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早产

齐妙前世并没有陪伴小姑子的经历,家里也没有姊妹,寝室里的姐妹们相处的也融洽的很,哪里就有面前这俩这么难缠?她一直都沉寡言由着两个小姑子一唱一和,直等他们说累了要告辞了,才松了口气。

果真这俩人是遗传了张氏,刁钻刻薄不说,还很不讲理,她们俩面上是来与新嫂拉近关系,实际却是来探听沁园消息的。

齐妙与爱莲和碧苑将人送到院门前,那两个还不忘了回头道:“二嫂到底是出身将门,陪嫁必定不少吧?瞧这园子里的人月例银子都不用从公中出了,就知道齐将军必定是给了不少的银子。”

真是忍够了!

“是啊。”齐妙微笑着道:“我爹虽是武将,俸禄没有多少,可是家里有一些祖产,我继母也有些银子,此番出阁给我陪嫁了一大半,一生衣食无忧是足够了。我也与我爹说‘银子都给了我,你们可怎么够呢。’我爹却说,最疼爱的就是我,只希望我过好日子,旁的都不用我理会。如今我看两位妹妹也到了说亲的年龄吧?将来出阁时让婆母也照着‘一生衣食无忧’的程度来给你们预备,我想婆母那么爱护你们,定然应允的。”

碧苑听齐妙这样说,眼睛都直了。好好的如此炫耀真的好吗?

而那两个狠狠的瞪她一眼才走。

齐妙揉着额头,扶住爱莲的手臂夸张的道:“与她们那样绕弯子说话真是太累了,没的浪费了我多少精力,晚上要多吃多少才补的回来。”

爱莲被逗的噗嗤笑了,这位夫人比意想之中的要容易相处的多。

白希云的身体现在是齐妙的心病,此时白希云尚在休息,是以她也不急着回房,就先去了小厨房单独开辟了熬药用的屋子。将今晚预备药膳要用的药材先行预备下。

正忙着,却忽然听见院子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爱莲,夫人呢?!”

“夫人在小厨房。”

紧接着就见碧苑冲了进来,见了面行礼都顾不上,拉着齐妙道:“夫人不好了!才刚将军府里来人传话,说是大小姐今日摔了一跤,动了胎气,如今怕是不好!将军说让您赶紧去梅翰林府上,否则恐怕……”

后头的话没说出口,碧苑的眼泪就已经先涌了上来。

齐妙的脑袋嗡的一声响。其实她与大姐齐好目前为止只是陌生人。可是这具身体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心都已经狂跳起来。翻找回忆,齐妙就理解了原主对大姐的感情何来,也将那部分关于齐好的记忆原封不动的融入到自己的感情中。

他们的生母是她年幼时去的。她与大姐齐好差了四岁。

别看只差了四岁,齐好却一直小大人一样的照顾她。在苗氏进门后,长久以来姐妹俩都是相依为命,彼此是彼此的依靠。

后来大姐被父亲嫁给了梅翰林的长子梅若莘,别看姐夫名字秀稚的像个女人,可实质上他却是个孔武有力的痴傻人儿。据说是年少时吃药吃坏了脑子,到现在智力还仿若稚龄孩童。

大姐虽不是生的多么才华惊人样貌出众,可嫁给一个到二十五才讨到老婆,长得像头熊却孩子气的男人,也绝对是暴殄天物了。

然而这样的亲事,他们的好父亲偏偏同意了!

之后她也见过大姐几次。见她虽然要如老妈子一般照顾丈夫,可是梅若莘虽然傻,对大姐却十分依赖。

她之前就想,如果不理会旁人怎么说,与一个单纯的傻子活一辈子,至少大姐不会受气吧?至少傻子不会还变心吧?不会将自己的儿女当做筹码来换取自己的高升吧?

她出阁前,齐好身孕近九个月,即将临盆了。

苗氏就是利用齐好的身孕来威胁她,逼着她代替齐婥嫁给白希云的。

齐妙的记忆融入脑海回味一番也不过眨眼之间,将涌上的眼泪逼回去,齐妙吩咐道:“去备车,还有,不要惊动世子了,世子在睡,冰莲和问莲留下服侍世子,待会儿是自起身了就告诉他一声,说我去梅翰林府上了。”

摘了围裙放在桌上,齐妙快走了两步又停下,道:“爱莲和碧苑跟我同去吧。玉莲也留下。”

“是,夫人。”

爱莲和碧苑一左一右的陪着齐妙出来,上了轿子飞快的往府门前去,早就已经有粗使的丫头来报了信儿,就连朱轮华盖的蓝幄马车都预备好了。

齐妙点了两名护院,一名车夫,爱莲和碧苑跟在马车两旁,一行就飞速的往梅翰林府上而去。

齐妙的马车刚刚拐出街角,就有个做小厮打扮的年轻小子从大门前石狮子由头探出半个脑袋来,想了想,就进了府去了外院。

外院的书房中,白永春正在更衣,随身服侍的小厮替他换了一身深蓝色的锦缎直裰,又跪下服侍他穿鞋。

门前探头探脑的那小厮就进了门来,行礼谄媚道:“侯爷,才刚世子夫人的马车已经出府了。”

白永春闻言眉开眼笑,道:“好。很好。去备马,不要声张,待会儿就你们俩跟着我出去,其余人哪里就不必要告诉我出门去的事儿了。”

“是。”那小厮飞奔着出去备马。

白永春扣上蓝宝石的带扣,将一把匕首斜挎在腰间,又对着西洋美人镜照了照。

身旁小厮奉承道:“侯爷英姿不减当年,依旧是玉树临风倜傥潇洒。”

“这还用你说?”白永春对自己的外貌素来是十分自信的,见时辰差不多了,就快步出门,骑着马飞奔而去。

%

齐妙这厢坐在马车里,听着吱嘎吱嘎的车辕滚动声,心里十分焦急烦躁。这个年代最快的交通工具应该是骑马吧?可惜她不会。就只能乘车。

撩起车帘,齐妙焦急的问:“还有多远?”

两名护院没说话。

车夫道:“夫人,不远了。”

“那就加快速度吧。爱莲,碧苑,你们上来与我同乘,还能快一些。”

毕竟是赶时间,他们两个姑娘跟着马车走,弄个不好还要马车等他们,没的拖慢了脚步。

爱莲和碧苑也清楚,就随着跳上了车,碧苑到了里头与齐妙同做,爱莲则是侧坐在车辕。

马车的速度明显的快了起来,齐妙就在心里默默的回忆从前诊治过的一些动了胎气的妇人的症状,还有医术上写过的内容。

如此走了约莫一炷香时间,道路开始颠簸起来。并不似在城中时候那般平坦了。

齐妙撩起车帘往外看去,就见远处青山碧水,路两侧绿草林荫,却是已经出了城,走在了略有些坑洼的官道上。

齐妙心里就突的一跳。

“这是去哪里的路?”

车夫回道:“回世子夫人,梅翰林的长子如今是住在庄子上的,大夫人也是在庄子上出的事儿,是以咱们现在是往城外三十里的庄子去。”

点点头,齐妙狐疑的眯着眼四周打量。

爱莲面色严肃的对齐妙使了个眼色。

齐妙退回了马车中。

情况似乎不大对。

梅翰林在城外的确是有庄子的,具体在何处她也不知道,不过有庄子倒也是正常事。只是即将临盆的儿媳妇,至少应该放在就医方便的城中,在庄子里除非已经养了稳婆和医婆,否则是很危险的。

“碧苑。”齐妙压低声音以气音问道:“才刚是谁告诉你我姐姐出事了的?”

碧苑虽然为人老实,却也不傻,见齐妙面色凝重,就知道必然是有事,也同样低声道:“是二门上的一个妈妈来咱们院子里传话的。”

二门?

齐妙越加觉得事情蹊跷了。

正当这时,原本不甚清朗的天空中忽然打了道闪电,随即闷雷声大作,暗淡的云光仿佛浓重的墨彩被打翻,渐渐的在天幕上晕染开来。豆大的雨滴先是打在棚顶,一滴密过一滴,竟是倾盆而下。

齐妙撩起窗纱的一角悄然看向外头,唇角扬起一个笑容,就道:“下雨了,咱们这样赶路不安全,还是先寻个去处避雨为妙。”

车夫道:“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夫人还是忍耐一下吧。”

爱莲坐在外头,身上已经被浇湿,听闻车夫说的话不对,立即怒声道:“夫人是千金玉体,万一染了风寒你能付得起责任吗?还不听夫人的吩咐!”

那车夫略想了想,左右看看,正看到了方才齐妙在马车里看到的方向,“那边有一座破庙,不如先去避雨,等雨停了再走。”

“如此甚好。”

马车就在路上转了个弯,转入了岔路,前行约莫三里地,到了一座破庙跟前。

那破庙年久失修,棚顶的瓦片已经丢了一部分,外面下大雨,庙宇里下小雨,殿内正中间的菩萨泥塑宝相庄严,不过背后帘幕破损,还挂了许多的蛛网。

齐妙与碧苑下车,寻了一处干净所在。

车夫和两名护卫拴好马匹也算进了门廊下,只是男女有别,不好往里头来。

爱莲和碧苑两个寻了破碎的桌椅生火,好半天才点起来一堆篝火给齐妙取暖。

齐妙衣裳有些潮湿,鬓角的碎发湿润后贴在脸上,越发显得巴掌大的小脸肌肤莹润。她在才刚带来的软垫上坐下,手中把玩着一跟柴火,道:“侯爷到底吩咐你们将我带去何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剑萧孤注一生独剑萧孤注一生独安拾八|古言一位是英俊潇洒,颇为人知的少年公子,一位则是眉清目秀的倾国一方的美女佳人。传说古风城中住着两位美女才子,门户相当。贵府公子乃是御前护卫,其父为皇子的左右丞相,而女子则是皇上的外甥女,面府都有着与皇家不可分割的秘密......
  • 冷清如故冷清如故一张草纸|古言她冷清然在现代死后重生在女尊男卑,本想这一世用老天多给她的一世好好低调的活着,却不想这一世她打算做商人的愿望破灭了,这个国家的百姓对商人的看不起让她决定当官来改变,“士农工商”这四个字在这个国家决定了当官,农民,工人,商人在这个的地位,这让冷清然看不过去,她不想士农工商这四个字是竖着排,她要让这四个字横着排,她要当官的,当农民的,当工人的,当商人的都享受着一样的地位,不再有对农民工人商人的看不起。
  • 利用利用缈儿|古言文案:萧何的狠心是天下皆知的,可是北堂胜爱的甘愿放弃一切。明明知道萧何只是利用他,却依然爱他。一夜情迷,得到了身又贪心的想要得到他的心,到死也不放弃。于北堂胜,萧何从来只是嘲笑,对一个注定没心的人说爱,一个白痴,这是萧何对北堂胜的评价。只是在听到北堂胜死讯的时候,心脏的位置好像痛了一下。“不过...是一个白痴而已”轻声随风飘远,失的时谁的心没人知道…——————————————————————————————这本书是BL文,不是BG。一定看清楚,到时你看要是看错了,绝不是作者的责任
  • 总裁王妃总裁王妃宝贝鹿鹿|古言郁闷,没见过这样穿越的,她真的倒霉到极点了,自己的亲妈逼婚下药,逃跑跳楼掉进自家游泳池,腿抽筋挂掉了。醒来以后竟然穿越来到古代。偶的神,这是什么世道?竟然让她一个堂堂第一才女嫁个傻瓜。不嫁就要砍头,谁让人家是当朝王爷,皇上的儿子呢?那姑奶奶嫁了!看我怎么把你儿子整死,把你的王府搅个鸡犬不宁。p沐梓杺,一个俏皮可爱,喜爱恶搞,却又不失睿智的美女总裁,穿越到古代,被迫嫁给三王爷天启炎。聪明如她,却整不到这个傻瓜王爷,真是没天理,他奶奶的,这小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 绝色神医:逆天大小姐绝色神医:逆天大小姐七月香香|古言天才神医一朝穿越变废材,人人唾弃,亲爹后妈继妹,王孙公子,还有变心的未婚夫,啪啪啪打肿你们的脸。天降神针,武医双绝,超级灵宝,谁要作死,她就送她去死。横天!横地!横行天下!妖孽腹黑美男各种抱扑亲:亲爱的,我很弱,你要保护我~她冷笑一声:从来没见这么强的弱者。他:亲爱的,我在床上等你。她:滚!
  • 庶女弄情庶女弄情云起悠悠|古言她夏语嫣,现代夏氏集团的接班人,杀伐果断心狠手辣。她孟清莲,翰皇王朝太傅府三小姐,懦弱无能胆小如鼠。一朝落水灵魂穿越,当她睁开眼的那一刻,就知道回不去了,现在能做的就是努力在这个时空迅速找到自己的位置我宁负尽天下,毁天灭地,只为你寻求一片净土!这是他对她的誓言我不要求你在意我,只要在能看见你的地方,让我安静的呼吸,静静的守护就好,这是他对她的执念!我既然得不到你?谁也别想得到!碧落黄泉有你的陪伴,死又有何妨!这是他对她入魔后的绝恋她却嘴角含笑,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不需要锦上添花,我本是花我不相信任何誓言,在我眼里誓言就是狗屁
  • 千面元妃千面元妃萧忆如|古言你知道平易近人却又貌美如花如兵部尚书府二奶奶吗?你知道冷傲冰雪却又心狠手辣如将军府二夫人吗?你知道容颜平庸却又足智多谋如太子谋士晏豫之夫人吗?你知道心怀鬼胎却又身份卑微的辅国公之婢吗?哦?你都不知道啊!元白道:“那你们知道那其实是一个人吗?”百里书笑道:“那你们知道那其实是我的女人吗?”袁雎暗暗地说道:“那各位看官知道真相了吗?”萧萧笑嘻嘻道:“不知道?不知道就点进来看呀!”——————本文初看前期可能不明觉厉,但是可以坚持看下去,都可以找到答案!而且文末会有一些另类的因素,希望大家喜欢哦。新人新文,也请大家多多支持~—完—
  • 相府小姐的二三情事相府小姐的二三情事一个人的翩皮|古言一个养在深闺废材的相府庶出二小姐从小在妹妹的光环下长大,然后她为了更好的欺猫霸狗的日子而生出小小的反抗。从未有红鸾星动的她却被两枝桃花砸中。只是砸的她忒重了,喷了一脸的鼻血。好吧这只是一个表面废材的女纸和两只腹黑男的缘聚缘散鸡飞狗跳的故事加上一点点的阴谋论,希望大家能看的尽兴。本文历史架空,重在说故事,不要挑剔背景哈
  • 姬陵姬陵颜陵|古言她本为妖,活了几亿年却还是有一颗童心,只在人间的十几年她本可入仙班却为情放弃一切做尽坏事剔除仙骨灵根,一人一魂虽阴阳两隔但心却在一起......
  • 逃婚成瘾:朕的女人很清纯逃婚成瘾:朕的女人很清纯纤纤心结|古言他说,“没事,你跑吧,我只是路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