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章 千面魔君

“是我!”

众人望去,来者一身黑衣,却戴着十分恐怖双目滴血面具,声音沙哑,宋公明细细观察,觉得这人有三分面熟,只是时间久远无法想起,丑面大汉脸颊上汗流不止,心中的恐惧己经刻在脸上,惊恐道,“放开我,我不想死,快放开我!”

瞬息间,丑面大汉残叫着,双手捂住双眼,那血从手指间滴出,不出片刻,便躺在地上停止了动作。

众人大吃一惊,明明未做一举一动,却结束了人的性命。

宋公明终于从深远的记忆中找到了与之相符的人:千面魔君,据传言,千面魔君带什么的面具就让人什么样的死法。

“交出镖物,可免一死。”

宋研小声道,“爹,不可,镖物不可交……”

刹那间,吴一凡急步奔出,宋公明掷铜钱飞出,只见一物闪过铜钱,直追宋研,吴一凡步法虽妙,但那细小之物灵性十足,急追不放。

一阵优雅之声由远而近,仿佛克制细小之物,细小之物顿时化为尘埃消失了。

“优雅山庄,优雅公子!”

“这代千面魔头竞以蛊示人,我想看看面具下你的样子,不知魔头赏脸否?”

千面魔君沙哑笑道,“等我取了镖物,让你见一见我的真容又何妨。”

优雅公子缓声道,“这镖你劫不得。”

千面魔君手轻摸下面孔,面孔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笑,紧接着一位镖师倒地,那脸上挂着笑,无声息的死去,众人惊慌,宋公明何时受过这等窝囊气,质问道,“在下未免太过份了吧!”

“过份?”千面魔君依旧沙哑道,“你接下断头钱,就己经是死人了,让你多活一日,好象很不大情愿的样子。”

宋公明疾手急射,五连法己经是极限,一排石头力道各不一,虚实难辨,当年随手交他此招的神秘人,此招手法有九,虚实伪真,神鬼莫辩,只教他一招,怕惹下杀身之祸,千面魔君阴爪手一出,抓住石头来招借力打力,轻易化解攻势,冷笑道,“形似神不似,说,这招何处学得?”

宋研气道,“为什么要告诉你,哼……”

宋公明心中苦不堪言,对手实力强大,随即抱拳道,“我说出,可放行?”

“你说与不说,重要吗?”千面魔君失去了耐心,出手即是杀招,优雅公子并没出手阻止。

吴一凡踏步而上,怒道,“江湖难不成是你一人的江湖,既然武林无路可寻,那我就走自己的路,我的规矩便是江湖的规矩!”

“你是何人?”千面魔君质问道。

吴一凡出手便要倾尽全力,生硬的步法慢慢让必胜占据了,心无杂念,方能小成,步法悠然,千面魔君不记得江湖新秀中何时冒出这号人物,不过,在他眼中,此人口出狂言,步法再玄妙,也只是他手下的败将,一招,白净的手寒气逼人,有种虐杀的快感,然而,他落空了,对手的身法了得,寒气顿增,只要击中,寒劲气加上特配的蛊毒,对手定会痛苦万分。

可惜,吴一凡怒火攻心,激发潜能,虽伤势多几分,却浑然不知,掌法一出。

双掌相对,一寒一阳刚,千面魔君没料到吴一凡会拼出内伤一搏,这一招,寒劲气带着蛊毒回到了自己身体,一口寒血喷出,他无法恋战,此蛊毒无解药,他从未想过自己中了自己的蛊毒,心里便生了退意。

一旁的众人惊呆了,优雅公子生了结交之心,但他尊贵的身份不容他有半分屈尊结交,他有种想试试这位名不经传的同龄人,算了,胡家庄的事未解决,不易节外生枝,随着千面魔君负伤而去。

宋研一句说不出口,异样看着吴一凡,似乎她从来未真正的认识过这男子,心中的波澜一时半刻无法言表。

吴一凡自己只是吐尽心中的郁气,他从未想过高调的嚣张,只是觉得这江湖,这武林凭什么以资格论英雄,凭什么以贵贱决定生死,他目光中升起了奋斗的目标,那年,我在江湖,不曾后悔,不曾气馁,我的路,你不懂。

宋公明只是猜测吴一凡出身非凡,他只想顺利压完这镖,那块天下第一镖的匾就非他莫属了。

吴一凡策马开路,前方却是落脚的地方,三三两两人进进出出,看到镖旗时,也有人顿生邪念。

一个奇怪的人,穿着打扮甚是怪异,也不理会吴一凡等人愿意不愿意便拼到一桌上,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你不应该坐这里。”吴一凡看到了杀气。

那人喝口酒,问道,“我应该坐哪里?”

“这里人并不多。”

那人吃口肉,讲道,“是不多。”

吴一凡问道,“一个人,不会用剑,却带把剑在身边。”

那人笑道,“我以为你喜欢,其实我最擅长用毒。”

宋研欲开口,却被宋公明制止了。

吴一凡笑了笑,不言语。

那人也不讲话,该喝酒便大口喝,该吃肉便大口吃,并不着急。

吴一凡起身上了二层阁楼,那人并无任何阻拦,他笑了下,讲道,“你很像一个人。”

那人停下所有的动作,严肃道,“很像说明我还不是他,你为什么不说他象我?”

“看来你只是给自己找个动手的理由。”

那人笑道,“你又给我一个不动手的理由,我只是来谢谢你,这把剑送给你。”

“谢谢!”

那人离开了,宋研好奇道,“他是谁?你们认识?”

吴一凡平静道,“千面魔君!”

宋研不懂,正要问却发现吴一凡进房休息,只好问宋公明,“爹,他们说什么为何我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他有自己的路,女儿,刚才那人极厉害,有杀气,却被他三言两语化为无形,研儿,不要对他产生好奇。”

宋研点了点头,但目光一直看着二层楼阁。

吴一凡早看出这剑眼熟,仔细看才发现这是于馨儿父亲珍爱之剑,再见此物只能睹物思人,难道馨儿有危险?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这样迫切想找一个人,该离开了。有时他想,天书是不是阴谋,无法解开,武林中真有传言:天书出,浩劫现。

打开天书,无名口诀不慬,反复练习只有些胀痛,还有九式手法,也无法模拟,没有实力,怀中有天书又如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盛世武夫盛世武夫井村|武侠每个人的出生大致相同,每一例死亡却不相同,生命的复杂性不在于他的开始和结束,而在于他的经历。生命与复杂交织,则会让生命拥有不可思议的意义!而每个苍老或年轻的生命,都在生命的长河中创造着无数历史,而这些生命的经历汇聚一起便成为了一个时代。时代又会给这些生命赋予特殊的印记,特殊的青春,特殊的使命。
  • 百域百域九四老烟枪|武侠苍茫大地,百族鼎立。混乱丛生,仰望巅峰。真龙不显,谁敢言孤。神纹一现,谁与针锋。灵族一出,众生皆伏。
  • 独衣堂独衣堂断谋三千|武侠我欲天下贼人灭,灭?笑话,天下贼人怎会不抓自灭?而我就是解决你们贼人的工具,万古山洞一枝梅。
  • 功夫学院功夫学院折翅雄鹰|武侠他们来自各地的功夫世家,被学院开发培训自身的极限潜能,却无法在平凡社会里展露绝技,除非是国家根基动摇或人类生存遭遇灾难,他们才被秘密派出。。。。。
  • 青城天下幽-幽城侠影青城天下幽-幽城侠影周理|武侠隋末知世王王薄的义军就在这里活动。王薄是清玉道长门下大弟子,资质一般,但有任侠之风。清玉道长传授他本派玄门太极拳,经过他的演变,发扬了刀、枪、铲、斧等武功套路,并且在逆天扶义军中发扬光大,天下十八路反王之中惟独知世郎的军队有系统的武艺,因此征战沙场,有较大优势。但由于他只学得一套以柔制刚的太极武艺,因此外功力道较差,战阵之上遇见李元霸、宇文成都、裴元庆这样有力举千钧神力的军队就难免吃亏了。
  • 风雪昆仑巅风雪昆仑巅忧伤的西红柿|武侠二十年前,大光明教内乱,绝巅禁地大禁司被困。圣女小瑶身中剧毒,逃亡至明月潭边,被墨决相救。二十年后,墨府灭门,圣女救孤叛教,托孤十字亭,后不知所踪。十年之后,墨氏遗孤横刀天山,立马昆仑。光明顶上白骨累累,明月泉旁血流成河。“长大之后,我就娶你……”一句誓言,半世杀伐。为寻圣女,他不惜与天下为敌。为报父仇,却要杀死这个女人。执苍策马昆仓侧,探丸借客尚武阁。他刀斩苍天,天下群雄侧目,剑指后土,神鬼为之动容。江湖之上,他将成为一个神话。墨鸿,这个名字,也将永远铭刻于求剑亭的功名碑之上。
  • 天涯真武天涯真武搂猫睡觉|武侠天涯明月刀的真武玩家,穿越异界,追寻武道之极。
  • 十二字剑诀十二字剑诀寒耽|武侠从墨家二少爷,沦落到路边的乞丐,再到解家的家仆,又是丐帮的座上宾,再成为唐门的首席弟子,经过系列坎坷,最终坐上武林盟主的位置,这不是装逼,只是一条漫漫复仇路,这个世界欠我的,我要一样不少的拿回来!
  • 第一家族第一家族知乎不知|武侠他是一个家世普通的学生,从小喜欢练武,在这个武道大普及的时代,他并不算突出。然而,因为他觉醒了神奇的“心眼”,从此风起云涌,抗权贵、护亲友、除外敌、振华夏、传武道,建立起庞大的第一家族。
  • 剑默心萧剑默心萧阿卡麦可|武侠这次写这本小说是为了致敬国内武侠小说的前辈。自己构筑了一个世界观,但使用了一些现实世界历史中的元素。这次写武侠小说是对自己的一次挑战,因为想在其中投入更多的情感内容。而不是一味的打斗通关练级。男主角是个平凡的人,没有过高的天赋没有相貌,但坚毅,用情及深。他所处的江湖会是一个特别不平凡的江湖,不仅有江湖上的恩怨情仇,还有政治上的血雨腥风。个人认为剧情上会是一波三折的。对女主角的刻画则会着重于情感,关于作品中有些故事人物的灵感都将来源于我自己的生活。有机会的话,我会尽心地去构思完成这一部小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