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章 救命之恩

一日,杜萌萌抓着猪蹄一边啃一边和柏子赢打商量:“别再送我东西啦,好多我都用不上。”不远处的桌面上,一个精致的首饰盒子里,赫然躺着条闪闪发亮的项链。

眉心一拧,柏子赢问:“不喜欢这个款式?”本少爷亲自设计的好么。

嚼着蹄筋杜萌萌痛心疾首的解释:“太贵重,我一小老师不适合戴。”

“可你是我女朋友,戴着条麻绳很给我丢脸你知道么?”杜萌萌脖子上挂着条红绳,下面栓着个玉坠子,看玉石成色,并不是什么极品,甚至都不算上品,像是街头小摊买的,但是很宝贝,绳子一天一洗,吊坠想起来就亲,柏子赢嫉妒的,认定内玩意一定是杜萌萌的定情信物。

“不会说话不要说好不?”杜萌萌甩白眼:“绳子绳子,你当我是小狗啊。”

“你摘了,我就好好说话。”

“不摘,戴好多年了。”杜萌萌想要再啃个猪蹄。

柏子赢端走盘子:“谁送的?”

杜萌萌伸着两只油腻腻的手站起来抓:“不告诉你。”

“说不说?”柏子赢端走盘子转半圈,回头:“告诉我,还有好吃的。”对付吃货最好的法子,美食诱惑。

哄小孩呐!杜萌萌生气了,后果相当的严重,哇呼一声扑到柏子赢身上,两只手在他衣服上这顿蹭:“不吃了!哼!”转身就跑。

路寻欢就是这个时间进来的。张开双臂拦截住某人,喜的两眼直冒亮光:“呦,小萌萌,这就投怀送抱啦。”

后衣领被揪住了。

柏子赢拎小鸡仔似得一手拎一个,先对杜萌萌说:“弄我一身油想跑?”扭头阴测测的看着路寻欢:“想死直说。”妈的,谁都敢抱!

闯祸的二人,一个双手交差星星眼:“宝贝你好厉害啊,以一敌二!”

一个则像个没骨头的娘们就势靠在柏子赢身上,兰花指一拧捏着嗓子说话:“客官,好久不见呐。”路妖孽算没救了。

柏子赢二话没说,一脚踹飞路寻欢:“滚!”钳住杜萌萌手腕拖出门。

杜萌萌于心不忍,频频回头:“寻欢哥,改天给你赔罪哈!”

柏子赢黑着张脸:“坠子到底谁送的。”

杜萌萌故作紧张,紧紧护着坠子:“不说,打死也不说。”哇哈哈,这兄弟吃醋的样子好可爱!

“真不说?”某人倾身上前。

“你猜?”某人没处可逃,紧靠着车门不停眨巴眼睛。

“是不是他?”

“谁?”某人装傻。

“杜萌萌!”柏子赢耐性尽失,哇呼一声照着某人嘴唇咬了口:“再不说咬死你!”

一点不疼,说是咬其实是亲了口。

杜萌萌憋不住了,咯咯笑:“还说人家是小狗,你才是……”

笑容一点点收起,杜萌萌小心翼翼的戳了下柏子赢的脸:“生气了?”

某男板着张脸,目视前方。

“柏子赢……”杜萌萌歪着脑袋凑到他面前,摆手:“笑一个?”

某男转过头,气鼓鼓的。

这人还真是小气!

“柏子赢……”杜萌萌扳过他的脑袋,轻笑:“抱抱我就告诉你。”

话音刚落,整个人被抱进怀里,头埋在她颈间,闷闷的声音:“说吧,我不生气。”

杜萌萌:“我爸送的。”你个小气鬼!

额……柏子赢内脸,顿时红了,讪讪地说:“不早说,”真是的,害人家嫉妒那么久。

“说什么呀?”点着柏子赢鼻尖,杜萌萌道:“还说自己智商140,其实比猪都笨,我可能戴着他送的东西吗?”

对哦,她连第一次都是……柏子赢又害羞了。

杜萌萌说,放心吧,这辈子除了你和老爸送的东西我不会再要任何男人的礼物。因为,除了你们俩,我不会再爱任何男人。

当真?柏子赢不信,随即开玩笑说,万一哪天我不要你了,你也不会爱上别人?

嗯。不会了。

为什么?

眨着晶亮的眼睛,杜萌萌回,因为把所有的爱都给你了呀。

柏子赢顿时欣喜如狂,搂紧杜萌萌,承诺,我也一样。

天荒地老的誓言,海誓山盟的诺言,你许我一生,我陪你一世。说好了相伴到老永不分离,可是为什么多年后,我嫁给漂泊,你另有深情?

日子转眼又过去三月。

杜妈妈着急了,见天的围着女儿问:“闺女,认识180多天了,什么时候结婚?”

杜萌萌咔嚓咔嚓啃苹果,赌气冒烟地回:“结婚?哼,我看是发昏!”俩人前晚吵架了。原因嘛……哎。

童依宁回国第一件事便是登门拜访柏家父母。

拎着精心挑选的礼物,童依宁略显紧张的站在柏妈妈面前:“伯母……”

上下打量翻童依宁,柏妈妈微微一笑:“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下的飞机。”

柏妈妈点头,挑了下眉:“一早就来拜访,有事?”

尴尬的笑了笑,童依宁回:“没事,只是很久没见伯父伯母……”

一挥手,柏妈妈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别和我说你是想念我们。”

这话说的真让人难堪。手足无措的站在客厅中间,童依宁面色凄楚无助。她想不通,明明很喜欢她的,为什么忽然就讨厌了,她一直表现的很好啊,知书达理懂事规矩,和他儿子相处的也好,交往五年,她们从未吵过架红过脸。柏子赢病了,她衣不解带的守在他身边,心情不好,没日没夜陪着他发呆,她自认做足了女朋友该做的事,甚至超过她这个母亲对他儿子的爱护,可柏妈妈就是不喜欢她了。

“伯母,”童依宁咬了咬唇,心一横:“我不知道哪里做错了忍您生气,希望您能明说。”虽然她和柏子赢分手了,但也要弄清楚不是,不然死都不甘心,何况……

这话问的好。柏妈妈注视着她,半响,回了一句:“你没做错什么,我也并不是针对你。但柏家是大户人家,选儿媳除了要看本人,家世也很重要。”

柏妈妈的话让童依宁哭笑不得。家世?呵呵,她好像忘了,她也是普通人家的女儿。

大概是看出童依宁眼里的不屑,冷哼一声,柏妈妈道:“不要误会,我所说的家世,不尽是地位和财势,而是……清白,”顿了顿,柏妈妈站起来走到童依宁面前,睨着眼睛看她:“其实这话我是不应该和你这个晚辈说的,既然你有质疑,那就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关于你母亲的事,想必不用我多讲你也清楚的很。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同意你和子赢在一起的原因,明白了吗?”一个野种也想嫁进柏家,笑话!

震惊的看着柏子赢妈妈,童依宁如遭雷击一样杵在那里。

眼里慢慢涌上热泪,童依宁死死咬着唇拼命往回吞,只觉刚刚那番话像刀子一样狠狠戳在她心上。是的,母亲的过往的确不堪,可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也是被逼无奈才走上那条路,事情过了这么久为什么还要拿出来说?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依宁?”怔楞的站在门口,柏子赢惊讶:“你怎么在这?什么时候回来的?”说着走上前:“怎么哭了?”随即明白,抬眼有些埋怨的看着母亲:“妈……”

“喊妈干屁!”柏妈妈狠瞪了眼儿子:“又不是我弄哭的,就算是我弄哭的你能把我怎样?谁让她自己找上门来的。”什么态度!

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柏子赢皱眉,轻声问童依宁:“出去聊聊?”

童依宁内眼泪已经在柏子赢进门那一刻,开闸般汹涌不绝。点了点头,万般委屈的跟着柏子赢出了柏家。

柏妈妈在他们身后喊:“你小子给我早点回来,我约了萌萌晚上来家里吃饭!”喊完小声嘀咕句:“臭小子,早晚被这娘们祸害死!”

柏爸爸一直没吭声,听见老婆这话,呵的一声笑开:“放心吧,你儿子精的很,不会栽在童依宁手上的。”

“那可未必!”柏妈妈气呼呼的叉着腰:“想当年你也精明的很,不照样栽在姓林的女人手上,女人掉两滴眼泪就心软腿软,没一个好东西!”

柏爸爸被骂的一缩脖。得,回房躲着去吧!

柏子赢一手撑着方向盘一手抽了张纸巾递给童依宁:“别哭了,我妈性子急,说什么别往心里去。”哎,老妈可能到更年期了。

童依宁一边擦眼泪一边哽咽着说:“我没生气,只是觉得……呜呜……”

车子停在了路边,柏子赢转过半个身子,看着梨花带雨的人儿,说不急不心疼有些不现实,可他真是不擅长哄女人,只好问:“我妈说什么了?”老妈嘴巴是不让人,但还不至于说太难听的话吧。

这话一出口,童依宁哭的更伤心了,哇的一声扑进柏子赢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身子一僵,柏子赢想推开她,然而最终还是抱住了她。

这个女孩从十九岁起开始陪伴她,五年光阴,她于他而言如同亲人一般,且当年要不是她死死拉住他的手,他早就掉进万丈深渊,又何来今日的无限风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况救命之恩,如果不是母亲反对,想必这一生只会陪在她身边。不为爱情,只为报恩。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千金助理:国民男神接招吧千金助理:国民男神接招吧木有声|现言林珂最后悔的事就是招惹了苏衍,这个传说中是个gay的国民男神。传媒大亨林氏千金林珂留学过来后,被父亲后母发配边疆,从基层做起。林珂卧底到国民男神苏衍身边成了一名小助理,意图挖掘男神的第一手秘闻,他传说中的男朋友,究竟是谁……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gay为什么总对她眼泛绿光?苏衍:“林珂,你能不能不要让?”林珂:“那是因为你一直在靠近。”苏衍:“林珂,你能不能不要抖?”林珂:“那是因为你整个人压在了我身上。”苏衍:“林珂,你能不能不要闭眼?”崩溃的林珂:“那是因为你在吻它!”可是突然有一天,她发现,他对她的接近,正如同她对他一样,怀揣着巨大的阴谋……本文有剧情有感情有激情~欢迎入坑o(* ̄3 ̄)o
  • 上门总裁:竹马前任太粘人上门总裁:竹马前任太粘人一条淡水鱼|现言爱与不爱,一场婚礼便能说明一切。她爱的人变成姐夫,把她的爱弃之敝履,所爱非人,也只能说一句错了吧。可是,于她来说,只是失去了爱的人。留不住爱的人,该怪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偷偷深爱你偷偷深爱你西极冰|现言我曾在花样年华,用最愚蠢的方式断送了未来。繁华的都市中,我是倔强且卑微的蝼蚁。我在灯红酒绿下沉沦,在风花雪月中迷途,这就是人生,仅此而已。我以为,错下去的路永远没有尽头,直到他的出现。他说:哪怕是错的路,也要为我找到出口。"
  • 亿万宠妻:娶一送一亿万宠妻:娶一送一白婉|现言安总统家七岁小公主安茉冉丢失,总统气急,悬赏1一个亿找回,最后无果。同年,关世集团老夫妇带回一女,取名关墨染。墨染泰然自若的坐在沙发,手臂交叉,眸猖狂不可一世的看着对面妖媚的女子,语气邪魅:“不如这样吧,你也别给我一百万让我离开欧阳修,我给你一千万,你把他带走!只要你带的走,你想要什么都行。”第二天,女子被遣送出国,欧阳修被关们外,儿子一脸活该,对他视而不见。一个带着记忆转世的儿子,一个腹黑强大的爹,一个家世骇人娘。当真相被露出,究竟是愧疚,还是厌恶。?本文一对一,邪魅配腹黑,外带呆萌娃。
  • 金主的顶级蜜爱:萌妻不好宠金主的顶级蜜爱:萌妻不好宠沈今然|现言她莫名醒来,却凭空多了一个所谓的“主人”!她招惹上了的不知是噩梦还是童话。但她,发誓要逃离。他是暗夜帝王,掌控商业帝国,权霸一方。凡是他看上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但她,却是个例外!三番四次,几经辗转,她退无可退,他步步紧逼。“我给你两个选择,被我爱,陪我死,你选哪一个?”他慵懒一笑,意味不明。她眼波流转,狡黠一笑:“好吧!我陪你去死,不过,你先我断后。”听闻如此,他不悦的挑了挑眉,笑得邪魅:“既然你都愿意陪我死了,那不如在这之前先被我爱吧……”她俏脸一红:“你现在就去死吧……”
  • 花落断情知空梦花落断情知空梦知空梦|现言当夜幕下的最后一盏霓虹迷失在巷口,昏暗的街道几张废旧报纸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残缺的月光映照在街道上愈显迷离。只有一个落寞的背影在这街道上越行越远。。那燃烧的香烟是在谁的口中吞吐着寂寞和无奈,是不是那满是创口的心中最后的留恋,今夜不归的旅人在寻找着回家的方向。。。
  • 贫民窟里的大学生贫民窟里的大学生杜建安|现言现实悲歌,士子血泪。看人生沉沦与奋斗。期待您的关注与支持。
  • 仇人与爱人的抉择仇人与爱人的抉择陆萧静|现言一场突然其来的车祸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幸福生活。本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相遇的人却因萧静的错误选择聚在一起,不知这样的相遇是福缘还是孽缘?六年后,拥有双重身份的她踏入复仇之路,为了让自己彻底脱掉懦弱的皮囊,她背着所有人与好姐妹琪琪加入一所无人知晓的国际训练。两年后归来之际,她的出现,让那个寻了她两年的男子对她展开了猛烈动人的爱情狂追。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嫁人,本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动心,只为自己最重要的人而活。可他的出现,他的爱让萧静沉浮了。真心相恋,有情人终成眷属后可以幸福的生活,却遭晴天霹雳,阴差阳错将埋藏了八年前的祸事一瞬间爆发,看萧静如何抉择此生之路?在孝与爱之间如何抉择,在爱人与仇人之间哪个将是萧静的归宿?
  • 豪门霸爱:邪心总裁你滚开豪门霸爱:邪心总裁你滚开奶油小核桃|现言贝恩茜,生父始终不明,九岁时又被母亲抛弃,直至十岁,她才终于被人从孤儿院里重新领养。然而,等来到新家时,她才惊讶地发现,迎接她的不是漂亮温柔的新妈咪,而是三名丰神俊朗,足以令所有女子都为之癫狂的美男子。莫维朗:从此以后你不再姓贝,你姓莫,莫恩茜!叶桐浩:这奶娃娃是谁?她不会还要包尿布吧?!关慕风:(云淡风清地瞥了一眼)我随意。一朝重入新家,她多了三位新爹地。***********七年后,她依旧无法将他看透,然而,心里的那份恐惧,却随着她的成长逐渐与日俱增。“爹地...不,不要这样...”“呵,我的小恩茜身上总是那么好闻呢...就像淡淡的牛奶味...”男人冰凉的舌尖伴随着湿暖的呼吸,轻柔地滑过她娇嫩的肌肤,然而黑眸中闪烁的却是阴鸷危险的光芒...***************************************推荐已完结好文:《首席霸爱:娇妻别想逃》(已完结)http://novel.hongxiu.com/a/201835/###################################《黑首领通缉女郎》(完结)http://novel.hongxiu.com/a/100421/哼!有胆惹怒他,就要有胆承受后果,XX老大发狠邪神令出,江以柔还能逃脱出布下的天罗地网吗?
  • 霸爱:总裁的贴身小秘书霸爱:总裁的贴身小秘书清闲小鱼|现言办公室里“苏雨,陪我吃饭。”“好。”晚宴上“苏雨,陪我跳舞。”“好。”总统套房里“苏雨,陪我上床。”“好。呃????!”自从当他的秘书,他让她干啥都是一个字“好。”但是今天这个要求太过分,她要跑,不然就被他吃了。可素,她却在总统套房里迷路了,呜呜~~~谁来救救她呀!欢迎各位小秘加入霸爱总裁群:368049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