹了不该惹的人,飞身而去。

慕凝夏本来还以为是秦迩派人来追了,可是还没有交手便已经落荒而逃,会不会太窝囊了。她心中叫苦不迭,不知道这女子为什么要来抓她。

女子出手快,轻功却不是很出色,好一会儿才停下来,低声道:“教主。”

慕凝夏脑子里一下子就想到了魔教的那个卫放。久闻大名,不知道这个魔头长成什么样子。身子一坠,便被扔在了地上,浑身生生得疼,却连痛都呼不出来。她恶狠狠地瞪了这女子一眼,接着便听到一个让人顿生寒意的声音:“这么容易,没人跟踪吗?”

她眼珠转向说话的人,昏暗的烛光下,端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眉目清冷,周身似乎正在散发着寒气,面容倒是英俊,可是这冰山一般的气质却让人难生亲近之感,一身的黑色长袍,使他看起来好像暗夜的幽灵,仿佛已经融进了夜色之中。

他就是卫放?怎么会这么好看,这么年轻?她还一直以为是一个猥琐的糟老头子呢。

红莲有丝得意 回道:“自然没有,有我红莲出手,难道还有办不成的事吗?”

卫放没有任何反应,向站在一旁的古怪男子道:“飞星,走。”

飞星答应一声,将慕凝夏扛起来,身形一闪,便随着卫放消失在门口。红莲面色一变,急忙跟上。

慕凝夏在心里将这几个人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无力地抬眼看了看四周,好像是一个幽黑的小树林。她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不会是想要杀人灭口,然后毁尸灭迹吧?等等,她记得自己好像没有得罪他啊,要说有仇,应该是她差点被他一掌打死才对吧。

卫放突然停了下来,瞥了红莲一眼,红莲立即感到浑身的汗毛都乍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手指也不由自主地发抖,早没了之前的得意:“教主饶命!”

飞星张了张嘴,但看看卫放千年寒冰一般的脸色,终究是没有出声,还是算了吧,教主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倘若不出声,红莲还有可能保住性命,若是教主一个不高兴,把他也算上,那就糟了。

卫放道:“回总坛再领罪。”

红莲松了口气,忙叩头道:“谢教主。”

慕凝夏内心鄙弃地想着这个卫放一定是一个心狠手辣、蛮不讲理、暴虐恣睢的,莫名其妙就要惩罚自己的手下,做他的手下真可怜。

两只冰凉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颌,微微向上一抬,于是,她就在上身倒挂的情况下被迫扬起了头。好有难度的姿势哦!

对上一双冰寒的星目,无情的薄唇轻启,说得波澜不兴:“果然还没死。”

同类热门
  • 没完没了的穿越:王妃劫没完没了的穿越:王妃劫冷素然|古言【轻松小白,不喜勿近】NND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够完结了?生活就不能安定点吗?为什么总是在不停地穿越?两个月就要穿越一次,TMD还让不让人活啦?什么?要想结束这种生活就必须要用爱人的鲜血来祭奠体内的穿越药?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哎不过开心的是,好在在古代凌凌找到了乐趣,每一次穿越遇到的帅哥被改造成了现代的帅哥不说,就连古代的人也开始穿现代服饰,凌凌还被称作最美丽的设计师?
  • 雾笼城雾笼城墨锦瞳|古言她为他夺取天下,他却依旧不知她的心愿。他君临天下的那天,他悄然离去。“逸城,你是否记得那年的清风拂袖,风花雪月?”他不语,只看她的背影慢慢离去。他要江山!
  • 归去来夕归去来夕小贝阿虾|古言尹夕同心仪已久的岑丰一起穿越,为聿王大军立下大功,为了寻找回去的方法,二人决定为聿王军队效力,慢慢地却发现她的穿越是与聿王息息相关的,而岑丰的野心最终导致二人决裂!(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腹黑毒医,国师大人别跑腹黑毒医,国师大人别跑依乡|古言苏锦璃:别人穿越都是穿到什么千金宰相家,好嘛,我穿越穿到棺材里了,关键是这棺材还有人,还不是男主,你让我怎么走剧情T-T,不行不行,我要穿回去。哪想半路杀出个如玉的公子,咳咳,那啥,既然上天派我来到这个世界,肯定是有理由滴,吼吼吼,国师大人,我~想~睡~你~于是乎,宛若皎月,清冷无双的某国师大人,在某女的真(wei)诚(suo)的目光下,脸红了。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伪)机智(真)逗逼的穿越女倒追(伪)高冷(真)傲娇的国师男的故事。本文不走寻常路,小天使们不点开看看吗?
  • 待嫁新娘:夜歌待嫁新娘:夜歌箫吟风|古言【本文慢热】《原名:待嫁新娘:夜歌》自她重生那日起,便已注定情海路上,桃花嫣然,风波不断。夜,“若不曾遇见你,我的心,只会属于自己。”季夜“若不曾遇见你,王侯之位,又与我何干。”幽冥境主,“若不曾遇见你,我怎会动了凡心,祸了江湖。”无尽涯主,“若不曾遇见你,我便不出无尽涯,不灭沧海阁。”前世今生恩怨纠葛,扯不断理还乱!朝堂江湖波诡云涌,逃不脱斩不断!几番纠葛,几番破灭,衣袖轻擦胭脂泪!且看红颜如何逆天而行,又如何倾绝天下!
  • 征服开始:萌妃乖乖入怀抱征服开始:萌妃乖乖入怀抱雪珞九恰|古言秦国离王暗访敌国却缠上了帝国一代“圣女”‘发誓要将其征服,不料传来两国开战的消息。战场上她当着众人的面把他羞辱了一顿,下一秒他们竟洞房花烛“我滴乖乖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某人邪笑道“这是天赐良缘,爱妃,夜深了,我们是不是该……”
  • 相公有点坏相公有点坏爱已凉|古言她代姐而嫁,未曾洞房即被下堂。隔天,全府上下传言她婚前失贞,她无力辩驳。嘲笑谩骂冷眼喷涌而来,她泰然处之,自认清者自清。他对她恨之入骨,她却爱他无怨无悔。当刻骨恨意碰撞绵绵情意,她用满腔温柔来软化他铁石心肠,却被他伤的伤痕累累,心碎成殇。当她小产,那触目惊心的鲜血将他的理智摧毁,也让他对她的感觉发生了变化。可是,她已经心死。
  • 缠上绝色寄主缠上绝色寄主兮格格|古言穿越——灵魂寄居在一个为爱而错弑兄长的悲情女子体内,等着我的将是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且看女主经历巨变后如何由迷失到振作,穿越重重险阻,抱着一颗不息不灭的心活出精彩人生!且看一场别具风格的寄生之恋!
  • 杀手公主的霸道王爷杀手公主的霸道王爷米信|古言原本的她是个温柔可爱的女孩,因为一些闲话,使她变得冷漠,杀人不眨眼,人人都怕的杀手,她的代号:黑暗萱!唯独一个人不怕她,反而还和她杠上了,她也就这样记住了她!他和她最终是什么关系,最终她会杀了他吗?
  • 我的小人物夫君我的小人物夫君落笔笙歌.CS|古言主人公梅千舞,作为天南第一世家大小姐,因为对自己婚约的不满,选择了离家出走。从此,麻烦不断上身,面对着江湖中的险恶人心、尔虞我诈,且看她如何一次次化险为夷,最终寻找到自己最理想的完美夫君。自建交流群《450042292》欢迎各位大人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