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3章 撬开的贝壳

退出《启示录》世界已经过了许久。他和菲洛米娜不同,菲洛米娜是单纯觉得故事很好,这本书很棒,回过神来,可泰安却看到更多,完美容纳了平凡与奇幻的世界观,泰安才发现自己阅读翻至末尾,创造神祗的形象,以及故事下蕴含的寓意。

可缪斯涅却敢在书中创造一位新的神,以此窥视神的权柄,这无疑是对神祗的羞辱。

“非常强大的感觉?这群幸存者中最强的是七级高阶剑士了。”

“疯了,缪斯涅居然妄图想象神的世界!”泰安目瞪口呆道。

“血色梦魇…那头怪物很有名么?”缪斯涅念叨着这个词汇,似乎在哪本书上看到过。

血色梦魇布置的空间屏障被打破之后,似乎受到重创,立刻逃走了,“那倒是没发生什么,没有血色梦魇的气息笼罩之后,星夜森林的一切都恢复原样。”泰安简略解释了情况。

缪斯涅能感觉到虚空中散发着一股远古的伟力,那仿佛碾压一切的压迫感让缪斯涅意识到祂的来者不善,在《启示录》书成之时,可这股力量尚未来到缪斯涅面前时,就自行消散。

祂们吹着号角,整个世界陷入黑暗,似乎象征着某种恐怖东西来临的预兆。大地上充斥着战争、瘟疫、死亡的绝望,云端之上漫开一条金光凝聚的道路,当羔羊翻开七印之时,七位有着绝美惊艳面孔的人,背后洁白的翅膀如世间最洁净之物。世界在刹那间被摧毁了三分之一,王权在灾难的冲击下,随着故事的开展,像白纸般脆弱,轻易破碎。

其诞生之时已无法追究,在记录历史之前,它似乎就已经存在,【血色梦魇·塔纳托斯,即使在凶兽之中,也是位列最强其中。

两种截然不同的极端因素,却在这一故事中完美融洽,让泰安看不出丝毫违和。

“是这样啊…那以后星夜森林发生了什么事么?”缪斯涅突然想起那个神秘的男子声,出声道。

缪斯涅所创造的神祗其形象却让泰安有种本该如此的感觉,那犹如全知、全能、全智、全视、全权、全爱、全造的气息,可毫无疑问的是,永远至高并永生者,一举一动间透露着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有。

缪斯手上却接过泰安的书籍,想着不相关的事情,这是关于凶兽的记录史,而书籍的名字也十分符合其名。

男子给缪斯涅带来的不只是一时的变化,连缪斯涅自己都没有察觉,更是一个引子,王者的引子。

《凶兽录》

随着《启示录》中描绘世界的逐渐开展,泰安看到了殉道者的苦难与牺牲,使真神降临。

你说的那位男子,“除了你们和少部分实力极强的佣兵之外,如果没有一些特征,我恐怕是难以回答了。其余人都死在森林中。”泰安摇头道。

“那森林深处呢,你们调查森林深处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一个男子。”缪斯涅问道。

以你的实力,就算真的拥有宝具,也无法催动。更何况《启示录》所具现化的奇迹,其凝聚的宝具,“或许是神秘的声音暂时把这股力量借给了你,最低恐怕也得有传奇品阶,即使在诸多宝具中,说起来,也有着极高的地位,可想而知,有件事本就怪异,催动宝具的需求也会随之增强,至少绝不是一位低级施法者的魔力能满足得了。”

“可它现在只是一本普通的叙事文。”缪斯涅无奈道。

血色梦魇似乎有沉睡癖好,每当它大闹一场之后,“血色梦魇·塔纳托斯…它的恐怖流传数万年之久,便会找个隐蔽的地方沉睡,即使是传奇阶路过此地也无法察觉。奥纳帝国也没想到沉睡在星夜森林的怪物竟然是血色梦魇。”泰安总结自己所知道的信息。

“空间戒指…”缪斯涅眉头一挑,心里估摸着有空的时候,想个办法也搞一个。

“血色梦魇·塔纳托斯…总有一日,我与它会再次见面。”缪斯涅的脸上有着平静,缓缓的说着。

即使是一些书成英灵史,这些因素使《启示录》成了毫无争议的英灵史,具现化奇迹的印本也读过一些,每本书都有自己的特色,泰安也阅读过文学,可要论优秀程度,这本书却是泰安认为所阅读的书中为列第一。

创造一个神祗的奇迹,对于一个弱小的人而言,就像是一个正在读书学生在想象着科学巅峰的知识。

对其他种族也造成巨大的伤害,摧毁数之不尽的生命,它曾毁灭过三个帝国的文明,人类、精灵、兽人都曾对它发起过讨戈,可其结果只是徒增伤亡,在漫长的岁月中,那恐怖的存在犹如永恒不死的生命体,抵挡着岁月的腐蚀与生灵的愤怒而存活至今。】

缪斯涅阅读着关于血色梦魇的信息,面露若有所思。

泰安甚至有种错觉,或许缪斯涅见过真正的神祗,才能如此深切的描绘出神的形象。

对待任何事都刻意追求低调,他就像是藏在大海中最耀眼的珍珠,以往的缪斯涅的性格谨慎而保守,可即使再怎么耀眼的珍珠藏在贝壳下也将变得黯淡无光,而如今封闭珍珠光芒的贝壳被人撬开了细微。

我这儿有关于它的零星记载,我本想调查它为何突然引起这么大的骚动,可毫无收获。”泰安的右手指尖微抬,“当然有名,手中光亮一闪,便多了一本书籍。

能以气势感染他人,这正说明了男子的恐怖实力,更别说是对抗那股恐怖的伟力了。

平凡的人们,平凡的建筑,没有魔法与斗气的平庸,这是个极端的世界观,可这样的世界却存在着神,即使在充满奇幻的世界中,它无时无刻不再演绎出一种平凡的世界,这也依然是禁忌的话题,奇幻的制高点。

“这本书本该成为英灵史!”泰安语气有着十分确信,如果这样的书都无法成为英灵史,那只能说法则是个眼瞎的审核者。

……

你可以不信仰神,泰安并非是信神者,但你绝不能对祂放肆,仿佛有种诡异的秩序,可毫无疑问的是。神在这个世界的地位是无比高贵,当提到这一存在时,心中总会怀着敬畏?即使是传奇阶的强者也不敢随意提起这一神秘的存在。

缪斯涅不禁想起那神秘的男子声。那声音中似乎蕴含着一股狂傲与轻蔑,与男子交流时,自然不会以为是祂突然大发慈悲放过自己,缪斯涅的内心隐约被这股气势感染,待到事后,缪斯涅能察觉到这股伟力的杀意,缪斯涅回想这段回忆时,才发现这一细微的变化。

他比这个层次强大太多了,或许比起神祗也不差,甚至更强。”最后一句话缪斯涅没有说出来,“那应该就不是了,就算说出来,泰安估计也只会当做玩笑般视之而过。

不过他跟我说他藏在星夜森林深处,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禁锢着,“我也没见过他,如果真要说特征的话…应该是非常强大的感觉吧。”缪斯涅也说不出具体的情况,只能大略解释。

有些不解,可缪斯涅的脸色看起来不像玩笑,泰安听缪斯涅这么说,他总觉得缪斯涅有了一些变化,变得…更加自信。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部族秘密之地心王宫部族秘密之地心王宫志飞扬.CS|奇幻四部是一个古老的部族,我就是出身在这样一个部族里。为了寻找父亲二十年前离开的踪迹,我违背先祖遗训,离开四部。无意间进入地心王宫,经历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离开地心王宫后就不停的发生一些离奇的事情,而自己总被人无缘无故的追杀……
  • 罪后系列1罪后系列1花舞月夕|奇幻命运的作弄永远在幸福背后我追寻着你的脚步却永远只能追寻因为我……牵不住你的手如果磨难是我们相爱的前提条件我想超越了千年的羁绊已经够了吧……
  • 暴熊之爪暴熊之爪指弹花生|奇幻无边的海域,无数的异能强者!帝国林立,秩序混乱,强者割据!暴熊之爪,东海海域最强的佣兵团!故事始于十年后浪格重新回到艾兰德拉帝国,隐藏暗处的敌人将逐渐掀起战争,一个又一个的佣兵团接二连三发生意外,无边的海域里面潜藏着无尽的危机!这里……是强者的世界!PS:异能文,升级流
  • 军火召唤师军火召唤师我是游戏王|奇幻神魔大陆上,万族林立,神魔族独尊大陆藐视众生,兽族规模庞大野心勃勃,海族统治海洋却对陆地觊觎极深,星族看破一切无欲无求,却似乎隐藏极深,唯我人族,寄人篱下飘忽不定,堪堪自保……面对日渐混乱的大陆,人族该何去何从?这究竟是人族崛起的大世,还是即将消亡的末日?本书一号书友群317665993欢迎各位加入一起来讨论情节哦。
  • 千年劫,千岁木千年劫,千岁木谷元丰|奇幻元丰大陆,数万年文明。古玄国位于大陆中部,多山多水,底蕴丰厚,其文明可追溯万年以前,古玄国自古有传说,“千年劫,文明续,一木难支天。”
  • 王城之子王城之子紫钰青珑|奇幻本是昌盛之国,屹立王土东方,却突遭事变,三大国府各据一方,彼此攻伐。极寒北境,遍地蛮夷,屡屡南犯,守牢人拼死卫国,誓与牢口共存亡。风流南土,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看似太平盛世,物欲横流下却是暗流涌动。悲凉大漠,戈壁荒滩,无人问津,千里无人烟的黄土正悄然孕育着一代王者。争朝堂,唇枪舌剑,求得一世英名。战四方,天下布武,拼得一方霸业。谁才是真正的“王城之子”?
  • 魔种之爱魔种之爱筽域|奇幻是痛苦,还是救赎……爱依旧在哭泣,安慰拯救谎言……双手沾满鲜血,只有无尽的黑暗与杀戮,他不敢回忆,回忆只有……但却被有爱之人安慰,让他感到这个世界还有“爱”……
  • 法师文明法师文明山金|奇幻当他的名字响彻大陆,说明这个时代只能由法师称霸。
  • 剑桥魔法史剑桥魔法史三胖真人|奇幻提起《剑桥魔法史》,想必诸位读者对此不会感到太过陌生。这套丛书作为论述西方魔法发展历程的经典著作,在西方大陆诸国上广泛流传,更是被各大魔法学院列为必读书目之一,也是政府魔法相关行政部门人员聘任时的基本考核用书之一,下至魔法学徒,上至高阶魔导师,几乎人手一份。遗憾的是,一直以来,由于各种各样的复杂原因,这套丛书未有权威系统的译本,而多以个人翻译部分章节的形式在修真界内小范围流传。西元2003年,由修真界群仙联盟长老提议,经群仙大会投票认可,在文书管理局的统辖下,组织了翻译学界和西方史研究学界的诸位泰斗,开始着力翻译包括《剑桥魔法史》在内的系列史学著作。经过众多专家坚持不懈的工作……
  • 火焰升腾火焰升腾偶尔行侠|奇幻一个魔法学徒,在一次和人冲突中,被打破了魔法核心,幸遇天才光明神官,开始了他通往武士的巅峰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