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前夫有悔意的表白

“事情就是这样,实在不好意思,这是康华医院与爱乐慈善机构一起举办的晚会,但没想到那边临时有事,钢琴独奏的人来不了,这个晚会又是我牵的头,情急之下,我就想到了你,如果我没记错,你钢琴早就过了N级,区区一个晚会表演肯定不在话下。素素,江湖救急啊。”风泰来在电话那边把一件事情翻来覆去说了两遍,生怕安若素不肯帮忙,“你也知道,爱乐基金来头多大,如果这次我搞砸了,影响彼此的合作不说,更重要的是,我怕会影响到那么多个无辜的孩子。我们这次也请了很多本地有名的企业老板过来,节目现场会有对白血病儿童的募捐,你说如果---”

“好了,好了,我会过去,你把详细的地址与节目表发给我,我现在着手准备应该还来得及。”安若素静静听他说了那么久,忍不住笑着打断他的话。阳光西斜,霞彩绚丽,洒在她的身上。窗户成了画框,她成了画中的人,光一个背影就似剪切下来的美景。此时她正微偏过头,任夕阳勾勒出她带着笑意的侧脸。

电话里风泰来千恩万谢,安若素不由打趣一句,“泰来,你光嘴巴上说谢谢有什么用,拿点实际行动来呗。”

风泰来一听,立刻应允,他们医院以后所有的聚餐都订在安家小厨了,安若素听了有些好笑,这不就是让他假公济私了吗?她最近才知道,原来风泰来不仅是康华医院心脏科的主治医师,还是康华医院院长的儿子。

舒悦这次是无心插柳,真的撞上了白琼玉口里的“钻石王老五”!安若素笑着挂了电话,回过头,不期然撞上霍伟霆阴冷的视线。只是转瞬间,他看见她的双眼的时候,阴冷一消而逝,眼尾带笑,自然问道:“谁打电话给你?”

安若素心底还在诧异这人什么时候醒了,嘴上顺口答道:“风医生的。”答完,她又懊恼地咬紧了牙关,这种与他无关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告诉他的。

“他找你有什么事?”霍伟霆漫不经心地坐起来,斜靠在沙发上,刚在外面太热,他扯开了领口的两颗扣子,衬衫被卷了起来,此时整个人往那一坐,有点嬉皮雅士的感觉,视线不时在安宅与她的脸上穿梭,最后停在了电视柜上的工艺品上。

那是之前安若素买回放在他们公寓里的东西,几个形状不一的玛琅花瓶。

“这与您有什么关系?”安若素收起手机,走到沙发前,将刚刚为他冰敷的东西一一收拾,擦头的毛巾被霍伟霆顺手扔在沙发旁,她伸手走拿,手刚接触到毛巾,却被他强势地一只手压下来,按在了沙发上,“霍先生,刚刚我是看你中暑,好心叫你进来解下暑,现在你这样我是有权报警拉人的。”她弯腰,视线正平行对上坐在沙发上男人的双眼,明亮的眸子里火星四溅,瞪着霍伟霆。

“素素,坐下来。”他没松手,反而颌首示意着他坐着的长沙发,“我们心平气和谈一谈。”

“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安若素反唇相讥,手是抽不出来的,老这么弯着腰,现在腰却有点受不了,情势所逼,她只好委屈求全地隔了一个人位,和他坐在了同一条沙发上。

她刚坐下,霍伟霆便松了手,她的手则像鱼一样滑出他的掌心,他微微屈起手指,有些迷恋握住她的手的感觉。

“风医生找你有什么事?是爸的身体又有什么问题吗?”霍伟霆身体坐直,望向安若素说话时,又陡然往前凑了一点,隔了一人位的间隙,因为他自然而然地动作,缩减成了半个人的距离。

“不是。”安若素快速看了他一眼,干脆利落地回答完,秀气的眉毛往眉心聚拢,埋头把刚刚拿到手的毛巾当成抹布,擦试着已经明净无比的茶几,“如果霍先生是特意来干涉我的私人生活的话,那很抱歉,我没有多余时间奉陪,您这么有空,还是多去陪陪汪小姐以及你们的孩子。”

“素素!”霍伟霆陡然打断她的话,“我只是想关心你。”

“可你有没有问过,我需不需要。”安若素将毛巾扔进了垃圾桶,转过头,微微提高了音量,脸上带着若有若无地笑容,“以前你不用关心我,我也可以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们是夫妻,可现在不同往日,我们既不在一起,也不是夫妻,这个时候你来关心我,却只会造成我的困扰。”

“素素,仅因为一张纸,你就认为以前那个时候要更好一点吗?你都说了,那个时候我并不关心你。而我现在关心你,与那张纸无关,你却要这么排斥我吗?”霍伟霆全上浮现了一丝宽容的笑意,像在看一个性格别扭的小孩,“我现在恰好与以前不一样,我没有被人拿东西来威胁要与你结婚,要对你好,我现在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关心你而已。”

“所以我就该怀抱感恩的心情,接受您的关心,然后还和以前一样傻傻地爱着你,是吗?”安若素猛得站起来,动作太大,让她皱眉,按住自己有些晕眩的额头,霍伟霆要伸手过来扶她,她一把拍开,睁开双眼,从上而下,看着他担忧的脸。原来俯视一张关心着自己的脸,居然会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把对方眼中所有的情感一览无遗,尽情掌握。那七年里,她对他无限的关心,才造就了现在这个男人在她面前这么肆无忌惮地自信吗?她裂开嘴角,笑了起来,“对不起,霍先生,不管你现在对我的好是出自于什么交易或是您的真心,我现在都不需要,也不想要。”

说完,安若素走到门边,打开大门,“我还有事,恕不远送。”

霍伟霆坐在沙发上,眼神也暗了下去,黑沉沉得有些吓人,前面那几年里见惯了他冷漠或是不耐烦的神色,陡然看见他现在的表情,安若素心里一惊,却没有退缩,认真的对着他的双眼。

两人在客厅里静静对峙了许多,终于,他带着些许落寞站起来,经过她迈出门口的台阶时,悠悠叹了口气,“素素,我后悔了。”他半侧过头,视线穿过客厅角落的钢琴,又转回到她身上,“我不该让你从我身边离开。”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假歌衷唱假歌衷唱城外姑苏A|现言一个关于纯爱的系列故事。第一个故事是海棠姜程。在这个故事里,丁海棠或许谁也不爱,只爱乔姜程。又或许她谁也不爱,也不爱乔姜程。乔姜程全心全意的爱还是换不了丁海棠一生一世的追随。第二个故事是关于人性的抉择,雪莉和莳具的故事。第三个故事是挪盐和秋偏的故事,俩个一起长大的女生,分分离离,没想到命运还是姜她们牵扯在一起。友情或许是对他们来说最好的归宿。接下来还有一个接着一个的故事,分别加载在不同的卷里。(第一个故事是讲豪门世家的,所以作品类型变成了豪门世家,其他的故事并不全是豪门世家。)这是一个短片小说集。
  • 无情帝少:夫人,快回来!无情帝少:夫人,快回来!凌阡寂|现言她,生于光明,却被黑暗吞噬。他,生于黑暗,却被光明吸引。因一场阴谋,他与她纠缠在一起,遍体鳞伤。然而当阴谋变得支离破碎,过往的真相浮出水面,她已决意离开。再次见面,她待他如陌生人。再次见面,他对她似手中宝。精简版:这就是两个人纠缠不休,她带球跑,他在后追的故事。她说:“将一切恩怨情仇斩断你我再无瓜葛。”他说:“女人,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的。”男女主身心纯洁,绝对1∨1。
  • 黄昏阳光最刺眼的时刻黄昏阳光最刺眼的时刻文白一|现言一位少女,得知自己岁月无多,在梦中与伪神仙签下契约,把剩下的生命分两次来过,但是代价是,等到她生命终止,这世界上所有有关于她的事情都被抹去,包括记忆。尽管如此,她还是签下契约,决定向着更为遥远的未来延伸、探索。于是,在男主15岁与29岁时,她分别以不同的身份与之相遇,并且相恋,但是男主并不知道她便是自己童年时所喜欢的那个女孩。直到最后的那个黄昏……
  • 哥哥属狼:夫人我好饿哥哥属狼:夫人我好饿蜜豆酱|现言他是她的大哥哥,世家豪门。却独宠筱宁。“君少,少夫人出去逛街了”某毒傲娇抬眸:“派人跟着”“君少,少夫人去山上了”某个颜如玉的腹黑男:“派人跟着”“君少,少夫人说她要上天”某个毒傲娇加腹黑男:“派人跟着”慕筱宁:“君文懿,你个变态,跟你的大头鬼!”君少勾起唇角:“去把大头鬼找来。”筱宁:“......”君少摸摸筱宁的头:“玩够了吗,我带你玩玩怎么样”某污女:“我错了,文懿”君少:“叫好听点”筱宁:“好听点”君少欺身压来:“嗯?”筱宁:“我最最亲爱的文懿”君少:“不对”筱宁:“我亲爱的举世无双的宇宙最帅的懿懿~”君少抱起筱宁:“我说我要你叫得好听点,叫‘啊——’会不会”......
  • 喜欢星星的树洞喜欢星星的树洞憩小猫|现言安然是‘喜欢星星的树洞’电台DJ,如她的名字一般,她安静,安静的不引入注意。在电台里,她掏空自己成为温暖别人的DJ,在电台外,她忧郁又神秘,纠结于过往的爱恨,而不敢抓住前面的幸福。本以为一切都归于平静,不曾想,那个打乱她生活的他又突然再次出现。
  • 在你身后在你身后若梦如夕|现言我在你的身后做个影子,你从未发现过我的存在。
  • 灯火阑珊里的微笑灯火阑珊里的微笑地上的螃蟹|现言苏语嫣是一个不甘于平凡的女孩,她每时每刻都想着创业,不过创业之路却不那么顺利,接二连三的面对失败,本以为要以失败告终,庆幸能遇到他,他是她的贵人,也是她的爱人,只是爱情并不那么顺利……
  • 闪婚有毒:狼少索妻上瘾闪婚有毒:狼少索妻上瘾一念情起|现言一次分手撕逼,让她不小心招惹上了这个如“狼”一般的男人。手撕前男友,狠虐男友妈,就连自家的父母也一并被他给收买的妥妥帖帖。所以……这男人到底要干嘛?什么什么?跟他结婚?还是签协议的假结婚?OK,这个协议签了!婚也结了!本以为结了婚就可以高枕无忧,可到头来……终归还是她想得太美好!“喂喂喂——易骁然,你少勾引我!要是真让我动了心,你可是要负责的!”他将她压于床榻,唇上浮着一抹狼笑:“好,我现在就负责!”说罢,朝她的两片小嘴直接压去……
  • 梦里花落嫁衣伤梦里花落嫁衣伤水淡白|现言因为车祸而努力相爱,踏入婚姻殿堂的那一刻,她猛然发现真相,他是她的仇人,她要嫁的不是他。他默默的守着她,栀子花香陪伴他们青梅竹马。她被车祸害得失去记忆,却错爱了别人。他为了心爱的她进了监狱,她却忘记了他。几个女人几个男人,一台戏,谁是谁小三。
  • 末世炮灰穿越记末世炮灰穿越记随缘胖|现言王宣宣是一个人全职的家庭主妇,每天送孩子读书,打扫家务,做饭等着他们回来吃,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老公在外面有了外遇,连孩子都有了,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去学校接孩子的时候看见一个小女孩站在马路中间一辆车子开了过来,跑上去推开她,自己就没有知觉了,醒来就只知道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想知道她怎么样了去看看吧^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