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9章 擒龙

唐千文只看了一眼便道:“不对,不是这里。”

我们听到这话都感到不解,杨道拐说:“这庙里的佛像可就数它最老了,不是他还能有谁。”

“大光明寺重建以后,寺里主要供奉释迦摩尼,燃灯古佛自然会被搬到其他地方安放。”唐千文指着眼前的石像,“他现在在的位置,恐怕不是他以前在的位置。”

“那怎么办,难道是在释迦摩尼的座下?”郭奇逢问到。

我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道:“但谁又能肯定,现在处于中心的位置,就一定是以前安置燃灯的地方?”

众人一时都陷入迷茫,如果说入口不在某个佛像之下,那岂不是要漫山遍野的挖。那么这张纸条的意义何在。况且,就算时间允许,这个工程量也不是我们扛得住的。

挖坟和开山是两个概念。

郭奇逢再一次问道:“仇池先生……”

“别急,让我再想一想……”唐千文摆着手,然后拿着纸条又看了看,“答案既然已经给出了,就不可能无功而返,到底是在哪儿……”

我揉着眉毛,也跟着思考那句诗的涵义,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之前唐千文教我的办法。

“文哥,这信上写的,真的是全部的提示了吗,会不会也需要现行水什么的?”

“全都的答案……”唐千文眼睛一亮,拿着纸条就从走廊往后殿去,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大光明寺的后殿并不比前殿大多少,但这里的佛像却摆的满满当当,加上一些因为盗窃空出来的的位置,总数应该在三十个以上。

我的心思这会儿也全扑在上面了,紧跟在唐千文后面,问道:“文哥,你想到什么了?”

周围的人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里也满是问号,唐千文说:“你刚才的话给了我提示,其实我们想漏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写这份答案的人,本身也是答案之一。这座寺庙虽然有几百年的历史,但写出这个答案的人,却和其他的佛像一样,只有几十年。”

唐千文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我们听的是云里雾里,再一看其他人都不好意思开口问,只好由我继续给唐千文当捧哏,“什么意思,没……没怎么听懂。”

“刚才我就说过,我们得到的这张纸条,不是提示,而是答案。”唐千文继续解释,“给出这个答案的,是千山墓。我们暂且不论他是怎么解开的谜题,只需要拿着钥匙开锁就行。”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不需要考虑这中间的几百年历史?”洪英子总结道。

“不错,白云千山度,黄泉万鬼哭,这是说单凭一僧一侣是无法超度万千鬼魂的。所以,这个入口一定是在群佛所置的后殿。”

众人听到这里,立刻感觉恍然大悟,郭逢安吩咐掌灯,几下便让漆黑的佛堂后殿亮了起来。

郭逢安接着吩咐:“分开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们是从右侧进入的后殿,其他人都往更里面的位置去找,我和白脸没有分配具体的任务,就消极怠工的待在一边。郭兆九看了看,很自然地和我们站到了一起。

这些神像虽然只和常人一般大小,但因为放置在一米左右的高台上,还是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众生厄难,百般悲苦,遥望天空,不见佛陀。于是修建寺庙,用手去触碰万能的神邸,然后恩泽大地,万物重现生机。

只是在绝望的年代,无力自救的众生,可曾感到过信仰缺失。

大光明寺里,后殿最右侧的神像位置是空着的,上面有一个很大的圆形图案,一看便是后来用水泥补过。

往左面看去,旁边的那尊神像黑发醒目,形象和佛陀颇有差异,郭兆九问道:“这是个什么佛?”

我把台子上的矿灯拿下来,照着去看神像旁边贴着的“名片”,“文昌,文昌帝君。”

郭兆九不确定地问:“这应该是道教的人物吧?”

“道教尊奉的掌管士人功名禄位的神。”白脸说着也有些疑惑,“他怎么被摆在这里?”

道教的神被放在了大雄宝殿里,这在逻辑上说不通,但我倒有些明白。

几十年前,巡岭周围有很多的庙宇,听我父亲说,我们家隔壁的超市以前就是座神庙。供的是什么神明不太清楚,规模也不算大。

解放以后划分田地,那年头,到处都是荒地,又没有地碑地界的,所有人都抢红了眼,谁抢到了就归谁。于是人们打翻了神像,捣毁了庙宇,在这片土地上建起高楼。

而一些幸存下来的神像无处安放,就被一股脑地搬到了这里,这才使得大光明寺达到了某种情况下的“佛道共存”。

我拿着矿灯一个一个地扫过去,果然发现这些神像都是道教神话里的人物,说起来还都耳熟能详,足足有十几尊之多。

神像下面的石台有很多老旧的木门,上面挂着锁,但大多锈迹斑斑,轻轻一脚就能踹开。

郭兆九随便打开了一个,发现里面堆的是些杂物,四面壁上很脏,碰一下就是一手的灰,应该很久没有打开过。

郭兆九还不死心,又一个接一个地打开,我觉得他这是在做无用功,便很是消极。白脸只得从我手里接过矿灯,从他身后帮着往柜子里照。

我扭头看了看其他人,发现他们虽然表现得很积极,但效果不佳,始终不能确定地宫入口的具体位置。

后殿正位的位置,倒是规规矩矩地供着地藏菩萨,他的身旁伏着神兽谛听。这个在西游故事里表现出色的使者,追随着地藏王佛,安忍不动,犹如大地一般,护守着地府永安。

而在地藏两边还各有一尊佛,名字直接让我无力吐槽,右边的是送子观音,左边的更是让我乐不可支,居然是三藏法师,即我之本名,唐僧。

话说连文昌帝君都被摆在了这里,我也不能奢求其他神像的座次有多严瑾了。

至于后殿左边的那十几尊佛像,应该就是雷音寺里,常伴佛祖身边的十八罗汉。

这些罗汉身边没有贴“姓名条”,我也分不清楚谁是谁,反正看着都差不多,都顶的是醒目的大光头。

我暗暗猜测,既然文哥一直在强调“千佛度”这几个字,那看来最后的答案还得从“佛门”身上着手。

我站在最右边,地理位置最佳,暗暗用眼睛巡视了所有人之后,突然便察觉到了不对,好像少了两个人。

心里一惊,我再细细看去,果然发现有两个人没来后殿,正是一直没有说话,所以被暂时忽略掉的老瞎子,还有他身边那个可怜的哑童。

他们去哪儿了?

一想到老瞎子我就想到他之前盯着我看的事,难怪这会儿没有那种如芒刺背的感觉,原来这老瞎子不见了。

加上他存在感低,这么久没出现竟然都没人发现。我心里不免紧张起来,心说这老瞎子不要坏事才好。

老实说郭逢安一个江湖老大都没让我这么紧张,老瞎子给我的感觉,就像,就像……怎么说呢,就有些像在定河古墓里碰到的那只九头蛇。他明明一动不动,你却总觉得他很有攻击力。

这种紧张,甚至可以说是恐惧。

后殿被灯光照亮,可以说是一目了然,既然他们不在这里,那肯定还在前面。

我小心地扭头去望,果然看见走廊对面的蒲团上坐着一个人,他佝偻着身子,在微弱的烛光下看着就像勾命的无常。

在他身边还站在一个人,因为照明的原因,只能看见一团黑影,但还是可以看出他很瘦弱。他规规矩矩地站在蒲团旁边,把头低地得很低很低。不知怎么的,我突然觉得他很像《咒怨》里的那个鬼小孩俊雄。

这个想法让我忍不住颤了一下,即便是穿得很厚,也感觉到一股冷气从身体里往外钻出来。

我急忙往白脸身边靠了靠,扭过头去不再看他门,只顾哈着气,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好在这时候唐千文终于想通了问题的关键,寂静的大殿里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简直是天籁一般。

“找到了,在这里。”

唐千文站在那堆罗汉的面前,我听他这么说,暗想果然和我猜得不错,心情总算是好了一点。

周围的人不管是郭逢安也好,还是他手底下的那些人也好,全都靠了上去,忙活了一晚上,终于找到了入口,由不得大家不激动。

可等靠近一看,才发现唐千文站的位置大为古怪。

之前我就说过,大光明寺曾经遭过盗窃。具体丢了多少东西我不知道,但十八罗汉像一看就缺了几个,只是因为摆放在边上,才不至于像缺失了门牙那样突兀。

唐千文迎面站着的地方,左右都各有一尊完整的佛像,但他正对着的方向却是空出来的,和之前看到的右边第一座一样,都是后来砌补的水泥。

我看了看周围人的神情,发现他们都表示不解。我敢肯定,他们心里一定和我有一样的猜测,就算入口真在这下面,那唐千文又是怎么找出来的?

果然,郭逢安疑惑道:“这是……”

“擒龙。”唐千文看着空缺的神像,没等他问完,便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鬼推背鬼推背猜猫|灵异生活中以“鬼”为核心衍生出的诸多灵异现象,如鬼、魂、魃、魑、魅、魍、魉、鬼火鬼打墙、鬼压床、鬼上身等等,它们究竟只是人们恐怖心理下的一种错觉,还是真有其事?若是后者,那么其生成原因是什么?本文将从一名药剂师药材缸子里一支酷似其夭折之子的小参讲起,将你带入那些真实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鬼魅灵异之间,并在经历一连串惊悚诡异的虐心事件之后,为你推理、论证出一个关于“鬼”之灵异现象的最初起源,至于信或不信,读者诸友不妨跟我走上这一遭……鬼灵崇拜:只是盲目敬畏吗?鬼打墙:为何走不出去?灵魂出窍:如何发生的?招魂:他们是怎么做到的?…………(签约作品,稳定更新,请朋友们放心收藏!)
  • 吸血十字架吸血十字架福尔摩宝|灵异相传有一位神秘特工,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身份。但他说自己名叫黑煌,是一位侦探。他声称自己本领高强,希望有人来证明他。于是,他和他的得力助手本初。开始了一个侦探之旅。刚旅行不久,就遇上了一个极其诡异的神秘案子。
  • 极品猎尸人极品猎尸人椒盐牛排|灵异尸皇破封之后混天意的命运就此改变僵尸恶鬼应有尽有,恐怖的昆仑山,令人发指的东北万蛇洞,诡异的封门村。神秘的灵异调查局,猖狂僵尸,凶残鬼王?还不是被我踩在脚下,我是个猎尸人,绰号“司命”混天意:“学姐我知道我长得帅但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吧!话说你能把头安回去吗?我看着感觉怪怪的。”
  • 恍兮惚兮恍兮惚兮才饮|灵异有一天醒来,千仞山的乡亲们都变傻了,不知道自己是谁,千仞山正“嗞嗞嘎嘎”地倾斜,灵异湖正在长出金子。
  • 收鬼临时工收鬼临时工夜黑星星多|灵异尘归尘,土归土,因果循环来世在报“什么,你不愿意!”“好吧,我只是临时工,所以我比较粗暴”“还有未了的心愿”“不好意思我只是临时工,没有售后服务”“厉鬼,水鬼,吊死鬼”“嗯,想要套餐还是VIP服务,额不对,没有VIP,我只是临时工,都要排队和收费”
  • 鬼仆日记鬼仆日记黑荆棘|灵异被自认为青梅竹马的女人背叛,他朝着苍天发出不甘的怒吼,却不料惹鬼上身-----被逼成为恶鬼的仆人!对不起---我是人,但却是恶鬼的仆人。正义?不属于我。我的世界,只能有小鬼陪伴。
  • 逆战:未来逆战:未来深海无敌|灵异古代时间,自己的异能初步体现,原来是忠厚老实的王质,因为超越常人的能力,先善后恶,恶念重生,经历过贪欲色欲.....
  • 始皇诡谭始皇诡谭剑书|灵异传闻中,始皇临终前曾派使团东出海上,寻找长生秘药。至于后来,使团的行踪早已不可考量,有人说使团使团从此离开了秦国,去往海上重新建立了一个国家。亦有人说,使团找到了长生秘药回归秦国,只可惜用时太久,始皇早已驾崩,无奈之下,使团只得将长生秘药放入皇陵之中,期待着有一日,始皇能重新站起来,再次一统天下。传说未必可信,只是长生秘药的传说实在太过惊人,令的后世无数人铤而走险,亦要得到长生不死药。儿林峰,正是其中的一位,无奈在一座古墓中彻底失去了踪迹,而林峰的儿子为寻得父亲踪迹,不甘父亲就这么渺无音信,终究是踏上了盗墓寻父的旅程。
  • 雏鹰计划二之寻找地球之轴雏鹰计划二之寻找地球之轴羽恬|灵异一群素不相识的少年,因为一次集训聚集在了一起。他们中诞生了著名的”三虎七鹰“集训为他们带来前途跟荣誉的同时也让他们肩负起了保家卫国的重任,而当中突出的几人更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迷局中。这个开始于民国时期的迷局一直未被解开,纳粹进入西藏是为了什么,军统十三太保之首为何突然失踪,而被选中的少年们又与此事有何种历史渊源。神秘的生物,削铁如泥利刃,刀枪不入的盔甲,一座隐藏在深山中的超古代遗迹,一个被几十吨黑火药包围的古墓,几个发疯的前辈,这所有的所有到底隐藏着什么?一支由基层军官组成的小组,强大的情报网络,以及暗藏的大国博弈。
  • 最后的茅山弟子最后的茅山弟子方正一|灵异我叫张正一,茅山派第八十一代弟子,执掌五雷印,号驱魔隐士。数年前,年仅十六的我,误入歧途,受人诱导,成为了盗尸团的一份子。直到遇到师父,我的一生就才开始改变了。为讨生活,我拿着一纸书信,前往大城市投奔师父的挚友。临行前,师父再三嘱咐于我,切莫在人前施法。然而,不曾想的是,当我遇上她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卷入行尸运毒、狐媚害人、鬼怪乱世等等一系列的诡异事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