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上床睡觉吧

当夏安然洗完手,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墨少炎皱着眉头正在摆弄着房间里的热水壶。墨少炎的动作生疏而笨拙,似乎哪个热水壶变成了一件极难操作的复杂工具。

夏安然忍不住走近他,轻声问:“墨总……嗯,墨少炎,怎么了?”

墨少炎缩回了手,瞬间冷下脸来:“刘飞说用这个电器,可以烧开热水。女性经期多服用开水,对身体有好处。可是这个电器,比我预先的要复杂一些。”

热水壶有什么复杂的?夏安然轻轻摁了下热水壶的开关:“其实摁这里就可以了,这里就是开关。”

墨少炎抿了下嘴角,轻轻的“哦”了一声,听起来似乎还是冷漠冰冷。

但是墨少炎微微发红的耳朵,竟然让夏安然觉得这时候的墨少炎有些窘迫和尴尬。

夏安然突然发现了墨少炎这个男人的有趣之处,墨少炎在床上的时候那么生疏笨拙,似乎也不擅长和女性相处,甚至连烧开水这样的生活常识看起来都非常匮乏,这和无所不能的冷傲霸气大总裁形象实在有些不符。

夏安然这时看着墨少炎,就仿佛在看着一个原本构建完美的机器人在笨拙地把他身上损坏的线路展露在她面前,这让夏安然倒是少了几分对墨少炎的畏惧心。

“服务员把晚餐送来了,你去常常合不合口味。”墨少炎抬起修长干净的手,指了下餐桌上的饭菜。

墨少炎竟然给她订餐了?墨少炎竟然能顾忌到她是否饿了?

夏安然带着丝疑惑,走向了餐车。当夏安然靠近餐车,才发现餐车上面的饭菜竟然都是她喜欢吃的菜样,不仅仅是菜式,菜里面连她一直不喜欢吃的香菜都没有放。

墨少炎竟然连这个都调查清楚了?

夏安然难免有些吃惊:“墨少炎,你怎么连我吃饭的口味都清楚?”

墨少炎低头看着已经开始烧水的热水壶,沉声说:“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问题,我可以派人去你常去的餐厅调查,也可以收买你家的佣人。”

夏安然深吸一口气,突然觉得墨少炎金主任也算尽职尽责了,为了床上那点事儿,竟然还这么细心的调查过她,连她吃饭的口味都清楚。还能想着给她投食喂养,为她烧开水,墨少炎这是想要把她的身体照顾好了,将来可以让他用得更加方便么?

但无论墨少炎处于什么目的,最起码他现在真的是在照顾她。夏安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了些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她竟然因为欺骗了墨少炎,产生了一丝丝微妙的愧疚感。

夏安然叼着筷子夹了口菜,菜品美味的让夏安然的愧疚感又加深了一些。她抬头看了眼,因为刚才受挫,而仔细坐在床边研究热水壶的墨少炎,小声而又含糊不清的说:“墨少炎,你也没有吃饭吧,要不要和我一起吃饭?”

墨少炎听到夏安然这句话,仿佛听到了什么特别的话,立即抬头皱眉看向夏安然。墨少炎的特殊反应让夏安然还以为她说错了话,连忙说:“如果你不愿意……”

话未说完,墨少炎已经站起身,走向餐桌,低声说:“你给我盛饭吧。”

夏安然慌忙点了下头,连忙给墨少炎盛了一碗饭,然后夏安然也抱着一个饭碗默默吃着饭菜。饭菜很可口,墨少炎的餐桌礼仪也是贵族级别的。

可这确实夏安然这一辈子吃过的最不舒服的一顿饭,她从来就没有这么安静的一顿饭,不仅没有说话的声音,连汤匙碰到饭碗的声音都没有。整个餐桌安静的像一个坟墓,让夏安然吃什么菜都吃不出味道。

到墨少炎吃完了一碗饭,拿起餐巾慢慢的擦了嘴,沉声说:“吃完了饭,就上床睡觉吧。”

“诶?”夏安然被吓住了,怎么墨少炎还在想着上床睡觉的事啊?她抬眼看了夏墨少炎脸上不容反驳的表情,只能慢慢低下头,脱了外套爬上床。

墨少炎却没有着急上床,而是先转身给夏安然倒了一杯热水。夏安然接过墨少炎递过来的红糖水,不小心触碰到了墨少炎的指尖,墨少炎竟然立即缩回手指,

墨少炎的动作太快,夏安然慌张的倒退了一点,才保住温热的水杯,没有把热水洒在床上。夏安然才长出了一口气,再抬头就看到墨少炎竟然也在脱衣服。

夏安然本着说谎就要说到底的心理,连忙慌张的说:“墨,墨总,我现在的身体确实不适合……”

墨少炎躺在夏安然身边,低声说:“我知道,只是睡觉而已。”

墨少炎说完,就真的安静的躺在夏安然身边。但是墨少炎的身材高大,即便他那么安静,可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还是让夏安然浑身不适。夏安然抱着水杯呆坐了一会儿,直至手中的杯子变凉了,才不得不躺在了墨少炎身边。

在夏安然躺下的一瞬间,就被墨少炎迅速抱在了怀里。墨少炎就像一只终于抱到了自己心爱玩具的长毛大狗,轻轻稳了一下夏安然脖颈间味道,缓缓的吐出一口气,紧紧拥抱住了夏安然。

夏安然不知道是她的适应能力特别好,还是墨少炎那天晚上没有和她发生关系的原因。虽然最开始夏安然靠在墨少炎怀里的时候,还有些紧张,可是她最后竟然慢慢的在墨少炎怀里睡着了,而且没有再做关于前世的噩梦。

直到清晨墨少炎吻了下夏安然的嘴唇,她才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但是夏安然只看到墨少炎离开的背影。

清晨的阳光照进了房间,落在了夏安然身上,微微有些发烫。夏安然抬起手臂,遮了下眼睛,才想起今天的试镜。昨天她因为顾莉和墨少炎,都差点忘记了面试的事。夏安然连忙起身翻开剧本,背了起来。还好台词不多,夏安然本身背台词的功底就很强,背起来就比较顺利。

可是最难的是掌握说台词时的情绪,用不同情绪念出的台词意思完全不同。夏安然用拳头轻轻敲了下太阳穴,她是重活过的人。这样的大制作大成本电影,上辈子她肯定有印象。

夏安然一个个的回想着隋杰的作品,突然想到了差不多该是这个时期拍摄的电影,电影的名字叫做《青狐》。青狐这部电影主要讲男主罗琦和青狐精梦绮罗的爱情故事,是一部大型古装玄幻电影,里面有很多角色。但是夏安然看着手中的台词,猜测她试镜的角色可能是小狐仙玉儿。

玉儿在《青狐》这部电影里连个女二都算不上,露面的场次也就几场。虽然场次少,但玉儿为了成全男女主角甘愿赴死的情节还是感动了许多人。在上一世,这个玉儿是以清纯出名的玉女红星苏湘扮演。

虽然苏湘把玉儿演绎的清纯悲情,受得的评价还算不错,获得了很多女观众的眼泪。可是很多人都觉得苏湘在扮演玉儿这个角色的时候有些做作,有些故作清纯。都觉得真正的玉儿应该更天真娇憨一些,但是这种娇憨很难拿捏,略微一过分,就变成了故作痴癫。但是火候不够,又变成了做作。

也许很多人都觉得那种情绪激烈的角色难演,但其实这种可一回不可言传的娇憨可爱才是最考演技的,那些细微之处很难拿捏。

夏安然起身跑到洗手间,皱眉看了眼镜子中的自己。夏安然捏了下自己的脸颊,调皮的对镜子中的自己,眨了眨眼睛。她的样貌确实长得不错,也算得上个美人。可是她离娇憨可爱实在差太远了,如果能够再胖一点的话……

夏安然想到这里,就抬手给程晓甜打了个电话:“晓甜,你过来的会后带一些零食,还有糖水。”

“啊?今天不是要试镜么?吃了这些会水肿的啊。脸肿起来上镜就不好看了……”程晓甜完全不知道夏安然是什么意思。

夏安然笑着说:“没有关系,脸微微有些发胖,看起来更可爱些。”

“啊?”程晓甜还是不明白夏安然的意思,犹豫了好久之后才答应下来:“好吧,我给你准备。等一下,我去接你的时候,一起带过去。”

夏安然正准备挂断电话,突然想了顾莉,连忙问:“顾莉姐怎么样了?”

“没关系了,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可是记者还是没有瞒住,现在倩蓉姐正忙着和记者周旋呢。所以今天不能陪你试镜了,安然,你不要生气哦……”

说着,程晓甜的语气突然变得欢快起来:“不过还有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你现在不是住酒店么?那个私密性不好。公司特别给你安排了新的住处,是个别墅哦,还是高档小区。很少有新人才进公司,就住到那么好的别墅的,你的运气真好。”

可是夏安然听到程晓甜的话,却一点笑容都挤不出来。夏安然也不知道这个别墅是真的公司准备的,还是墨少炎准备的?是真的因为酒店私密不好,才安排了她住别墅?还是因为更方便墨少炎过来睡她,才安排的别墅?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那年,刚好那年,刚好尹笑沫|现言这个年代的我们,爱情就像午后说走就走的去布拉格广场,奢侈,那么,就这样的暧昧吧,刚好,刚好,那年。
  • 婚姻无非的两个结局婚姻无非的两个结局我的速溶生活|现言他的一次酒后出轨,她的假装原谅,一段三年的婚姻将何去何从?你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 尘扬烟飞:来自七年前的你尘扬烟飞:来自七年前的你凌语溪|现言原名《只想再吻你:酷老公猎爱计划》“洛尘扬,你竟然设计将我带到美国,你究竟想怎么样?”“生儿子!”他面无表情的说,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心心念念的儿子不是他的,希望变成了背叛,他疯了……他切断了一切工具,不让她跟外界有任何的联系,同时,他又宠着她,王妃一般的宠着,可是,她只想逃,他们之间隔着一个七年,隔着重重的误会,他们还能是从前相爱的彼此吗?
  • 忆,错忆,错潇晓木子|现言一段平凡的爱情,演绎着不平凡的经历,你是否心底也有一段想忘又不想忘的那个人!
  • 霸宠萌妻:错惹冷酷总裁霸宠萌妻:错惹冷酷总裁安羽溪|现言她偷偷潜入酒店,在咖啡里下药,一觉醒来却发现睡错了人!此时不逃更待何时?谁知某个霸道冷酷的男人拿着一碟“证据”摆在她的面前,咬牙切齿道:“苏颜言,你敢不负责?”某女顿时脸红心跳,“我…梦游了……”于是胸咚壁咚啪啪啪,精彩的画面又重复播放,当小绵羊遇上大灰狼,通常后果只有一个被“吃掉”。“陌翊辰,我要翻身做主人。”想在上,打赢他再说。
  • 一生只准爱我:错恋情深一生只准爱我:错恋情深施阳阳|现言她为爱成奴,用一颗真心小心的爱着她的少爷,只为有一天他能有所回应,就算他醉后将她错看成了他心爱的女人,她亦或是笑着承受,然而一朝分娩,他竟残忍的说,“我说过,生下了孩子,你就给我滚。”
  • 青春,不撑伞青春,不撑伞繁欣似冉|现言雨就算在大,也走,只为心中的青春不被遗忘
  • 爱已成殇夜微凉爱已成殇夜微凉刘小汇.CS|现言叶昕薇:“爱得淋漓尽致,恨得剔心透骨。爱情里没有恨,当你全力去爱一个人时,是一种绽放,便不会有丝毫的怨言。”宁爱香:“爱是情感的释放,恨是感情的收敛。”吴运芳:“爱情像钱包里的钱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二者的区别是,钱用完还可以赚,唯有爱情一去不复返”。
  • 吐槽无限:我是大总裁吐槽无限:我是大总裁提醒我吃药|现言吕棕彩本是一名刚毕业的待业青年,资深宅女爱好小说和动漫。凭生最不爱看的小说类型——总裁文,没有之一!可她偏偏穿了,穿进一篇典型总裁文里,但她不是平凡白莲女主,她是位大总裁!一个被男主毁婚抛弃,就活不下去的‘女强人’……呵,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 重生房子买买买重生房子买买买橙子离|现言凌晨四点被“七十码”撞得飞起的林依依,居然回到了2002年。她满脑子就一个念头,一两千一平的省会房子!买买买!四五千的帝都房子!买买买!魔……魔都,也想买!还想买!14岁的林小胖表示,学霸,变美,首付,一个也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