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章 我不会毁了你

“不过,那又怎么样。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受每个人都喜欢的,就连银子,也会有清高的文士厌恶它的肮脏。同样了,也不会有人是被每个人讨厌的。楚风蹇不喜欢你,你爹爹不喜欢你,可还是会有别的人喜欢你。告诉自己……你现在已经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虽然男人不喜欢你,但你有权啊。有权你还怕什么。莫新颜现在有的只是楚风蹇这个人罢了,等你把皇后这职位做稳了,楚风蹇不敢罢黜你。到时候莫新颜还不是得乖乖的给你跪下。最后胜利者,还是你!”

皇后连笙大概是从来没有听人说过这样的话,她惊恐的抬头望着常乐乐,满眼的震惊。

常乐乐却继续道,“自古最是无情帝王家。莫新颜以为他霸占着楚风蹇就能让她得到她想要的一切。可是她忘记了一点,楚风蹇是皇帝,皇帝的诱。惑可多的不得了。难保有一天他会厌倦了连笙了,到时候连笙也只不过是冷宫里的那一缕孤魂罢了。可你是皇后,皇后可不是说废弃就能废弃的……跟你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跟你说,胜负还没有分呢。莫新颜可不一定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同样,你也不不一定会输给莫新颜。”

在她看来,连笙的手里可是握着一手的好牌。

只要稍微动一动脑筋,她完全可以占据主动。

至于那个莫新颜,说不定会有别的女人来取代她的。

连笙听着她的话,心里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啊。她以前一直在乎楚风蹇,可诚如常乐乐说的一样,有这个功夫,她还不如好好的管理后宫。等自己做出些成绩来,楚风蹇也说不定能对她刮目相看了。至于莫新颜……如果她最后失去了楚风蹇,那她也就翻不过身了。

她回头,对常乐乐露齿一笑,“谢谢你!”

内殿里。楚风蹇斜靠在软榻上。莫新颜将自己的脑袋靠在楚风蹇的怀里,而她整个人则像只乖巧的小猫咪一样乖乖的窝在她的怀里。

“风蹇,我有些担心……皇后娘娘会跟常婕妤说我的坏话。”她装作无意道,一只手却不停的在他的身上画着圈圈。

楚风蹇酥麻难耐,连忙伸手抓住莫新颜的手,张嘴咬住她纤细的手指,含在嘴里轻轻的吸允着,脸上的神情荒淫而俊逸。

他犹记得某年,他和宣王一起到丞相府去赴宴。那时候的他落魄,在宣王的映衬下,更显卑微。当宴会上所有女人的目光都绕着宣王打转的时候,只有她,她用专注的目光看着他。所以,他一下子就记住了她的这张脸。虽然不是绝美,但在他心中看来,这世上再没有一张脸会比她更漂亮了。

温情过后,莫新颜全身软的直接趴下去,而楚风蹇就抱着她到了浴桶里,惬意的坐在浴桶里等着楚风蹇的服侍,在楚风蹇看不到的角度,嘴角勾出一抹戏谑的笑容来。

“风蹇,你会不会永远都对我这么好啊?”

“你既诚心相待我,我亦不辜负你。”楚风蹇眼里盛着明媚的笑意。

莫新颜便轻快的笑了出来,故意掬起水来,往楚风蹇的身上淋去。楚风蹇被她捉弄急了,才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却舍不得怪罪她。

是夜。

乌压压的乌云倾压在皇宫的上方。莫新颜经过一番乔装后,提着灯笼便往皇宫最偏僻冷宫而去。推开一间杂乱的冷宫,冷宫里灯火幽幽,一片荒芜。

“你来了!”听到她的脚步声,从帷幔处突然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来。莫新颜再见到那抹身影后,眼睛陡然一亮,清冷的脸庞上现出一抹欢欣鼓舞的笑容来。

“逸。”她轻唤道。

那抹黑影走到亮光处,莫新颜望过去,却发现他的脸上戴着一个鬼魅面具。

“逸。”莫新颜急不可耐的扑向那人,“我好担心那个昏君会抓到你啊。逸……我真的很想你……”

那黑影冷漠的站在那里,在听到她的声音后,嘴角勾出一抹嗤笑,“你想我?呵呵,本王现在只是楚风蹇的手下败将而已,你会想我?我不相信。”

莫新颜急忙抬头,眼里扑闪着晶莹的泪花,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逸,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我是真心的喜欢你的……至于那个昏君,我也是不得已才周旋在他身边的。逸,请你相信我,我心里最在意的那人是你,是你……”此刻的莫新颜已经不复在楚风蹇面前那副清冷的模样。此刻的她哭的梨花带雨,完全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

楚风逸却是用力的一甩袖子,藏在面具后面的那张脸闪现过一抹不耐烦,“得了,本王是不会再相信你这蛇蝎女人的话了。你这女人,一直游走在本王和那昏君之间,这样,不管是我们兄弟最后哪个成了皇帝,你都是那个胜利者。你这卑鄙的女人。”

莫新颜连连摇头,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不,不!逸,你怎么会这样想我呢。我心里最重要的那人是你,真的是你……至于那个昏君,他拿剑逼着我,如果我不委身与他,他就要杀了我娘亲。逸,我也是被逼无奈的,你知道吗,我每天都是强颜欢笑的同那昏君周旋。逸,我爱你,爱你,爱你……”

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莫新颜伸手便去解楚风逸的衣服,一双手在他的身上不停的摩擦着,楚风逸却像是厌烦了她的那些谎话,直接将她的身子一推,嫌弃道,“行了。我对楚风蹇的女人没有兴趣。你也不用再勾、引我,我嫌你脏。”

莫新颜被她推翻在地,脸上那副委屈的模样,像是整个世界的人都冤枉了她似的。

楚风逸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哼笑道,“今天找你来,是想让你去办间事情。设法说服那昏君半个月后去狩猎。”

莫新颜轻咬着唇瓣,委屈道,“逸,你既然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我帮你做事。”

楚风逸嗤笑,“你不帮我?好啊,我会让楚风蹇那昏君知道你的处子之身是被哪个男人夺走的。”

莫新颜身子一颤,抬头去看楚风逸,楚风逸眸色幽暗的如深不见底的古井,她被他这样看着,唇瓣一哆嗦,唯唯诺诺道,“……好!”

“这才乖嘛。”楚风逸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要是让楚风蹇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你认为他还会宠幸你吗?至于本王。本王虽然厌恶你,但并不像毁了你。只要你乖乖跟本王合作,本王保证你依旧是楚风蹇的心肝。”

楚风逸说完话起身往殿外走,却似突然想起什么,停住脚步,回头一看,“还请莫大贵妃帮本王照顾下乐乐。”

莫新颜身子陡然一僵,抬头去看楚风逸,泪雨朦胧道,“逸,她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楚风逸的嘴角勾出一抹轻扬的弧度,冷笑,“你别以为那昏君赢过本王一次就能高枕无忧了。这江山,最后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莫新颜剪剪水眸快速的闪过一抹亮光,下一刻,哭的更加梨花带雨了。“逸,我一定会好好帮你照顾她的,我一定会让你看到我爱你的决心。”

夜风凉凉,楚风逸的衣袂轻飘,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嫌弃,“行了,把你的这一套留给那个昏君去吧。本王不会再上你的当了,你个虚伪的女人。本王最后交待你一句,你最好不要在耍什么花招。楚风蹇他可不是本王的对手,你要是敢为了他再次透了本王这边的底,本王会让你死的非常难堪的。这皇宫里,处处都是本王的人。”

楚风逸说完话,袍袖一甩,转身疾步离开。他的身影很快的就消失在夜色里。

莫新颜看着楚风逸一离开,她连忙用手帕擦干脸上的泪痕,勾勾唇,从地上站起来,朝着楚风逸离开的方向轻啐了口痰,“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再拜倒我的石榴裙下,你现在别太得意了!”

莫新颜说到这里,嘴角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来。

她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那个灯笼,用手轻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这才提着灯笼离开。夜空传来轰隆隆的闷雷声,她纤细的身子很快的步入后宫妃子的寝殿。空中传来一些失宠妃子的吟唱声,歌声中讲述的无非就是女人韶华不常在,可叹却不常见圣君的意思。

每次她心里有再多的苦楚,可是只要一听到这些女人的歌声,她就能开心起来。

和她们这些蠢女人比起来,她莫新颜可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虽然楚风蹇暂时没有封她一个位置,可她的地位却比皇后连笙还要高。

她相信,等到局势稳定了,楚风蹇一定可以风风光光的封赐她为贵妃的,就连皇后那位置,说不定她都可以唾手可得。

还有,楚风逸……呵呵……她还是有办法重获他的欢心的。

万一,楚风蹇真的熬不住了,她还有楚风逸。

不管这两个兄弟闹的怎样一个不可开交,反正她都不会有事的。

莫新颜想着这些事情,嘴角得意的弧度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回到新嶪殿,她向其他人问了下常乐乐的情况后,自己便下去睡觉了。而内殿里的常乐乐却根本没有睡觉,她躺在床上,也听到了莫新颜的问话声,直到莫新颜下去休息了,她才一股脑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丫丫的,听了皇后的介绍,她现在真是满心的不爽啊。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孤军奋战孤军奋战筱燃|古言四个家族,三代恩怨。百余年来,势同水火。世代针锋,当临国难,是同仇敌忾,还是各立一方。一个无忧的年纪,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他们不约而同踏上了救国之旅。战火纷飞,民族大业,他们又会做何选择。
  • 王爷,你别乱来王爷,你别乱来朴宣贤|古言“我警告你啊,我可是良家妇女,你可别乱来!”
  • 皇后就是要宠皇后就是要宠大红小绿|古言她是出嫁和亲的公主,嫁了一个把她宠上天的老公。宫斗这种小事,交给皇帝就是了。可是皇帝的弟弟,怎么总和我过不去?
  • 重生之老祖宗重生之老祖宗曲悠梦莹|古言安清念重生了。这一世,她定要这一家恶人尊她为首,唯她马首是瞻!“你什么都不是!”已经六十一岁的黎大爷爷咆哮道。看着面前的黎家子孙,年仅十五的安清念冷笑道:“我什么都不是?在我看来,我是黎爷明媒正娶的妻子,是你名正言顺的娘,是这黎家家谱上辈分最高的人!我说的话,你们必须要听!”
  • 摄政王的俏毒妃摄政王的俏毒妃新瑶|古言未来世界超级军委特工,因任务身首异处。醒来后成为丞相府被弃庶女,从此再不能众星捧月。从小生活在男人堆里,不懂男女之事,感情迟钝。却在频频无意间,总是撩到美男。乾陵国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江湖上闻风丧胆的武林盟主,嗜血、霸道、我行我素,俊美到人神共愤,却过不了美人关。每次都被月卿影无意间的动作弄得面红耳赤,在这个小女人面前,他的里子面子都丢了个干净,却甘之如饴。
  • 王爷娇妻,废材大小姐王爷娇妻,废材大小姐苏白翊|古言上一秒,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黑道女王,下一秒,她成了人人皆知的废物,她被爹娘视为仇人,被二小姐、三小姐讥讽,还遭自家的“好”妹妹抢未婚夫,某倾城表示,你拿走吧,看某女主如何虐渣男,斗家人,某男:“夫人,求罩”
  • 医手遮天:绝世毒医医手遮天:绝世毒医毋瞳|古言吕宣扬穿越偶掉药王谷幽冥住处。幽冥,绝世药王谷谷主,表面童真直率,实则腹黑冰冷,杀人不眨眼。吕宣扬,宣国国王吕岐最为宠爱小公主,与大公主吕宣仪,二皇子吕宣周同入晟国为皇上贺寿,被山贼逼下绝世药谷幽冥之处
  • 妃要爬墙:妖孽王爷别着急妃要爬墙:妖孽王爷别着急青媛|古言“哇塞,帅哥!”宅女穿越后,放眼望去全是美男,她摩挲着小尖牙:“帅哥,给吃不?”某王却只对她微微一笑:“那你做我的奶娘吧!”至此之后,小的要吃奶,大的也要吃奶,宅女拍案大怒:“那有那么多的奶给你们爷俩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随身神器闯江湖随身神器闯江湖笑颜汐|古言穿越到一个九岁的无父无母的丑无盐身上?!饱受各种压迫欺凌不得翻身?!路遇搞笑劫匪各种逗比奇葩?!神马都不怕!因为有穿越必备超级金手指!!!看傲娇无良逗比的女混混怎样从胸无点墨的超级草包绝地逆袭!!!开挂闯江湖!!!
  • 半里江山为聘:镇国女将军半里江山为聘:镇国女将军沐瑾城|古言她说:“我伫立于繁华三千间,等待你归来的承诺。”她说:”你不在,这江山我来为你守。“她说:”我好累,你快些回来吧。“她说:”你在不回来,我便嫁与他人。“她说:”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她为他,抛开了女儿家的柔弱。她为他,守着这江山守了三年,战功无数,伤痕累累,她却从来没有怨过他,只因她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