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我不会毁了你 第21章

,她相信,等到局势稳定了,楚风蹇一定可以风风光光的封赐她为贵妃的,就连皇后那位置。说不定她都可以唾手可得

,莫新颜想着这些事情。嘴角得意的弧度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楚风逸说完话起身往殿外走,却似突然想起什么,停住脚步,回头一看。“还请莫大贵妃帮本王照顾下乐乐

你这女人,一直游走在本王和那昏君之间,这样,不管是我们兄弟最后哪个成了皇帝。你都是那个胜利者。你这卑鄙的女人。”,楚风逸却是用力的一甩袖子,藏在面具后面的那张脸闪现过一抹不耐烦,“得了,本王是不会再相信你这蛇蝎女人的话了

,不管这两个兄弟闹的怎样一个不可开交。反正她都不会有事的

,和她们这些蠢女人比起来,她莫新颜可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逸,我一定会好好帮你照顾她的。我一定会让你看到我爱你的决心。”,莫新颜剪剪水眸快速的闪过一抹亮光,下一刻,哭的更加梨花带雨了

,万一,楚风蹇真的熬不住了。她还有楚风逸

至于莫新颜……如果她最后失去了楚风蹇。那她也就翻不过身了。,连笙听着她的话,心里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啊。她以前一直在乎楚风蹇,可诚如常乐乐说的一样,有这个功夫,她还不如好好的管理后宫。等自己做出些成绩来,楚风蹇也说不定能对她刮目相看了

空中传来一些失宠妃子的吟唱声,歌声中讲述的无非就是女人韶华不常在。可叹却不常见圣君的意思。,她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那个灯笼,用手轻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这才提着灯笼离开。夜空传来轰隆隆的闷雷声,她纤细的身子很快的步入后宫妃子的寝殿

虽然不是绝美,他犹记得某年。但在他心中看来,这世上再没有一张脸会比她更漂亮了。,他和宣王一起到丞相府去赴宴。那时候的他落魄,在宣王的映衬下,更显卑微。当宴会上所有女人的目光都绕着宣王打转的时候,只有她,她用专注的目光看着他。所以,他一下子就记住了她的这张脸

,莫新颜说到这里。嘴角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来

”楚风逸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要是让楚风蹇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你认为他还会宠幸你吗。至于本王。本王虽然厌恶你,但并不像毁了你。只要你乖乖跟本王合作?本王保证你依旧是楚风蹇的心肝。”,“这才乖嘛

莫新颜将自己的脑袋靠在楚风蹇的怀里。而她整个人则像只乖巧的小猫咪一样乖乖的窝在她的怀里。,内殿里。楚风蹇斜靠在软榻上

”,楚风逸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哼笑道,“今天找你来。是想让你去办间事情。设法说服那昏君半个月后去狩猎

,皇后连笙大概是从来没有听人说过这样的话,她惊恐的抬头望着常乐乐。满眼的震惊

”,她回头,对常乐乐露齿一笑!“谢谢你

”,那黑影冷漠的站在那里,在听到她的声音后,嘴角勾出一抹嗤笑,“你想我。呵呵,本王现在只是楚风蹇的手下败将而已?你会想我?我不相信

,每次她心里有再多的苦楚,可是只要一听到这些女人的歌声。她就能开心起来

而内殿里的常乐乐却根本没有睡觉,她躺在床上,也听到了莫新颜的问话声,直到莫新颜下去休息了。她才一股脑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回到新嶪殿,她向其他人问了下常乐乐的情况后,自己便下去睡觉了

”,莫新颜身子一颤,抬头去看楚风逸,楚风逸眸色幽暗的如深不见底的古井,她被他这样看着,唇瓣一哆嗦,唯唯诺诺道!“……好

”,莫新颜轻咬着唇瓣,委屈道,“逸,你既然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我帮你做事

。“逸。”她轻唤道

”,莫新颜身子陡然一僵,抬头去看楚风逸,泪雨朦胧道,“逸?她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还有。楚风逸……呵呵……她还是有办法重获他的欢心的

,丫丫的,听了皇后的介绍。她现在真是满心的不爽啊

”,“风蹇?你会不会永远都对我这么好啊

,楚风逸说完话,袍袖一甩。转身疾步离开。他的身影很快的就消失在夜色里

,只要稍微动一动脑筋。她完全可以占据主动

”,莫新颜看着楚风逸一离开,她连忙用手帕擦干脸上的泪痕,勾勾唇,从地上站起来,朝着楚风逸离开的方向轻啐了口痰,“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再拜倒我的石榴裙下!你现在别太得意了

可是她忘记了一点。同样,常乐乐却继续道,你也不不一定会输给莫新颜。”,楚风蹇是皇帝,皇帝的诱。惑可多的不得了。难保有一天他会厌倦了连笙了,到时候连笙也只不过是冷宫里的那一缕孤魂罢了。可你是皇后,皇后可不是说废弃就能废弃的……跟你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跟你说,胜负还没有分呢。莫新颜可不一定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自古最是无情帝王家。莫新颜以为他霸占着楚风蹇就能让她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那抹黑影走到亮光处,莫新颜望过去。却发现他的脸上戴着一个鬼魅面具

”,楚风逸嗤笑,“你不帮我。好啊?我会让楚风蹇那昏君知道你的处子之身是被哪个男人夺走的

这江山。最后是谁的还不一定呢。”,楚风逸的嘴角勾出一抹轻扬的弧度,冷笑,“你别以为那昏君赢过本王一次就能高枕无忧了

逸,请你相信我,我心里最在意的那人是你,眼里扑闪着晶莹的泪花。是你……”此刻的莫新颜已经不复在楚风蹇面前那副清冷的模样。此刻的她哭的梨花带雨,莫新颜急忙抬头,完全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逸,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我是真心的喜欢你的……至于那个昏君,我也是不得已才周旋在他身边的

,在她看来。连笙的手里可是握着一手的好牌

,莫新颜被她推翻在地,脸上那副委屈的模样。像是整个世界的人都冤枉了她似的

逸,我爱你,他拿剑逼着我!爱你,莫新颜连连摇头,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不,不。逸,你怎么会这样想我呢。我心里最重要的那人是你,真的是你……至于那个昏君,爱你……”,如果我不委身与他,他就要杀了我娘亲。逸,我也是被逼无奈的,你知道吗,我每天都是强颜欢笑的同那昏君周旋

最后胜利者,“不过,那又怎么样。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受每个人都喜欢的,就连银子,还是你。楚风蹇不喜欢你,你爹爹不喜欢你,可还是会有别的人喜欢你。告诉自己……你现在已经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虽然男人不喜欢你,但你有权啊。有权你还怕什么。莫新颜现在有的只是楚风蹇这个人罢了,等你把皇后这职位做稳了,也会有清高的文士厌恶它的肮脏。同样了!楚风蹇不敢罢黜你。到时候莫新颜还不是得乖乖的给你跪下。”,也不会有人是被每个人讨厌的

。是夜

楚风蹇他可不是本王的对手,你要是敢为了他再次透了本王这边的底,楚风逸的衣袂轻飘。本王会让你死的非常难堪的。这皇宫里,夜风凉凉,处处都是本王的人。”,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嫌弃,“行了,把你的这一套留给那个昏君去吧。本王不会再上你的当了,你个虚伪的女人。本王最后交待你一句,你最好不要在耍什么花招

,“你来了。”听到她的脚步声,从帷幔处突然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来。莫新颜再见到那抹身影后,眼睛陡然一亮!清冷的脸庞上现出一抹欢欣鼓舞的笑容来

推开一间杂乱的冷宫,冷宫里灯火幽幽。一片荒芜。,乌压压的乌云倾压在皇宫的上方。莫新颜经过一番乔装后,提着灯笼便往皇宫最偏僻冷宫而去

楚风蹇被她捉弄急了,才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却舍不得怪罪她。,莫新颜便轻快的笑了出来,故意掬起水来,往楚风蹇的身上淋去

,虽然楚风蹇暂时没有封她一个位置。可她的地位却比皇后连笙还要高

”莫新颜急不可耐的扑向那人。“我好担心那个昏君会抓到你啊。逸……我真的很想你……”,“逸

你也不用再勾、引我。我嫌你脏。”,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莫新颜伸手便去解楚风逸的衣服,一双手在他的身上不停的摩擦着,楚风逸却像是厌烦了她的那些谎话,直接将她的身子一推,嫌弃道,“行了。我对楚风蹇的女人没有兴趣

“风蹇,我有些担心……皇后娘娘会跟常婕妤说我的坏话。”她装作无意道,一只手却不停的在他的身上画着圈圈。

连忙伸手抓住莫新颜的手,楚风蹇酥麻难耐,张嘴咬住她纤细的手指,含在嘴里轻轻的吸允着,脸上的神情荒淫而俊逸。

莫新颜全身软的直接趴下去,而楚风蹇就抱着她到了浴桶里,温情过后,惬意的坐在浴桶里等着楚风蹇的服侍,在楚风蹇看不到的角度,嘴角勾出一抹戏谑的笑容来。

至于那个莫新颜,说不定会有别的女人来取代她的。

“你既诚心相待我,我亦不辜负你。”楚风蹇眼里盛着明媚的笑意。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请叫我,心机妃请叫我,心机妃苏御舞|古言这后宫的争斗向来是永无休止,你死我活!作为一个现代人,她宁依依虽没有什么惊世之才,而作为一个女人也不曾拥有一颗蛇蝎之心,但并不代表她宁依依好欺负!心机girl这种角色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 穿越之倾城无痕穿越之倾城无痕徐言雨|古言她不过一个清浅女子,没有那么多的俗愿。以前太累,爱情这个词与她或许真的没有缘分。
  • 穿越之:我的爷很高冷却又温柔穿越之:我的爷很高冷却又温柔雨雨骆兮|古言一次意外穿越,却让两个男人为之倾心,明明恨你,却不小心爱上你。:“一段记忆有三生那么长,到最后要碗水去遗忘吗?不,,我要你回来,你怎么可以留我一人。”
  • 东宁未安东宁未安Miss南安|古言她浅笑吟吟的说着:“公子棋艺精湛,每每下棋,公子见我眉头深锁却总要让我,公子这般贴心,我将公子娶了可好?”逼宫之时,他曾问她,“若是败了,你该当如何?”她似是认真的思考许久,“公子若是败了,可愿与我合棺而葬?”他也曾在深夜时对她剖白心事,“情字于我,是个祸害,我要的是整个天下,你要的是江湖天涯。”她曾无心一般的答他,“若我弃了江湖天涯……若我弃了……公子可会在这天下之中放下一个我。”他不答,她却笑着说道:“公子……一切不过是我的一个玩笑话,你莫要当真。”
  • 轻衣随风,我在等你轻衣随风,我在等你墨清言|古言一代帝王,却偏爱一个女子;女子竟还是自己哥哥的妻子;他说;若喧,我真的很爱你,你本就该是我的;她笑道;辰逸你若真爱我我,就不该来打扰我,让我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却不想这话竟让他愤怒、道;哼,我告诉你就算你不爱我,我也会把你留在我身边,直到你死,也要陪着我。
  • 天生一对:替身娘子天生一对:替身娘子念云1119|古言他是在大漠戍边的骁勇将军厉皓东她是在燕王府寄人篱下的楼兰孤女宁依贝都说他是草原的苍狼,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王可怜的她还没有见到真容,就吓晕了过去……谁想到,真的和他做了夫妻,滋味却不是一般的好哦可惜,宠了,爱了,终究是水月镜花一场当日子像断崖般坍塌坠落,一边是恩情一边是爱恋她唯有放开他的手,回到最初的宿命时代:汉朝(人物姓名虚构架空,如有历史雷同系巧合)
  • 花千骨之再续卿骨缘花千骨之再续卿骨缘陆羽小公子|古言气质出尘,肤质白皙,拥有一双月牙眼,笑起来春暖花开像只狐狸。初次相遇,她天真无邪,他风流不羁,幽默风趣,玩世不恭,为人豁达。他只对花千骨万般宠爱和温柔深情,骨头就是他的唯一,他愿意为她倾其所有,护她周全。她被逐去蛮荒,他便不惜一切救她,千言万语化成一句:骨头,我来接你回家。他爱她,胜过爱自己,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他还不忘对她说一句:骨头,不要看!前生前世,他深爱她;今生今世,他不负她!——记☆东方彧卿【云起首发,请勿转载及抄袭】【原文发布时间:2016.03.28】【修改版发布时间:2017.06.24】
  • 此去经年无别期此去经年无别期九秋辞|古言他是战场上英姿飒爽的将军,她是三尺红台上病弱的戏子,他一生征战发誓要与她游遍天下,却和她双双命绝在戏台上。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唱别久悲不成悲十分红处尽成灰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 第一毒后:帝尊太妖孽第一毒后:帝尊太妖孽顾小绫|古言她是现代金牌佣兵王,冰冷残酷,危险至极。她是北昭废物六小姐,宛如智障,愚蠢至极。意外穿越,成了人人喊打的废物千九殷?没关系,虚伪渣爹,暗偷嫁妆?我就将你宰相府翻个底朝天;心机庶妹,下药毒害?药量十陪奉还,不用感谢;极品渣男,不择手段?那就让你断子绝孙!只是,这个傲娇皇叔,她什么时候招惹他了?“女人,你下我上,速速过来!”某男一脸傲娇,某女老脸一红,随后,奋力耕耘。.一朝穿越,欺我负我的渣男贱女,送你们前往西天!
  • 花事嫣然花事嫣然安圣熙|古言世人不知花家五郎者多矣,然知花家五郎者莫不知花家五郎爱美之心胜过一切。此生最爱者美人也,至于那些破坏他美人的人事,一概恨之。花五郎自认为聪明睿智、风流潇洒,一生无甚弱点,却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那就是他不大能分清自己是男是女。有一个不喜欢去的地方,那就是他出生的地方——建安。有一个忘不了的人,建安踏雪阁中风姿清逸医术出神入化的花三郎。有一个怕见的人,手握北司禁军,上可通天的裴少卿。从建安到西域,从楼到兰高昌,到处是勾他魂魄的美人儿,然皆是咫尺天涯。五郎哀叹一声,区区只是想泡个美人儿,一没阻止你的通天大道,二没毁你清欢人间,何以不成全?我愿此生睁眼闭眼都是你,目光钟情者皆是你;我愿错过此生的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守一扇晴窗,沏一杯清茶,你走时消你心中孤寂,你归时除你满身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