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章 中毒!

他闻言不禁轻笑一声,便不再言语,负手看着亭外的暴雨。雨势猛烈,荷花似乎经受不住摧残,已经摇摇欲坠,聂小寒的生日是夏天,曾经看过她的属命花是荷花,这样看着,不由地有了一丝自怜之意,口中喃喃道:“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他讥诮地轻笑一声:“伤春悲秋,不过是些闲愁。”

想不到慕凝夏这次却并不着恼,反唇相讥道:“是啊,女儿家不过就是有些闲愁吗,哪像王爷,整日里操心国家大事,可是北方契丹跟金国虎视眈眈,也没见王爷上阵杀敌、为国效忠啊。”

秦迩眸光一沉,眼睛危险地半眯起来,盯着她看了半晌,终是吞下一口气,没有再反驳。此时雨也歇了,他没有再看她,大步离开。慕凝夏占了上风,得意地看他一眼,谁料到身边的珑儿窃笑道:“帮主,我觉得你跟王爷很有意思呢,见了面就针锋相对,好似一对欢喜冤家啊。”

“说什么呢,”她脸没来由地一红,继而厌恶地挥挥手,“少说这些有的没的给我制造绯闻啊。这个秦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看我特别不顺眼一样,每次都针对我。真想揍他一顿,可是我又打不过他。”说着看向珑儿,“我本来是会武功的,可是现在却记不起一星半点,你先教我如何用内力吧,至少不会打出一掌却不痛不痒啊。“

“嗯。”珑儿点点头,“帮主,你试着聚一口气在丹田,然后将它顺着脉络运到掌心,去打那块石头。”

慕凝夏按照她所说的运了一口气,一掌劈向石头,可是一掌劈下去,石头安然无恙,丹田却隐隐有一股尖锐的痛感,她的手顿在那里,那种痛渐渐强烈,她的手指轻微地颤抖起来,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疼痛缓缓地转为剧痛,形同刀绞。

“帮主,你没事吧?”珑儿惊慌地看着她的脸色一时间变得煞白,伸手去扶她,慕凝夏口中突然沁出一丝腥甜,唇角滑下一滴殷红。

“帮主!”珑儿大惊失色,扶住她软软地下滑的身体,失声大叫,“快来人啊,救命啊——”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下来。

慕凝夏被剧痛折磨地死去活来,好想晕过去,可是意识却出乎意料的清醒,她紧咬牙关,下颌却突然一下被有力的手指捏住,耳边是一个坚定的声音:“塞个东西给她,别让她咬了舌头。”接着身子被腾空抱了起来。

慕凝夏软软地倒在他宽阔的怀里,虽然还是觉得痛如刀绞,可是心中却渐渐安定下来。她的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在他的跑动下青丝飞扬,她痛得没有力气思考,又被颠地七晕八素,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秦迩,你、慢一点行不、行啊,我快、被你颠死了。”

声音虽轻,秦迩却听到了,冷哼一声:“还不闭嘴。”

寿安宫中一片混乱,轻轻地把她放在软榻上,看着她汗湿的小脸,秦迩回转身看着一脸担忧的太后:“我看她的样子,好像是中毒。”

“什么?!”太后大惊失色,“好好地,怎么会中毒了?”

他神色镇定:“先叫太医看过再说。”

回到王府换衣服沐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她抓扯地褶皱凌乱,有一处甚至被扯破了,可见她疼成了什么样子。

********************************************

老太医捻着胡须,神色凝重。在众人殷切的目光中,终于站起身来,鞠了一躬道:“太后、皇上,以老臣看来,公主确是中了毒。”

“你之前不是说她没有中毒吗,现在怎么又这么说!”珑儿情急地上前一步,眼泪又掉了下来。

福全斥了一声:“没规矩,退下!”

珑儿是个胆小怕事的,刚刚因为担心慕凝夏,便失了礼数,被福全一呵斥,才想起来,缩了回去。

老太医摇了摇头:“上次公主的确是没有中毒的迹象。”

“难不成,是在宫里……”珑儿喃喃低语,却一下子住了口,惊恐地望向皇上。祸从口出,帮主教过她的,在宫里可不能乱说话。

皇上脸色大变,珑儿忙跪在地上:“皇上赎罪,我瞎猜的。”

“出身草莽,就是没规矩,带下去。”福全忙吩咐道。

珑儿吓得脸都白了,皇上突然一摆手:“罢了,朕问你,之前公主都吃了些什么,跟谁在一起的?”

珑儿老实地答:“公主之前跟各位王子公主在一块儿玩来着,吃的喝的,跟各位公主是一样的。”

太医道:“具体是什么毒老臣还不知道,无法对症下药,老臣先开一贴排毒的方子,是否有效,尚且不知。”

慕凝夏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身上的痛楚似乎减轻了,醒来便见到珑儿红肿着一双眼睛端着药碗等在床边,一见她醒来,小心地问:“帮主,你还好吗?”

她感觉浑身的骨头好像被人拆过一遍一样,手脚都毫无力气,张了张口,声音嘶哑的不成话:“还没死就算好吧。”支撑着想要坐起来,可是身子软软地又倒了回去,平白又摔了一下,幸好不算太疼。

珑儿问道:“帮主,安乐王告诉我,不让你喝这些药,你说呢?”

“啊?”她有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蹙了蹙眉,可不知为什么,虽然不知道他这样说的原因,还是挥了挥手,“那就倒了吧。”

看着珑儿这就要将药端出去倒掉,忙喊住她:“傻啊你,倒花盆里。”

珑儿不解地看着她,转而似乎有所悟:“帮主,难道有人想害你!”

“你闭嘴吧!”她等珑儿将药倒了,便道,“你过来,我有话问你。秦迩除了告诉你这些,还有没有说些别的,他为什么不让我喝药?”

珑儿摇了摇头:“没有。”

她说了这一会儿话,便觉得有些疲惫,合眼喘了口气,又道:“你去把他给我叫过来,就说我有话对他说。”

珑儿答应着离开,可是却并没有请得动王爷的大驾。慕凝夏虽然心中有些不舒服,不过还是依照他所说的将那些药都倒掉了,原本以为是有人在药中下毒,可是那盆花开得越来越茂盛,并没有像《美人心计》中演的那样枯萎了。

她的身体渐渐恢复,不禁疑惑,自己并没有服用太医所开的药,那么身上的毒又是怎么解的呢?

能下床走动的时候,她没有等到秦迩,却等来了皇上指婚的圣旨。

同类热门
  • 修罗女养成计划修罗女养成计划H一心|古言她---娇俏可爱?柔弱无依?无才无德?粗俗轻浮?鬼计多端?残忍嗜血?冷漠无情?哪个才是真正的她?不不不,以上全是。小女子当之无愧。曾经的她在算计与毒打之下,一步步被逼向死亡的边缘。白衣似雪,墨发飞扬,斜飞的剑眉下一双琉璃般晶莹的眼眸似乎能将万物容纳其中,额间血红的火色印记倍加妖娆。他的出现---将几乎毫无生命迹象的她救起。他优雅清冷,慵懒的声线轻灵旷远“饭菜在桌上,世间上最毒的毒药也在桌上,是选择生存还是死亡,你自己衡量。”她决定认眼前的白衣男子为师。“你想让我教你什么?”卿轩白衣似雪手持玉笛,笔挺修长的身躯迎风站着。他灿若星辉的眼眸里淡然平静地望着远方“教会你杀人么?”这一年,杨柳依依,青山绿水间,几个春秋过去,回首已是五年。她虽狠毒嗜血但却能分清好坏与是非,只诛奸邪。她女扮男装,如仙出尘,他紫衣华服,妖娆魅惑。华美的衣饰挡不住他的尊贵,绝美的脸庞绽放出笑容。他在这个无尽的夜色里显得神秘莫测。“在下沐靳凌,字云暖。”她冷着脸看着他,挑眉淡淡开口“你跟踪我这么久,就是为了来个自我介绍?”他因救她而受伤,索性无赖地说“正好身边缺个近身服侍的人,不如你留下来。反正我的府苑多的是,多一个你也不多。”他说完又顿了顿,似乎想到什么又说道“我虽救了你,你却在为我治伤时与我有了肌肤之亲,为了你的名节,不如你就考虑以身相许吧,也算是你一番报恩的心意,虽然你看起来弱不禁风,还凶巴巴的,但是我也会看在你感恩心诚的份儿上,大度一些,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吧”她眼眸幽深,俏脸一冷,什么叫与他有了肌肤之亲,不就撕开他的衣服替他治伤吗?再说,她几时说过要对他以身相许了,看他还一副嫌弃讪讪做罢的样子。当一切归于平静,儿时的一纸婚约突然出现,她凝眸沉思,妙计横生,一起起乌龙事件使得上门求亲的皇子无奈变成了退亲,对她可谓是避之不及。“我不是来提亲的,我是来退婚的。”“为什么,难道我不够漂亮?你为什么不要我?”“不,你很美,只可惜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如此品性,难登大雅之堂。”蔺子真将一纸婚约撕碎挥洒一地。她胜利地回眸一笑时,却见蔺恺歌仍静静地站在门前,脸上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她瞬间敛住笑意,顿时双眉拧成八字模样,用手拿着丝帕捂着嘴一幅欲哭无泪的模样。默默地由丫鬟扶着转身离去。蔺恺歌看着她离去还不忘抽泣的背影,哭笑不得。
  • 百恩扇之万府大小姐百恩扇之万府大小姐血锦江桑|古言人前,她是单纯,娇弱的小白兔!又是优雅端庄,大方美丽,善良的大小姐,做事步步到位,让人挑不出错处!人后,算计人心,抓住把柄,踩人痛处,诡计多端,毫不留痕迹的设计着别人!却让人有口难言……
  • 烟墨染画烟墨染画苏殇惜|古言她是21世纪的王牌杀手,却被亲近的人而杀害,穿越到了一个废材身上……介里萌新小白,请多指教。
  • 清风映雪清风映雪老妪添香|古言民国时期的江南某小县城,一个嫁入豪门做妾的女子半生的爱恨情仇。
  • 堡主的冒牌娇妻堡主的冒牌娇妻凌凄凄|古言一觉醒来才发觉自己的生活从此变了样。她看着眼前狂傲不羁的男人,只听见他在向她吼着,震得她耳膜快要报废掉。“柳萧然,从今天起,你即便是死也只能死在这!”霎时间,火星与寒冰共进,迸发出寒热交加的场面。一时间,她不知该何去何从。她说:为何明知道我是个冒牌货还要将我拴着?如果可以,我会逃得远远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心却忘了带走!
  • 鬼阎王的独宠妃鬼阎王的独宠妃念未央|古言她本是雪女峰不染烟尘的雪女,一朝不慎,落入尔虞我诈的泥淖之中。伪善姨娘在家里一手遮天,那你可以滚开了,本小姐回来掌权了。红颜祸水招来了色狼,没有问题,亲亲相公是驱狼法宝。总有刁民想害朕,呸,是本小姐,你来一个我杀一个。本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原则,某女舔了舔自己刚刚挠完人的猫爪子,嗯……血的味道不太好吃,赶紧吃两株雪莲漱漱口。她原本想着就在这江湖之上度完放荡不羁的一生,可无奈被世俗缠的紧,被迫一步步的谋下腥风血雨的江山……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某女舒服的晒在阳光底下,细数这一世招揽的桃花,末了感慨一句,“多好的小伙儿们,就这样的浪费了。”“可惜吗?”身后某男冷冰冰的声音冻的某女直打颤。“不不不,当然不可惜,有个这么有钱,有权有样貌,有身世,有身高的夫君,那些小喽喽根本就不算什么?”某女直接扑倒男人怀里撒娇。某男: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本文男主腹黑高冷,女主犯二青年,绝对一对一宠文,欢迎来看。小剧场:1.“我一直都想问你一个问题,它实在是困扰我很久了。”女子乖巧的倒了两杯茶,摆好在两人的面前。“什么?”男子从书中抬起头,难得见她这么客气。“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我听说我失踪的这五年里你一直在找我,如今还对我这么好,到底是为何?”女子坐在男子的面前,抿着茶等着男子的回答。“你嘛,”男子也品了一口茶,“你是我拜堂的妻子,我怎么可能不对你好。”“噗。”闻言,女子的一口茶毫不吝惜的赏给了男子洗脸。虽她失忆了,可她还知道,她不是太子的未婚妻么?2.男子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小人儿,笑着捏捏她的脸蛋,“什么时候这么爱撒娇的,瞧你软的跟没骨头一样,哪里还有一阁之主的样子。”女子还是黏在男子怀里,随口就扔出了一句话,“我软不要紧,你硬了就好。”“呵……是么?”男子斜眼看她。看着男子眼中的兽性,她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被男子按在床上时,女子暗地里给了自己一个巴掌,“让你嘴贱。”
  • 不如莫遇:倾我一生一世念不如莫遇:倾我一生一世念也尼|古言本书又名祸水神医:九王,我在现代等你。讲述一个现代女医师穿越之后遇到的真爱。她为了他,留了下来,最后为了他,终究回到了现代的故事。“神父,这个世上有比忘不掉更痛苦的事吗?”她在教堂做着祷告。“也许是记不得吧!”他深沉的说了这么一句。顾西城行走在人群中,整座城市好像一张刻意调成暖色调的照片,转角之际,她的目光对上了一对熟悉的眼睛,依旧是没有暖意,深邃空洞。
  • 幻帝春心幻帝春心水海三一|古言一女子引发几大家族恩怨情仇,为情生为青死。爱我为何伤我至此,恨我为何将我置于荣耀之巅。愿得一心人,从此不空侯
  • 择良记择良记慵懒的淑女|古言当朝国相嫡女杜宛若一再受太子蛊惑,最终落得个死于非命的下场。三皇子对她情真意切,却是个与皇储之位无缘的人。四皇子深得帝心,对她百般殷勤,无非是看中她家的权势,若押宝在他身上,是否会造就第二个太子,酿成同样的惨剧?重生,既然老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誓要好好跟他们玩玩这盘棋,为自己改写命运,择个良夫,换个锦绣前程。
  • 绝色狂妃:凤傲九天绝色狂妃:凤傲九天南影|古言21世纪杀手之王穿越到废柴小姐身上,呵,笑话,这苍天让我再来一次便是为了让我掀起另一场腥风血雨;从我今日来到你身体中,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欺负你便是欺负我夜南蕴,欺负我夜南蕴我便置那人于万劫不复之地。“本王不想管什么天下、什么皇位,本王只想要她一人,她若是真的殒命,本王定要杀了今日所有害她之人,本王不介意将人间化作血池,用所有人的命来祭奠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