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早产

齐妙前世并没有陪伴小姑子的经历,家里也没有姊妹,寝室里的姐妹们相处的也融洽的很,哪里就有面前这俩这么难缠?她一直都沉寡言由着两个小姑子一唱一和,直等他们说累了要告辞了,才松了口气。

果真这俩人是遗传了张氏,刁钻刻薄不说,还很不讲理,她们俩面上是来与新嫂拉近关系,实际却是来探听沁园消息的。

齐妙与爱莲和碧苑将人送到院门前,那两个还不忘了回头道:“二嫂到底是出身将门,陪嫁必定不少吧?瞧这园子里的人月例银子都不用从公中出了,就知道齐将军必定是给了不少的银子。”

真是忍够了!

“是啊。”齐妙微笑着道:“我爹虽是武将,俸禄没有多少,可是家里有一些祖产,我继母也有些银子,此番出阁给我陪嫁了一大半,一生衣食无忧是足够了。我也与我爹说‘银子都给了我,你们可怎么够呢。’我爹却说,最疼爱的就是我,只希望我过好日子,旁的都不用我理会。如今我看两位妹妹也到了说亲的年龄吧?将来出阁时让婆母也照着‘一生衣食无忧’的程度来给你们预备,我想婆母那么爱护你们,定然应允的。”

碧苑听齐妙这样说,眼睛都直了。好好的如此炫耀真的好吗?

而那两个狠狠的瞪她一眼才走。

齐妙揉着额头,扶住爱莲的手臂夸张的道:“与她们那样绕弯子说话真是太累了,没的浪费了我多少精力,晚上要多吃多少才补的回来。”

爱莲被逗的噗嗤笑了,这位夫人比意想之中的要容易相处的多。

白希云的身体现在是齐妙的心病,此时白希云尚在休息,是以她也不急着回房,就先去了小厨房单独开辟了熬药用的屋子。将今晚预备药膳要用的药材先行预备下。

正忙着,却忽然听见院子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爱莲,夫人呢?!”

“夫人在小厨房。”

紧接着就见碧苑冲了进来,见了面行礼都顾不上,拉着齐妙道:“夫人不好了!才刚将军府里来人传话,说是大小姐今日摔了一跤,动了胎气,如今怕是不好!将军说让您赶紧去梅翰林府上,否则恐怕……”

后头的话没说出口,碧苑的眼泪就已经先涌了上来。

齐妙的脑袋嗡的一声响。其实她与大姐齐好目前为止只是陌生人。可是这具身体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心都已经狂跳起来。翻找回忆,齐妙就理解了原主对大姐的感情何来,也将那部分关于齐好的记忆原封不动的融入到自己的感情中。

他们的生母是她年幼时去的。她与大姐齐好差了四岁。

别看只差了四岁,齐好却一直小大人一样的照顾她。在苗氏进门后,长久以来姐妹俩都是相依为命,彼此是彼此的依靠。

后来大姐被父亲嫁给了梅翰林的长子梅若莘,别看姐夫名字秀稚的像个女人,可实质上他却是个孔武有力的痴傻人儿。据说是年少时吃药吃坏了脑子,到现在智力还仿若稚龄孩童。

大姐虽不是生的多么才华惊人样貌出众,可嫁给一个到二十五才讨到老婆,长得像头熊却孩子气的男人,也绝对是暴殄天物了。

然而这样的亲事,他们的好父亲偏偏同意了!

之后她也见过大姐几次。见她虽然要如老妈子一般照顾丈夫,可是梅若莘虽然傻,对大姐却十分依赖。

她之前就想,如果不理会旁人怎么说,与一个单纯的傻子活一辈子,至少大姐不会受气吧?至少傻子不会还变心吧?不会将自己的儿女当做筹码来换取自己的高升吧?

她出阁前,齐好身孕近九个月,即将临盆了。

苗氏就是利用齐好的身孕来威胁她,逼着她代替齐婥嫁给白希云的。

齐妙的记忆融入脑海回味一番也不过眨眼之间,将涌上的眼泪逼回去,齐妙吩咐道:“去备车,还有,不要惊动世子了,世子在睡,冰莲和问莲留下服侍世子,待会儿是自起身了就告诉他一声,说我去梅翰林府上了。”

摘了围裙放在桌上,齐妙快走了两步又停下,道:“爱莲和碧苑跟我同去吧。玉莲也留下。”

“是,夫人。”

爱莲和碧苑一左一右的陪着齐妙出来,上了轿子飞快的往府门前去,早就已经有粗使的丫头来报了信儿,就连朱轮华盖的蓝幄马车都预备好了。

齐妙点了两名护院,一名车夫,爱莲和碧苑跟在马车两旁,一行就飞速的往梅翰林府上而去。

齐妙的马车刚刚拐出街角,就有个做小厮打扮的年轻小子从大门前石狮子由头探出半个脑袋来,想了想,就进了府去了外院。

外院的书房中,白永春正在更衣,随身服侍的小厮替他换了一身深蓝色的锦缎直裰,又跪下服侍他穿鞋。

门前探头探脑的那小厮就进了门来,行礼谄媚道:“侯爷,才刚世子夫人的马车已经出府了。”

白永春闻言眉开眼笑,道:“好。很好。去备马,不要声张,待会儿就你们俩跟着我出去,其余人哪里就不必要告诉我出门去的事儿了。”

“是。”那小厮飞奔着出去备马。

白永春扣上蓝宝石的带扣,将一把匕首斜挎在腰间,又对着西洋美人镜照了照。

身旁小厮奉承道:“侯爷英姿不减当年,依旧是玉树临风倜傥潇洒。”

“这还用你说?”白永春对自己的外貌素来是十分自信的,见时辰差不多了,就快步出门,骑着马飞奔而去。

%

齐妙这厢坐在马车里,听着吱嘎吱嘎的车辕滚动声,心里十分焦急烦躁。这个年代最快的交通工具应该是骑马吧?可惜她不会。就只能乘车。

撩起车帘,齐妙焦急的问:“还有多远?”

两名护院没说话。

车夫道:“夫人,不远了。”

“那就加快速度吧。爱莲,碧苑,你们上来与我同乘,还能快一些。”

毕竟是赶时间,他们两个姑娘跟着马车走,弄个不好还要马车等他们,没的拖慢了脚步。

爱莲和碧苑也清楚,就随着跳上了车,碧苑到了里头与齐妙同做,爱莲则是侧坐在车辕。

马车的速度明显的快了起来,齐妙就在心里默默的回忆从前诊治过的一些动了胎气的妇人的症状,还有医术上写过的内容。

如此走了约莫一炷香时间,道路开始颠簸起来。并不似在城中时候那般平坦了。

齐妙撩起车帘往外看去,就见远处青山碧水,路两侧绿草林荫,却是已经出了城,走在了略有些坑洼的官道上。

齐妙心里就突的一跳。

“这是去哪里的路?”

车夫回道:“回世子夫人,梅翰林的长子如今是住在庄子上的,大夫人也是在庄子上出的事儿,是以咱们现在是往城外三十里的庄子去。”

点点头,齐妙狐疑的眯着眼四周打量。

爱莲面色严肃的对齐妙使了个眼色。

齐妙退回了马车中。

情况似乎不大对。

梅翰林在城外的确是有庄子的,具体在何处她也不知道,不过有庄子倒也是正常事。只是即将临盆的儿媳妇,至少应该放在就医方便的城中,在庄子里除非已经养了稳婆和医婆,否则是很危险的。

“碧苑。”齐妙压低声音以气音问道:“才刚是谁告诉你我姐姐出事了的?”

碧苑虽然为人老实,却也不傻,见齐妙面色凝重,就知道必然是有事,也同样低声道:“是二门上的一个妈妈来咱们院子里传话的。”

二门?

齐妙越加觉得事情蹊跷了。

正当这时,原本不甚清朗的天空中忽然打了道闪电,随即闷雷声大作,暗淡的云光仿佛浓重的墨彩被打翻,渐渐的在天幕上晕染开来。豆大的雨滴先是打在棚顶,一滴密过一滴,竟是倾盆而下。

齐妙撩起窗纱的一角悄然看向外头,唇角扬起一个笑容,就道:“下雨了,咱们这样赶路不安全,还是先寻个去处避雨为妙。”

车夫道:“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夫人还是忍耐一下吧。”

爱莲坐在外头,身上已经被浇湿,听闻车夫说的话不对,立即怒声道:“夫人是千金玉体,万一染了风寒你能付得起责任吗?还不听夫人的吩咐!”

那车夫略想了想,左右看看,正看到了方才齐妙在马车里看到的方向,“那边有一座破庙,不如先去避雨,等雨停了再走。”

“如此甚好。”

马车就在路上转了个弯,转入了岔路,前行约莫三里地,到了一座破庙跟前。

那破庙年久失修,棚顶的瓦片已经丢了一部分,外面下大雨,庙宇里下小雨,殿内正中间的菩萨泥塑宝相庄严,不过背后帘幕破损,还挂了许多的蛛网。

齐妙与碧苑下车,寻了一处干净所在。

车夫和两名护卫拴好马匹也算进了门廊下,只是男女有别,不好往里头来。

爱莲和碧苑两个寻了破碎的桌椅生火,好半天才点起来一堆篝火给齐妙取暖。

齐妙衣裳有些潮湿,鬓角的碎发湿润后贴在脸上,越发显得巴掌大的小脸肌肤莹润。她在才刚带来的软垫上坐下,手中把玩着一跟柴火,道:“侯爷到底吩咐你们将我带去何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上古傲梦上古傲梦莫狸追|古言一个游戏,联通虚拟与现实;一枚护心镜,让她看见他的一生。可是游戏的一切早已被设定好,而镜面所反射出来的图像,并不是真实的东西。千秋霸业亦或儿女情长,到头来,难道真的只会是一场傲梦吗?【这仅仅是一个很普通的短篇小故事。(微笑)】请关注《厨娘不为妃》!
  • 云若初蕊云若初蕊恋月儿|古言一段百思不解的梦境,三个各有千秋的男子。面对的强敌竟是前世的情人,爱慕她的翩翩公子也竟是前世的兄
  • 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一步谣|古言她面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宅里斗,深宫斗,朝堂斗,其斗无穷其乐也无穷。她一步步地由深闺小姐到一朝国师,一步步地要助他登上皇位。她虽甘为一国之重臣,却怀不轨之心。到最后,尘封多年的秘密揭开后才晓得,原来他们前尘旧事,不仅仅是这二十年来的互相牵绊,它还远到很久很久以前,远到今生来世,生生世世……千年守候,逆天而行,能否换你一世相陪?
  • 缘来如此:拐个相公回现代缘来如此:拐个相公回现代月沫殇|古言因执行任务而乘坐时光机回到几千年前的宁晓迟,不会知道她人生中所有的意外会在这里发生。莫名其妙的成为了王妃,王爷却不曾露面?打个架都能牵出一个惊天身份,成为绝世孤女?几个老头整天跟在后面跑,害得她连个安宁的饭都不能了。“我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我的!”某妖孽男搂着少女的腰不放,摇了摇手里的烤鸡。某女言笑晏晏地说:“看在你每天给我弄各种吃的份上,那我就勉强收了你吧!”说完,便扑向了烤鸡…
  • 媒来掩去媒来掩去呆呆栗|古言清坪镇上有二女,性格迥异,相貌差异甚大。顾府千金一向被传貌丑难嫁,可一群莫名而来的媒婆团又是闹哪样?貌美的李千金朝那群没眼色的点痣婆大叫:“你们拜错府了!”可是那些大婶没看她半眼,直把顾府的大门给压倒了。......
  • 郡主狂傲,皇上请拜倒郡主狂傲,皇上请拜倒红杉蛇|古言联姻?本郡主才不嫁给糟老头,分分钟带着烤兔子光明正大的逃婚。喂喂喂有木有搞错,说好的糟老头怎么变成小鲜肉了!道听途说,皇甫帝王冷血无情,喂喂喂有木有搞错,现在在我旁边笑得跟一只狐狸似的是谁!“小冉冉~朕饿了~”“给你!”舒晓冉拿起盘中糕点往某皇帝嘴里一塞。某皇帝不开心了:“朕不要吃糕点。”“那你要吃什么!”“朕要吃……你!”“喂!拿开你的咸猪手!啊啊啊啊啊!”第二天,某皇帝镇定地带着巴掌印走上了朝堂。下面的老头子们都吓坏了。一对一,女主可腹黑可冷血,金牌偷手却偷走了帝王之心。男主唯对一人小孩子气,江山神马的都不及美人一笑,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吃!豆!腐!
  • 白一研白一研王晔婷|古言在二十一世纪被自己最疼爱的妹妹给杀害,一朝穿越变成土匪女儿又遭遇寨子被血洗,一夜之间变成孤女,又被派遣到宫里刺探事情真相……
  • 邪王隔空掠爱,王妃哪里逃邪王隔空掠爱,王妃哪里逃桐歌|古言一朝穿越,竟然成了一个小萌宝的娘亲,这是不是很惊悚的事情,不过没关系,有什么事情是能难得住我二十一世纪王牌特工的。带着萌宝出卖色相换取钱财的财迷娘亲,打皇子,斗嫡妹,她玩的得心应手。可是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么的难对付,论腹黑等级,她甘拜下风,论不要脸的功力,她那是小巫见大巫。“龙少辰,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某男手牵萌宝,笑得一脸狡黠,“娘子若是下得去手,舍得咱们宝贝没有爹,那就……动手吧!”且看腹黑穿越女如何带着萌宝玩转古代。【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权计天下权计天下缘晰|古言一位史诗般传奇的女人,跌宕起伏的一生。从亡国公主的落魄女儿,到朝廷上的无名小卒,再到皇上命重的倾权宰相,又到后宫中说一不二的宠妃,最后成为母仪天下的太后。九十载春秋,六十年执政,历经三朝,无数风雨,坐拥这天下的大好河山,成为一只浴火而出的凤凰。
  • 倾城怜妃:替婚不替身倾城怜妃:替婚不替身葬蓝浅浅|古言为什么不论在现代还是在古代她都摆脱不了‘拖油瓶’这三个字眼?是老天在跟自己开了个玩笑,还是真的让她重生?在古代会比现代幸福吗?难道自己连个死人都比不上吗?无故成了两个国家的王妃,面对两个不爱自己的丈夫,她该怎么办!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惨死在自己眼前,她却无能为力。她暂时的顺从只为还他之前欠下的债;但是她不甘屈服命运!她泣,她悲,欲火凤凰,欲火重生,重生之日,她发誓,从今起她再不会踏入宫廷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