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前夫有悔意的表白

“事情就是这样,实在不好意思,这是康华医院与爱乐慈善机构一起举办的晚会,但没想到那边临时有事,钢琴独奏的人来不了,这个晚会又是我牵的头,情急之下,我就想到了你,如果我没记错,你钢琴早就过了N级,区区一个晚会表演肯定不在话下。素素,江湖救急啊。”风泰来在电话那边把一件事情翻来覆去说了两遍,生怕安若素不肯帮忙,“你也知道,爱乐基金来头多大,如果这次我搞砸了,影响彼此的合作不说,更重要的是,我怕会影响到那么多个无辜的孩子。我们这次也请了很多本地有名的企业老板过来,节目现场会有对白血病儿童的募捐,你说如果---”

“好了,好了,我会过去,你把详细的地址与节目表发给我,我现在着手准备应该还来得及。”安若素静静听他说了那么久,忍不住笑着打断他的话。阳光西斜,霞彩绚丽,洒在她的身上。窗户成了画框,她成了画中的人,光一个背影就似剪切下来的美景。此时她正微偏过头,任夕阳勾勒出她带着笑意的侧脸。

电话里风泰来千恩万谢,安若素不由打趣一句,“泰来,你光嘴巴上说谢谢有什么用,拿点实际行动来呗。”

风泰来一听,立刻应允,他们医院以后所有的聚餐都订在安家小厨了,安若素听了有些好笑,这不就是让他假公济私了吗?她最近才知道,原来风泰来不仅是康华医院心脏科的主治医师,还是康华医院院长的儿子。

舒悦这次是无心插柳,真的撞上了白琼玉口里的“钻石王老五”!安若素笑着挂了电话,回过头,不期然撞上霍伟霆阴冷的视线。只是转瞬间,他看见她的双眼的时候,阴冷一消而逝,眼尾带笑,自然问道:“谁打电话给你?”

安若素心底还在诧异这人什么时候醒了,嘴上顺口答道:“风医生的。”答完,她又懊恼地咬紧了牙关,这种与他无关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告诉他的。

“他找你有什么事?”霍伟霆漫不经心地坐起来,斜靠在沙发上,刚在外面太热,他扯开了领口的两颗扣子,衬衫被卷了起来,此时整个人往那一坐,有点嬉皮雅士的感觉,视线不时在安宅与她的脸上穿梭,最后停在了电视柜上的工艺品上。

那是之前安若素买回放在他们公寓里的东西,几个形状不一的玛琅花瓶。

“这与您有什么关系?”安若素收起手机,走到沙发前,将刚刚为他冰敷的东西一一收拾,擦头的毛巾被霍伟霆顺手扔在沙发旁,她伸手走拿,手刚接触到毛巾,却被他强势地一只手压下来,按在了沙发上,“霍先生,刚刚我是看你中暑,好心叫你进来解下暑,现在你这样我是有权报警拉人的。”她弯腰,视线正平行对上坐在沙发上男人的双眼,明亮的眸子里火星四溅,瞪着霍伟霆。

“素素,坐下来。”他没松手,反而颌首示意着他坐着的长沙发,“我们心平气和谈一谈。”

“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安若素反唇相讥,手是抽不出来的,老这么弯着腰,现在腰却有点受不了,情势所逼,她只好委屈求全地隔了一个人位,和他坐在了同一条沙发上。

她刚坐下,霍伟霆便松了手,她的手则像鱼一样滑出他的掌心,他微微屈起手指,有些迷恋握住她的手的感觉。

“风医生找你有什么事?是爸的身体又有什么问题吗?”霍伟霆身体坐直,望向安若素说话时,又陡然往前凑了一点,隔了一人位的间隙,因为他自然而然地动作,缩减成了半个人的距离。

“不是。”安若素快速看了他一眼,干脆利落地回答完,秀气的眉毛往眉心聚拢,埋头把刚刚拿到手的毛巾当成抹布,擦试着已经明净无比的茶几,“如果霍先生是特意来干涉我的私人生活的话,那很抱歉,我没有多余时间奉陪,您这么有空,还是多去陪陪汪小姐以及你们的孩子。”

“素素!”霍伟霆陡然打断她的话,“我只是想关心你。”

“可你有没有问过,我需不需要。”安若素将毛巾扔进了垃圾桶,转过头,微微提高了音量,脸上带着若有若无地笑容,“以前你不用关心我,我也可以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们是夫妻,可现在不同往日,我们既不在一起,也不是夫妻,这个时候你来关心我,却只会造成我的困扰。”

“素素,仅因为一张纸,你就认为以前那个时候要更好一点吗?你都说了,那个时候我并不关心你。而我现在关心你,与那张纸无关,你却要这么排斥我吗?”霍伟霆全上浮现了一丝宽容的笑意,像在看一个性格别扭的小孩,“我现在恰好与以前不一样,我没有被人拿东西来威胁要与你结婚,要对你好,我现在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关心你而已。”

“所以我就该怀抱感恩的心情,接受您的关心,然后还和以前一样傻傻地爱着你,是吗?”安若素猛得站起来,动作太大,让她皱眉,按住自己有些晕眩的额头,霍伟霆要伸手过来扶她,她一把拍开,睁开双眼,从上而下,看着他担忧的脸。原来俯视一张关心着自己的脸,居然会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把对方眼中所有的情感一览无遗,尽情掌握。那七年里,她对他无限的关心,才造就了现在这个男人在她面前这么肆无忌惮地自信吗?她裂开嘴角,笑了起来,“对不起,霍先生,不管你现在对我的好是出自于什么交易或是您的真心,我现在都不需要,也不想要。”

说完,安若素走到门边,打开大门,“我还有事,恕不远送。”

霍伟霆坐在沙发上,眼神也暗了下去,黑沉沉得有些吓人,前面那几年里见惯了他冷漠或是不耐烦的神色,陡然看见他现在的表情,安若素心里一惊,却没有退缩,认真的对着他的双眼。

两人在客厅里静静对峙了许多,终于,他带着些许落寞站起来,经过她迈出门口的台阶时,悠悠叹了口气,“素素,我后悔了。”他半侧过头,视线穿过客厅角落的钢琴,又转回到她身上,“我不该让你从我身边离开。”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恋卿恋卿寒沁雪|现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该死的是我!你不要死!”他的眼前一片血红,“呵…呵…”她卧倒在他怀里,笑着、笑着,“不…不要救我了,我真的不想继续…痛苦了。翎,我从出生的那一天就…注定了将来有一天要做一个没有情绪、没有血肉、没有…爱的杀人机器,真的,我累了,不想再去计较那些世俗纷争了,就让我睡去吧。”她虚弱的说着她最后的愿望……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不!他与她的故事还在继续。
  • 男神老公不请自来:逼婚55次男神老公不请自来:逼婚55次风浅听霜落|现言两年前,她与他一夜错情,但从那晚过后便分道扬镳,再无瓜葛。两年后,她身后忽然多了一个形影不离的尾巴。她吃饭的时候对面桌上坐着的是他,上班的时候老板背后站着的是他,就连她睡觉的时候,自己床上躺着的……还是他!最后,她忍无可忍,一枕头摔在那张性感的人神共愤的脸上,“总裁大人,你到底要做什么!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他精准无比的接下枕头,随后从口袋中取出一只小盒子,“唔,我只是新买了一只钻戒,想让你帮我品鉴品鉴。”“你看这钻戒,贵吗?”“……贵”她只想让他快点走。“这可是你说的。”他唇角一勾,于是便举着钻戒,在她面前单膝跪了下来!
  • 腹黑首席别搞坏腹黑首席别搞坏书女不淑|现言给钱可以,得加期;背你可以,得加期;想要自由不可以,但依然得假期,腹黑霸道的总裁,我要加到你爱上我,加到我们牵手走过余生,一起老去、死去…
  • 甜婚蜜恋:钻石老公太霸道甜婚蜜恋:钻石老公太霸道坂田银他妈|现言【1V1甜宠文,男女主身心双洁】“楚萧然,我要……”苏眠眠话还没说的完,楚先森已经危险的眯了眯黑眸,淡定的脱下了外套,欺身而上,唇舌硬生生的吞掉了她后面要说的“离婚”。OMG,都说楚大boss,人如其名,处处凉薄。但谁可以告诉她,明明说好的是高冷男神,可这个夜夜对她索求无度的大灰狼,到底是谁?
  • 总裁私宠:许你一世情缘总裁私宠:许你一世情缘浅翷|现言她,清纯善良。他,腹黑冰冷。她爱他,始终陪在他身边即使被世人唾弃。他对她,招之则来,挥之则去。“除了婚约,你要的我都能给你。”“除了你,我什么都不在乎。”他何尝不知,婚约是一个女人一辈子最幸福的誓言,他却只能许她一场没有婚约的今生。
  • 想拥有你的一切想拥有你的一切BTS爱欣|现言在路上的一次偶遇,便喜欢上了他,但自己无法表达自己的感情,澜涣欣该如何决定呢?????这是关于防弹少年团的一部小说,喜欢的阿米们就看看哦,此文有一些虐,不过大部分还是甜文哦,这是我第一次写小说,不喜勿喷。
  • 恶魔协议:首席的追心游戏恶魔协议:首席的追心游戏银凉|现言七年前她带着那颗球嫁给他,夫妻两人见面次数少得可怜。七年后他卷入一场意外,她执着手术刀看着他阴测测的笑。醒来之后他二话不说把她压在床上,凝眉看她:“你果然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他是冰冷妖娆的带刺红玫瑰,她是擅长伪装的温柔假白莲。A市再起风云,他执着她的手术刀一笔一划的在空气中慢慢划动出暧昧痕迹———“想好怎么补偿我了吗?”******“你欺负我妈咪。”“不欺负她,怎么给你添个妹妹?”
  • 澜负情深澜负情深冷温泉|现言架着个金丝框架眼镜的美人,举手投足风情万种啊,尤其是那嗓音,介于磁性和清冷之间,开口就是引人犯罪。美人强悍,谈笑风生间,就来了一场英雄救美,呸!是美人救狗熊,呸!是乖巧萌宠的女孩子。这不是重点,重点在美人竟然要跟她回家!她虽然粗鲁了点,好色了点,小气了点,可是,不代表这样她就活该捡个定时炸弹!情不自禁,看斯文败类,强悍美人如何俘获傲娇粗鲁,小气怕死的卖萌高手。
  • 流年不与卿相知流年不与卿相知T郁李|现言苏卿,一个迷一般的女人,认识她的人都觉得她是才女,仰慕她的人只觉得她是女神,熟知她的人都觉的她不是人。网络上她是金牌写手,却一直低调从事,神一般的存在。生活中,一直是高冷女神,是传说中打得过流氓斗得过小三,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仿佛就没有什么事她不会的。
  • 一生的契约一生的契约粟素素.QD|现言十五年前的一次失误,结下了与你一生的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