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风潇潇兮易水寒

马磐一句话都没有,只是静静的走着,李炎停下来,抬头看了看黑夜天空中的残月。

“喂!你想颓废到什么时候?”李炎双手环抱着斩流对马磐的背影说。

马磐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眼神空洞,“你说什么?”

李炎眼睛一眯,上前一拳打在了马磐的胸膛,没有用上内力,但还是打到了马磐。

马磐一翻身站起来,冲着李炎大喊:“你干什么!?”

”打醒你!“李炎冷着脸说道,一个箭步上前,抓起马磐的衣领吼道”你睁开眼睛看看现在是什么状况!现在是你伤感的时候么!镇北城向南就是辽东!就进入了我汉家界!镇北城是对抗外敌的第一道屏障,也是最后一道屏障!镇北城被攻破,胡蛮铁蹄南下,除了镇北军还有那支军队可以抵挡?到时势必生灵涂炭,血流成河!张将军把镇北城交给了你,是因为他相信你!而你现在却因为一个叛徒的死在城中的街道上流泪感伤!你置张将军的命令于何地?置我汉家千万子民于何地?“

马磐愣住了,展云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现在却以最耻辱的身份死去。他只顾得上伤心,却忘记了现在的情形。

”我知道了,“马磐紧了紧手中的钢枪,轻声说道。

”所有人都在等待你命令。“说完后李炎松开马磐,转身向城墙上走去。

马磐看着这个骂醒了自己的少年的背影,抿起嘴唇,眼神重新变得刚毅,抓紧钢枪,快步追了上去。

二人来到城墙之上,城墙上堆放着大量用来守城的滚石和巨木,守城的甲士们抱着武器有大半在女儿墙上靠着休息,所有人都有一张巨弓放在身边,一壶壶的箭矢整齐的摆放在女儿墙边。因为夜战城墙之上不准生火,所有人都紧着身上的衣服,还有十几个人在值守,防备着城外的敌军突然进攻。有看到二人来到城墙之上的,赶紧站起来抱拳行礼。

马磐挥挥手,让各位都坐下继续休息,战斗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响,老兵们都知道,保存体力才是最重要的。

城上的镇北军老兵往城下投掷了大量的木柴在熊熊燃烧,照耀的整片天地都红彤彤的,方圆几里外都看得一清二楚。李炎和马磐向城下望去,离城约五里处的地方,驻扎着大量的帐篷,还有一队队的持刀士兵驾马在城池前奔驰巡视。

马磐叹了一口气,“如今城中只有千余名步卒,百余名骑兵,还有七八千的平民,总共也就这些人,虽是城池,粮食充足,但是也只可能坚持两三个月而已,其中有左相在阻隔,大概是不会有援军的。守城器械更是没有多少,镇北军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会被敌人围在城池中!”

“左相的命令就那么管用么?接到命令,镇北军甚至连张将军的话都可以不听?“李炎皱着眉头说。

”左相还没那么大的面子,可以直接命令我镇北军!我镇北军张将军为大将,我与展云为副将,其中我负责镇北城,展云负责镇北营。张将军较于我,更加器重展云,所以才放他在镇北营镇守,而自己居住在镇北城。经此一事,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向张将军解释。“马磐略显疲惫的说。”左相定是联合了哪些武将,在朝堂上以平乱的名义请旨调离镇北军,而暗中联系投诚的展云,不经张将军而私自调离了十万镇北军!文臣武将相互勾结,狼狈为奸。为了权利,这群家伙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这个老混蛋为什么不想想,张将军要是死了,谁能拦住这群胡蛮?“马磐咬牙切齿的说。

”我能来到这里,就是拜左相父子所赐,他们联合了另外一些江湖上的高人,联手杀了我师父,还发布了天字追杀令通缉我,以斩草除根。为了救我,两个至亲之人为我而死。有朝一日若我回到中原,必屠尽胡家,为我师父报仇!“李炎淡淡的说。

”算上我一个!张将军若是出事,我必带着镇北军,杀入京城清君侧!“马磐咬牙切齿的说。

”还是先度过眼前的危机吧!眼前的情形,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李炎转过了头对着马磐说。

胡蛮的首领叫做满哈达,是一个枭雄人物,只要杀了他,草原各部落本就不是一条心,为了保存实力争夺地盘,他们迟早会退却。”马磐想了想说,随即又叹了口气,“但那又谈何简单,且不说眼前敌军众多,单凭满哈达自己的实力,也和张将军不相上下。想杀他,难,难,难。”

一连三个难字,让李炎又皱上了眉头,右手托于胸前,左手抚摸着下颌,眯着眼睛沉思。

“城门已经堵死,能不能放下一个吊篮?我想试试看!”想了一会,李炎转过头对着马磐严肃的说。

“你?算了,还是我去吧。”马磐一怔,随即摇摇头说道。

“张将军如今病重,城中只有你这一个将军,你要是再出事,镇北军就真的完了。我对自己有信心,还是我去。此事就这么定了,多说无益。”李炎摆摆手回道,看看天色“现在已经几近寅时了,守备松懈,我先混进去寻找机会。”

马磐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话。挥手叫来了一个甲士去拿吊篮。

李炎坐在吊篮上,刚要向下,马磐一把抓住李炎,李艳看向马磐“兄弟,一定要活着回来!我还欠你三天三夜的酒!”

李炎看向马磐,微微一笑:“我记下了。”、

李炎缓缓向下落去,马磐凝重的看着李炎,嘴里喃喃低声说:“一定要活着回来!”

李炎也不想去做这么危险的事,但实在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明知没有援军,一座孤城被几万敌军包围,就算围而不攻,等粮食耗尽之后,等待他们的也是全灭,况且满哈达那个人,听马磐描述,绝非善类。城门未开,他就应该得知内奸失手,虽不确定张须欢的情况,但他绝不会冒险,定会全力进攻,那也是对镇北军来说,最差的情况。满城中论行军打仗,上有张须欢,下有马磐,李炎皆是比不上,但论武斗刺杀,短时间连张须欢都奈何不了李炎,也只有李炎,是此行的最佳人选。

李炎身着黑色夜行衣,紧了紧手中的斩流。

就由我来结束这一切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李灵韵李灵韵不懂不动|武侠简介1:李灵韵是个喜欢多管闲事朋友很对很讲义气的人。凌雷为得到天香豆蔻来救自己的妻子把李灵韵举荐给天下第一权势人左轻侯,左轻侯让李灵韵请医术高超的薰衣草出手帮他换心,因为友谊李灵韵答应了下来,不曾想竟然被卷进数十年前薰氏家族灭族的事件中,当年的惨案的真相也渐渐的浮出水面,从而也开启了一场扑朔迷离的故事!简介2:天道苍苍,大地茫茫。尘世之繁华若昙花一现,时间脚步不可追亦不可因或人或事而驻足停留。人人隙系,或亲或友亦或情亦或敌,游走于其间,只觉万事万物,千念百态,百折轮回,个十百千千千万中一切皆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问世间大道何处,人心何故,侠义尚存一夕否?一切的一切将从这本书讲述的故事中寻找答案。
  • 魔侠豪情传魔侠豪情传千北乖|武侠茫茫宇宙,浩瀚星辰,天下之大,谁主沉浮。一个本不该属于这里的人来到了这里,他从死亡的边缘捡回一条小命,却历经磨难改变了这里几千年的历史,成为了千古留名的圣人。“赵鸣,你这个淫贼...我要杀了你!”“不行!他是我未来的夫君,我不许你伤害他!”“臭小子,已经两招了,还剩一招。”“死赵鸣,你挑粪非得从我门口过么?臭死我了!看打。”...武侠背景融入少量玄幻题材,故事主要讲述江湖里的江湖事,每个情节都是用心安排的,没有特意灌水,各位读者大大不妨读上一读,倘若您能喜欢,希望收藏、留言,谢谢。
  • 孤星,青莲,千寻剑孤星,青莲,千寻剑半截碑|武侠如果你想要当下热门的玄幻、升级,这不是你要找的书。这本书里有太多人,以及太多人的悲伤。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完美无缺,没有弱点的人。如果有,他的生活一定非常可悲。
  • 云烟诀云烟诀山佳客|武侠“骝马新跨白玉鞍,战罢沙场月色寒。城头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绵延数里的军队在黄土砌成的谷中穿行,士兵有力的步伐扬起漫天黄沙,烈日当空照下,直射得将士们的铁甲泛起寒光湛湛,从远处看,军队犹如一条闪着银光的巨龙,嘶吼着前进。正当将士们缓步而行时,中军中传来一阵吟诗之声,若说是吟诗却不如说是喊诗,这首唐代大诗人王昌龄的《出塞》由此人喊出,当真是豪气干云,听得中军的兵士们无不慷慨激昂,有几人闻此声如钟如磬,心下敬佩,但一时间又不知是哪位将军所发,便回头向后瞥去。
  • 江湖悲歌江湖悲歌寞尘|武侠落寞的江湖人,遇上知心的朋友,卷入黑暗的权势斗争,生与死已不再重要,你的信念是否还在?二千余字短文纪念古龙先生。
  • 刺忍薄锁根刺忍薄锁根传流锌萧|武侠鬼谷子眼里有隐隐哀伤,“英雄出少年,怎奈天妒英才,你命带大劫,不能涉红尘。要想安老,唯有一生清郁,留于此地,断念往事。”聂柘霁抬眼看他,“活一百岁又如何,最后的结局,都是死。”
  • 战如焚战如焚逆臣|武侠东晋末年,皇权更替;冥教七王之乱,裹挟末世遗太子,只为解开宝藏之谜。二十年后,早以改朝换代,而真相也逐渐被残忍的揭开,他面对至亲的谎言,是该相信还是反目成仇。面对早就被设计好的陷阱,他是否会一步步沦陷。一路荆棘密布,却遇到倾世红颜,江山和美人,他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一场落花雨,洗净爱恨几许;一曲人终离,付弦江湖大义;填写江山又几笔,愿得红颜念念惜。
  • 落寞天下落寞天下沐羽天堂|武侠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经历百年的太平,世间的各种力量纷纷躁动,一场逐鹿天下的较量缓缓拉开。一个武功尽废的少年,从千佛寺逃出,身负五天术的他历经种种,最终卷入这场避无可避的纷争,且看他如何登上强者之巅,落寞天下!
  • 一剑落雪一剑落雪残情书生|武侠怀情于心,挥笔似剑;忘不了的是恋恋红尘,放不下的是快意江湖。倾情一生,争名一世:终始一人白发对月独饮酒!怀古龙之情,续金庸之笔!
  • 江湖江湖静河|武侠江湖除了有刀光剑影,它本身也是一种信仰,快意侠客,潇洒人生,也有人心叵测,恩怨情仇,阴暗与光明,才是完整的江湖。