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4章 他的剑(上)

不过还不及他多想,那道被其观想入体的剑痕顿时发威。

血色的识海之中,一道璀璨如天光的剑气在其内纵横睥睨。

这道剑气,并不如同往常一般内敛。

甚至,可以及其直观的感受到其内的狂暴气势。

“这就是他的剑?”

苏行止心神在震荡,因为那道剑气太过可怕了,饶是他的识海内存在诸多神异。

但是这也无法阻止,剑气在肆掠,激荡识海翻滚无穷。

它带有一种无匹之感,好似能够将天地都撕裂开来。

好可怕的剑气!

李剑侍不愧为剑道之上的天才人物。

在这般年纪竟然竟然能够领悟出这般强大的剑气。

此时,在其识海内,剑气激荡,给苏行止的感觉,就如同面对剑林之中那把金色长剑一般的感觉。

强势,睥睨,有无敌之感!

让人难以生出抵抗之意。

“这道剑气……竟然有了其先祖李剑林的神韵!”

苏行止发出惊叹。

剑林何其强大,哪怕遗留千古的剑阵依然能够镇压强敌,金色长剑更是通灵。

但是,哪怕这般,李剑侍的剑气,竟然也直追其先祖神韵。

“呼。”

数刻钟之后,苏行止双眸开阖,其内剑光闪烁。

他极为勉强的将拿到剑气感悟,收纳入识海。

但是他也知晓,想要将其彻底融入自身根本不可能。

因为苏行止擅长用刀,一身都容纳入刀,哪怕刀剑气有所共通,也没有办法。

而且,这是李剑侍留于他,想要让其传授出去的剑,他能学,却不能吞纳!

这是原则,也是两人之间无法言说的信任。

“少主你怎么样?”

见到苏行止醒来,苏浅连忙关切问道。

先前苏行止拍碎巨石便神色变换,就地盘坐,使得苏浅顿时显得极为紧张。

生怕他受到何种伤害。

故此一直守护在其身,极为警惕。

“没事,剑侍的剑,果然非同凡响。”苏行止低声感叹。

哪怕只是微微的感悟剑气,他也受益良多。

他与李剑侍其实不同,剑侍的剑来源于自身十数年如一日对于剑的蕴养,而他,及其取巧,借助的是古刀之利。

如今,得到李剑侍的感悟,他陡然发现。

好似自身对于古刀刀气的感悟也加深不少,以往运用的许多不阻碍,竟然悄然化解。

“无论刀剑气,此代中,谁人能及李剑侍?”

苏行止眺望群上,再度感慨。

“对了,在我感悟剑气的时间里,可否有人前来闹事?”

压下心中翻滚的思绪,苏行止对着苏浅问道。

苏浅沉吟片刻,继而道:“我也不知道那算不算闹事,不过在少主感悟之时的确有数道身影前来探索,但是……”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指了指山下,轻声道:“我担心他们对少主不利,故此,他们已经躺在山下了。”

“额……”

苏行止面色有些怪异。

在这段时间之中,苏浅的修为提升得同样不慢。

如同苏行止一般,同样达至化气巅峰境界。

而且,即便他两世武学兼修未曾大成。

也比之寻常的同境子弟强出太多。

故此苏行止也并不担心他会吃亏,只是未曾想到,这个看起来向来老实的人竟然也会这般行事。

手法还挺熟悉…

就好像…在青松门中一样…

“还好。”苏行止思索片刻,继而道:“不过接下来恐怕便难得安生了。”

“李剑侍的剑气太过惊人,随后定然还会有强者来临,原本我打算安然的等到战场开启,看来这样的打算只能落空了。”

苏浅闻言,面色微变,夹杂着几分兴奋神色。

他磨拳搽掌,与苏行止对视一眼。

两人尽皆发出会心一笑。

有强者来又如何?

看着山下横躺着的数道昏死过去的身影,那就如同青松门一样吧,全踹下去!两人心中想到。

……

果然,不及半日,自山下,便有强者登山。

他们人数众多,竟然是五位化气巅峰的强者结伴而行。

其中一人面如冠玉,戴着高脚帽,显得不伦不类,但是周身的气势却极为恐怖,甚至不弱于青松门内某些老辈强者。

“云墨借阁下高山一用!”

面如冠玉的青年显得极其傲然,低声问。

话音虽低,但是其音却宛若雷震,响彻云天。

其中甚至参杂有阵阵风雷之声。

“惊雷宗云墨?十大强者之末的云墨?”

“他对那座山下手了?听闻李剑侍在其上留下不世剑意,也不知晓是否为真。”

“呵,云墨都出手了,想来那座山要易主了。”

随着到达战场边缘的年轻强者越发的多,有好事者也逐渐排出一方强者榜。

罗列出此代最强的十人登上其榜。

当然,因为消息并不灵通,除却郑如龙之流公认的强者。

其他的榜上强者尽皆是依照近日战斗中展现的实力而排列。

无论林疯还是苏行止,他们不曾出手,故此也就不曾罗列上榜。

只是不知晓,苏行止比之这云墨又如何?

“好霸道。”苏浅双眸微眯,冷声道:“想要这做山,可以,先打败我再说!”

“什么?”

随着苏浅开口,顿时云墨身后跟随的强者发出大笑。

“哈哈哈,这小子说什么?他说打败他?”

“他以为他是谁?”

“想要打败他甚至不需要云公子出手,我一只手便可镇压了他!”

一个魁梧壮汉狂妄笑道。

他身高两米,一身肌肉凝实,看起来爆发力惊人至极,双手持着一根重棍,气势不凡。

“就让我来帮你们认清现实吧!”壮汉狞笑一声,手中重棍排山而出。

重棍有数百斤,但是在其手中却轻如鸿毛。

呼呼呼!

棍影重重,叠嶂而来,可怕的风声鼓荡。

肆掠而出,吹动得四周的山石尽皆飞溅开来。

仅此便可见,这一棍的威力定然及其惊人,在高山之旁,不少强者都有些不忍观看。

“这是重棍排山,那壮汉我认得,是王洪,身负巨力,重棍无匹,便是十大强者也不愿轻易与其正面相对。”

“完了,这一棍定然直接将那人镇杀当场。”

“要知道,便是云墨收服他也花费了极大的力气!”

轰!

随着议论声中,有巨响轰鸣。

苏浅双手持刀,身形竟然不退反进,他周身的窍穴同样发光,虽然不如苏行止那般璀璨耀眼,但是同样,一股浩然气势斗冲而出。

“斩!”

长刀力劈,没有丝毫的花哨。

迎着长空直直斩落而下,没人惊人的威势,也没有绚烂的残影。

就那般直接的斩落下去。

他,竟然要正面迎击那滔天一棍!

“这是绝对的自信还是愚蠢?”

“他怎敢正面迎击!”

群山观望的诸强发出惊呼,在他们看来,苏浅就如同是个疯子。

若非如此,他凭什么敢去正面迎击那一棍?

即便是十大强者的云墨也不愿轻易正面相搏,但是那人,却持刀力劈而去了!

他疯了?

不,苏浅当然没有疯!

轰隆隆!

恐怖的声响响彻云天,天边的云朵都被震散,狂暴的气劲席卷而出。

漫天的山石激射,打落地面,竟然投射入山石之中。

“这…”

“竟然恐怖如斯?”

诸强感到头皮发麻,这样的冲击力,太过可怕。

蹬蹬蹬蹬!

随着尘埃散去,两道碰撞的身影陡然散开,齐齐向后退去,每一步都留下深邃脚印。

但是仅此一击,便可以看出,这两人的战力,竟然不相上下!

“这……这怎么可能?”

“那人究竟是谁?竟然能够硬接重棍一击!”

“简直不可思议!”

四周惊呼阵阵。

重棍王洪,天生神力,配合重棍一击,其力可开山,但是如今…竟然有人能够与之硬抗,且丝毫不落下风!

这怎么可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冥王誓约冥王誓约蛹夏东一|玄幻摘星换月踏黄天,洪荒之上我自如。只为报杀父之仇,只为报灭族之恨,纵横五族,斩灭冥王,普天之下。为我独尊
  • 华夏部族华夏部族樎掵|玄幻一个在上古就封印的古老部族,一个在当时同时被封印的少年,一段可歌可泣的属于强者的征途!
  • 神元世界神元世界大少无泪|玄幻引子:我要讲的故事是发生在一个离我们很远的星球,在哪里没有我们现代生活中的各种高科技,但那里孕育了一股奇特的能量,这股能量就像西方的魔法和日本人口中的查克拉一样,那个大陆上的称这股能量叫做神元。在这里不崇拜金钱和权势,唯有你的个人实力才能获得大众的认可,唯有靠你的拳头才能征服这个世界,唯有靠你的天赋和后天的努力才能步上世界之巅。
  • 北辰有雪北辰有雪茶痕|玄幻北辰有雪讲述的是一个关于梦想,关于选择,关于恒久的英雄话题的文章。
  • 兵掌苍穹兵掌苍穹十一章哥|玄幻佣兵小队执行任务中出现意外,本应死去的他们醒来后发现已经身在异界。他们被赋予了前所未有的能力,也因此开启了一段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
  • 唯你,邪王的神秘倾城妃唯你,邪王的神秘倾城妃倾城倾心倾国|玄幻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一朝穿越,变成了一个五岁的娃娃,那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被神医谷的谷主所救,还收了她当徒弟,学有所成就出了谷,下了山,建立起自己的势力,不过为什么她好心救起的某人,一直缠着她,要娶她啊,求解释啊!他,是灵国人人惧怕又受尊敬的景王,传说景王是灵国的战神,只要有景王在灵国就是无敌,传说景王冷血无情,果断狠辣,女人不得站在他三尺内,否则死,传说......却唯独让她进身,宠她如命。注:本文绝对的宠文,宠到地老天荒的那种宠,总而言之就是宠不停。
  • 剑极战神剑极战神周家至尊宝|玄幻一剑西来,天外飞仙万道寂灭,剑道长存君临六合八荒,傲视九天十地我有一剑,当为战神!
  • 妖神之战妖神之战时木焚香|玄幻她特殊的血统,千年前歃血封印她才得以保一条小命。也是因为这个血统,千年后她被硬生生推上了一条不归路。妖神成长的过程就像剥洋葱,剥掉一层就会留一次眼泪。那个在她面前温文尔雅的男子,许言他还有另一副不为人知的一面。
  • 凌邪魔神凌邪魔神不癫道长|玄幻一个举世无敌的环球拳王,因为喝水意外被噎死。醒来后发现自己重生在了一个以武为尊的异世界。鲜花?美女?名利?权势?且看他如何再次走向巅峰。
  • 衍生新世界衍生新世界木易紫云|玄幻人类的存在,是造物主在创造世界的时候,按照自身的标准而创造出来。在这个世界上,人类便是造物主的化身。他们凌驾于万物之上,几万万年过后,造物主发现人类终究会将世界弄的千疮百孔。造物主非常痛心。于是,造物主按照原生世界的模样,创造出了另一个世界,因原生世界而衍生的一个世界——衍生世界。一个更丰富多彩,更美好的世界。一个人类再也无法破坏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