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各方参与 第75章

家族来信,紧接着,均是对他的职责和劝说。,甚至挖出了许多年前的家族丑事威胁。大哥正要就任吏部左侍郎,却被突然告知有变,便是家人来信,父亲的政敌抛出来一系列攻击手段,停职等待

,这触犯了他的利益。若不是因为他们是捆在一张绳上的蚂蚱,可是岳齐瞒着他和京城联络,此事说不定会开怀大笑

,赫尔族勾结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公孙宇明白了,岳莘然和赫尔族的生意怕也不是单纯的买卖

……

,如果前进一步是死。后退依旧是死,那不如拼一拼

,将要面临的阻碍。却不成想,他想过自己领了这份差事,刚刚有所动作对手就将他的家族推了出来

,他是皇帝陛下的臣子。将此事上报皇帝,可是,揪出幕后之人;或者在事态尚且可控之前,到底要如何处理这件事,他还没有想好。现在摆在他眼前的有两条路。他的家族还没有站队,不要它扩大,事到如今,小事化了

,“没错!剩下的事我们回头再说。”他还要靠岳莘然和赫尔族取得联系,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救人要紧。先把莘然救出来,跟赫尔族摊牌

,潜在的意思他却明白。这趟水有些深,做事留一线,能够察觉到蛛丝马迹,恩师虽然没有明说,莫要做得太狠,而从这求的人,不给自己留退路

,他的恩师怕是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却还是来信劝说,怕是有人求到了恩师那里

,岳莘然有些庆幸之余。也有些遗憾,能够安然无事,她还想见见这个派到边境与赫尔族为敌的大人究竟是谁

,就算犯了法也可以脱身;商人。只要达到一定的高度,商人,培养属于自己的官员,随便一个有些权力的芝麻官就能将其毁灭;商人,如果有大树可依仗,拥有自己的话语权,若是没有根基、无所依仗,便能左右国家的决策

死猪不怕开水烫,束缚便少了许多。,尤其是对于岳家。对于她而言

,这件事甚至不用上报给太子。自有底下人为其解决、排忧解难

”,“慌什么。”陈渊揉了揉额头?“眼前最重要的还是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心中松快了不少?只要没有人赃俱获,“哦。”陈渊听了,问题便没有那么严重

。陈月青松了口气

,如果岳莘然暴露。他陈渊的死期也不远了,可是,万万不能将岳莘然放任不管

,才略略有些悔意!当初若是提醒一二,如今出了事,说不定就能避免今日的灾祸

,细细分析下。锁定了几个人,他不敢多想,无论谁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

,他不是孤儿。在家族中,便要有所牵累

,他是不愿意难为她的。如此一来,内心****,竟也恰恰符合了他的心意

,在公孙宇尚未来到县上的时候。知道上面派了人过来调查,为了避免人心惶惶,陈渊已经得到消息,他一直隐瞒着并没有告诉岳齐

,虽然很冒险,很可能功亏一篑,但是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犹豫放任。只会连眼前的机会都溜走

,如今她已经暴露,岳家成为了众矢之的。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这就是商人

,若是陈渊知道,弘歌冒着生命危险给岳莘然送信。便会更加笃定自己的赌注没有下错

,只是,如此一来,岳莘然已经入了他们的眼,岳齐也脱不了干系,以后再和赫尔族联系。怕是很难了

虽然小事化了,然而他已经心中有数,日后可以随机应变。将这件事查明的可能性更大。,如果选择第二条路,则不同了

,这等于是赌。可是没有别的选择

,第一条路,太难操纵。那几位,毕竟是皇帝的儿子,没有证据,他不但得罪了少主子,还会引发皇帝的怒火。要将这件事查清楚,他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不等他讲事情弄明白,怕是已经被各种手段处理了!就连家族都要受到波及

,第二天夜里,公孙宇便收到了劝说的信函,竟是他的恩师写来的,要他莫要伤害好人,若是没有证据便不可过分为之,意思就是不准动私行。严刑逼供。公孙宇将信放在一旁

,初次见面的时候,觉得她是个善良的商家,再次偶遇,怀疑她和赫尔族有所联系,除了心痛外,内心深处还有一点点说不出的滋味,是失望、可惜。现在,她的嫌疑更大?却引出了更深的惊人内幕

两日后,岳莘然被释放。自始至终也没有见到将她们帮助的人面孔。,种种利益纠葛,上位者的参与下,暗潮汹涌,表面上竟然没有一点风浪掀起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他猜中了结果。却没有猜中经过

,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纠缠了,难道要抓紧时间和赫尔族摊牌?表明真意

”,陈月青摇头,“岳齐都告诉我了,他们并没有和赫尔族的人见到面,等待的时候莘然发现了问题,招呼他们离开。在半路上被埋伏抓住的

家族所面临的困境,更加不容小嘘,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他想到某种可能!心脏狂跳起来。,恩师多年的官宦生涯,形成了敏锐的嗅觉,他从中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告知自己

,换人。哪里有那么容易,有了这一次,赫尔族定然防备更胜?更加不会轻信于人

,罢了。罢了

岳莘然想要达到的。是第三种。,眼前的岳家,便是第二种

,时间紧迫,太子等不了太久,公孙宇又步步紧逼,双方都在给他压力。他没有时间继续稳妥行事了。他之所以不敢贸然行事,是对赫尔族不了解!对赫尔族当家的少主没有信心

,“父亲,现在怎么办。莘然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陈月青显得有些慌乱,所谓关心则乱?他担心岳莘然出事

,显然,求到他那里的人。身份有些特殊

,公孙宇的眼前再次浮现岳莘然那张淡然含笑的俏脸。一时之间有些迷茫

,如今,不是摊牌的时候,他只能伺机而动。日后查明真相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朕有喜,要表白!朕有喜,要表白!幸福西红柿|古言【女扮男装】【女主成长系,宫斗系,再加最强CP系】莫紫琼自幼无父无母,被误认为当朝太子,为报仇,入了宫,当了太子,又当了皇上。皇宫的日子很苦、很累,每天听那些大臣朝堂上论‘贱’不说,还被一些美女侍寝,看着那呼之欲出的‘凶’器,再看看她的平板胸,她想死。太上皇时不时的告诫他要雨露均沾,她也只能连连点头。有人暗恋她,她暗恋着别人,这狗血的剧情,有些扯。
  • 芗尹馨芗尹馨初心墨刻|古言一身浅蓝色的衣装,裙角上绣着细碎的樱花瓣...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帘上轻轻颤动,如同蝴蝶的翅膀,绝色罕世的脸蛋不带一丝瑕疵,...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
  • 青烛台青烛台暖小四|古言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她这一生就如同花开花谢只在一瞬间,该失去不该失去的都失去了。那红颜虽惊艳了天下,却也迷失了自己!
  • 诺深不能离诺深不能离月色也匆匆|古言她,梨花一枝春带雨,人如琉璃心似钻。他,细眉细妍散若缺,一见心如陷,于是就算世界都没了,他依然在她回眸处守候……他,俊眉修目,顾盼神飞,竹笛相赠,诺言深锁,从此苦海炼狱不能看她独入……她……他……他们骨碎心散,魂去魂来皆为那心灵深处不可缺失之人……
  • 花冠公爵花冠公爵梦中的菲拉斯|古言花本彩夏,被厄运选中的少女,重生在唯美,梦幻的古代欧洲成为公爵的孤女。尽历了,权利,欲望,爱情,以及孤独,最终与男主相爱相守的故事。新手写文,文笔不好,但坚决不弃文,大大每天3点放学,没有作业。不出问题的话1日1更
  • 反穿反穿懒晶晶|古言2006年发生了很多事情,穿越小说兴起,我也写了一本穿越的,被看中有导演寻求,然后故事就这样发生在我仅仅14岁的女儿身上,她溺水,也许穿越了吧!毕竟她一直这样希望着。PS:绝不收费,绝不弃坑,但是要慢慢更。
  • 遍地锦:复仇王妃冷情归遍地锦:复仇王妃冷情归竹喧|古言三年前,她被他一剑穿心,他亲手将她推下山崖。所幸未绝。她被人救起,受尽苦难,换了皮囊,也换了性情。三年后,他怪病缠身,上门求医。他不知道是她,她却刻骨铭心。她绝不会让他死。她要让他活着,看他重视的人一一被杀,看他重视的家业被她慢慢毁去。伤我者,必百倍回偿。
  • 混在人妖堆里的日子混在人妖堆里的日子渡人舟|古言21世纪的女孩慕容沫沫穿越时空来到过去的泰国,从而认识了人妖卓尔其曼,而人妖培训学校的管理者是自己穿越后唯一的亲人,经历了与人妖之间的共患难还有背叛抉择。
  • 墨染殇墨染殇琰无辙|古言世间有一种爱,叫做等待;世间有一种爱,叫做守护,世间亦有一种爱,叫做错爱..........
  • 医妃嫁到,残弱王爷请站好医妃嫁到,残弱王爷请站好湘见欢|古言“并蒂花开两生同,十数余载转头空。魂归终有飞天日,换世又开一品红!”不得宠的养女,昔日的不二杀神,安上郡主的名头远嫁他国……可未来相公是个一戳就倒的白斩鸡,这可怎么办呦,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不?“夫人,白斩鸡你也下的去手啊~”云澈尘幽幽地看着凌叶。“唔,最近觉得白斩鸡也有白斩鸡的好,呵呵呵……”“呵!”“王妃,王爷说他今晚睡书房……”“……”嘿呦!云澈尘,看把你能的,有本事就永远睡书房!书房内――“分明是穿衣显瘦,脱衣露肉的完美身材……”“王爷,有何吩咐?”“从明天开始,我不想再看到王府有任何有关鸡的东西出现!”白斩鸡……是了,他讨厌的东西又添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