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3章 撬开的贝壳

随着《启示录》中描绘世界的逐渐开展,泰安看到了殉道者的苦难与牺牲,使真神降临。

这是个极端的世界观,它无时无刻不再演绎出一种平凡的世界,平凡的人们,平凡的建筑,没有魔法与斗气的平庸,可这样的世界却存在着神,即使在充满奇幻的世界中,这也依然是禁忌的话题,奇幻的制高点。

两种截然不同的极端因素,却在这一故事中完美融洽,让泰安看不出丝毫违和。

“疯了,缪斯涅居然妄图想象神的世界!”泰安目瞪口呆道。

泰安并非是信神者,可毫无疑问的是。神在这个世界的地位是无比高贵,你可以不信仰神,但你绝不能对祂放肆,仿佛有种诡异的秩序,当提到这一存在时,心中总会怀着敬畏?即使是传奇阶的强者也不敢随意提起这一神秘的存在。

可缪斯涅却敢在书中创造一位新的神,以此窥视神的权柄,这无疑是对神祗的羞辱。

创造一个神祗的奇迹,对于一个弱小的人而言,就像是一个正在读书学生在想象着科学巅峰的知识。

可毫无疑问的是,缪斯涅所创造的神祗其形象却让泰安有种本该如此的感觉,那犹如全知、全能、全智、全视、全权、全爱、全造的气息,永远至高并永生者,一举一动间透露着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有。

泰安甚至有种错觉,或许缪斯涅见过真正的神祗,才能如此深切的描绘出神的形象。

随着故事的开展,当羔羊翻开七印之时,整个世界陷入黑暗,大地上充斥着战争、瘟疫、死亡的绝望,云端之上漫开一条金光凝聚的道路,七位有着绝美惊艳面孔的人,背后洁白的翅膀如世间最洁净之物。祂们吹着号角,似乎象征着某种恐怖东西来临的预兆。世界在刹那间被摧毁了三分之一,王权在灾难的冲击下,像白纸般脆弱,轻易破碎。

……

回过神来,泰安才发现自己阅读翻至末尾,退出《启示录》世界已经过了许久。他和菲洛米娜不同,菲洛米娜是单纯觉得故事很好,这本书很棒,可泰安却看到更多,完美容纳了平凡与奇幻的世界观,创造神祗的形象,以及故事下蕴含的寓意。

这些因素使《启示录》成了毫无争议的英灵史,泰安也阅读过文学,即使是一些书成英灵史,具现化奇迹的印本也读过一些,每本书都有自己的特色,可要论优秀程度,这本书却是泰安认为所阅读的书中为列第一。

“这本书本该成为英灵史!”泰安语气有着十分确信,如果这样的书都无法成为英灵史,那只能说法则是个眼瞎的审核者。

“可它现在只是一本普通的叙事文。”缪斯涅无奈道。

“或许是神秘的声音暂时把这股力量借给了你,说起来,有件事本就怪异,以你的实力,就算真的拥有宝具,也无法催动。更何况《启示录》所具现化的奇迹,其凝聚的宝具,最低恐怕也得有传奇品阶,即使在诸多宝具中,也有着极高的地位,可想而知,催动宝具的需求也会随之增强,至少绝不是一位低级施法者的魔力能满足得了。”

“是这样啊…那以后星夜森林发生了什么事么?”缪斯涅突然想起那个神秘的男子声,出声道。

“那倒是没发生什么,血色梦魇布置的空间屏障被打破之后,似乎受到重创,立刻逃走了,没有血色梦魇的气息笼罩之后,星夜森林的一切都恢复原样。”泰安简略解释了情况。

“那森林深处呢,你们调查森林深处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一个男子。”缪斯涅问道。

“除了你们和少部分实力极强的佣兵之外,其余人都死在森林中。你说的那位男子,如果没有一些特征,我恐怕是难以回答了。”泰安摇头道。

“我也没见过他,不过他跟我说他藏在星夜森林深处,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禁锢着,如果真要说特征的话…应该是非常强大的感觉吧。”缪斯涅也说不出具体的情况,只能大略解释。

“非常强大的感觉?这群幸存者中最强的是七级高阶剑士了。”

“那应该就不是了,他比这个层次强大太多了,或许比起神祗也不差,甚至更强。”最后一句话缪斯涅没有说出来,就算说出来,泰安估计也只会当做玩笑般视之而过。

在《启示录》书成之时,缪斯涅能感觉到虚空中散发着一股远古的伟力,那仿佛碾压一切的压迫感让缪斯涅意识到祂的来者不善,可这股力量尚未来到缪斯涅面前时,就自行消散。

缪斯涅能察觉到这股伟力的杀意,自然不会以为是祂突然大发慈悲放过自己,缪斯涅不禁想起那神秘的男子声。那声音中似乎蕴含着一股狂傲与轻蔑,与男子交流时,缪斯涅的内心隐约被这股气势感染,待到事后,缪斯涅回想这段回忆时,才发现这一细微的变化。

能以气势感染他人,这正说明了男子的恐怖实力,更别说是对抗那股恐怖的伟力了。

“血色梦魇…那头怪物很有名么?”缪斯涅念叨着这个词汇,似乎在哪本书上看到过。

“当然有名,我这儿有关于它的零星记载,我本想调查它为何突然引起这么大的骚动,可毫无收获。”泰安的右手指尖微抬,手中光亮一闪,便多了一本书籍。

“空间戒指…”缪斯涅眉头一挑,心里估摸着有空的时候,想个办法也搞一个。

想着不相关的事情,缪斯手上却接过泰安的书籍,这是关于凶兽的记录史,而书籍的名字也十分符合其名。

《凶兽录》

【血色梦魇·塔纳托斯,其诞生之时已无法追究,在记录历史之前,它似乎就已经存在,即使在凶兽之中,也是位列最强其中。

在漫长的岁月中,它曾毁灭过三个帝国的文明,对其他种族也造成巨大的伤害,摧毁数之不尽的生命,人类、精灵、兽人都曾对它发起过讨戈,可其结果只是徒增伤亡,那恐怖的存在犹如永恒不死的生命体,抵挡着岁月的腐蚀与生灵的愤怒而存活至今。】

缪斯涅阅读着关于血色梦魇的信息,面露若有所思。

“血色梦魇·塔纳托斯…它的恐怖流传数万年之久,奥纳帝国也没想到沉睡在星夜森林的怪物竟然是血色梦魇。血色梦魇似乎有沉睡癖好,每当它大闹一场之后,便会找个隐蔽的地方沉睡,即使是传奇阶路过此地也无法察觉。”泰安总结自己所知道的信息。

“血色梦魇·塔纳托斯…总有一日,我与它会再次见面。”缪斯涅的脸上有着平静,缓缓的说着。

泰安听缪斯涅这么说,有些不解,可缪斯涅的脸色看起来不像玩笑,他总觉得缪斯涅有了一些变化,变得…更加自信。

以往的缪斯涅的性格谨慎而保守,对待任何事都刻意追求低调,他就像是藏在大海中最耀眼的珍珠,可即使再怎么耀眼的珍珠藏在贝壳下也将变得黯淡无光,而如今封闭珍珠光芒的贝壳被人撬开了细微。

连缪斯涅自己都没有察觉,男子给缪斯涅带来的不只是一时的变化,更是一个引子,王者的引子。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雪国的独角兽雪国的独角兽玮凡|奇幻黑暗再次笼罩大地,命运之剑现世,圣洁的白色幻兽将带来希望之光...
  • 异能者之绝对领域异能者之绝对领域梦无痕|奇幻异界大陆,一个禁地,出现了神秘的黑洞,同时地球也出现了类似的,大量的神秘物品的散落,少年意外的被选中为继承者,开启他的逆天异能生涯,异能石,赋予选中的人一项异能。他们又会怎么样呢……
  • 送你一支千年妙笔送你一支千年妙笔马悟东|奇幻本书不是论述写作方法与修辞技巧之类的书,而是一本揭示生花妙笔的秘密,成就文学艺术大家的秘密,一本文学考证,一本增智开慧,锦上添花的书。本书的重点,是通过对历史上101名著名文学艺术大家的考证,证明了客观中存在着一种生花妙笔。所谓生花妙笔乃天道之笔,上合于天,下契于地,繁花生于笔端,锦言泻于笔下,美轮美奂,如诗如歌,超凡入圣,教化诸天,扬名世界,流传千古。无论是谁,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还是少年,都能从本书中找到一支生花妙笔,并能写出惊天动地,流传千古的文章。
  • 魔血圣魂咒魔血圣魂咒潍坊大南瓜|奇幻楚海:“你相信命运吗?”阮辛:“不!”楚海:“你不觉得,我们相遇是命中注定吗?”阮辛:“如果,能让我再选一次,我宁愿不要与你们相遇!”楚海:“命运已注定,你无法抗拒!”两年后!艳:“你相信命运吗?”阮辛:“相信,只有相信它,才能违背它!”一个不喜争斗,渴望自由、渴望旅行,离家出走的少年,旅途中经历种种磨难,遇上一个个同他共患难的伙伴,旅行中他们被卷入一场场争斗中,伙伴一个个离他而去,他不得不握紧了拳头,站在他们身前!随着他越来越强,对于自身的了解越多,他才发觉被这片大陆所隐藏的秘密!他便与他的同伴们一起追溯武家的源头,一步步接近秘密所在!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无法接受的命运!
  • 气脉天下气脉天下气脉|奇幻气动四方,脉行天下!在古老的封灵大陆,沉沦千年的气脉三宗为了那预言中的绝境!共同造就了绝世气脉师:风扬。且看天下最强的气脉师如何在武脉修仙的世界中混的风生水起!透露主人公的一点小小心愿:惟愿香车宝马,美人如玉!
  • 天堂和地狱之间天堂和地狱之间窗外的古樟|奇幻巫师和法师争斗不断,王国之间战火重燃。一个神秘的拜访将马夫之子——莱恩·科索沃卷入纷争,在阴谋与谜团中挣扎成长。天堂与地狱之间是什么?是人间,也是人心。
  • 引陌之荒引陌之荒夕祈|奇幻这是一片蛮荒的大地,他如被抛弃在天地间的一颗石头,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可是强大的魔兽和敌人却不会因为这样而对他手下留情,他一次次地险死还生,一次次地成长,在现代世界与蛮荒大地的夹缝中寻找记忆的碎片。他可以漠然地看着其他人在自己眼前倒下,却不能容忍别人对他的朋友和亲人动手,他是战士,也是法师,有辉煌,也有堕落,他一步一个脚印,从茫然无知到挥手间决策无数人的生死,这是他的故事,也是我们即将开始的故事...
  • 如同末日如同末日想眠无心|奇幻如果全世界乃至整个银河,都发生了变化,人类,曾经的霸主,现在被拖下了舞台,各种生物咆哮,弱小而又蕴含强大力量的躯体,人类是否还可以从返巅峰
  • 龙形战纹龙形战纹墨名莫笑|奇幻永恒?永恒存在于不朽。我不是不朽。我只是个凡人。凡人之躯,凡人之心,凡人之思想。但……我会成为不朽。命运的塔罗牌上呈现着空白。空白……是留给生灵书写的开始。我!将是不朽,即是永恒!
  • 镜中行镜中行逗跌|奇幻为避免仙战波及颢天域,玄天王将其禁锢于混沦器之中,末法时代提前降临。寻求破界之法的青羽回到上古前与异域强者联合,暗自改变了百族的命运。不料,此举引起了颢天域更大的灾难。百族众生于命运洪流中沉浮,觉醒者们为护百族争相出手,却力不从心。就在此时,在一片消失的陆地上,一个混血精灵降生了……天道有损,仙途渺渺,众生之难谁能解?颢天之域,烽火再起,咒穹之下风云聚。翩翩公子,仙阁一梦万古;蝶骨煮酒,览尽世间情苦。懵懂少年,误闯慧妙之门;望月听风,虚妄至幻成神。幽冥鬼煞,世间百族,群英书史诗;众生百态,离合悲欢,尽在镜中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