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章 千面魔君

“是我!”

众人望去,来者一身黑衣,却戴着十分恐怖双目滴血面具,声音沙哑,宋公明细细观察,觉得这人有三分面熟,只是时间久远无法想起,丑面大汉脸颊上汗流不止,心中的恐惧己经刻在脸上,惊恐道,“放开我,我不想死,快放开我!”

瞬息间,丑面大汉残叫着,双手捂住双眼,那血从手指间滴出,不出片刻,便躺在地上停止了动作。

众人大吃一惊,明明未做一举一动,却结束了人的性命。

宋公明终于从深远的记忆中找到了与之相符的人:千面魔君,据传言,千面魔君带什么的面具就让人什么样的死法。

“交出镖物,可免一死。”

宋研小声道,“爹,不可,镖物不可交……”

刹那间,吴一凡急步奔出,宋公明掷铜钱飞出,只见一物闪过铜钱,直追宋研,吴一凡步法虽妙,但那细小之物灵性十足,急追不放。

一阵优雅之声由远而近,仿佛克制细小之物,细小之物顿时化为尘埃消失了。

“优雅山庄,优雅公子!”

“这代千面魔头竞以蛊示人,我想看看面具下你的样子,不知魔头赏脸否?”

千面魔君沙哑笑道,“等我取了镖物,让你见一见我的真容又何妨。”

优雅公子缓声道,“这镖你劫不得。”

千面魔君手轻摸下面孔,面孔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笑,紧接着一位镖师倒地,那脸上挂着笑,无声息的死去,众人惊慌,宋公明何时受过这等窝囊气,质问道,“在下未免太过份了吧!”

“过份?”千面魔君依旧沙哑道,“你接下断头钱,就己经是死人了,让你多活一日,好象很不大情愿的样子。”

宋公明疾手急射,五连法己经是极限,一排石头力道各不一,虚实难辨,当年随手交他此招的神秘人,此招手法有九,虚实伪真,神鬼莫辩,只教他一招,怕惹下杀身之祸,千面魔君阴爪手一出,抓住石头来招借力打力,轻易化解攻势,冷笑道,“形似神不似,说,这招何处学得?”

宋研气道,“为什么要告诉你,哼……”

宋公明心中苦不堪言,对手实力强大,随即抱拳道,“我说出,可放行?”

“你说与不说,重要吗?”千面魔君失去了耐心,出手即是杀招,优雅公子并没出手阻止。

吴一凡踏步而上,怒道,“江湖难不成是你一人的江湖,既然武林无路可寻,那我就走自己的路,我的规矩便是江湖的规矩!”

“你是何人?”千面魔君质问道。

吴一凡出手便要倾尽全力,生硬的步法慢慢让必胜占据了,心无杂念,方能小成,步法悠然,千面魔君不记得江湖新秀中何时冒出这号人物,不过,在他眼中,此人口出狂言,步法再玄妙,也只是他手下的败将,一招,白净的手寒气逼人,有种虐杀的快感,然而,他落空了,对手的身法了得,寒气顿增,只要击中,寒劲气加上特配的蛊毒,对手定会痛苦万分。

可惜,吴一凡怒火攻心,激发潜能,虽伤势多几分,却浑然不知,掌法一出。

双掌相对,一寒一阳刚,千面魔君没料到吴一凡会拼出内伤一搏,这一招,寒劲气带着蛊毒回到了自己身体,一口寒血喷出,他无法恋战,此蛊毒无解药,他从未想过自己中了自己的蛊毒,心里便生了退意。

一旁的众人惊呆了,优雅公子生了结交之心,但他尊贵的身份不容他有半分屈尊结交,他有种想试试这位名不经传的同龄人,算了,胡家庄的事未解决,不易节外生枝,随着千面魔君负伤而去。

宋研一句说不出口,异样看着吴一凡,似乎她从来未真正的认识过这男子,心中的波澜一时半刻无法言表。

吴一凡自己只是吐尽心中的郁气,他从未想过高调的嚣张,只是觉得这江湖,这武林凭什么以资格论英雄,凭什么以贵贱决定生死,他目光中升起了奋斗的目标,那年,我在江湖,不曾后悔,不曾气馁,我的路,你不懂。

宋公明只是猜测吴一凡出身非凡,他只想顺利压完这镖,那块天下第一镖的匾就非他莫属了。

吴一凡策马开路,前方却是落脚的地方,三三两两人进进出出,看到镖旗时,也有人顿生邪念。

一个奇怪的人,穿着打扮甚是怪异,也不理会吴一凡等人愿意不愿意便拼到一桌上,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你不应该坐这里。”吴一凡看到了杀气。

那人喝口酒,问道,“我应该坐哪里?”

“这里人并不多。”

那人吃口肉,讲道,“是不多。”

吴一凡问道,“一个人,不会用剑,却带把剑在身边。”

那人笑道,“我以为你喜欢,其实我最擅长用毒。”

宋研欲开口,却被宋公明制止了。

吴一凡笑了笑,不言语。

那人也不讲话,该喝酒便大口喝,该吃肉便大口吃,并不着急。

吴一凡起身上了二层阁楼,那人并无任何阻拦,他笑了下,讲道,“你很像一个人。”

那人停下所有的动作,严肃道,“很像说明我还不是他,你为什么不说他象我?”

“看来你只是给自己找个动手的理由。”

那人笑道,“你又给我一个不动手的理由,我只是来谢谢你,这把剑送给你。”

“谢谢!”

那人离开了,宋研好奇道,“他是谁?你们认识?”

吴一凡平静道,“千面魔君!”

宋研不懂,正要问却发现吴一凡进房休息,只好问宋公明,“爹,他们说什么为何我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他有自己的路,女儿,刚才那人极厉害,有杀气,却被他三言两语化为无形,研儿,不要对他产生好奇。”

宋研点了点头,但目光一直看着二层楼阁。

吴一凡早看出这剑眼熟,仔细看才发现这是于馨儿父亲珍爱之剑,再见此物只能睹物思人,难道馨儿有危险?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这样迫切想找一个人,该离开了。有时他想,天书是不是阴谋,无法解开,武林中真有传言:天书出,浩劫现。

打开天书,无名口诀不慬,反复练习只有些胀痛,还有九式手法,也无法模拟,没有实力,怀中有天书又如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剑本无心人付情剑本无心人付情不过江东|武侠九剑,从未消失,也百年未现,朝堂之上,权谋交错,江湖之中,风云再起!
  • 江山伊人何一娇江山伊人何一娇张敬吾|武侠一个伟大的人,有两颗心,一颗在流血,一颗在宽容。
  • 浮屠九级浮屠九级我是包公子|武侠会昌年间,朝廷大举灭佛,慎智大师携带弟子出逃至破庙,想起自身遭遇悟得无上神功《浮屠九级》,后被有宿怨的赵归元等人追杀,藏身光王府,为报救命之恩,慎智护送光王进宫面圣,而嘱托《浮屠九级》交与闭门弟子保管,哪料为赵归元之流所觊觎,百般威逼之下,秘籍一分为三,由此展开一系列武学故事,热血江湖,武林胜举,下部转战沙洲,民族大义与个人命运的百般摇摆,且看顾修辞如何抉择……
  • 独步武林:仙剑神刀独步武林:仙剑神刀大贤文化1|武侠天刀向定一为救昆仑神宫之教主而入四川寻七阳花和冰晶草,却遭遇到五毒教门人起内哄,并且青城派弟子也加入恶斗中。向定一险命丧于蛇毒下,他是如何死里逃生?又如何阴错阳差解开了布昆仑身上部分的北斗星辰锁?隐龙堡主步大侠之孙步昆仑,又有什么样...作者:萧瑟
  • 隐世豪侠隐世豪侠落魄的影子|武侠当今的武林盟主韦霸天是一个腹黑诡计多端并拥有绝世武功的人,而主角青枫的师傅魏权是上一代武林盟主,被当今武林盟主韦霸天设计谋害而死,从此,韦霸天昭告天下,自称武林盟主,而后坏事做绝,江湖侠客均不服气。主角青枫和随同几人一路被韦霸天的人追杀,只能落荒而逃,绝境之下的青枫发誓一定要为师傅报仇,在一次意外中、青枫得高人指点,并与韦霸天决一死战。
  • 墨汐九妖墨汐九妖白月樱|武侠一个从小就被叫做笨蛋的少年,因为师父欠别人的人情,傻傻地被卖了还在帮师父数钱。和一个奸商来到了繁华的城市,人情世故?金钱权势?不懂也不会,只有手里的剑,有了剑就有了一切。这是一个发生在都市里的武侠故事,一个少年如何以传统武学如何在现代的城市存活,而他体内的另一个他又该何去何从?
  • 残渊怀谷残渊怀谷御风之草|武侠南宋末年,风云际会,两位义士手持两柄宝剑纵横江湖,百战元兵。一柄是师兄持有的千古名剑--怀谷剑;另一柄长剑则是师弟持有的后起之秀--残渊剑,且看这对师兄弟如何在乱世之中建功立业!
  • 射雕英侠传射雕英侠传徐夏半生|武侠本书写的是黄裳老年时期,独孤求败、王重阳、周伯通、东邪、西毒、北丐、南帝的少年时期。
  • 风云之再创辉煌风云之再创辉煌潜龙斋主人|武侠????江湖,本就是一个杀气横生,尔虞我诈的地方,我们曾经想要无数次的改变这个天下,却奈何江湖之人的处处刁难。我们曾经拥有美好的家庭,有疼爱我们的父母,有一起成长的兄弟姐妹,也有亲人的呵护倍至。奈何只是为了一句: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断送了我们最美好的记忆,同时也失去了我们最为珍贵的那段时光,从那一刻起,我们的命运早已注定,手握江湖,只能一条路走到头,不能回头,当然,也回不了头。????
  • 恰似人间恰似人间半生欢|武侠一路风风雨雨走过来,他们,未曾羽化,未曾升仙,只是恰似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