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洞房花烛夜

身后的人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别喊,我就放开你。”温热的气息喷在她敏感的耳垂上,她一个激灵,但还是点了点头。他放开了手,她立即回头,瞪大了眼惊奇地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颜飞慵懒地向后一靠,斜着眼睨着她:“怎么我就不能在这里?”

“你没事吧?”那天被秦迩带走之后,那位林统领奉命处理善后,她还以为还把他抓起来呢,想不到他竟然会出现在她的新房里,这家伙还真是神出鬼没的。

“你觉得我应该有事吗?”他眯着眼调笑地看着她。

她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退到桌旁,找了张椅子坐下:“你有没有正经啊,说的没一句有用的,你来干什么,再不好好回答我就喊人啦。”

身形一闪便站在了她的面前,俯身低头戏谑地看着她:“我可是来给你送解药的,你就打算这么对我?”

她不为所动,将手一伸,理所当然地道:“拿来吧。”

颜飞掏出一个油纸包,放到她的掌心。慕凝夏看了一眼,又狐疑地看向他:“你不会告诉我,这包粉末就是解药吧。”解药?怎么看怎么像有毒的。

他嘿嘿奸笑着:“凝夏你真聪明,不枉我这么喜欢你。”

她气哼哼地瞪了他一眼:“喜欢我?你睁眼说瞎话也该装得像一点,今天我大婚,你还笑得这么开心,这是喜欢我的表现吗?”

他神神秘秘地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我就是为这而来的啊,你手里的这包可是我费尽心思弄到手的,放到他的酒里,你就可以平安度过今晚。”

“迷药啊?”

他笑得一脸邪恶:“是令他不举的药。”

她脸色一变,将药包一扬:“滚出去!”

“难道你想跟他洞房?”他眸色一沉。

“关你什么事啊。”她伸手推他,想要站起来,可是他握住她的手,目光阴冷,“想要解药就按我教你的去做。”

门外有声音传来,慕凝夏向外看了一眼,再回头时已经不见了颜飞的踪影,她又将油纸包捡了起来,此时推门的声音已经传来,她下意识地怕人看到,忙将它塞进了怀中,一回头,便见到秦迩一身大红蟒袍,器宇轩昂地走了进来。

他打量了她一眼,见她穿着着一身大红的喜袍,分外明媚动人。淡然问道:“为何宫女们都在外面?”

“我不喜欢那么多人守着我。”她坐到桌旁,托腮看着他。

他上前两步,俯身看着她,半眯着眼问道:“盖头不是要等夫君来揭的吗?”

他这一凑近,淡淡的酒气扑了过来,她嫌恶地扇了扇,又看向他:“我以为你要到晚上才能过来,这时候偷下懒还不行吗?”

他站起身,目光在屋子里逡巡而过,继而笑了笑:“一切但凭公主喜欢。”说完便向门外走去,“我还要去陪那些宾客,的确要等到晚上才能过来。”

“那你让他们给我准备些饭菜,我快饿死了。”她理所当然地吩咐,之后又一句话脱口而出,“你自己长个心眼,别喝太多酒。”

他闻言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戏谑地看向她,神情暧昧,看得慕凝夏脸上微微地发烫,这才笑道:“知道了,不会耽误我们的洞房花烛。”

“我不——”面红耳赤地想要解释,可是他已经迈出房间,关上了门。

她气哼哼地坐下,继而又在屋子里绕了一圈,低声叫着颜飞,可以也没人应声,看来是已经走了。也对,倘若他还在屋子里,秦迩会发现不了吗?

茶足饭饱,又睡了一觉,醒来时便见到新房中已经点上了龙凤红烛,这个时候想要上厕所的感觉渐渐强烈,床下好像有马桶,可是这是新房啊,会有味道的,到时候倘若秦迩闻见了指不定怎么嘲笑她呢。她站起身穿过小花厅朝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便听到热闹的声音,几个人高声说着恭喜的话,暧昧地调笑,秦迩淡声应着,可听起来却有些模糊。她赶忙回到里屋坐下,宫女们也都进来帮她重新拾掇好,接着便听到一众人进了花厅。有一个洪亮的声音笑道:“王爷,真是罪过罪过,同僚们高兴,竟没注意到王爷今晚还要洞房花烛呢,王爷可还是醉了?”

秦迩口齿不清地回道:“本王没醉,小登科之日,本王怎么会醉。”说完一众人等都随着笑了起来。

慕凝夏撇了撇嘴,暗骂道:还说没醉,指不定几个人扶着呢。跟个醉鬼在一间屋子里,熏都熏死了。

脚步踉跄着来到床前,雕金镶银的秤杆挑起了盖头,她便听到众人的抽气惊叹之声:“公主竟是如此国色天香,王爷有福啊!”

她抬眼望去,只见秦迩醉眼模糊,倒是失却了往日的凌厉深邃,平和温暖许多。身边搀着他的是老在他身边的侍从,好像是叫嘉赐。

醉成这样,合卺酒也没喝,不知众人是在什么时候离开的,不过等她找回意识的时候,房中便只剩下来了两人。她看着倒在床上一身酒气的男人,有些闷闷不乐。怎么说这也是她的大婚之日,新郎居然是这么一副德行。她没好气地摘下凤冠,将大红喜跑也换了下来,那边便听到秦迩口齿不清地叫水。她倒了杯茶,费劲地将他翻了个身扯着他的脖子将茶往他的嘴里灌去,没想到喝醉了的男人这么重,她累了一身的汗,才见到水进了他的口,哪料到他突然咳嗽一声,一口茶水全喷了出来,她惊呼一声向后退去,茶杯摔在了地上,秦迩也被她摔在了床上,虽然躲得及时,可还是有水喷到了她的脸上。

“秦迩你——”她涨红了脸愤怒地指着他,可是床上的他却紧闭着双目安然地躺着,似乎睡得正香。她胡乱地抹去脸上的水,突然抬脚砰地一下踢在他的屁股上,踢完自己迅速地向后一跳,然后小心翼翼地观察这个醉鬼。

好像没什么反应啊。她阴险地窃笑:报仇之日终于来啦!

同类热门
  • 涅磐凤凰:美男师父独宠她涅磐凤凰:美男师父独宠她悲飘零|古言那一世,她是商业界咤吒风云的十八岁商业女霸头。那一世,她是人人唾弃的丑陋嫡女,被未婚夫与亲妹妹合谋被逼跳下悬崖…同名同姓,不同生活,一次浴室的摔倒,因此华丽丽地从现代穿越到古代,成为了她…千年内力,倾诚绝世容颜,她带着血海深仇和谪仙般的极品美男师父华丽回归!“师父,墨宇翔那渣男太欠抽了!”“哦,简单,你明天就见不到他了。”“师父,梓玲那贱女人又犯贱了!”“给,这是九毒五浑散……”师父:丫头,这一生我只宠你一个………
  • 盛宠之名医贵女盛宠之名医贵女秋萸|古言她是将军府的嫡小姐,父亲被陷害,满门抄斩、九族尽灭!原以为尘土皆无,没想老天厚爱,重许她一世!重生后孟良媛对目前生活还算满意,父母早亡、姐姐出嫁、家财万贯,她直接就过上了米虫的生活!只是米虫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她都还没当上米虫,麻烦就不断找来!前有无良叔叔谋家产,后有色狼堂哥咸猪手!她明明家世身份容貌都不差,可惜十七岁的“高龄”还没能顺利脱单,最后还得倚仗祖辈的荫封入宫选秀!给可以当自己爷爷的老男人做妾,孟良媛表示自己没有这样的嗜好!面对咄咄逼人的家人,贪得无厌的堂妹,各方权贵的算计!孟良媛撸起袖子表示,既然你们都不想过安生日子,那么大家就一起玩玩吧!想独占家产,赶她出门?没问题!姑娘先让你吃进去的吐出来,最后再送你一片绿草地!想隔岸观火,害她性命?没关系!姑娘先让你尝点甜头,新仇旧恨再一一来算!一双纤纤素手把大秦搅得天翻地覆、朝堂不稳,人心难安!当前世仇今生债都一一了断,本想全身而退江湖逍遥去!只是对着这个对她笑得温柔的病弱男子,心里总是会隐隐抽痛,既然我们都是可怜人,要不携手一起祸害天下吧!====(^O^小剧场分割线^O^)====月黑风高夜,京城最高点的宝塔顶上,突然传来女子软绵绵的声音:“夫君,祝你新的一年越长越帅!”“嗯!”冷淡的男声应和着。“财源滚滚!”“嗯!”“心想事成!”“嗯!”“妾身为夫君祈了那么多福,夫君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女子的声音隐隐有些咬牙切齿!“祝福夫人身体健康!夫人切莫动气,小心伤了胎儿。”男子语气无奈,显然是被女子逼的不得不说。女子显然很不满,又问道:“我们成婚多久了?今天除夕夜,你就没有别的想说吗?”“不久。没了。”女子大怒:“这日子没法过了,你就不能说句甜言蜜语安慰安慰我这幼小的心灵吗?果真是对于你们男人来说,未能得到的才是最好的,像我这种黄脸婆只能待在角落里长蘑菇!”“甜言蜜语!”男子低头望着躺在腿上的女子,见她发愣又重复了一遍:“甜言蜜语!”
  • 天定姻缘:倾世杀手妃天定姻缘:倾世杀手妃郝霜祁麟|古言曾经的黑暗杀手却离奇穿越成了人人谩骂的废材,被家族抛弃,地位连下人都不如,却被‘他’视若珍宝。“你喜欢我吗?”“不,我爱你”在现代的她,在人们眼中是恶魔,从来没有感受过爱。‘他’和‘她’之间又会擦出怎样的爱情火呢?……
  • 上善若水:云遮月上善若水:云遮月醉梦逸尘|古言一个为了复仇不择手段,一个为了守护家国阴谋算计,在契约中彼此伤害,在契约中动了真情,害怕失败而不敢交付信任,用阴谋掩饰真情,用算计埋葬真心,仇恨越结越深,爱却飞速膨胀,这段情该如何了结,难道唯有生死可解。。。。。。
  • 无双帝师无双帝师年十九|古言十年前,一场叛乱让她一夜之间国破家亡。一国嫡长公主竟被四国通缉,沦为逃犯。十年后,名动天下的无双帝师,震惊天下,惊才绝艳,才华倾天,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深的皇帝宠爱,喻为天人。北烨帝君洛重华,性格冷酷狠佞,无欲无情。却对少年帝师格外偏爱,荣宠一世,冠绝朝堂乃至天下,更是为她不顾世俗之论遣散后宫,引得天下喧哗。佛说:生人有三苦,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当无欲之人沾染了情色,又是何等风景?如仙之人化身为魔,又是何等颜色?求而不得,爱而不得,恨也不得,舍身入魔的又何止是仙,还有那个权倾天下因爱而恨的一国天子。
  • 弃妇难为弃妇难为鱼的记忆|古言不甘心归不甘心,老天,你给偶来个穿越,穿就穿吧,好歹你也让我穿得好一点嘛!干嘛一穿就穿到一个搞自杀的未来新娘身上,真是太不吉利了。她自己噎死了,穿过来又是一个搞自杀的新娘,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新婚当晚,新郎还没有接下头盖就直截了告诉她,他爱的人不是她,而是那个被封为天下第一美人的青楼花魁崔羽儿。没有珍惜那千金一刻的春宵,相对而坐,只为商量以后各过各的日子。当崔羽儿爱上的人不是南宫昱,却是深爱着叶雪菲的当今圣上龙君嶙时;当南宫昱发现自己爱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从崔羽儿变成了叶雪菲时;当叶雪菲发现这段凌乱的感情与她这个穿越者相关时,她选择视而不见,继续自己的生活时…
  • 凤命难违凤命难违呦小鹿|古言一朝秋水落芙蕖,几岁长门闭春草。自怜身世等前鱼,旧宠全移卫子夫。穿越而来,干掉身体旧主却偏偏承受了上一世的记忆,既然她来了,定不要命运重蹈覆辙!这一世,看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男人.包子统统到手。(架空文,考据党请自行避让,不喜就喷吧,我会改滴)
  • 女尊天下,独宠小正太女尊天下,独宠小正太千陌翎|古言腹黑的某女对某个纯洁的小正太,信心十足地说“我爱你!你爱我吗?”某个纯洁的小正太,一本正经的说“不爱”某女疑惑地问道“为什么?”某个纯洁的小正太,仍是一本正经的道“因为你欺负我”某女倒地
  • 王爷腹黑:夫人请接招王爷腹黑:夫人请接招陌流殇|古言她是现代的医学天才,穿越成为暮云国丞相家不受宠的嫡女,筋脉细小不能习武?侮辱本小姐?那就揍的你满地开花!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妖孽男,霸气十足的吼道“跪搓衣板去!”“夫人,为夫犯了何错?”某妖孽男真诚的问道。“犯了七出中的妒!你说该不该跪?”挑眉问道。“该,为夫这就去跪。”某妖孽男一脸坦然的回答道。【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酷拽王爷安分点酷拽王爷安分点潇淼悦|古言一朝穿越,那土皇帝竟然要给老娘赐婚!“皇上,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等我父亲同意了再做定夺可否?”……凌幽山上,管卿“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恩人啊!”水墨羽但笑不语。一旁的管晨莫张大嘴巴石化……“姓水的!老娘给你娶了一大把妻妾,别来骚扰我了啊!”半夜,管晨莫微微睁开眼睛,一个人影站在不远处,管晨莫一个咕噜翻身下床,“你……你的那些妻妾呢!?”“我说,我家王妃不懂事,并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擅自纳妾,然后,她们就,回去了。”“丝么!我靠答应我不走的!”管晨莫捏紧双拳。“不如本王来教教你,怎样才算懂事呢?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